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修炼上精進 “疥疮”消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八日】二零一七年十月中的一个周末,我去看望住院的父亲,护工告知,医生诊断老父身上起的是疥疮,他也被传染上了,我娘家人也被传染了。我当时的念头完全不在法上,竟然跟着说:我身上也起了红包。就这不正的一念,“疥疮”开始在我身上肆意横行,由于长期修炼状态不精進,心性跟不上去,还采取常人的办法去买硫磺皂,晚上睡觉前还往红包处涂牙膏止痒,甚至按照常人的理每天都换贴身的衣服,换下来的衣物每天要“烫洗”、“晾晒”,有时把自己的衣服洗完,还要再用消毒剂把洗衣机洗一遍。先生(同修)说:“你还是和常人一样把它认为是病会传染了?”

这些完全不在法上的做法导致所谓的“疥疮”一天比一天严重,严重到我难以入睡,严重到睡觉会痒醒痛醒,甚至有一次在上班的路上长时间持续痛痒到流泪,白天工作状态也很差。这时候才开始警醒自己到底是因为什么受到了如此大的干扰,也开始抓紧时间学法、炼功,反正也睡不好,这才做到半夜十二点发完正念以后再睡,之前长期都是十点左右就困得不行。这个阶段的有求之心特别强,就是想赶紧好,读书、背诵《洪吟》也是寻找有针对性的内容反复读反复背,所以身体状况并没有多少改善。

十一月初的时候,我手上也开始有了很多红包,上班甚至要戴着手套,影响很不好,因为有些同事是知道我修炼法轮功的。我每天的状态也是越来越差,索性请了两天假在家学法、炼功,读书和炼功时身体的难受程度就能减轻很多,但“疥疮”还在严重发展着。有一天实在太难受了,哭着给出差的先生打了电话说:上不了班了,明天就和单位请假回家歇着了。结果第二天一早师父就点化我看到了一篇常人特别能吃苦的文章,就想,常人尚且能如此吃苦,我还是修炼人呢,吃点苦就不想上班了,于是决定继续努力上班。但每天就感觉是煎熬,先生耐心的在法理上帮助我分析,也是师父借他之口一再的点我:你还是把它当作病了,它是业力,痛苦才能消业啊,别当回事儿,该干啥就干啥;要真正的转变观念啊,别真把自己当成病人了;给你安排的这点儿痛苦和很多同修比起来就不算啥,又能吃饭又能走路的,你努力垫垫脚就会过去的,还是太娇气了,放大了魔难等等。但是我并没有真正听到心里去。

娘家人和父亲的护工都已经抹药后明显好转了,我觉的,自己心性暂时跟不上去,以致身体难受到影响了工作,就也想抹药先压下去。先生还是耐心的在法理上和我交流,我也是自知理亏暂时不提用药的事儿了,就是抓紧学法、炼功,但求好之心依然太强,并没有好好向内找,并没有认识到自己的根本执著,效果也就没有多明显。

即便弟子的悟性如此之差,身体痒痛难忍的那个阶段还是得到了慈悲师尊的点化,让我连续两天在半夜十二点发完正念刚刚躺下后做了非常非常清晰的梦:

第一个梦是穿过一些异常奇怪的地方,这里的物质或生物都庞大而奇特,令人心生恐惧,梦中的我就抱着一念:我是师尊的弟子,一切听从师尊的安排,其它任何安排一概不承认,然后就穿过去了。接下来是更加庞大和奇特的生命或物质,然后还是坚定这一念,又过去了。不知这样穿过了多少次越来越恐怖的生命地带,之后就真的睡着了。梦醒后悟到,虽然病业假相貌似恐怖,但只要正念强就一定能过去。

第二个梦依然是半夜十二点发完正念刚刚躺下后清清楚楚的梦境:这次是穿过一些非常庞大的让人恐怖的各种猛兽,依然是坚定一念:我是师尊的弟子,一切听从师尊的安排,其它任何安排一概不承认,然后就过去一波。接着又一波更加恐怖的猛兽场景,继续坚定这一念又过去了,不知过了几波,前面突然就蓝天白云祥和美景了。这次悟到,身体病业假相“疥疮”虽然貌似洪水猛兽般恐怖,一波又一波,但只要坚定正念、信师信法就一定会柳暗花明。

感谢慈悲的师尊点化弟子,弟子悟到:大法弟子不应该总是这么被动的被病业假相突袭和折磨,除了大量学法努力提高心性外,也应该以强大的正念清除病业假相背后的邪恶因素和一切不好的物质。不应只是被动的承受和忍耐这种所谓的“传染性疥疮”,导致病业假相肆无忌惮,横行蔓延。于是开始高密度发正念清除病业假相背后不好的物质,并经常背诵师父的经文。

这之后,精神状态好了一些,痛痒感有时感觉也好了一些。但每天早上洗脸准备出门时,看到满胳膊和手背上的病业假相,精神和观念还是时而会被左右,每天晚上洗澡看到前身接近体无完肤的假相也是必须努力用正念克服常人的观念。

但在病业假相反复考验面前,心性不稳的我,在忍耐、努力了一个多月之后还是没有经受住考验,抹了外用药,还给自己找了个借口:虽信师信法,但层次所限,先抹药压下去,再努力修炼跟上来。

抹药后身体表面上是很见效,坚持用药两周多以后也貌似好了,可停药之后第三天就开始逐步又全身复发,痛痒依旧,腰上甚至还起了许多比之前更大的红疙瘩,尤其手上手指上是红红亮亮的水泡和包。当时的心理是有些崩溃的,看着自己又痛又痒红彤彤的手,强忍到周五时又请了假在家学法炼功,有求之心还是很强,所以胳膊手上的病业假相越发的严重了。

然而我并没有在法理上好好找找自己的问题,却一时没有了正念,就感觉对自己又没有信心了,情急之下在网上预约了医院的号,结果只有下周二的,现在想想如果约上了第二天的号,很可能就去了医院,还不知道弯路要走到哪呢。

师父慈悲,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周日晚上夜深人静之时,我学法炼功发完半夜十二点的正念之后,跪在师父的法像前求师父救我,还求师父至少让我的手先好起来不影响工作和基本家务,只要手先好起来我周一就去上班,之后就去睡了。清晨四点左右醒来,下意识的就去看手,奇迹真的发生了,手上的各种红包和亮泡统统变成并不凸起的暗色痕迹了,我当时眼泪唰的就下来了,内心对师尊的无比感恩是无法用言语表达的,并告诉自己你可跟师父说了只要手好了就去上班,所以不顾自己当时的状态极差,早上简单收拾整理下就去上班了。下班回来就和先生说周二也不会去医院了,先生同修也是如释重负。

接下来就是更加努力的读书、发正念、炼功,也找机会和同事或出租车司机或医院的护工说真相,但是确实讲的不多,讲的水平也很有限。

在家的时候除了简单的家事吃饭睡觉外,基本上就是在学法炼功。明慧网上同修们的心得体会也给了我莫大的帮助,常常是心里正有什么心结,当天在明慧网上就能看到同修写的类似的心性关是如何面对和度过的文章。

修炼真的是很严肃的,师尊说过“好坏出自一念”[1],这次消业的起因,就是因为没有学好法,没有足够的学法的基础,关键时刻念头和常人一样,结果自然也和常人一样麻烦。前一阶段娘家人说她胳膊上的疥疮此起彼伏,我又应和了一句,“我手上也是”,结果导致我的手那一段时间也真的是好好坏坏的。

这个过程中,其实身体上的包也是根据自己的观念和心性在变化。比如手上不是好了吗?但是隔三差五又会冒出来一两个,这时候已经不象以前那么如临大敌了,尽量用大法来警醒自己:“一个不动就制万动!”[2]或对着包说:“你就是假相,什么也不是,就是考验弟子动不动心呢”,然后手上的包真的很快就会消失,手上就这样不多的反复着。但是身上依然没有见好的趋势,而且胳膊上的红包越来越有规模的往手的方向压过来。

又是一个周末,吃晚饭时跟先生说:“疥疮”又快到手上了,感觉自己最近的修炼状态有進步啊!怎么还这样,要是能鼓励鼓励我多好啊。然后说今天实在撑不到十二点了,想先睡了!睡觉前又下意识的看了看胳膊上的“疥疮”,然后惊奇的发现那么顽固的红彤彤的它们竟然全部暗平下去了,再看看身体其它地方的也都暗平下去了,腰上的较大的疙瘩也平复了许多。我马上明白是师父救了我,是师尊在鼓励我,按照常人的知识,对于顽固的疥疮这是不可能的,所以不睡觉了,继续坚持到半夜十二点发完正念才睡。

就这样,在自己身体上顽固坚持了三个月之久的“疥疮”突然间就全好了。

这次过关,通过逐步能够入心的学法,对待病业假相的态度在一点点的改变,心性也在一点点的有所提高,逐渐悟到,这么一部高德大法,以前却浪费了很多时间不在法上,发正念不入心,经常走神,学法和炼功也经常象完成任务似的,导致许多执着心长期没能去掉,比如执着于亲情,执著于吃好吃的,还有懒惰心,安逸心,显示心、虚荣心、严重的爱美之心,以及隐藏很深的嫉妒心和争斗心等等。

希望通过这次过关能做到同修说的一样:把魔难当成精進的阶梯。

感谢慈悲师尊的救度和点化!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中部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