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给我新生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七日】二零一一年黄历八月初一,我正在地里掰玉米,突然发起高烧来,感觉很不舒服。我是大法弟子,知道这不是病,也没当回事。

可是以后几天越来越严重,我感觉有点承受不住。我想我可能哪里有漏被邪恶钻空子迫害。别惊动了孩子们,要让他们知道了又得折腾着到医院去治疗。所以我决定到本村一同修家去住几天,因为他们夫妻二人都是同修。同修帮我发正念,请求师父救我,还放师父的讲法录音让我听。同修忙活了一夜,第二天我身体有所好转。可是我的一个侄子不知怎么得到了消息,就和我的几个孩子找到了同修家,强行把我弄到了医院。

一到医院我就不太清醒了,只是感觉周围很多人,很吵、很乱。大夫问我哪里疼?我说:“我哪里也不疼,我没病,我要回家。”大夫不高兴地说:“没病你来医院干啥?”我说:“我不愿意来,孩子硬拉我来的。”大夫就不理我了。迷迷糊糊的在医院里住了七天。那几天我虽然时而昏迷、时而清醒,但是我有很清晰的一念:我是大法弟子,我没病,不能老在医院呆着。我就求师父加持让我回家。恍惚间我看到师父端着一盘烂肉让我看,我没悟到是什么意思。只是看到师父后,我就对师父说我没病,求师父让我回家。随后我又失去意识。

后来听别人说医院那天做了各种检查,检查后大夫对我儿子说:“你父亲肠子、内脏全都烂没了,你们赶紧走,慢了到不了家。”我家离医院也就五公里,也就一二十分钟的车程,慢了到不了家,那意味着我的生命随时可能终结。家人一听吓坏了,立即分头行动:找车的,买寿衣的,回家布置灵堂的,扯白布的(出殡时用),找人修坟的,好不热闹。

单说这找车的就挺麻烦,好几个司机都不愿接这活儿,因怕我死在车上。最后这五公里路程是出了五百元高价才算找到车。到家后他们给我穿好寿衣,放入灵堂等着我咽气。这期间我已经失去意识,只剩一口气了。村里管白事的人也来了,他要我老伴好好看着我,说到不了天亮了。

恍惚间我又看到师父端着一盘烂肉让我看。我想可能是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把我那些烂了的内脏都清理了,但可能是邪恶演化的假相,让我承认我的身体已经烂掉、不可救要?

随后有个邪灵演化成我的一个侄子,带着我的元神去看给我修的坟,说这个坟位置如何好、风水如何好。目地还是让我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承认我会死。我极力排斥:我是大法弟子,这不是我呆的地方,我不会住这里的。

在那次魔难中,在慈悲师尊的加持下,无论我的身体表现的多么糟糕、情形多么凶险、多么不可逆转,我都不以为然。我始终认为:我是大法弟子,我没有病,我不会死。就象师尊讲的:“我是修法轮大法的。这个念头一出,“唰”一下子什么都没有了,本来就是幻化出来的。”[1]天亮后,甚至村西头有一户做事麻利的人都带着香烛火纸给我吊丧来了。可我就是不死,儿子见我这样,就又找来村医给我打针。

回家第三天,我感觉打针的地方特别疼,我悟到这是师父点化不让我再打针了。我就对儿子说我不打针了。儿子不同意,说:还有药呢,不打可惜了。我对儿子说:“你是要药还是要我呀?再打针我就死了。”儿子只好把针收起来。

停止治疗后,我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回家十一天后,我基本恢复正常,就到菜园子里去干活。村民见到我很害怕,以为见到鬼了。消息传开后,村里人都来看热闹,成了奇景。有人就问:“你不是死了吗?……”我说:“医院里说我不行了,可是我师父又救了我。”

现在七年过去了,我依然健在,依然在修炼法轮大法。感谢师尊慈悲救度,感谢师尊大恩大德,感谢师尊给我延续了生命。

谢谢师尊!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