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九日】我是二零零八年走入大法修炼的。我是某大型国企地市分公司的负责人。在常人眼里,是个典型的成功者,年轻有为,优渥荣华,前程大好。

二零一四年,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我被绑架、非法关押了近三百天,二零一五年被非法判缓刑。一路走来,无论纪委、公安、检察院、法院还是看守所,以及亲戚朋友,可以说绝大多数人的反应都是“惋惜”与“不理解”。是啊,而且不是一般的饭碗,是“金饭碗”啊。

跟同龄人相比,我这个人性格一直比较平淡随和。在修炼之前,我一直相信“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所以比较顺其自然。走入修炼,就更明白了这个道理。在常人眼里,被关押对个人来说可谓“天塌地陷”,可作为一个修炼人,我真的没觉的有那么严重。当然一点不动心不客观,因为现实的压力毕竟要去面对,因为我们毕竟还是作为一个人在修炼。

其实这就是一个“失与得”的问题。师父说:“我们炼功人怎样对待失与得?这和常人不一样,常人想得到的就是个人的利益,怎样过的好,过的舒服。我们炼功人却不是这样,正好相反,我们不想追求常人要得的东西,而我们所得到的又是常人想得都得不到的,除非修炼。”[1]

不知道大家注意到没有,师父在《转法轮》里讲的是“失与得”,而常人口中经常说的是“得失”,看似相同,但一前一后,就有了本质的区别。

同时这也是悟的问题。师父说:“我们真正指的悟,就是我们在炼功过程中师父讲的法,道家师父讲的道,在修炼过程中自己遇到的魔难,能不能悟到自己是个修炼人,能不能理解,能不能接受,在修炼过程中能不能遵照这个法去做。”[1]

自我回家以后,见过我的亲戚朋友都有一个感受,那就是没想到经历了这么大的波折,我还会有这么好的精神状态,这也是他们很难理解的。通过修炼大法,我们都已知道,人类历史上的一切都是在为今天正法奠定文化和基础。那么翻检历史,有多少仁人志士为了道义纲常、正义良知而历尽苦难乃至杀身成仁、舍生取义,这样的事例俯拾皆是、不绝于史。而相比今天,这最辉煌、最殊胜、最伟大的宇宙正法,我们承受的那一点苦难、魔难实在太小太小了。

回家后,一个偶然机会在同修家里遇到了另一个同修,这只是我们第二次见面。她对我的事只说了一句:“看来师父这是真心让你修成啊!”当然,作为大法弟子,我们是不承认旧势力用任何借口迫害的。但是事情既然发生了,师父也有“将计就计”的法理——“无论碰到了什么样的具体事情,我告诉过你们,那都是好事,因为你修炼了才出现的。无论你认为再大的魔难,再大的痛苦,都是好事,因为你修炼了才出现的。魔难中能消去业力,魔难中能去掉人心,魔难中能够使你提高上来。”[2]这些法理在我这场关难中都得到了最充分的展现。

一方面表现在放下名利情、提高心性上。我一直以来对“名”就不是很看重。在单位当一把手时,我从不让下属给我提包,也通过司机告诉保安不要给我开车门。就是对打扫卫生的服务员,也平身以待、敬语相谈。所以尽管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光环”(主审法官语),但我真的很淡然。并且以后公开大法修炼者的身份了,反倒有一份释然的感觉。

在“利”上,面对每年几个亿的收支运作,各级干部的提拔任免,我都能做到不沾不染、公心以对。在今天中国的现实环境,作为一个企业的负责人,为了市场竞争和企业的良性运营,最基本的人情交际、迎来送往是无法避免的。师父讲过:“怀大志而拘小节”[3],自己在这方面一直做的不够好。现在好了,连一粒大米都没有了,也就避免了在这方面再失德造业。

此外还有一个最大的收获,就是可以滴酒不沾了,解决了长期困扰我的一个大问题!

相比名与利,这场关难对我在“情”这方面触动是最深的。我这个人一直以来很注重人与人之间的情谊,对谁都是很善意的理解与交往,一个亲人形容我:“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坏人”。所以无论修炼前还是修炼后,我都帮了不少人,也觉的跟大家都很融洽,关系都不错。可是经历这场变故回家后,跟我有过沟通的人屈指可数。甚者,一些我一直关照帮助、曾经表示鞍前马后的人,过年的时候连个短信都不发。经此一遭,我深深的感受到,现在的人确实是不行了,为人处世只为利益,不问道义,救人真的很难。同时我也更真切的体会到了人的情是最靠不住的东西。当然,对此我不曾有任何的失落与失望。众生苦趣,为幻所迷,但当悲悯,矢志不渝。看明、看淡人中的情,反倒有一种轻松、疏朗、喜悦的感觉。师父说:“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1]也许就是这种感觉吧。

另一方面表现在学法炼功上。以前由于工作的原因,学法多是一个人看或读法,基本每天一讲。后来我学两讲,特别是二零一六年五月开始背法。由开始时每天背两、三页,逐渐到五、六页,现在每天能背十页左右,并且已经背到了第六遍。经过这段时间静心读法、用心背法,时常会出现新的领会,新的收获的感觉。

炼功上就更是明显了。修炼了这么长时间,一直不能双盘,很是苦恼。在看守所的那段时间里,两条腿可以双盘了。到了现在,状态好的时候,已经能比较轻松的突破一个小时了,这个在我几乎是不可想象的!

走过了这一场关难,在获得身心变化和提高的同时,更能体会和感恩的是师父洪大的慈悲,为弟子呕心沥血,均衡着、安排着一切。这里有一个实例。我以往炼动功,除了身体发热,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在被绑架的初期,我是被168小时专人独立监控关押的。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我炼动功,炼第四套“法轮周天法”时,非常明显的感觉到了强烈的气流随着双手的动作遍布周身。这种状态那以后再也没有出现过。

还有一次是在看守所里。那时邪恶很猖獗,不让炼功。师父说:“炼功是那个体在起作用。”[1]不让有动作,那我就意念中想象着另外空间那个体炼抱轮。有一次刚一想“头前抱轮”,两只手就自动抬了起来,象有一个轮托着一样。这个感觉从那以后到今天,每次抱轮都还有。我知道这是师父在我最困顿、最煎熬的时候在鼓励我。也确实是这样,这两次的奇异经历给了我莫大的鼓舞,让我坚定了正念正行闯出魔窟的决心。

还有一件事讲起来也有几分神奇的色彩。我在被单独关押的时候,房间里有一本杂志,可能是看管人员看的。其中有一篇文章的题目正好是《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而里面的内容似乎完全是针对我的境遇而写的。我当时就意识到了,这是师父在点化和鼓励我。

更神奇的是,闯出魔窟后跟一个朋友谈起这段经历,转天这个朋友送了我这篇文章作者写的两本书。一本书的名字就是《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第二本的书名是《时间会证明一切》。而我在被非法庭审最后陈述时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我相信,时间最终会证明一切”。这简直是太神奇了!我相信,每个真修弟子或是在身体、或是在心里都感受到过这种“神迹”,师父真的时时刻刻都在我们的身边!

时间走入了二零一七年,这是师父正法的二十五年,也是大法弟子反迫害救众生的第十八个年头。记得自己一直苦于不能双盘的时候,师父曾点化过我,告诉我一定能盘上,但盘上那一天,这件事情也就要结束了。而今天,无论是从宇宙天象,还是从人间世事来看,这一切都已接近尾声。过年之后又开始系统的学习师父的各地讲法,发现师父从二零零四年开始就一直在强调走好最后的路。

有同修写了长篇文章,讲正法时间的问题。自己仿佛突然间意识到,如果按照原来的安排,我根本就不能在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这个行列中!师父近期发表的几篇经文都是在强调学法炼功这个基本问题,实际上表明我们好多大法弟子都不够标准,都还有太多的人心和执着,这或许是正法進程一再延续的一个主要原因吧。师父说:“天地难阻正法路 只是弟子人心拦”[5]。我们每个人都扪心自问,是不是这样呢?那怎么办呢?其实也简单,就是放下对时间的执着,对自己能否完成誓约的执着,对自己能否圆满的执着,踏踏实实、认认真真的做好三件事,一切都在其中。

信师信法,正念正行,一切都会是最好的安排!让我们共同精進,不负师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圣者〉
[4]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麻烦〉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