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业中正念愈坚 大法威严显现

另外空间所见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一日】九月二十五日下午两点十八分,我接到同修甲的来电,说同修乙的状况不好,让我赶紧去。我火速的去见同修。途中我知道了,同修乙和旧势力有一个舍弃生命的约定,当即我发出一念:不承认同修乙和旧势力的任何约定,不允许任何生命迫害同修乙。

见到同修乙时,同修乙坐靠在椅背上,虚弱不堪,脸色苍白,一动不动。我和同修甲正念帮助同修乙,我对同修乙说:“不承认和旧势力的任何约定,不把自己的生命交给旧势力,不允许旧势力的乱神迫害走肉身,求师尊帮助自己。”同修乙说:“我不承认旧势力的任何安排,我有执着,就在师尊的法中修,我的一切都是师尊说了算,我要跟师尊圆满回家。”

这时,同修乙开始呕吐,我看见一只黑糊糊的手伸進同修乙的嗓子里,在迫害同修乙。我加大力度发正念,那只黑手依然存在,在同修乙的身体里,从嗓子到胃,有一个约被卷成卷轴,竖放在那里,在抖动。正念中我铲除这个旧的约定,但是不见收效。

同修乙用非常虚弱的声音说:“师尊救救我。” 这时我看见同修乙卧在一个广阔的空间里,周围是漫无边际的黑水,师尊把同修乙抱在怀中,清理她的身体,师尊周围的黑水在翻滚,在抬高,有许多的神在观看,它们是旧势力安排的神。在同修不呕吐的时候,我背师尊的诗,同修也跟着背:“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1]。“放下常人心 得法即是神 跳出三界外 登天乘佛身”[2]。

同修乙又说:“我是师尊的弟子,不要旧势力的任何安排,也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请师尊为弟子做主。”同修乙在默默的找自己的不足,她说:“前两天,我脑子有些迷糊,走路也不稳,我想:我要是过去了,谁都不知道。”我说:“那不是真正的你在想,是邪恶打出的东西。”同修乙说:“我意识到了,不是我在想,是旧势力硬往我的脑子里打,我不承认,我要和师尊回家。”

我们一起发正念,铲除邪恶对同修乙的迫害,我对同修乙说:“我看见师尊一直在帮助你净化身体。”同修乙哭了,说:“谢谢师尊!弟子让师尊操心了,弟子一定要好好修自己,做好三件事。”我和同修甲都相信:同修乙一定能走出劫难。

正念中,我看见师尊在净化同修乙的心脏,那个旧的约定贯穿心脏,约上的每一个字都是一个星球,近看,是一个很大的神,它的身体里面还有无数的乱神。过了一会,师尊又净化同修乙的大脑,我感觉那是一个极其繁琐的过程。同修乙的周围依然是黑水滔天。我希望自己能发挥更大的力量,铲除邪恶,却发现自己发挥作用的地方非常微小,心里有些着急,我看见师尊一直在忙碌着,在解救同修乙,在师尊旁边,有许多的神仙在关注,那些神中,有许多旧势力安排的神仙,它们在虎视眈眈的看着我们。

同修甲又找来两个同修,我们一起发正念。从两点多到五点,我看见师尊一直在忙碌,没有歇息的时间。我突然感到心酸,感到师尊救度弟子的艰辛。

在这个过程中,我眼前出现了几个画面,这些画面快速的闪过,我一瞬间知道了里面的内涵。我认为看到这些画面不是偶然的,是师尊的点化。

一个画面是一位女同修在病业中,师尊在帮助她,她却在抱怨师尊,说:“我怎么这么难受,师尊怎么不帮我。我在师尊像前已经承认自己的过错了。”在她抱怨时,我看见那些旧势力的神在阻止师尊帮她,无数庞大的神把自己缩小,聚在同修的病灶部位,阻止师尊救弟子,还有神仙对师尊说:“你看,她是你的弟子吗?她把你当作师父吗?你日夜不停的帮她,她却在抱怨你,在修炼中,这是一种让人神不齿的行为……”我们的师尊没有说话,眼中流下了眼泪,那是带血的泪。这位同修后来去世。师尊让我看到了她原来的世界非常美好,可是她只能去她心性所在的位置上对应的世界里,回不到原来的世界了,那些高层的、对她寄予无限希望的众生都毁了。

另一个画面是,一位同修在严重的病业中,她表面依赖于同修的帮助,心里却一直没有信心,想上医院看看。她家人问她:“你是一心修大法,还是去医院,你自己说。”同修哭着对家人说:“你别逼我。”最终家人被邪恶力量控制着,把她送往医院。在这个过程中,师尊一直在保护她,她在重症病房里昏迷时,师尊还在净化她的身体。她出院后,她的家人对她说:“我们花了十多万,把你救回来了,你师父救了你吗?”这位同修在思想中想:“师父怎么不管我?”满天的神佛看到她一直对师尊有疑心,都在摇头。

还有一个画面,一位同修在病业中,却一直对同修瞒着自己的状况,还隐藏着自己的色心,同修一说她有色心,她就不高兴,就生气,她在维护自己空间场中的色的物质,意淫非常严重。色魔、邪恶力量就集中在她的病灶,让她表现的更严重,让她怀疑同修的正念,她拒绝同修去看她,她想:“他们越发正念,我越严重,下身越流血。”许多旧势力的神死死的挡在她的身体周围,还有许多的神仙,拿着一个本子,上面记载了她的许多色心表现,一个神对师尊说:“你看她是你弟子吗?她看书时,经常动色心。她从来不曝光自己的色心,也不去修自己的色心,还顺着色心而为,她实在不象个修炼人。”这位同修去世后,有的同修对法产生动摇,说:“你看她做了那么多证实大法的事情,怎么就去世了?她修的那么好,都没了,我能修成吗?我都没信心了。”同修的动摇招来了旧神的耻笑,有的旧神在记录同修的动摇和疑心。

看到的景象让我悟到:无论任何时候,都要坚信师尊、坚信大法。无论在病业中,还是在其它的困难中,你的疑心、你的动摇,都是邪恶阻止师尊帮助你的理由。

同修乙对法不动摇,她坚信师尊,坚信大法,我看到她的心变的金光闪闪,到晚上时,她的身体有所恢复。在第二天上午,她能坐起来和我们一起发正念,在下午时,她恢复了正常,第三天,她又溶入到正法進程中来。

对于同修乙所经历的病业关,以及在这个过程我的所见,我有自己的体悟:

作为师尊的弟子,我们非常幸运,生活中法光普照的时代,有着无比美好的未来。那些守着旧势力的安排的乱神非常妒嫉大法弟子将要成就的一切,它们极端的在大法弟子的修炼行为上挑刺,大法弟子的一思一念不在法上时,它们就要出手,它们一意孤行的认为它们是在帮助大法弟子。

在师尊救度弟子的过程中,它们目睹了师尊为弟子的付出。当修炼人对师尊、对大法怀疑时,它们就要把这样的修炼人从修炼的队伍中拽出去,让他(她)自心魔变,往他们的脑子里打干扰的念头,这时,修炼人能不能明辨是非,就十分关键。

修炼者能明辨是非,就能走出这一关一难,层次就能升华;修炼者不能明辨是非,顺着旧势力的思路走,就中了旧势力的圈套,旧势力就让他(她)懈怠,或在他(她)周围制造屏障,让他(她)感觉不到大法的神奇,感觉不到同修的善意,远离了法,或者在修炼的路上走的磕磕绊绊;旧势力还会让他(她)出现病业,甚至迫害走他(她)。

作为一个修炼人,无论在任何时候,都要坚信师尊、坚信大法,大法是我们生命来源的保障,也是我们回天的保障,他高于我们的生命。我们唯有一心向法,才能立于险恶的人世,才能洗净包裹着我们的业债,超脱凡俗,从返天乡。

师尊一直在保护着我们,不离不弃,解决着我们在每一层次提高时遇到的问题,平衡着在不同层次上的渊怨、欠下的业债和那些错综复杂的关系,同时丰富着我们的世界,事无巨细,都是师尊为我们在做!那真是佛恩浩荡!

所以不要把任何一个对大法、对师尊的怀疑念头,当作是自己的想法。要把对大法、对师尊的怀疑的想法,当作干扰,清除这些干扰。清除、归正来自自身宇宙体系中还没有完全同化大法的生命和观念;清除、归正你承担的宇宙范围中没有完全同化法的生命和因素;清除、归正一切外来的干扰,不论他是有形的,还是无形的。总之一句话,不承认那个怀疑的想法来自真我,不认可对法怀疑的想法和生命,归正身体的不正确状态,归正思想上的不纯正,在修炼的路上,你才能大踏步的前進。

以上为个人在自己所在层次上的理悟,有不足之处,还望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广度众生〉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