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中向内找 修去党文化的习惯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九月九日】最近我感觉修炼状态不好,心里苦闷孤独,身体也出现严重病业的干扰。一条腿肿的像大象的腿一样,肿胀的难受,走路都感到费劲,晚上睡觉经常被痛醒,学法炼功发正念迷迷糊糊。

师尊开示:“有些学员哪,长期存在着执着,自己意识不到,甚至于也许忙于讲真相、大法的事情,没用心想自己,没有仔仔细细想过自己,等到这个问题严重的时候、旧势力不放过的时候,就表现出来了,所以这些事情你们千万注意。不管那个邪恶怎么疯狂,你如果没有毛病它不敢碰你。”[1]

师尊的这段话敲响了我的警钟。师尊在法中明确的指出了我在修炼中存在的问题。是由于人的执着心,长期自己没有意识到人心,被旧势力抓住了把柄。造成了被旧势力干扰,身体出现了病业的假相。

遵照师父讲的法向内找。那么最影响自己的人心是什么呢?长期党文化的灌输和洗脑。从小到大,无时无刻,无处不在的无神论、進化论、斗争哲学、阶级斗争、暴力革命那一套洗脑和灌输,使得自己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已经形成自然了,以为那就是自己的思想,遇事向外看,向外找,老是看到人家的缺点和不足,看不到人家的长处和优点。看到别人比自己差,就看不起人家。看到别人比自己好,心里就不服气。说话语气高调强势,以我为中心,证实自我,显示自我,突出自我。文革时期人整人、人斗人、反传统、反文化、战天斗地这些负面因素在头脑里根深蒂固记忆犹新。

我从二零零七年开始背法,自认为自己背法背的多,法理清晰,平时老想与同修交流,看到同修在法理上说不出什么来,就想帮助同修在法上悟,在学法小组里,经常是我一人在夸夸其谈,一说就停不下来,别人还不能打断。有同修很反感,对我说你少说点,学法要落实在行动上,这么多年,大法都很熟悉了,你老是滔滔不绝说什么呢。

人家不爱听,我就觉得委屈。我以为,老年同修大部份不上网,同修的交流文章看的少;看到他们用人的心去对待邪恶的迫害和常人中的事,心里急,我就带着党文化的一言堂思维方式,盛气凌人,用自己悟到的去教训别人。带着强烈的争斗心,不但没有起到帮助到同修的作用,可能还把同修推了一把,起到了反作用,走了极端。

有位刚刚从监狱出来不久的同修到学法小组来学法。这位同修在我地大法弟子中有一定的影响,对大法的事非常热心,做三件事也很精進。我地情况很需要这位同修出来,协调大家,形成整体。我很期待和欢迎这位同修来学法,可是由于自己的妒嫉心,坚持己见,认为这位同修不要急于做事,不要大包大揽,先学好法,再向内找。这位同修曾两次被判刑监狱迫害,前后达七年之久,我让他找一找自己为什么多次被迫害。我用的是激烈的、不善的语气与他说了这番话,使得这位同修当时很下不来台,以后再没有来学法。不久,这位同修被旧势力拖走了肉身。给当地正法形势带来很大的损失。

经过这么多年的修炼,我感觉自己并没有修出慈悲心。对宇宙真善忍的特性的认识,只停留人的表面理解。思维方式还是党文化观念,强势,盛气凌人,顺我心的话就爱听,不顺我心的话就争辩,发火,造成有同修说不愿和我接触。在同修之间造成了间隔,影响了修炼的整体。

联想到同修给我提出的一些意见,遵照大法向内找,认识到共产邪灵灌输的党文化是后天观念,不是真正的自己,这些负面因素不是我要的。我要的是回归正道,修去人的各种执着心和后天观念;返本归真,返回自己的先天的本性上去。

通过学法向内找,我认识到;修炼是极其严肃的。虽然自己在修炼的路上走的跌跌撞撞,但是修炼还没有结束,一定不能给旧势力钻空子。我是师父的大法弟子,一切由师父说了算,修炼中摔跟头爬起来再修。有师在,有法在,信师信法,什么魔难也挡不住我回家的路。

在向内找的过程中,自己的腿也在消肿。在此感谢师尊的慈悲保护。谢谢同修的无私帮助。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大法洪传二十五周年纽约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