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姨的三个孩子都称我为“老四”

更新时间: 2019年11月23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我今年五十周岁,于二零零三年走進大法修炼

我曾被非法关在邪党监狱迫害六年,二零一二年才从黑窝出来。因没有生活来源,经同修介绍来到同修大姨家当保姆。

这位大姨今年八十一岁,是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的老弟子。她有两次心性关没过好,被邪恶钻了空子,出现了“脑血栓”的病业假相:左侧身体不好使,左手伸不直,左胳膊抬不起来,左腿拖着,生活不能自理。

挑剔的大姐

我刚从黑窝出来时,当时我的身体状况不太好:脸色灰暗,有点胖头肿脸,看上去很臃肿。同修大姨的女儿一看我这样就没相中,不想用我。大姨说观察一下,看看干活咋样?我就留下了。

大姨的女儿每天中午都来大姨家吃饭,有时晚饭也带着丈夫来吃。偶尔还住一宿。我知道她是不放心,怕我虐待她母亲。不久前她还做过手术,身体需要补养,她买乌鸡拿来让我给收拾熬汤,她每天按时来喝。当时介绍人讲我的工作范围只照顾大姨的生活起居,并没有伺候大姐的义务。这份额外的活我完全可以不干,但是我干了两年,大姐不但不感恩,还处处挑剔,说菜买多了,当天吃当天买;菜太素了,我说因大姨不吃肉,她说不吃肉不能放点虾呀!刚来大姨家不知道她家口味,拌凉菜时就问了问她吃什么口味的,她板着脸说:凉菜都不会拌吗?过几天又说:吃素好哇!说大姨不吃肉让我给同修大姨用芹菜和虾做饺子馅。吃了没几天又说:“网上说了芹菜和虾不能在一起吃。”

一会说吃粗粮好,她公公一天三顿大馇子,后来公公得病了,她又说老吃粗粮有啥营养!一个事今儿说如何好,明天却不对了。

有一次春天开化了,她拿来一些鱼。我们做了一部份。后来她问我鱼咋样,好吃么?我说不咋好吃。她不高兴,没吱声。第二天中午她来了。就到冰箱拿鱼,边烧水烫冻鱼边说:“我就不信了,我小姑子做的可好吃了,怎么你做就不好吃!今天我做!”这是她第一次做饭。之前都是筷子饭菜摆好叫着她才过来吃。我说咱再做点啥菜?我这一问可好,她可得着机会了,说:“我不管,我就做鱼!”我想这是给我提高心性来了。我就到阳台看看有啥菜就再做点啥菜。往外看看,顺便缓解一下心情,因为心堵得慌。她看我在阳台站着,也觉的自己有点过份,就过来跟我说:那就再做个白菜炖土豆吧。我没吱声就拿白菜和土豆洗切,她看到我切的白菜和土豆就生气的大声说:“你家白菜炖土豆就这样切呀!”我说:“对,我家就这样切。”白菜是片着切的,土豆是切块的,我家的确是这样切。我没忍住!

还有一次,因为一件事她不高兴了進屋就找茬,看到锅说买那么些破锅!买的那个床单象农村人使用的……我不吱声,大姨对她说:“你还是农村的呢!”

凡此种事,我真是觉的心里堵的慌。后来发展到大姨家的门一开,一看是她,我的心就咯噔一下,很讨厌她。我真不想再干下去了,可我也算是个修炼人,总不能按常人的办法行事吧?师父说:“我们这一法门不避开常人社会去修炼,不避开、不逃脱矛盾;在常人这个复杂的环境中,你是清醒的,明明白白的在利益问题上吃亏,被别人窃取利益的时候,你不跟别人一样去争去斗;在各种心性的干扰中,你在吃亏;你在这种艰苦的环境中,魔炼你的意志,提高你的心性,在常人的各种不好的思想影响下,你能够超脱出来。”[1]

按师父讲的,我不能逃避现实,我不但得干,还得干好。我就想:她为什么老对我这样?我为她无偿付出那么多,她不但不知感谢我,还总挑剔我,找我的麻烦?用常人的理去衡量,我的心里忿忿不平。可我是修炼人,就得用法来衡量。

师父说:“有人说:我们炼功怎么老遇到麻烦事儿?和常人中的麻烦事差不多少。因为你就在常人中修炼,他不会突然间给你来个大头朝下,飘起来挂在那儿,把你弄到天上吃点苦,他不会来这个的。都是常人中的状态,谁今天惹你了,谁惹你生气了,谁对你不好了,突然间对你出言不逊了,就看你怎么对待这些问题。”[1]“为什么遇到这些问题?都是你自己欠下的业力造成的,我们已经给你消下去无数无数份了。只剩下那么一点儿分在各个层次之中,为提高你的心性,设的一些魔炼人心、去各种执著心的魔难。这都是你自己的难,我们为了提高你的心性而利用了它,都能让你过的去。只要你提高心性,就能过的去,就怕你自己不想过,想过就能过的去。”[1]

每次背师父这方面的法,我的心就不堵了,敞亮了。同时我也明白了是师父安排让我提高心性的,大姨的女儿是来帮我提高的。我转变观念后,向内找,找到自己各种的执着心:如求回报的心,不让人说的心,争斗心,怨恨心等等。我应该真心的感谢她才对。现在我变了,大姨的女儿也变了,对我态度也变好了,看我也顺眼了,变的可亲可爱了。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

大姨的变化

刚到大姨家时,她家孩子打印了一张作息表,上面写着几点量血压,几点吃药,几点烫脚,几点吃偏方等等,大姨都一一照做。除了每天炼功,看不出她是个修炼人。看到大姨这种状态我很着急。我和大姨一起学法,切磋交流,大姨也知道吃药、量血压、吃偏方都不在法上,但碍于儿女情,不愿伤他们的心,只好被动的去做。

通过不断学法发正念,大姨有了正念,她说:“我没有病,这是旧势力利用儿女情干扰我,迫害我。我要正念清除,好好做三件事,象个大法弟子的样子。”

孩子们三天两头来看大姨:血压咋样?吃没吃药等等。有一天儿子儿媳来了,问我血压多少?吃没吃药?大姨接话说:“不量了,也不吃药了,我就好好炼功就行了。”儿媳是医生,说:“那可不行,必须得重视量血压和吃降压药,否则容易犯病。”叫儿子端水来,她把药送到大姨嘴里。儿子儿媳走了,大姨很难过,觉的这个关没过去。决定今后再也不吃药了。

没过两天,儿子儿媳又来了,问血压咋样?吃没吃药?大姨接过话说她再也不吃药了,不弄那些人的东西,我就好好学法炼功就行。我没有病。我有师父管。

她的儿媳把我叫到另一房间,问我:“姐,咱家今天谁来了?我妈咋不吃药了,还这么坚决?”我说:“谁也没来。”儿媳和我说她这病不吃药太危险了。我说她的事她做主,我劝不了她。儿子、媳妇又打电话找大姨的大儿子劝大姨。大姨最疼爱大儿子,平时很听大儿子的话,家里的大事都是大儿子做主。大儿子在外地,有事都是小儿子电话联系他。大儿子来电话,劝大姨吃药,量血压,大姨坚决不吃,大儿子说:“不吃药,你以后就没有你这大儿子了。”大姨说:“没有就没有!”

通过这事大姨的儿女情算是放下了。以后孩子们再也没劝大姨吃药量血压。后来大姨每天早上不由自主的伸不好使的左腿和左手,她悟到是师父在给她打通经脉。逐渐的她的腿灵活了,左胳膊能抬起来了,手指也能伸开了。在这期间,大姨每个月都和同修一起坐车去监狱近距离发正念。大姨每去一次,身体都有明显的变化。发正念的当时就觉的腿走路有劲了。

我和大姨每天一起学法,炼功,发正念,定时出去发真相资料,讲真相救人。大姨的身心变化都很大。现在她是:一头银发,细嫩、白皙的皮肤透着红,泛着光泽,声音洪亮,看上去精神十足。

我是这个家的一员

大姨的变化,见证了大法的超常和美好,她的儿女们对大姨放心了。大法在他们心里不只是认可,而是由衷的赞颂。

现在,我把家里安排的井井有条,给大姨收拾的干净利索,大姨的儿女们对我的工作认可,满意。她儿媳年底还特地给我买衣服表示感谢。说我把大姨照顾的好,她们才能安心工作。我的父亲七十八岁了,我想回去照顾他。大姨和她的儿女们都舍不得我走,执意留我。大姨的三个孩子都亲切的称我为“老四”(大姨有三个儿女),我也就很自然的成为这个家的一员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