农家院里的故事

更新时间: 2019年11月30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七日】一九九九年四月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记得刚学法不久,有一天下大雨,我对丈夫说,我去学法点学法呀!丈夫说,外边下这么大的雨,别人也不会去,你在家学吧。我说,修炼就应该风雨无阻,说着打把伞就去了炼功点。

我是第一个到炼功点的,这天雨下的确实太大了,同修们还没到。我就开始炼功,炼功时,看到有个罩,满屋泛红,那美丽的景象真是无法形容,当炼到第二套功法,两侧抱轮时,感到两边的手掌发出功能,如同千手观音无数个手连环打向两耳,美妙极了!舒服极了!让我深深的感觉到师父就在弟子身边看护着我们。师父看我这颗坚定的修炼心,才让我看到、感觉到这美丽的景象。

这样舒服、美好、自由自在的修炼环境,我仅仅享受了三个多月,江泽民集团就开始迫害法轮功,派出所、村干部经常找我们大法弟子,我们没有了集体炼功的环境,我就在自己家,站在师父的法像前炼功,炼第二套功法腹前抱轮时,感觉师父祥和慈悲的面容笑着说,给你个大法轮,你抱住抱不住?我立马用心笑着对师父说,再大的法轮我也能抱住。立刻我就感觉抱的法轮越抱越大,越抱越大,大的我真抱不住了。我笑着对师父说,抱不住了、抱不住了,大法轮把我顶的后退几步。听到师父慈悲的笑声,我也笑说,太大了!弟子实在抱不住了!弟子真的能和师父对话了,师父真的就在弟子身边,师父真的时刻在看护着弟子。

记得婆家叔来到我家的小卖铺,对我和丈夫说,他儿子想在这老宅基上盖房子(老宅基是我和他儿子两家共同拥有的一个院子),你这小卖铺开不成了,我站在修炼人的角度上说,叔,好说,你们想啥时候盖,打个招呼,这小卖铺房低,石棉瓦盖的顶,好扒,你岁数大了,有什么事,让哥(叔的儿子)给我说就行,我家已盖成房了,有地方住,再说咱们是一家人,俺公爹去世的早,我俩都尊敬你,这么晚了,你快点回家休息吧。他儿子、儿媳是开三轮车收粮食的,我们两家一个院。

我做了个梦,梦中,叔的儿媳来找我说,你光说扒小铺,你怎么不扒?该進啥还進啥。我说,嫂子,你还没动势扒房,我现在是搭配着卖哩,你看有些东西,咱就退了,再说,我这小卖铺在街上,又不妨碍你盖房,我先把碍事的睡觉屋给你扒了,中不中?看你咋盖呢?她厉害的说,你不用管我咋盖,你只管扒你的小铺,都扒塌。我回答说,这小铺是我家老宅基。结果,她跟我吵起来了。梦醒了,我心里老不是滋味,知道师父在点化我。

第二天中午,嫂子来我家小卖铺,她说的话和梦中的几乎一样,我没用梦中人的一面,而是用修炼人的标准理智的对她说,嫂子,你开始扒我再扒,你看咱小卖铺这么多东西先卖着,还是那句话,我不会为难你的,再说咱也是同龄人,你只要开始扒我就扒,和为贵,小卖铺处理不完的东西我拉回家,我知道盖房的滋味,是很不容易。她很不理智的说,你会说我说不过你。我还是面带笑容说,嫂,那让他兄弟两人说。她说,俺俩都说不过你们。我说,你先走吧,我不会给你吵架,吵架解决不了问题。

接着,婆家叔又来小卖铺,我说,叔,你看这么多东西,我已经搭配卖了,你们又没有开始扒房,咱小卖铺在街上又不碍你盖房,你说让扒,我们也答应了,咱不开小卖铺也能生存呀,为了不伤和气,可我已经开了二十年小卖铺,是有感情的,也应该考虑我的感受,嫂子怎么说话老伤人呢?叔说,你嫂她回家说的和你们说的不一样,你俩把小卖铺的东西盘盘我买走,我卖给别的小卖铺。我丈夫简单盘了盘货,货交给叔,叔拿回家。

后来叔又来到小卖铺,象是换了个人厉害的说,你这小卖铺,我一个糖也不买了,你无条件的扒小卖铺。丈夫是个常人,丈夫说,你们也太欺负人了,小卖铺是我家的老宅基,不扒了。给你们面子,你们还不要呢,不扒了。

叔的儿子儿媳拉了一车砖,堵住小卖铺的服务窗口,这真是象师父所讲的:“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我说,你们也太欺负人了,我手指上天,厉声说:“人可欺,天不可欺。”嫂子象个泼妇,手指着我说,报应你身上,报应你身上。

我心里说,对呀,因我是修炼人,对你们我已经够忍了,这村里就我一家小卖铺,收入比去外打工挣的钱多,我放下利益,就得福报,我心里没动气,我就这一念,这时感到我的身体高大无比,我看嫂嫂太渺小了,太可怜了,我心里感谢师父在弟子身边时刻看护着弟子。可我就是还感到憋屈、难受,修炼人就这么受气?但我还继续处理东西,因为我是修炼人。

服务窗口堵住了,能進门买东西,可我按处理价卖东西,门口人是知道的,神奇的是生意更好了,可叔的儿子儿媳不知咋想的,把房门口也堵住了,不让我出入了。晚上正好我和丈夫回家睡觉,清早去小卖铺一看,我忍无可忍了,对丈夫说,以后在村里咱是抬不起头了,太忍了,太受气了,去找村干部。村干部让我上告法庭,这时我人心浮出,找律师准备上告,律师说这官司我赢定了,让他们赔多少钱就得赔多少钱,丈夫说让他们赔钱,婆家姐说,少十万不说事,忒欺负人了。

同修知道我的事,给我送来师父各地讲法让我学习,这时的我在人与修炼人之间徘徊着,上告还是不上告,又是慈悲的师父在身边点化我,让我在梦中看见两个袖子向空中飞去,使我想起师父讲的:“生在苦难中 半生两袖空 一朝得法向上冲 快 做好三件事 救众生 回归步别松”[2]。

我立刻起床,给师父上香,站在师父法像前,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那心情真是感到师父讲的:“百苦一齐降 看其如何活”[3]。我对丈夫说,他们赔的钱咱们不能要。丈夫说能要,告他,让他们赔钱,结果我用大法的法理说服了丈夫,没有上告,把小卖铺给他们扒了,得到他们的满意。

这件事已过去五、六年了,前几天,还有人当我面说,说我处理这件事非常释怀,你嫂子和你简直不能相比,她没有你的胸怀,简直不能相比。我说我是修炼人,要按照师父所说的“真善忍”对照自己,是《转法轮》这本书改变了我,回来也让你看看那本书。现在,她已经在看《转法轮》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观感〉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