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法理 修心性 多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九月七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老弟子,修炼十几年来,大法把我从一个要强、自立、耍尖、任性、不服输的常人改变成为宽容、大度、看淡利益,能替别人着想并可以肩负起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历史责任的大法弟子。

修去怨恨心

丈夫在家里排行老二,婆婆偏向大哥一家。我刚结婚时,婆婆看我老实厚道,经常叫我干家务。吃饭时让我给大嫂盛饭,表面上我不生气,但心里却想,她和我都是儿媳妇,她不老不小的,凭什么让我给她盛饭伺候她!吃完饭经常都是我洗碗。逢年过节,家里吃饭人多,都是我做饭,忙里忙外的。时间长了心里产生了怨恨。

从我结婚以来,婆婆从未给过我们任何东西,连一个馒头都没给过。孩子也没帮忙带过,而大哥家的孩子一直由婆婆养到上中学。特别让我难以释怀的一件事发生在我结婚的第一年过新年。过完年三十回家前,丈夫对婆婆说:“妈,明天我们早晨过来煮点饺子吃。”婆婆当即拒绝:“谁给你们煮饺子,上饭店吃去吧。”我听了这话心里别提多难受了。心想:大过年的,儿子在家里吃顿饺子都不行,就是去朋友家提出吃顿饺子,朋友也不会拒绝呀!叫我们去饭店吃,饭店都放假了啊。过一会,大哥一家来了,婆婆对大哥说:“明天上午你们十点过来吃饺子。”我心里真是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一直想不通这个事,都是亲生的儿子为什么偏心呢?心里对婆婆的怨恨越来越强烈。

从那以后我不再老实,心里和婆婆较劲。以前婆婆家里有什么事我都帮忙,后来什么事我都不为她做;以前过年时我都是早早的去洗菜、择菜、做饭,在厨房里忙,后来我就等到快吃饭时才去;以前给婆婆做衣服穿,或买一些衣料给她,后来一件衣服也不给她买。这样的关系一直持续着。

一九九六年我有幸得到大法。随着不断学法,大法的法理开启着我的心灵,荡涤着心灵深处的灰尘,化解了我心中的怨恨,心里的疙瘩渐渐解开了,明白了人与人之间的因缘关系,懂得了人所遇到的不好的事情皆源于自己的业力。随着不断学法修心,怨恨心越来越淡,对婆婆的怨恨也随之消失。

后来婆婆年岁大了,身体越来越差,最后住進了医院。我告诉婆婆:念“法轮大法好”并给她戴上护身符。在婆婆生命结束的前几个月,她已经不能吃饭了,大小便不能自理,整日卧床不起。我们兄弟姐妹轮流在医院看护。由于婆婆不能动,也不能说话,经常便在床上。我从家里拿来了十几条旧秋裤当作尿布,怕婆婆硌着,我把秋裤上的码边处全部剪下来。婆婆需要输液,要看好针头不能动,别人为了省事就把她的手绑起来。我心里可怜她,不忍心这样做,就用手轻轻的扶着她的手,避免针头出来。婆婆插了导尿管,医生嘱咐两个小时放一次尿液,对肾脏有好处。别人为了省事,就直接将导尿管放入尿液瓶里整天那么流着。我不怕麻烦不怕脏,按照医生的嘱咐每隔两个小时放一次尿液。我经常给婆婆翻身,轻轻的给她按摩,避免生褥疮。经常检查婆婆是否尿湿了,及时更换尿布。我上一班护理是大嫂大哥,大嫂怕脏,尿布湿了,也不换下来洗,在湿尿布上放一层干尿布,再尿湿了再放一层,等我接班时,尿布摞了七层,我全部给换下来洗干净。我的行为感动了小姑,她对公公说,我二嫂伺候的好,伺候的特别干净。婆婆是在我值班护理时走的。那时她的生命体征已经很弱了,她走的很安详没有痛苦。

修去显示心,在矛盾中提高心性

我从小到大干什么都很要强。上学时成绩优秀,一直名列前茅,老师常向妈妈夸我聪明。工作后,干什么都干的好,同事夸我是才女,听到的多是赞扬声。因此形成了很强烈的显示心。

有一次学法小组学习师父《世界法轮大法日讲法》,里面有一个词“参差不齐”。A同修把它读成参差不齐(canchabuqi)我给她纠正,说这个词应该读参差不齐(cencibuqi)。她立刻火了,“啊!我就念参差不齐(canchabuqi),佛就这样念的,你第四讲还有读的不对的……”说了一大堆。看到她这样,我想起了师父的法:“对的是他,错的是我,争什么。”我没有与她争辩。我想为什么会这样?是不是我有什么执着心要修去呢?我立刻向内找,发现自己有坚持自己观点的心,认为自己说的对,别人应该按照自己说的去做。还有显示心,显示自己知识面宽,知道的比别人多。找到执着心后我要把它修下去。这时A同修的态度马上出现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笑着说:“刚才是我不对,我的争斗心起来了,非得和你争。我还有不让说的心。”我们查找了字典,知道了正确的读音,矛盾化解了。

师父教导我们:“显示本身就是一种很强的执著心,非常不好的心,是修炼人要去的心。”[1]此后,我非常重视修去显示心,我经常发正念解体它。渐渐的显示心不那么强烈了,但还是经常表现出来。

一次在学完法切磋时,A同修谈到她最近的一些修炼情况。她说,她发现对丈夫的情还很重,想要修去这个情。用什么办法呢?她就多想丈夫对她怎么不好,用对丈夫的怨恨修去对丈夫的情。听到她说的这些修炼情况,我当即指出:“你这是没在法上修,是用一个执着心代替另一个执着心。”她马上就生气了,反问我:“你在法上修,你遇到这种情况是怎么修的?”我当时就想,我跟你说的是法理,又不是指责你,用得着生气吗? 回家后,我向内找。仔细回想着刚才自己说话的态度,发现自己不是抱着和同修切磋的态度,而是将自己摆放在同修之上,显示自己法理比别人清楚。

还有一次和同修去贴不干胶,那是八开纸大的幅面,我们选择在居民楼里粘贴。我進去贴时,选择贴在一楼缓台处的墙面上,我考虑这个地方每个上楼的人都要经过,都能够看到。我刚刚贴上,手还未拿下来,下面一个房间的门打开了,一个五十左右的女人探出头喊道:“贴什么呢?”当时我很镇定,说:“宣传的。”她说:“宣传什么?”我说:“您自己上来看看就知道了。”那人没有上来,关上门回去了,我快步下楼离开了。和我同去的同修听到那女人的喊声马上跑了。我从楼里出来到处找她,在小区里找了两圈也没有找到,最后在小区外面的马路上看到了她。看到她的时候心里产生了怨气:遇到危险时就自己跑了,把我一个人扔在那里,多么自私!为什么不立刻发正念啊?回到家里心平静下来之后开始向内找:为什么会出现这个情况?以往没有遇到过,肯定自己有什么执着心被旧势力看到了,想钻空子。回想当时的情景,找到了一颗显示心。贴之前自己想着:看我们大法弟子多了不起,到处贴的都是真相。原因找到了,我也不再怨同修了。

对于显示心的这些表现,我牢记师父的教诲:“但是不能有显示心,你们是在证实法,不是在证实自己。”[2]我专门针对它发正念。每当它出来时,我立刻发出一念:显示心死,显示心灭!现在它已经很弱了,偶尔表现出来很快就灭掉了。

从与同修发生矛盾中,我悟到:矛盾是给修炼人修心的,矛盾的双方肯定有执着心或各种人心,由于执着心或人心的碰撞才产生了矛盾。所以我们遇到矛盾时不是指责对方如何不对、如何不在法上,或者是怨恨对方。而是认真查找自己有哪些执着心或人心,向内找、向内修,使心性得到提高,这样矛盾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如果矛盾双方有一方向内找、向内修,矛盾也会化解,对方也会改变,这是法轮大法的威力。

在讲真相中提高心性

师父要求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我谨遵师父的教诲,与同修配合,利用各种形式向众生讲真相。讲真相的过程是修炼的过程,是提高心性的过程。

讲真相中会遇到不接受、不理解的人,也会遇到骂人的,讲难听话的。一次在公交车上,遇到一个老年人,胸前戴着毛魔头的像。看到他上车,我就把座位让给他坐。我问他:你怎么还戴这个?多不吉利呀!刚跟他讲几句,他立刻急了,嘴里说了很多难听的话,并大声喊。我当时很生气,不再理他了。下车后心里一直怨这个人怎么这样?很长时间他那个形像都刻在我脑子里。后来通过学法,明白了旧势力就是要毁掉众生,师父叫我们讲真相,就是要清除众生头脑中被邪恶灌输的谎言,让众生明白真相,明白法轮功是什么,看清邪党的本质,从而救度众生。法理明白了,以后再遇到这样的人不再怨他们了,看到他们被邪恶灌输的谎言所毒害,只觉的他们很可怜。更加感到救人的急迫。

一次我向安徽地区打真相电话,接电话的是一位先生。我说:“先生您好!打这个电话是想告诉您一个福音,请您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常念这九个字会有福报的。”接着给他讲了法轮功是什么,大法洪传世界的盛况,江某某为什么迫害法轮功,天安门自焚是假的。讲完我问他:您听懂了吗?他说:“听你的声音也有六十岁了吧?你这么大岁数干什么不好,干这个事?”听得出他对我们讲真相很不理解,言语中带着怨恨。以前遇到这样态度的人,觉的他不接受真相,我就挂电话不想理他了。这次我想师父让我们讲真相,就是要清除众生头脑中被邪恶灌输的谎言,让众生明白真相,看清邪党的本质,从而得救。我接着耐心的给他讲共产党造谣污蔑法轮功,制造天安门自焚假案,就是要煽动中国人对法轮功的仇恨,为他们迫害法轮功制造借口,您不要听信电视上的谎言。我又给他讲了邪党腐败,失去民心。历次搞运动,残害百姓。人不治天治,天要灭中共!三退保平安!跟他讲为什么三退就能保平安。他听明白了之后退出了邪党组织。最后我祝他平安幸福,他高兴的说:“谢谢!”挂了电话,身心格外轻松。从而悟到,我们不计较世人的态度,多一些耐心,多一些善心,就会多一个世人得救。

十几年中的风风雨雨,有修炼中提高心性的喜悦,有人心碰撞后的痛苦,有反复去执着心的苦恼,也有迫害中没有做好的悔恨。跌跌撞撞走到今天,从一个不懂得修炼是什么、如何修炼,满身业力的常人,受大法法理的启悟,承蒙师父佛恩浩荡,成为对宇宙真理的正信,懂得了生命存在的真正意义,肩负起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历史责任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感恩师父!感恩大法!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