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看同修不好的心 眼睛变的清亮了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九月九日】我今年五十一岁,修炼法轮大法二十年了。

两三年前,我的视力开始变的模糊,近来尤其厉害。常常眼角流出混浊的脓水,要不停的用手或纸给擦去,但总也擦不完。每天参加全球大法弟子统一时间晨炼后,眼睛周围的眼屎围了一圈,眼角的浊水更是擦不完。向内找,却找不到真正的原因,时间长了,便有一种无可奈何的感觉,怎么办呢?大法弟子啊,不正常啊!

我的常人工作离不开电脑,还以为是电脑伤眼睛所导致,但我是修炼人,不能用常人的眼光看问题啊。

今年暑假期间,我推掉了常人工作的一切培训学习,集中精力学法、背法,炼功,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我甚至有个不太好的想法:我要赶快背法,多背法,尽量多的往脑子里装大法的东西,一旦将来有一天眼睛看不到东西了,就凭大脑里装的法,坚定的修炼下去。(现在悟到:这样想是不对的,其实是承认了旧势力的迫害。应该全面彻底的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不是嘴上说说,而是从内心深处真正做到。)

奇怪的是,用电脑做点常人的东西(工作需要),眼睛便马上难受,疼痛,有睁不开眼的感觉。可是我做大法的事,比如往明慧网发送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名单,为师父制作节日贺卡,连续几个小时,眼睛也难受,但要比做常人的事轻的多。

昨天参加小组学法,在发正念时,我加了一个意念:清除使我视力模糊所对应的另外空间的灵体,灭掉它。有一点点儿效果,不太明显。

今早晨炼结束后发六点正念时,我又针对我的眼睛加了一念:求师尊加持,清除另外空间导致我视力模糊的灵体,清除旧势力对我眼睛的迫害。我虽然暂时找不到这方面的执著心,但我请求和这些生命善解,让它们离开我,不要干扰我修炼,将来会给它们一个好去处,如果我没有这个能力,我的师父有,我的师父会帮我的。

发完正念,师尊点悟我:眼睛是用来干什么的?是用来看东西的。对修炼人来说,眼睛除了用来看东西之外,还应该看什么呢?这时,突然我所接触的同修的种种不好,在我的眼前出现,哦,对了。是我一段时间以来一直把眼睛放在看同修的不好上了。

十年前,和我经常接触的一位同修,在魔窟里,因承受不住邪恶的压力,说出了我,真正的原因是我当初的心性有漏,正念不强,才被迫害的。站在法理上,我能明白这个理,然而思想常常被常人心带动,在内心深处去怨恨同修。于是她做的一切的一切,我都不认可,虽然嘴上不说,表面上也表现的一团和气,可在我的内心深处,常常看到她的,都不是正面的。甚至她说话,我都不愿意接话,多么强大的执著啊!旧势力可看的清清楚楚的,它能坐视不管吗?它能不收拾我吗?

还有一个老同修,八十岁了,她一九九六年就闻听法轮大法,当时还参加了我们当地的法轮大法学习班,也能够双盘半个小时,九九年“七二零”后,由于怕心,带修不修的。一个看似偶然的机会,我结识了她。后来,几位同修在她家成立了学法小组。

由于年龄大了,学法跟不上,人心多,我很着急,就一直想说她。不过说她,她都很接受的。她老伴,当时在单位也炼功,可是迫害来了,害怕了,不炼了。后来,腿脚不灵便。

两个月前,这位老同修放不下常人心,出去干不太必要的私活,骑自行车摔了一跤,她儿子不明白大法的超常,逼着她做手术。当时一位同修想加强她的正念,让她正念闯关,他儿子不愿意了,拍下这位同修的照片,威胁要举报,其中也偷拍了我的照片,事后,这位老同修告诉我的,我对她有了怕心和怨恨心。当时老同修怕连累其他同修,依着儿子,做了手术。

术后,她行动不方便,他老伴情况更糟,现在吃饭需要一口一口的喂,但是脑子却异常清醒。他也看大法书,也体验到了大法的超常,可治病的心不去,现在不能正常修炼。两个月,换了三个保姆,都干时间不长。这个老同修也被拖累的不能好好学法,常人心又多又重。

这些情景快速的在我的脑子里闪过,我找到了让我眼睛模糊不清的执著心,就是看同修不好的心,却不悟同修就是自己的一面镜子,同修的不好,正印证了自己的不足。为什么让自己看到呢?不是自己没修去的人心也太多吗?怕心、怨恨心、看不起同修的心、妒嫉心等等这些不好的心不修去能行吗?

刹那间,我的眼睛清亮了。我感动的直想流泪,我知道是师尊给我拿下了很多不好的东西,感谢师尊!感谢大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