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沽大地的见证(一)(图)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六月十八日】

目录

前言
第一章 佛恩浩荡 大法洪传
第二章 “四·二五”万人和平上访
第三章 追求真理 舍生取义
第四章 枉法诬判 高墙后的罪恶
第五章 非法劳教 人间地狱
第六章 法外黑监狱-洗脑班
第七章 肆意掠夺 经济截断
第八章 支离破碎 家庭血泪
第九章 活摘器官—发生在天津市的罪恶
第十章 迫害良善 必遭天谴
第十一章 抛弃中共 回归传统 迎接新纪元

前言

天津市简称津,别名津沽、津门等,是四大直辖市之一,中国北方最大的沿海开放城市,素有渤海明珠之称。天津地处华北平原的东北部,海河流域下游,东临渤海,北依燕山,西靠北京,是海河五大支流南运河、子牙河、大清河、永定河、北运河的汇合处和入海口。

天津这个名字出现于永乐初年,为明朝皇帝朱棣所赐,意为天子之渡口。永乐二年(一四零四年),天津正式设卫(卫所是明朝的军事建置),有天津卫之称。同年十二月又设天津左卫并筑城,至此,天津城初具规模。十九世纪中叶被辟为通商口岸,逐步发展成为当时中国北方最大的金融商贸中心,在中国近代史上有着重要地位。

天津人自古敦厚善良、民风淳朴,百姓世代敬天信神,在上天的眷顾下繁衍生息。

中共一九四九年篡权窃国之后,红祸横流,滥杀无辜,霸占全部资源,强权摧毁民众对神的信仰,灌输无神论、进化论,以钱、权、色利诱引导民众,沦丧人的道德,世风日下人心不古,整个社会道德一日千里的往下滑,给天津人带来了深重的灾难。即使这样,深深植根于民众心中对道德良知的认同、对返本归真的追求并没有完全泯灭。

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法轮大法的传出似一股清泉,冲刷荡涤着众生尘封已久的心灵,唤醒了无数渴望返本归真的人们;似一阵春风吹绿了无数朽木枯枝,顿时枝繁叶茂迸发出盎然生机。人们奔走相告口耳相传,法轮大法在神州大地迅速传开。

无数身患绝症之人恢复了健康,许多分崩离析的家庭重现往日的欢笑,昔日的混混儿变成了谦谦君子。法轮功学员通过修炼带来的巨大变化有目共睹,他们在家庭、社会中的表现为众人推崇,带动了越来越多的人走入大法修炼,同时也带动社会的道德回升。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集团悍然发动了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者的残酷迫害,实施“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算自杀”等灭绝政策,全部国家机器为之运转,全国媒体铺天盖地的编造、散布各种谎言,污蔑抹黑法轮功创始人及法轮功修炼者,一时间如文革再现,神州大地乌云压顶血雨腥风。

二十年来,中共天津市各级政府及公检法司人员,追随中共邪党疯狂迫害法轮功,致使天津法轮功学员有上百人被迫害致死,六百多人被非法判刑,逾千人被非法劳教,更有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疯、致残、被开除公职、被强迫离婚、被非法抄家、罚款、被强行洗脑放弃信仰、被迫害的流离失所,给无数法轮功学员及家人带来了无尽的痛苦与伤害。所有参与迫害者所犯下的罪行人神共愤,罄竹难书。

法轮大法传于十恶毒世是神佛慈悲于人,使仍有良知善念的人得以提升道德水平回归天国,但是佛法威严同在。二十年来,因参与迫害法轮功而遭恶报者,上至天津市迫害首恶下至普通民众,已多达一百五十多起,尚有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公检法司人员及上百名涉嫌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医务工作者被追查国际组织追查其犯罪行为。

二十年来,天津法轮功学员本着大善大忍之心,持续不断的向民众讲清法轮功的真相,讲清中共的邪恶本质及给中华民族带来的巨大灾难,越来越多的人明白了真相,选择了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为自己的生命做出了明智的抉择。目前已有超过三亿民众做了“三退”获得了新生。

二零一五年四月,最高法院推出的《关于法院推行立案登记制改革的意见》,强调“有案必立、有诉必理”。随后,逾二十万大陆法轮功学员行使《宪法》赋予的公民权利,向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邮寄控告江泽民的刑事控告状,敦促中国司法部门对迫害法轮功元凶江泽民立案侦察、提起公诉。

真正明白真相的众生不畏暴政,勇敢的站到了正义的一边。他们通过签名、按手印的方式帮助营救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并纷纷参与举报或签名支持诉江。

近年来,越来越多明白真相的大陆律师,被法轮功学员二十年来坚持信仰、和平反迫害精神所震撼,在法庭上发出正义之声:“为法轮功申辩,是在捍卫法律的正义,也是在捍卫真善忍普世价值!”

中共邪党妄图“三个月消灭法轮功”彻底破产,众生已觉醒、全民反迫害之势锐不可当。

第一章 佛恩浩荡 大法洪传

法轮大法(法轮功)是由李洪志先生传出的佛家上乘修炼方法,以“真、善、忍”为原则修炼,性命双修。简言之就是以“真、善、忍”指导日常生活,提升人的道德品质,同时通过五套功法强身健体。对个人来说,修炼法轮功不但能祛病健身,使人变得诚实、善良、宽容、平和,而且能开启智慧;对社会来说,修炼法轮功能增加社会的稳定、包容与祥和,提高人们的整体精神生活质量。因此,法轮功自一九九二年传出以来,各方面正面效果显著,深受社会各界欢迎,因而在中华大地迅速传开。

一、津门百姓承蒙佛恩

'李洪志师父在中国法轮功天津第一期传授班上讲法传功'
李洪志师父在中国法轮功天津第一期传授班上讲法传功

'天津市八一礼堂'
天津市八一礼堂

'李洪志师父在中国法轮功天津第二期传授班上讲法传功'
李洪志师父在中国法轮功天津第二期传授班上讲法传功

一九九四年一月十七日、三月十四日,法轮大法创始人李洪志大师两次亲临天津讲法。第一次是在天津人民礼堂,第二次是在天津八一礼堂,共计约有二千二百人听闻佛法,其间李洪志大师还应天津电台的邀请做了一次热线直播。佛光普照下,许多身患绝症、重症的“药篓子”们获得了新生,也知道了人生的真正意义,这座古城也因而焕发了勃勃生机。

下面一些典型事例是当年参加传授班学员的见证。

学员A:枯木逢春

在天津第一期法轮功学习班开班的当天上午,师父办了一场带功报告会,我的两个孩子搀扶着我,打了出租车去听课。一走进会场,我就觉得身体特别舒服,痛苦不堪的身体一下子轻松了许多。我看到师父的第一眼就觉得好面熟,似曾相识一般。师父身材高大魁梧,面容和善可亲,皮肤白里透红的象个年轻人。我不错眼珠的看着师父,用心聆听师父给我们讲那些从未听闻过的宇宙真理,一个字都不想落下。

可是听着听着我的眼皮就合上了,等我再睁开眼睛时,孩子说我已经睡过去四十五分钟了。我说我没有睡着,师父讲的我都听见了。正说到这儿,就听师父说:“有的个别人还会睡觉的,我讲完了他也睡醒了。为什么呢?因为他脑袋里边有病,得给他调整。脑袋要调整起来,他根本受不了,所以必须得让他進入麻醉状态,他不知道。但有的人听觉部份没问题,他睡的很香,可是却一个字没落,都听進去了,人从此精神起来了,两天不睡觉也不困。都是不同状态,都要调整的,整个身体全部要给你净化。”[1]当时我的心里一惊,呀,这位师父怎么什么都知道啊!

一月十七日,天津第一期法轮功学习班开班,天津人民礼堂座无虚席,人们静静的坐在座位上聆听慈悲的师父讲法,身体在净化着,心灵在净化着。千人的会场没有任何杂音,师父讲法的声音灌满全场,无论你坐在哪个位置,都会感觉师父就在你跟前。

头三天我还是由孩子搀扶往返坐出租车听课,到了第四天我就坐公交车回家了。身体的迅速好转连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二十多年过去了,年近九旬的我再也没有吃过一粒药,还去了千里之外的故乡给亲戚们讲真相。

瘫痪病人听法一天痊愈

一九九四年三月份,师父第二次来天津讲法时,有一位妇人身患脑中风,半边瘫痪不能行动。开班第一天她是由同事开车送来会场听课的,当师父帮学员调整身体时,她就看到法轮在她身上到处转。当晚回家睡觉时梦到象生小孩一样肚子很痛,后来生出一个肉球,醒来后瘫痪竟然痊愈,第二天自己就骑自行车去听课了。

师父应电台邀请热线直播时给听众调整身体

'李洪志师父在天津电台做热线直播'
李洪志师父在天津电台做热线直播

一九九四年三月份,师父在天津举办第二期传法班期间,应天津电台的邀请做了一次热线直播。

师父接了一个热线,是一个男性听众打来的,听声音年纪应该在四十岁左右,他开始说自己身体有病,跑了很多地方的医院,也没治好,非常疼痛,非常痛苦,他问师父法轮功可不可以治他这种病。师父讲了法轮功对病的认识,告诉他要想炼功必须放下自己的病。

师父讲完以后,男听众说:李老师,您看能不能给我调理一下。师父讲:你现在正疼哪,是不是?男听众说:疼得很厉害。师父说:那好吧,我们所有的听众,凡是这个部位有毛病的,都可以照着我说的做,大家站好,放松,想一下你有病的地方,站好,放松,放松。

然后时间过了大概五、六秒钟,师父说:好了,大家赶快活动活动。然后师父问:好了没有?

男听众说:好了。师父又问:真的好了,还疼不疼?男听众说:不疼了,太谢谢您了,我对着电台的方向给您磕头了。

师父笑着说:不用。这时收音机里传来了那个男人的哭声,他边哭边说:我太谢谢您了,您不知道这么多年,这病给我造成的痛苦啊,真的太谢谢您了。师父说:不用。

癌症患者跪地拜谢师恩

一天,师父从招待所步行来到八一礼堂,弟子们潮水一样涌去,把师父团团围住。那种场面是我从没有见过的热烈和激动。前面的人往师父身边挤,后面的人使劲往前拥,还有人紧随师父左右,甚至因为看不见师父心里起急,抓住师父的衣襟不放,更多的人在热烈的鼓掌欢迎。

师父正步入礼堂,忽然从人群里冲出来一个人,他一下子扑倒在师父的脚边连连磕头,眼泪顺着他的脸流淌。后来才知道他是一个癌症患者,因为在广播里听到师父介绍大法的节目,就试着跟师父通话,在短短几分钟的谈话中,他的病痛减轻了很多,激动之余竟找到讲课的地方,跪地叩头来表达自己对师父的感激之情。

面对这样的场面,师父始终目光平视,淡淡微笑。对那个下跪的人,师父上前把他轻轻扶起,继续往里走去,始终保持着平静祥和,这里的欢腾好象跟师父毫无关系。

老人几十年的腰病几分钟就好了

有个学员的母亲七十多岁,患有腰椎间盘突出的毛病多年不好,病情随着年事已高,腰已经直不起来了,走路都非常困难,几乎就要瘫痪了。

师尊在天津传功传法时,这个学员打电话给师尊,说明她母亲的病情。师尊在电话里告诉她将病人扶起来,站在地上,将腰轻轻下弯。

这时老太太面有难色,心想这腰早就弯不了,也抬不起来呀。就听师尊在电话上慈悲的鼓励病人试着慢慢的把腰弯下来,告诉她是能弯下来的。老太太鼓足了勇气,奇迹般的把腰弯下来了,经过几次弯下、直起的动作,老太太的腰不痛了,弯下来也很随意了。几十年的病痛,师尊用了几分钟就祛掉了。

这位老太太逢人便讲这神奇的经历,并由衷称赞:“法轮功就是神奇!”

学员B:我成了最幸运的人

一九九四年,我有幸参加师父在天津举办的法轮大法学习班。在八天十堂课中,师父不但教功还讲法,而且给真正修大法的弟子调整身体。要把修炼弟子一生所有的病都清理干净,否则不能在高层次上修炼。并说,调整身体时你是有感觉的。

还真是的,第二堂课时我就脖子疼,鼻子不舒服,恶心等反映,接着身体从上往脚下排病气。下课后,咽喉疼,流鼻涕、头疼也来了。不是这痛就是那难受,此起彼伏的持续了半个多月就好了。从师父给我调整身体那以后二十多年,我再没吃过药,没有得过病。我真是太幸运了,能遇上这么好的师父,我真是由衷的感激师父,给我这么珍贵的大法,拯救了我的身心健康,我感觉我是世界上最幸运的人!

学员C:岳母的心脏病从此好了

在办班期间,李老师见好多人没买到票,就在三月十六日加了一场报告,我也参加了。

在报告中老师说给大家每人治一个病,如果你没病,也可以给你的亲友治病(只限一人,一种病)。我当时就想了一下岳母的心脏病,想求老师给她治心脏病。当时,老师很快就给大家把病拿走了。随后让大家活动一下,又继续讲法。

岳母心脏病得了好多年,经常犯离不开药,一次犯病时心脏都停止跳动了,后经医生抢救、电击后才得以生还。

自从那次师父给岳母治病后,她的心脏病就好了,直到去世也没犯过病。我们一家人万分感激师父的救命之恩。

二、津沽弟子炼功洪法

“大法洪传,闻者寻之,得者喜之,修者日众,不计其数。”[2]自李洪志大师来津传法之后的五年多时间里,法轮大法经无数受益者口口相传,法轮功修炼者的人数成几何倍数迅速增长。当时参加师父传法班的天津法轮功学员只有一千二百人左右,到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法轮功学员已超过数万人。

那时的每日清晨,天津的公园、广场、居民小区内、街道的便道上,处处可见神态祥和的炼功者沐浴在晨光中,悦耳动听的炼功音乐吸引着那些路过的人们,有些人驻足观看了解,渐渐的走进了修炼的人群中。

'法轮功学员集体炼功'
法轮功学员集体炼功

'严冬里天津百姓认真观看法轮功弘法图片'
严冬里天津百姓认真观看法轮功弘法图片

法轮功为什么能在短短的时间内迅速普及呢?在中共几十年的高压统治下,在无神论的洗脑下,是什么原因使得上亿的人包括政府官员、教授、军官、普通百姓都能够来学炼法轮功呢?从下面一些法轮功学员亲身体会中或许可以找到答案。

学员F:粉碎性骨折两天可以走路

一九九八年夏天,我丈夫三十九岁。一天工作当中,他从十米的高空落下,造成腿部粉碎性骨折。医生说必须手术治疗,术后情况不确定,而且手术前必须做脊椎穿刺,有一定的危险,说不定会导致瘫痪。没有办法只好开了点药,拉着丈夫回家了。

那时候丈夫躺在床上,孩子还小,工资又不多,我就不敢请假歇班。只好白天上班,中午午休时赶回家给他做饭、伺候他大小便,然后再回到单位上班。下班后又得做饭洗衣,一天下来累得不行,而且心情特别不好。

盛夏的一天中午我头顶着烈日骑车往家赶,衣服被汗水溻透了。骑着车又想起了丈夫的病,不由得悲从中来:不知道他的病哪天能好,不知道会不会一辈子瘫在床上,以后这日子该怎么挨过去呢,越想越觉得没有活路了,止不住的眼泪往下淌。脸上的汗水泪水遮住了视线,我下了自行车来到马路边。

一个邻居大姐刚好路过,看到我的样子,赶紧问出了什么事,我再也忍不住了放声大哭。她听完我的哭诉安慰说:“让你丈夫学法轮功吧,一定能治好他的病。”我就象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抓住大姐的手说:我们炼,我俩人一起炼。当时我就随大姐去她家借来了师父讲法的录音带,又问清楚了炼功点的地址就回家了。

到家后我没顾上做饭就把师父讲法录音带给了丈夫,他就开始听师父讲法了。第三天正好是公休日,我想到炼功点上去看看,没想到丈夫说他也想去。

当时我就说他开玩笑呢,自从摔伤后他从来都没有下过地,粉碎性骨折还不到一个月,怎么能走路呢?丈夫说,他已经听了两天师父讲法了,师父说了给学员净化身体就没有病了。他一边说着一边就把腿搬到床边上,自己弯下腰从床边拿起鞋穿上,扶着床边的桌子真的站到地上了。我惊喜得说不出话来,只会流眼泪了,我连忙问他腿疼不疼,他说不疼,腿骨已经长好了。我俩真的走着去了炼功点,翻开了我们人生中崭新的一页。

炼功一个月后,也就是摔伤不到两个月,我丈夫骑着摩托车上班去了。单位领导同事们围住了他,问他花了多少钱、用的什么灵丹妙药腿能好的这么快。我丈夫自豪的告诉他们,我一分钱没有花,听了两天我师父讲的课就好了。

学员G:有师父保护的弟子最幸福

一九九七年,那年我六十岁。浑身都是病,冠心病、肝病、胃炎、关节炎、严重失眠。那年的八月二十二日,因为脑血栓我又住进了医院,在医院里整天打针吃药输液也不见轻。住院期间,我家亲戚向我介绍说法轮功非常神奇,既不遭罪还不用花钱,我当时一听就想学。九月七号,我的病还没完全好自己就要求出院了。

回家后我就找到了炼功点,请了一本《转法轮》回家。从那以后我天天学法炼功,心里特别高兴。心情好身体也好了,到了九月十四号我的病就全好了,真的是不花钱不遭罪。二十多年过去了,我一片药也没有再吃过,八十岁的身体越来越硬朗。

九七年入冬的一天早上,我和两个老姐妹一起去炼功点。在一个十字路口过马路时,她俩腿脚快过去了。我刚走几步,就看到南面和西面都有汽车飞快的开过来,我站那不敢再走了,心想等车过去我再走。这时突然听到有人在我耳边大声喊:“不好,快走!”我心里一激灵,赶快就跑过去了,还没等我跑到马路对面,就听身后“咣”一声巨响。等我站稳了,回过头来再看,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就在几秒钟前我站着的那个位置上,一辆130卡车和一辆油罐车撞上了,两辆车的碎玻璃撒了一地,其中一辆车的一个车轱辘都撞飞了。

每当回忆起这些往事,我都忍不住要流泪。有师父保护的弟子最幸福!没有慈悲师父的看管,我哪能还有今天啊!

学员H:浪子回头

二十二年前我还在红桥区的一所大学任教。一天,我家来了个不速之客,一见面着实让我吃一惊。来者是个三十出头的小伙子,此人是我们那一片有了名的混混。平日里打架骂街欺负邻里,是个谁都不敢惹的主儿。

我把他让进屋里坐下,他一改过去横眉立目凶神恶煞般的模样,坐在那一个劲儿的长吁短叹。我问他有什么事情为难吗,我可以帮他什么。他说他快要死了,医院诊断他得了绝症了,没有办法治疗了。看着他那绝望的表情我也很难过。他抬起头来看着我说:“我听说你是炼法轮功的,还听说法轮功可以治病,我想学可以吗?”我告诉他法轮功没有门槛,谁都可以学。可是法轮功是真正的修炼,除了炼五套功法,更主要的是按照书中的要求做一个好人。他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我说你还是先看看书吧,就借了一本《转法轮》给他。

几天后他又来了,一进门就说,整本书他都看完了,看完后懊悔之心无法言表。他说:我白白活了三十年了,到现在才知道过去都做错了。以前以为逞强好胜是自己的本事、是强者,现在才知道那是在造业。我做的坏事太多了,我真的是很难过。只要师父还肯要我,从现在开始我一定痛改前非做个好人。

在我们交谈的过程中,他只字没有谈到他的病,只是反悔自己的过失。我教会了他五套功法动作,告诉他炼功点,从那天起他正式走进了大法修炼。

当我再次见到他时,过去他那种玩世不恭的神情不见了,写满阳光的脸上泛着红润,健康的身体充满了活力。工作之余,他热心的弘扬大法,以自身的实例告诉人们,法轮功不但对祛病健身有奇效,对人心灵的改变是绝无仅有的,法轮大法对个人、对家庭和社会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最好功法。

看到他的变化我由衷的为他高兴,也感受到师父的无量慈悲和大法的无边法力,无论多么不好的人,只要他真心修炼法轮功,大法就能使他变成好人,成为对社会有益的人。

肝癌晚期患者见证大法神奇

二零一四年夏天,五十出头的老汪身体亮起了红灯。开始时是饭量减少,全身无力面色青黄,后来发展到肝部疼痛身体迅速消瘦。一个壮汉子一顿只能吃几个饺子,人瘦得都脱像了。全家人心急火燎的陪着老汪四处求医,最后在天津医大总医院确诊为肝癌晚期,最多只有三个月的寿命。当时是十一月份,医生说可能过不了年了。家人不相信,又带着老汪去了天津肿瘤医院检查,检查的结果是相同的,而且医生说肿瘤长得位置不好,无法做手术,只能用药物保守治疗。老汪上有八十多岁的老母亲,下有尚未成家的孩子,一家人愁的吃不下睡不着,除了哭泣没有了任何主张。

老汪有个亲属是修炼法轮功的,一听到这消息马上跑去了肿瘤医院。她给老汪讲法轮功的真相,讲了法轮功的神奇效果,告诉他只有法轮功才能救他,听师父的话按照修炼人的标准做就一定会转危为安。老汪听进去了,住院期间就开始听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录音了。

自打听了师父的讲法,老汪身体一天天见好,能吃下去饭了,疼痛减轻了,精神也见好,没住太长时间就回家了。到家后,他抓紧一切时间学法炼功。每天除了吃饭睡觉的时间,他不是学法就是炼功,身体迅速恢复。两个月后回医院复查,发现肿瘤萎缩了,比之前小了很多。老汪信心大增,对师父的感恩之情无以言表。到了医生给的生命期限――三个月时,老汪吃得饱睡得香,身体又恢复到以前的健壮,又回到单位上班了。二零一五年夏天,老汪再次复查时,在肝脏部位没有发现任何肿瘤的阴影,医生不禁啧啧称奇。

现在老汪八十多岁的老母亲,天天坐在床上虔诚的念叨着“大法好!李大师好!真善忍好!”老汪起死回生的事情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功效,知情的亲朋好友们都对法轮大法和李洪志师父生出来无限敬仰之心。

学员I:我重生的日子

一九九八年三月二十六日,是我重生的日子。在那之前我吃饭很少,胸口发闷,一身的毛病,已经约好了医生下午要去医院检查身体。那天上午,我拿起了一个学员借给我的《北京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体会》,坐在沙发上慢慢的翻看着。

看着看着,我的视线模糊了,我的心被师父那洪大的慈悲震撼了,被法轮功神奇的功效震撼了。当时我顿生一念,我不去看病了,我也要学法轮功,我一定要跟随师父回家。

放下书时已是中午了。我刚要起身去准备午饭,一下子我又坐了下来。因为我突然发现,我的胸部原来很憋闷,总是喘半口气,现在呼吸别提多顺畅了;原来一点食欲都没有,吃不下饭,现在我的肚子空空的想吃东西了;原来双腿沉重全身无力,现在我觉的身体舒服极了。我不由得呆住了,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我连一本法轮功的书都没有看完,有几套功法还不知道,有些名词也不理解,只是有了“我要炼功”这一念,慈悲的师父就管我了!法轮大法太好了!下午我去了那个学员家学会了五套功法,晚上就参加了集体炼功。在我做“叠扣小腹”动作时明显的感到了法轮的旋转。从此我上了修炼大法返本归真之路。

在之后的两周里,我拜读了当时出版的师父所有的经书,全身心的投入进去了,我的人生观、世界观发生了彻底的改变。过去几十年中的种种困惑,都在大法中找到了答案。我知道了人生中所经历一切痛苦的由来,也懂得了人活在世间真正的目的。

随着一天天的学法炼功,我身心两方面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原来一身的疾病(心脏病、肝硬化、胃溃疡、慢性肠炎、神经衰弱、慢性咽炎)全没了,身体轻轻的象要飘起来一样。而且总是高兴,总想唱歌。脸上完全褪去了原来病态的灰黑色,看上去白里透红。我得到了新生!

“法轮大法好!”――这是那时我发自内心的赞叹!亲戚朋友同事见到我后,都说我象变了一个人一样。他们无论如何也不理解当时已经失业在家的我为何如此开心,我便把我得法的经过告诉了他们,并把宝书《转法轮》送给了他们,有的人因此而得法。

…………

是的,正是因为法轮大法使无数人获得了身体上、精神上的新生,彻底改变了他们的人生道路,也正是因为法轮功学员的亲人、朋友、同事、邻居,看到了他们身上发生的巨大变化,才使得越来越多的人走入了大法修炼。通过修炼法轮大法不但使炼功者身体得到极大的改善,更是提升了他们的精神境界,从而使得整个社会的道德层面随之提升。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拜师〉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