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零后青年的大法缘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九月七日】我是一名“九零后”的青年大法弟子,出生在中国北方的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

从小我就很让父母省心,一直是老师和同学眼中的乖孩子。小时候我很爱看书,最相信老师和书本,所以在我最开始在教科书上看到诬蔑李洪志师父和大法的内容的时候,我和大多数同学一样,对大法是有误解的,而且这种误解还持续了很多年。

直到我上高中的时候,正赶上H1N1禽流感病毒肆虐校园。那个时候人人自危,惶惶不可终日。我们班是所谓的“重灾区”,仅仅一天时间全班大部份同学有四、五十人都被传染了禽流感病毒,出现了高烧不退、头痛、嗓子痛等症状,其它班的老师路过我们班都捂着鼻子绕着走。

我从小身体就不是很好,几乎每个月都要打一次针,虽然没得过什么严重的病,但是类似像感冒发烧这种小毛病从来没有间断过。小时候我最担心的事就是万一以后上了大学,我夜里生病没人陪我去医院可怎么办?可见那时候“生病”已经是我生活的主旋律之一了。所以这样的传染性极强的流行性感冒我自然是逃不过去的,我也出现了很严重的高烧、咳嗽的症状,甚至痰中带血。

当时的我很害怕,那时候医院里的病床都爆满了,打针都是几个人在一张床上坐着打,已经没地方躺了,更糟糕的是我输了液也依然高烧不退。电视新闻里偶尔播放关于禽流感的新闻,死亡的数字一直在上升。我承认那时候我是害怕过的,我第一次觉得死亡离我好近。

就在我觉得自己是不是没救了的时候,我家的亲戚突然给我们送来了法轮功的讲法录像和炼功光碟,还有《转法轮》一书。因为一直对大法有误解,所以我也并不十分想看。我的父亲学过一些周易,他为了辨明是非,给大法的未来算了一卦,算完以后他很激动,因为卦象显示各方面都非常好,他说他算了那么多卦很难有这么好的卦象,于是我们便抱着试一试的心态看起了师父的讲法录像。

师父讲了很多,第一次听感觉师父讲的多数是教我们做好人的道理,我们一边看录像父亲还一边跟我讨论,说这有什么不让炼的?都是教人向善的,哪有不好的东西?就这样一直听,听着听着我就睡着了。醒来的时候感觉自己好了一些,但是也没多想。然后又跟着录像带一起学习第一套佛展千手法。学习的时候感觉全身发热,手心的热度更高一些,浑身被能量包裹着,还出了微汗,很舒服,不一会儿的功夫我就学会了。学会了以后自己站在床上练,炼了三遍佛展千手法以后,我一直不退的高烧突然就降到了37度,我明显感觉自己突然一下子就舒服了。感觉自己好像被人从鬼门关拽回来了一样,而且前前后后只有几分钟的时间,真是太神奇了!

从那以后,我的禽流感症状很快就消失了,我又恢复了健康,而且身体比以前还好了许多。从前体弱多病,每个月都要打针吃药,后来就再也不像以前那么弱不禁风了,身体变得非常好。于是我明白了教科书上关于法轮功的内容都是骗人的,法轮功祛病健身果然有奇效。以前再怎么听别人说,自己没亲身经历过也不相信,这次我是真的相信了。

高三由于学业的原因,没有坚持学法炼功,一直到了大学,我又重新开始了大法修炼。重新修炼以后,身体变化很大,即使再有什么身体上的小毛病通过炼功也能很快就好了。然后我突然就明白了当年中共给法轮功造谣的其中一条说:“炼法轮功不让吃药”有多可笑。我的理解是法轮功所说的生病不用吃药并不是强制不让大家吃药,而是通过炼功就能祛病了,那谁还需要再去吃药呢?就拿我本人来说,我自己从大学到现在毕业一粒药还没有吃过,已经有好几年了,炼功祛病既省了钱又强健了身体,何乐而不为呢?

修炼法轮大法的好处不只体现在祛病健身上,因为法轮大法讲真、善、忍,所以在心性上的提高也是很多的。我从前很小气,特别爱生闷气,也喜欢挑剔别人,嘴上更是得理不饶人,有时候说话很刻薄。修炼了以后,遇到矛盾先找自己的过失,先反省自己是不是哪里做得不对。于是在和同学同事的相处当中,我都尽量的以真诚、宽容、善良的标准对待他人。所以我的朋友很多,在学校和公司里都很受大家的欢迎。家里人对我一个人在外学习工作这件事也都很放心。有一次,由于一些个人原因,我从一家公司离职的时候,项目的负责人亲自挽留我,并且夸赞我性格好、脾气好。其实我从前的脾气也并不好,我只是修炼了以后,按照师父说的要求在做一个好人。

法轮功无论在身体上还是思想上对一个人起的正面作用是很大的,对民众有百利而无一害。这是我自己的亲身实践,也是世界各地明白真相的普通民众都知道的常识。看到这篇文章的朋友,我和你也素不相识,我也并不能欺骗你什么,我只是希望你能通过我所写的亲身经历来认清中共对大法的抹黑与诬陷,古人说“兼听则明,偏信则暗”,希望你也能擦亮双眼、识破谎言,真正的找身边的大法弟子了解一下法轮功到底是什么,不要像当初的我一样,只听信邪党的谎言而被蒙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