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参加师父哈尔滨传法班的日子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八日】我于一九九四年八月五日在哈尔滨参加了师父的亲授传法班。回忆当时的情景历历在目,师恩难忘。看同修的回忆师恩的文章,我总是热泪盈眶,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我这个人一生比较顺,父母疼爱有加。上学时,邪党搞“文化大革命”,没念完小学,就上中学。上中学不到一个月,骑车摔了一跤,再不念了。在农村当赤脚医生,以后结婚生子,又生了第二胎。因生活条件比较好,二胎满月,身体胖了三十斤。孩子大一点,我就开始减肥。

我吃的减肥药副作用很大,对肾不好,结果得了肾小球肾炎。开始腿肿,没劲,腿邦邦硬,这时我发现不对劲。到医院一查,验尿结果三个+号 ,还有血,马上住院。打青霉素就排尿,不打针就不排尿,浑身发虚,冷,肿,没劲。吃中药、扎针都无济于事,苦不堪言,艰难的过着一天又一天。孩子上学,丈夫上班。作为一个妻子、母亲,做饭都难。那年我三十七岁。

我妹夫有个同学练功,叫我去练,我就去了。花了很多钱,什么一期,二期,就是要钱,根本没好。

这样的日子熬了两年,终于到了云开雾散的那一天。听人说,红山脚下有一些人炼功,我就想去看看。我和同伴去了,就跟着一块比划着炼,觉得轻快,第二天又去了。后来知道我们炼的是法轮功。等到第三天,大家报名去哈尔滨参加师父讲法班。我俩都报了名。第四天,我们四十七人坐一个大客车出发了。

八月五日,在哈尔滨冰球馆听师父讲法。师父那么年轻,就象二十四~五岁一样,高大、魁梧,相貌堂堂。有人小声说师父是佛。我也跟着想:啊,师父是佛,佛是什么呢?我一点不懂。

师父开始讲课。我就发烧了,一边听课,一边发烧。而且肚子一会就憋不住尿,上厕所蹲下很长时间,才能起来,不知哪来的尿,那么多。从得肾病,从来没这么痛快排过尿,不用扎针,不用吃药。到太阳岛去游玩,我还是发烧找厕所,也没能和同修们游玩。大概一小时左右去一次厕所,每次都那么多,心想哪来的尿呢?原来是这几年一直肿,浑身肿,不排尿,这次全排出来了。我太幸运了!

次日早晨起床时,我一下起来了,说:“我好了,真好了。浑身象一片羽毛一样轻。”困扰了我几年的肾小球肾炎久治无效,听师父的讲法,第二天就全好了。太谢谢师父了!

师父说:“过去有许多地方的学员给我写心得体会中提到这个问题说:老师啊,我从学习班听完课回家,一路上尽找厕所,一直找到家。因为内脏都得净化。有的个别人还会睡觉的,我讲完了他也睡醒了。为什么呢?因为他脑袋里边有病,得给他调整。脑袋要调整起来,他根本受不了,所以必须得让他進入麻醉状态,他不知道。但有的人听觉部份没问题,他睡的很香,可是却一个字没落,都听進去了,人从此精神起来了,两天不睡觉也不困。都是不同状态,都要调整的,整个身体全部要给你净化。”[1]

第三天师父讲课我就睡觉。耳朵确实能听到,就是醒不了。睡两节课。白天疼了一天,头象炸了一样疼,然后不治而愈,再也不疼了。我就这两个病,听了师父四天课就全好了。真不知道怎样才能感谢师父的救命之恩。

不光我一个人这样,我们一起去的同修也一样。同修小朱去时,坐火车她就要晕,因心脏病,不能坐汽车,她丈夫只好跟她坐火车。去时那个难啊,怎么才能到地方啊?太难了。可是到了哈尔滨以后,一下象没病似的,到地下商场买布,一捆一捆往回顶。我们一看,她还没听两天,怎么好了呢?

还有我的同伴,她有胃病,我发烧时她给我买饭,买水,拽我去听法。因为第二天我烧得不想去了,走不动了她硬拽我去听的。回来后好了一大半。现在是她又跑肚,又呕吐。我给她倒水买饭,就这样我们几天就全好了。

还有坐在我旁边的一个河北省的教师,我发烧时,她一直就是笑啊笑。我想,我这么难受,你还笑,笑什么呢?我问她:你笑什么呀?不管别人难受不难受。她说:“我能不笑吗?我是老师,给孩子上课,说晕倒,就晕倒了。课不能上,怎么当老师啊?后因心脏瓣膜缺损而长期在家。那真不知什么时候,说不行就不行了。可现在我一進班还没听课,我就好了,无病一身轻。我能不笑吗?我从心里往外高兴,看什么都笑啊。谢谢师父吧。师父就是活佛在世啊。”

我又听了一次带功报告,师父给我们调病,大家起立,想一下有什么病。师父一挥手,病就没了。所有参加班的人,都亲眼见证了师父的伟大。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