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人中不忘修心性

更新时间: 2019年11月24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我今年六十五岁,一九九七年得法。修炼路上我走的磕磕绊绊,还摔了跟头,感恩师父慈悲苦度,为我承受,还看护着弟子,现在我已经越来越成熟,遇事能够向内找了,知道修炼是严肃的,不再敷衍。今天说说修炼中的点滴体会,与同修交流。

我原来身体不太好,神经衰弱,脑袋经常迷糊,心脏有时感到不舒服。一九九七年的一天,丈夫去医院看病,带回一本《转法轮》,说是一位医生告诉他这本书特别好,借给他看。他还没看,我先看了一遍,就把书还给人家了。看完《转法轮》我也想炼法轮功,两个月后找到炼功点开始修炼。

第一次看师父讲法录像,看到师父讲法的画面突然固定了,头发是卷卷的,心想,这不是如来吗?定了定神,仔细看看,还是固定的图像,还是卷卷发,显现了好几次。师父讲的法,我觉得很好,但也不太明白,可就是喜欢听。听完课,肚子疼的不行,到家稀里哗啦拉了好长时间肚子,又黑又臭,后来才明白是师父给我净化身体呢!

炼功几个月后,身上的毛病都好了,脸啊、腿啊、皮肤变的光光的,特别好。那时就感到是得了宝似的,非常珍惜,集体学法、炼功、洪法都参加,勇猛精進。

得法后,经常梦到自己在天上飞,还多次看到过龙。修了一段时间后,梦到自己往上冲,一直冲,半睡不睡的,心里明白,可身体动不了,等冲到位了,身体就能动了。

历经劫难

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集团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这么好的功法被迫害,我不理解,想不明白共产党为什么不让学。后来看到明慧网发表的文章,觉得自己不能在家坐等,不能看着大法遭受如此诬蔑,我也准备進京为师父说句公道话。

二零零一年一月的一天,我定下来第二天去北京,当天晚上就做梦自己从黑洞里一直往外冲,冲出来了。走之前,我告诉女儿(也是修炼人),先别告诉她爸爸,等我走远了再说。我到了北京就问人,谁知找到了信访办,它根本就不让人说话,问我是哪里的,我不说,被他们关在那个办公室里一天多,又是问,又是搜身,经过多次周折还是被他们的伪善欺骗,说出了我家地址。他就开始打电话核实。转天早晨当地警察就来把我劫持回当地,在看守所关了一个月才放我回家。

二零零七年的一天,在菜市场给人讲法轮大法的真相,被人举报,又被关進看守所。我绝食抗议。狱警把我的家人和我姐都叫来,让他们转化我,我不听,然后让家人签字,说出任何事他们不担责任。

转天他们就把我拉到医院灌食。他们几个人把我的双手从背后铐住,又把我按在床上,使劲把管子插進鼻子再往胃里捅,野蛮的强行灌食。他们可不管你死活。自己感觉要窒息了一样,就拼命的挣扎着高喊:“你们会遭报应的!”连灌食的医生都看不下去,急切的说了一句:“行了,别捅了,再弄人就不行了。”恶警还让继续灌,灌完了又把我拉回看守所。十四天后我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救人不计苦乐

我面对面给民众讲真相也有十几年了。刚开始走街串巷发资料、贴真相传单。开始有些害怕,经同修带动,怕心慢慢就减少了。

有一次,我和同修几人去黑窝附近的一个小区发真相资料。因小区管理较严,生人進去很显眼,一次不适合多人去,于是同修就在外面等着,我自己進去了。看到几个保洁人员正在小区花园内浇水,我大大方方走進去,可各个楼门都是锁着的,再往前,有一个人在做卫生,门是开的,我就進去发了资料。出来后,经过那些保洁人员身边时,突然感觉周围空气好似凝固了,一种压抑紧张的气氛包围着我,看到他们怀疑的眼神,好象马上就要来把我抓住,就在这一瞬间,我突然想到:“我是主佛的弟子,谁敢动我!”这一念刚发出,那些人突然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了,就象没看见我一样。我大大方方的走了出来。

近些年来,为了真正能救人,同修们都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我出门前都提前发正念,效果特别好。

我天天出门讲真相,一天不落,风雨无阻。每天救人数量十个八个不等。本着一颗为他的心,用朴实简单的话讲,一般人都能接受。对方不接受,我也不执著,就是尽量救人。

做到了不记苦乐的奔波救人,师父就鼓励我,读《转法轮》时,书上的字都是亮晶晶的,尤其是晚上看书,显现的更多。

有一次去商场买电脑,给一名售货员讲清真相后他做了“三退”,转天又去送了他一个光盘软件(放在请帖红包里)。当我往回走时,却找不到商场的出口了,就又返回这个柜台想问问他怎么出去。此时看到他正在和旁边的人说话,边说边拿着我给的红包,很激动的样子,使劲的往外倒光盘。因电脑城到处都是监控,我家的住址他那都有,又不知他要做什么,我当时就有了很重的怕心,我立即离开那里,一路走一路忐忑不安的往后看,怕有人尾随。

确定没人跟着我,心略微定了下来,就想:大法弟子怎么能有怕心,还这么重,不对呀,应该按照师父说的做啊。师父说:“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1]我要坚定的信师信法到底,谁也动不了我。这个正念一出,我马上就感觉全身轻松了,怕心一点点的消失。

几年前老人去世,办理丧事时家里来了很多亲戚、朋友,我利用这个机会劝退了一些人。可一忙活,记录“三退”名单的那张纸找不到了,我急得满身是汗。情急之下,我跑到一个没人的小屋跪下,求师父:师父啊,我记的名单丢了,那可是救人的名单啊,求师父帮我找到吧。求过师父我走出小屋后问一个亲戚是否看到一张记了名字的纸,她告诉我谁谁捡到了,放哪里了。我那个高兴啊,心里一个劲儿的谢师父!

冷静下来找找自己为什么这么不稳,把这么重要的名单都掉了?原来是因来的这些人里有一个法院的,我没把他当成一般的众生,而把他当成特殊的人了,劝他“三退”后心里特别欢喜,就被旧势力钻了空子。

实实在在修心性

我丈夫是家里的老大,兄弟姐妹共七人,家里大事小事都爱找他,他都很热心帮助,可是我娘家有什么事和他商量,他就很冷淡。我面子上过不去,再加上其它事堆积起来,心里对他产生很重的埋怨情绪。有了矛盾自己也不知向内找,用人的忍把事情掩盖过去了,其实心里并没真正放下,时间长了怨恨心日渐加重。

每年清明我丈夫都要回老家祭拜老人,顺便跟兄弟姐妹聚聚,多年来我没参与过。今年清明,他拿着家里的酒和其它东西背着我请他的家人去饭店吃饭去了。他走之前看到他从家里拿东西我没在意,可他走后当我想到他可能是请他家人吃饭去了,我这颗不平衡的心就起来了,想起我娘家的哥姐都请过他了,他不回请(因老家有过年按家请客的习俗),还背着我请他家人,把我也太不放在眼里了。心里又不平了,我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心想,他回来后我要跟他平心静气的说几句。

丈夫回来后,我说:“是不是请家里人吃饭了?跟你过了几十年了,连个招呼都不打,也太过份了吧。事情就怕换位想。”他听后立刻急了,说:“你说的对,事情就怕换位想。我要是炼法轮功……”意思是我天天出去讲真相按时回家做饭时候少,他做的多,还为我担着心。我说:“你以为炼功是短处,你错了,炼功是最好的,你就是因为怕心才这样说的。我炼功前后的变化你心知肚明。”我看他还是不高兴,就不再说话了。

我心里明白,矛盾出现都不是偶然的,我要向内找了。找到那颗执著自我的心,他没按我的意愿做,才引起我的心理不平衡,都是私心作祟。其实我还是没根本的去掉自己的妒嫉心、怨恨心、争斗心、好面子心、求名的心、夫妻情等等这些人心,还为自己找借口,想用常人的道理使丈夫改变。我这不是用人的理来衡量事情了吗?我明白了自己的问题,一切事情都要顺其自然,实修自己是根本。心一下放下了!

可能是师父看到了我想提高的心,马上就给我安排提高心性的机会。五月的一天我娘家姐姐告诉我,说我四妯娌跟我侄女说我这个人“不怎么样”。我一听到这句话就想,我对她够可以的呀,什么都不求回报,还这么说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她家有什么大小事,送我们什么东西,我都是加倍给她。多年来,婆家的不公往事一起涌上来。想当年,婆婆在时,跟她家过,后来婆婆病重生活不能自理,我想我是大法弟子,又是家里大嫂,我得做好。四个妯娌,其她媳妇都不管,就我这个大儿媳妇跟婆婆的两个女儿倒班黑白伺候婆婆,婆婆屋里东西旧了,我就自己给她买新的。婆婆总想吃止痛药,但家里人不让多吃,怕上瘾,我不给,婆婆就骂,我也不计较。四妯娌不但不管婆婆,我自己花钱买菜,我还给他们全家四、五口做饭。她也不领情,就这样持续了近一年,直到婆婆离世。如果不修大法,我是做不到的。比如,亲戚办喜事时,我在她身边一坐,她起来就走,坐到别处了,我表面不在意,心里很难受。她家孩子结婚,我迎着门進屋,她开门看也不看我。心想大法弟子也不是好欺负的,越忍越上脸,其实都是用人的忍,所以她不断加码,我的心就愤愤不平了,还起了怨恨心。但是又想到自己是修炼的人,不能跟常人一样斗。于是,就转变了一下,不太理她。这都是往事。我想可能是因为这样,她才说我“不好”。现在我静下来仔细的挖了挖自己的根,就是求名的心、要面子的心太重了,觉得自己没得到她的尊重。师父明示:“恶者妒嫉心所致,为私、为气、自谓不公。”[2] 我这样不是成了恶者了吗?这不是师父借她的表演往上拽我吗?还不悟,不谢谢人家还恨她?应该好好谢谢她才对,她真的在帮我啊。悟到后身体非常轻松,再回头看,什么都不是。

过了一关,又一关。过了两天,丈夫回了趟老家,回来后一直没和我说话,我的心又起来了,这是怎么了?又有什么事了?你不理我,我也不说话,这时我突然警醒了,这不是疑心吗?这不是让我提高的吗?于是,我就和平常一样对待丈夫,丈夫也就和平常一样了,好象什么事也没发生。

又过了几天,我正准备蒸饭,淘好了米,突然看到丈夫要出门,就问他干什么去。他说去老家,我一下又起了对他不满的心,说:“你怎么不说一声,你看见我淘米了,不吱声。”心里想,你不在家,我自己凑合就行了,我还赶着出门救人呢!他说:“我都说了三遍了。”可能他说的声音小我没听见。又一想不用急,他出门了,我可以马上出门救人了,不好吗?生啥气?于是发着正念出门讲真相救人去了。

今年七月份的一天,我去同修A家时,看到有人正在她家干活,我小声问同修,退过吗(指干活人)?同修自然明白,说没有。我没多想就给这个人讲真相退了队。转天,警察就到A同修家骚扰。同修A与其他同修提到此事,说警察去找她与我给那人讲真相有关。后来有两位同修向我转述了这件事,听到这消息,我心里很难受,我怎么没有考虑同修的感受呢。同修们都知道此事了,我又觉的没面子,怕被人说的心、怕被人看不起的心都返上来了。

修炼人遇到的事都不是偶然的,肯定有我要去的心。我進家先发正念清除骚扰同修的邪恶黑手烂鬼和邪恶因素,并同时也清理自身空间场。第二天突然意识到,是求名的心,我这个心比较重,知道必须要彻底去干净,我找到这个心立刻发出一念:结束对同修的骚扰。我讲真相时没考虑到,在同修家里讲,不考虑别人的感受,自己还起了这么多人心,在这里对同修说一声:对不起同修,抱歉了。

一天,我出去买菜,停车时正好停在同修A车子旁,我马上就想换个地方停,转念又一想,这对吗?我逃避矛盾不符合大法的要求啊。于是,我就又把车子推了回来。买菜时同修A也过来买菜,看到她,我没好意思和她打招呼,我不知她看没看见我,没说话她走了。我没在意,心里明白我们都在过关。又过了两天,同修A先看到了我,热情和我打招呼,又和以前一样了。我和同修的矛盾在向内找中化解了。

我在学法方面比较重视,每天早晨六点发完正念背法一、二个小时的法,然后出门讲真相救人,下午学一到两讲《转法轮》,有时间再学其他的讲法。《转法轮》正在背第六遍,《洪吟》、《洪吟二》和《洪吟三》背了一遍。《洪吟四》背了十多首。

风风雨雨二十年,在师父的保护下,走过来了。感谢师父慈悲救度和保护!谢谢同修的帮助!弟子一定精進不停,继续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也三言两语〉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