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五年的修炼 师恩难忘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三十一日】我一九九三年八月开始修炼大法的,是参加过师父九个传法班的老大法弟子。二十五年来,当年师尊传法的每一个情景都深深的扎在我的灵魂深处,永远不能忘记。回忆起每次参加学习班时的感觉,师父那高大的身影,慈悲的笑容总是让我听不够,看不够。每次师父讲法结束后我都是恋恋不舍的离开会场。

我今年八十三岁,修大法前我是一个被中西医都判为死刑的人,身体从里到外没有一处好,心、肝、脾、肺、肾经医院检查全不正常,最严重的是小脑萎缩,植物神经紊乱。两腿呈x型,根本就走不了路。因为小脑有问题造成走路出偏,经常摔跟头。那些年折磨得我生不如死,几次想跳入家边的玉渊潭湖中,一死了之。

一九九二年师父到电视台接受采访,当时我老伴儿协助电视台给师父录像。回来后告诉我这个气功师可不一般,特别正派。法轮功不收费,但是治病有奇效。当时我无精力,也无体力,对生命不抱希望,没有想去参加学习班的念头。后来老伴儿见我病得这样子就说:“这气功师太不一般了,又不收钱,治病有奇效,咱就算是有病乱投医,咱就试试呗!”由于时间不巧,这一次只听了师父在北京公安大学礼堂办的第十二期学习班的最后一天课。

接着我又参加了师父在北京七机部二院礼堂举办的第十三期学习班。这次我是和邻居一位大姐结伴去听课的。第一天听完课,我刚回家就又拉又吐的发高烧,坐在便盆上一个小时都起不来,排出的都是绿色的脓血,没想到的是排完后我感觉特别舒服。当时我就感觉这个气功师可真厉害,与我见过的其他气功师截然不同,其他气功师都是说要给大家治病,而这位气功师还没说给治病呢,怎么就有这么大的反应呢?

接下来听了三讲课后,我的腿脚开始肿痛,就想不去听课了(因为我当时悟性还不高),想先到医院看看再说。后来从办班的工作人员那里得知这是好现象,于是我决定不去医院,又瘸着腿坚持来到了会场。神奇的是两天后,腿脚全部消肿。更神奇的是我的两条x型腿直了。

从第六天开始到第九天学习班结束,每天上课时我一见师父坐下,刚说:“现在开始讲课。”我就开始睡觉,什么也听不见了,因为有前几天身体的改变,这次我一下子悟到了是师父在给我调理大脑呢。师父讲完法,我也醒了,醒了后我就后悔。九天学习班结束后,我觉的身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无病一身轻,就像又重新活过来一样。

我和邻居大姐说咱俩带上干粮水去趟香山公园试一试,如果咱俩能爬上“鬼见愁”(香山公园的最高峰),这功法咱姐儿俩学定了。结果我俩真去了香山,一口气爬上了半山腰的平台,休息时商量了一下我们能不能爬上山顶“鬼见愁”,试试看,真没想到就我们俩这身体状况,一下子就爬上了“鬼见愁”的山顶,到了山顶后还没觉的累。我俩兴奋地欢呼起来:“我们好了,我们没有病了,我们认定了这位师父了,这功我们炼定了。”

回家后,我俩到处打听师父下一次传法的时间、地点。就这样,我一直跟随师父参加了九个班。开始听明白了,人为什么能够当人,人为什么有生老病死。随着跟班听法,慢慢悟到了,这不是一般的气功是佛法修炼。师父让弟子按“真、善、忍”最高标准做好人,严格要求心性的提高。明白了自己原来身体差的原因是自己的业力造成的。由于自己身体变化非常的大,健步如飞,无病一身轻。后续师父在郑州、济南、石家庄、天津办班时,我都帮助大家买票找住宿地点。经常是夜里去外地买票,订房间。晚上坐火车回来把票分给大家。虽然非常辛劳,但从未感到累。

二十五年来我也过了不少的心性关。有的过得好,有的过得不好,磕磕绊绊的走到今天。在这过程中,我时时感到师父就在我身边。我经常和大家一起到处洪法,为大法做了些事。为了不耽误给家人做饭,所以平时多做些饺子之类的冻在冰箱内。我回来晚时他们好煮着吃。一天晚上八点多了,我回家看到老伴和女儿、外孙几个人正看电视。我忙问:“吃饭了吗?”回答是“没吃”。我虽然表面上说:“我赶紧给你们做。”但是心里还是有气。我一边做饭,一边嘴里叨咕着:“都什么人呐!这么晚还非得等着我回来做饭?”正在生气,回头一看,师父就站在厨房门旁边,双手交叉在胸前,看着我笑呢。我一下子就笑了。从那以后我一点怨气也没有了,每天乐呵呵地做着各项家务,平衡家里的各种关系,照顾着家人。

二十五年的修炼,虽然自己认为还有许多心未去,还有很多关过得不好。但总有一念:“不管再苦再难,也一定要跟师父回家。”这一念头在中共残酷迫害大法的十九年中,从未动摇过。

感谢师尊慈悲苦度!跪拜师尊。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