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参加师父第一期传功讲法班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三月十日】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我参加了师父在长春第五中学的第一期传功讲法班。

记得当时是我们的委主任说:“今天晚上在五中有个李大师带功讲法。”那次还是别人给我买的票,讲法地点是在长春市五中的阶梯教室。每天晚上五点半开始讲课,七点半结束。

第一天,我進场后坐在第五排中间。刚坐下不长时间,就看见一个高大、英俊的年轻人走進来,面带慈祥的笑容。听到有人说:“李大师来了!”大家就鼓掌。

师父走上讲台,还向我们招手示意,意思是不要鼓掌了。师父第一句话说:法轮功第一期带功讲法传功班开始。师父接着说:我们大家都是缘份。我们是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

第一天听课我只顾高兴了,也没记住多少师父讲的内容,心里就知道这个法好。

第二天讲开天目,师父讲课时,我就感觉前额发紧,身体有感觉,特别舒服,心里就是高兴。随之而来,我脑袋疼也开始了。那天下课后,我走到师父跟前说:师父啊,我脑袋特别疼。师父说:坚持来听课。

我从小六、七岁左右时,那时农村小孩都出疹子。我出疹子出的特别好,一身汗就出来了。我家邻居我的小伙伴因为出疹子没出来,死了。她妈妈的哭声惊动了我。我穿上鞋,趴在与她家隔着的墙豁上抹眼泪。这时,一股凉风吹过来,我感觉浑身发冷,感觉有一股风钻進我脑袋里,从那儿以后,就落下了这个病,一见风脑袋就疼,两眼流泪,接着就胃疼,时常腿还疼,两个膝盖疼。听师父讲法时我四十三岁,也就是说,这个病折磨了我近三十多年,遭老罪了。

第三天,我坚持来听课。结束时,我又走到师父面前说:师父啊,我脑袋实在太疼了。师父看见我痛苦的样子,抬手对着我的头顶轻轻地拍了三下。我感觉特别舒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师父问我:好没好?我说好了。

从此以后,我脑袋痛的病就好了。困惑我一生的病没了,困扰我一生的头痛病,经师父轻轻的拍了三下就没了。

第五天,在讲课前师父先给大家调病。师父说:全体起立。然后师父说:因为大家身体不好,咱们整体给学员调病。你哪儿有病,你就想哪儿有病;如果你认为自己炼功能好病,你想你的亲人、父母的病也可以,我也能给你亲人调病。

我就想,我丈夫脑袋里已经确诊有瘤子,师父说咱们通过学法炼功可以祛病健身,我就不想自己了,想我丈夫的病吧。中间我偷偷的往讲台上溜了一眼,看见师父侧身站在讲台上,右手冒出三个火球,火球对着场地发过来。大约二十分钟左右,师父说:停。后来我问师父:“师父,我看见您手上冒出三个火球。”师父说:因为咱们场地不净,我打出三个掌手雷清理场地。

接着师父开始讲课。讲完课后,接着就教功。教抱轮动作时,我因身体弱,抬胳膊不标准,师父走到我身边,轻轻地说:不要动。然后把我的胳膊轻轻地往高抬了抬。我刚想说谢谢师父,睁眼一看,师父已经到了我前面五、六个人那儿了。我想师父真不是一般人啊!

师父办的第一期十天班圆满结束。第一期学员有两百多人,结束时我的毕业证是137号,毕业证上有师父的印章,还发有法轮章,都是经过师父的手亲手发给我们的。

从我亲眼看到师父打出掌手雷那一刻起,我感到真是神仙来到世间!从那时起我就坚定了修炼的决心,一直到现在,从来没有动摇过。

得法后的神奇事

师父让我们集体学法,我们三个同修成立了学法小组。一次我下班时,骑自行车过马路,看到前面是绿灯,我就往前骑,突然两边对头行驶的两辆轿车把我夹在中间,紧贴着我擦身而过,我自行车挡泥板都刮变形了,司机还骂我。可我没啥事。回家后让我儿子把变形的挡泥板掰了过来。

还有一次骑自行车上班,被一辆大货车尾扫了一下,把我和自行车扫進沟里,脸也抢破了,但没出现任何危险。这就是师尊的加持和保护。

二零零九年要发神韵光碟,需要大家自己做。我不会做,一次学完法正犯愁时,看见师父法身坐在大莲花上来了,在我面前一晃而过。我们几个同修立刻增加了信心,一致说一定要买电脑和打印机,自己学做。买回来之后又犯愁了,没有技术同修教我们。很快师父巧妙安排,我们认识了技术同修,学会了刻录光盘技术。从此,我们也建立了真相资料点,开了一朵小花,以前都是靠别的同修给资料,给啥就发啥。现在我们自己想发啥就做啥。

这朵小花越开越好。开始从同修那儿弄了一个旧刻录机,三个光驱只有一个好使,八分钟刻一张碟,太慢了。我们求师父后,三个光驱都好使了。不发神韵光盘后,我们改做资料。机器有时不好使,例如卡纸了,机器不动了,我们就求师父,同时跟机器聊天,给机器都起了名字,让机器同化大法,建立自己的威德,结果机器又好使了。

一次,我们做《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书时,到中午时,心里想着要做中午饭,思想没在打印上,结果一打纸都卡在机器里了,没有技术同修根本处理不了。这时我坐下来找自己,做什么事必须一心一意,不能胡思乱想,三心二意,结果机器出了问题。我给师父上了一炷香,向师父承认错误,求师父加持,让机器好使。我们和机器沟通,让它发挥作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十分钟后,这部机器自动把纸吐出来了,机器又恢复正常了。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开始迫害大法,给多少法轮功学员家庭带来了浩劫,甚至家破人亡。当时因为承受来自社会、单位、街道、派出所等处的压力,亲人百般阻拦、利用各种方式不让我再炼法轮功。有一次,家里人很激烈,说我自私,就管自己炼功,不考虑家人感受等等。我说不过他们,但是我坚修大法的心丝毫不动摇,没有大法的救度就没有我的今天,让我放弃世间一切都可以,我决不能放弃大法。最后我说:那我净身出户吧,这样就不会影响你们正常生活了。丈夫考虑了一会儿,最后说:你妈非得要炼,就让她炼吧!孩子们也就不说啥了。我丈夫最终摆放了他自己的位置。因为他知道,他的命也是师父救下来的。当时我参加第一期班,师父给调病时,我想的是他的病,师父给他调了病。他脑中有瘤,可这么多年还健在,不是师父给他调病,他还能有现在吗?

这么多年来,看到我风风雨雨、七十岁了身体还这么好,家人都非常认同大法,也都知道了大法好,默默地支持我修炼。同修来我家,丈夫都热情接待。

感谢师父救度之恩!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