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魔难中过心性关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九月六日】去年,因为我写大法真相信,被当地邮局不明真相的人把信送到专门迫害法轮功机构“六一零”、国保大队。一年多来,我一直处在阴影中——邪恶的迫害、非法起诉、非法庭审,弄得我身心疲惫。

原本,我家学法小组成立已有十年之久。“六一零”头目对我说,叫那些人不要再来了。我对他们说:“哪家没有亲戚朋友来往?”但大家正念也很足,到时都来学法,从没间断。

但今年我正式被非法起诉后,竟有同修对我说,为什么“六一零”老找你麻烦,你自己年岁大,你要对这些学员保证安全等等。我想,这些同修都是自己找我家来学法的,我自己没有主动找她们来啊,因为谁家都不敢设学法点才来我家的,不是嘛?我家房子大,又一人住,没有家人干扰,所以大家都愿意来,我也欢迎。既然同修说,要保证大家的安全,责任重大,于是今年三月中旬,我家学法小组暂时停止。

十多年来,师父新经文、周刊、真相资料的打印,还有三退名单上传,都由我一人负责承包。去年,有同修提出叫某同修学会帮我分担点。同修们说我年纪最大、事最多,有个同修比我小十一岁(七十岁),虽没有多少文化,她也买打印机开始做真相资料。而且,一切费用都是我和她的个人付出,从不收同修一分资料费。第一次我被非法起诉,检察院说,证据不足退回去。

第二次,六一零头目竟把信封内装信纸拿出来单张计算数目,并罗织我的“罪”。今年三月,我又被非法起诉到法院,三月中旬,“副本”送到我家来,七月二十六日,我被非法庭审。

非法庭审的当天,公诉人在阅卷时,法官问我:有什么要讲的?我没能回答好。回家后,我非常沮丧,难以入眠。我人心全起来了,脑子里翻江倒海,某某对我说了什么、谁对我怎么说的,我翻来覆去,不时浮在脑海里。

几天后,同修来看我时讲的话,正是我脑中翻过的,一字不差。我还觉得自己的预测正确。静心想来,我却走了旧势力的路,怕别人说三道四,有强烈的执着心。我一辈子自尊心很强,一身清白,从未做过违心事。所有的亲戚、朋友、同学、同事对我印象都很好,包括同修。

受到邪恶迫害的关键时刻,有一位同修常常来关心我。谢谢这位同修在百忙中来安慰我,和我切磋法理。我想,同修的事就是自己的事,别人遇到麻烦,不管认识不认识,我能做的尽量去做,不管结果怎样,我总走在前面。而我遇到困惑时,同修们却用指责、埋怨对待我,好象我一文不值。我真受不了。

师父说过,“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

冷静思考,可能是在考验我,让我提高心性。一开始,我以为自己不是太差,通过向内找、多学法,才明白:我虽然对情、利、名什么东西都看淡,但真碰到问题时,人心还是浮上来了。

其实同修的指责,邪恶的迫害、内外交加,实质在提高我的心性。我通过多学法,提高心性一切有师父在做,修炼都是为自己修,而不是为别人修。我悟到这个法理:越困难、越能修,提高就快,谢谢同修们的提醒。“有则改、无则注意”,是修炼不平凡的路。魔难中,用神念还是用人念去对待,用神念,一切轻松越过;用人念,什么也办不成。

现在,我心平气和一身轻,好象什么事也没发生过。我坚定走师父安排的路,一定走稳、走好,多救人。谢谢师父慈悲救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