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嫂子之间的恩怨化解了

更新时间: 2019年11月30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我是一九九六年正式走入法轮大法修炼的。大法使我从一个体弱多病、多愁善感的人,变成了一个身体健康、心胸豁达的快乐人。

不知为什么,修炼前我和我的三嫂俩人只要在一起,就觉的别别扭扭,面和心不和,她看不上我,我也看不上她。

特别是在我父亲过世前的两、三年,父亲生活不能自理,需要人照顾,我经常从外地回家看望父亲,我的三嫂子住的离父亲家不远,几乎从不来看我父亲。父亲有四个儿媳妇。以前在四个儿媳中他对我三嫂最好,甚至比对自己的几个儿子都好。三嫂缺钱了就跟父亲要,父亲自己省吃俭用,对她几乎是有求必应,对她那是真好。

我父亲过去一直爱吃我三嫂子做的饭。过世前几年,在我三嫂子家住过一段时间,可是人老了,就脏一些,我三嫂子就在我三哥和我弟媳跟前说嫌弃我父亲的话。

后来父亲就一直住在我弟弟家。但我知道,他一直都希望能去我三哥家吃我三嫂做的饭。可我三嫂不想要我父亲的话,我三哥是不敢把父亲接来他家住的,怕我三嫂闹。

其它方面我对三嫂倒没有太多的看法,可是,对三嫂子连看都不来看望我父亲,我心里就有气,觉的她心怎么这么硬,怎么这么没良心。

我父亲过世两年后过大年期间,我回了趟娘家。在我返回自己家的路上,因为一些事情,我三嫂在电话里骂我,口气很大,很硬,对人没有丝毫的尊重,当时我很气,也还了嘴,我丈夫急忙把电话挂了。我在电话中告诉我三哥,我再也不会去他家了。

从小到大从来没有人这样骂过我。从表面上看,所有的家人都会觉的我三嫂有些无理取闹,欺人太甚,太霸道,觉的我并没有做错什么,是无辜的被她欺负。

在回家这一路上,我一阵一阵的淌眼泪,心里又委屈又气,我父亲对她的好,她对我父亲的不好,对我没有丝毫尊重的那些骂人的话,不断的在心里翻腾。回到家好几天了心里还是过不去,时不时还会想起那些事,还很生气。

但是我毕竟已经在法轮大法中修炼多年了,师父教导我们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1],“要与人为善”[2],“碰到任何矛盾,我得想想我自己哪错了,真的想明白了,跟人家说声对不起。”[3]我想那我和三嫂之间闹矛盾,一定是我有问题了,只是自己悟性低,没有正念,没做好。

在不断的学法修炼中,我试着按照师父说的向内找自己,到底自己什么地方有问题,才出现的这个矛盾。慢慢的我看到了自己长期以来存在的问题。

多年来,我从心里不喜欢我的三嫂,觉的她人霸道,爱占便宜,从心里看不上她,但又惹不起她,又觉的毕竟是自己的嫂子,回娘家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必须面对她,何况我还得经常回家看望我的父亲。于是就想尽量躲着她,不招惹她,大家相安无事,这样就能保证我回娘家看我父亲时没有麻烦。

我这才发现,对我的三嫂我从来没有过真心,比如,我每次回娘家都会带很多礼品。尽管每次礼品都没有少给她,可对她的好只是表面应付,心里可从来没有装下过她。

我是修炼真、善、忍的,这样对待别人,是不真,不真自然就不善,对别人没有善心,别人骂我,我还嘴,更没有做到忍,这才发现自己完全背离了大法,没有听师父的话,真、善、忍哪方面都没有做到,自己是怎么修的啊,实在是太差劲了!

另外,从大法法理上看,父亲对我三嫂子无条件的好,和三嫂子对父亲的不好,那可能是他们过去生生世世的因缘所致,我三嫂子过去世大概对我父亲有恩,或者我父亲过去世欠过我三嫂子什么,在这一生中他们要了结他们的恩怨,有恩报恩,有怨还怨。我作为一个修炼的人,却用常人的认识去衡量这些事情,陷在气恨中不能自拔。

在这件事上我也看到了自己强烈的妒嫉心,妒嫉父亲对三嫂的好,觉的嫂子怎么说也是外人,父亲对自己的儿子都没有那么好,对自己的姑娘也没有那么好,自己省吃俭用节省下来的钱,咋就那么愿意给一个外人,我的这些想法不还是在用常人心在衡量吗?

而对于修炼人来说,妒嫉心是很恶的心,是必须要修去的,妒嫉心不去,是生不出善心来的。师父说:“恶者妒嫉心所致,为私、为气、自谓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4]

我从大法法理中真正明白了这些道理之后,也就把这些事情看淡了,慢慢的心也就放下了,不再怨恨我的三嫂,甚至觉的过去我没有真心对她,真有些对不住她,人家看不上我、骂我,那是因为我不好,现在看来我还应该从心里好好谢谢她的,没有她这一骂,我还看不到自己这些问题呢,修炼人讲提高心性,那我的心性还提高不上来呢。

大约过了半年,我又回了一趟娘家,见面互相没有说话,大概是因为我的面子放不下的缘故,还是没有主动和三嫂说话。

又过了两年,我丈夫说要去我娘家看看。我自己也知道是到了我该化解和三嫂之间的恩怨的时候了,我打算这次回娘家一定去和她和好,给她认个错,并要去她家转转。

我一辈子还没有给人认过错,丈夫经常说我是“常有理”,对了错了都不认错。要开口认错,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真难为情啊!

法理上我明白要放下这个面子心,不就是个面子吗?面子是啥好东西啊。三哥、三嫂早些年已经都做了“三退”(退出共产党、共青团、少先队组织),特别三嫂对大法的态度还很正面,没有因为和我的矛盾而对大法生出不好的想法,这一点很珍贵。师父在普度众生,我作为大法弟子和常人闹了矛盾,认个错却怕丢自己的面子?无论如何这个面子我得放下。

在回娘家的路上,我鼓足勇气给我三嫂子发了短信,说过去都是我的错,让她心里不痛快,是我没有做好,请她原谅我。这是我这一辈子第一次给人认错。过了一会,她回信了,说:过去的就让它过去,没有事了。我又问她明天我要去他们家,家里有没有人,她说家里有人。

第二天上午,我告诉丈夫我已经给我三哥、三嫂说好了,中午去她家吃饭,我丈夫却说他不去,我问为什么不去,他说我三嫂会把人撵出来的,人都有面子的,让人家撵出来怎么办?我再三劝说,说我已经和她说好了,不会被撵出来的,这样丈夫才答应和我一起去三嫂家。

進了家门,没有想到的是,我三嫂子一条腿一瘸一瘸的,头发剃掉了,很短,头上两条长缝针印。见到我,鼻子一酸,坐在椅子上抹起了眼泪,过了一会才好起来。

吃过饭,我三哥去上班了,我俩就到卧室去说话。我们谈了很久。她大脑中长瘤子,十年来做了两次头颅手术,这个我是知道的。她说,这一两年又犯病了。去医院检查后,医生说脑瘤又长出来了,还有好多萌芽状态的,不能再做手术了,若再做手术,弄不好人可能会瘫痪,医生建议保守治疗,吃中药。可这种中药很贵。现在她的一条腿经常会突然抽搐,来回摔跟头,腿软的不能走,要等好一阵子才能缓过劲来。因为我俩的关系,她犯病这事我一点都不知道。

三嫂家的墙上挂着一副前中共党魁的诗词,是我的三嫂子用十字绣的方法绣的。以前我到她家去过多次,从修炼的角度知道共产邪党的书画等物品这些东西是害人的,从那些字里边散发着黑乎乎的东西,对人身体、方方面面都很不好。过去本想劝她把那个字画烧掉,可是因为我和嫂子之间面和心不和,我对人家不真诚,怕劝不动,所以一直没有提这事。这次我又给她讲了许多大法真相,她听的很认真。她告诉我前两天她又看了一遍我以前送给她的神韵晚会的光碟,觉的很好看,我告诉她尽快把那个字画烧掉,并真心真意的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对她身体、方方面面都会有很大的帮助。我给她留下《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这本书,还留下了《我们告诉未来》等视频,和一些真相电子书,让她好好看,她都很痛快的答应了。

后来我们一起高高兴兴的到我二哥家去吃饭,一家人很融洽,很祥和。

我回自己家不长时间,托人带给我三嫂一个MP3,并送去了大法所有的电子书和师父的讲法录音、录像。

从那以后大约过了三个月,从我娘家传来消息说,我三嫂子最近又到医院检查了,结果是大脑中的瘤子已经消下去了三分之一,说大夫拿着那个检查结果看来看去,觉的很不可思议。

我心里明白,是师父在救我三嫂。

是法轮大法的法理和师父的慈悲解开了我多年的心结,化解了我和三嫂子之间多年的恩怨,使我一家人都从法轮大法中受益。

感谢法轮大法!感谢师父的洪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