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重脑震荡后遗症患者神奇康复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九月四日】我今年七十六岁,病退前在商业部门当售货员。我的脑袋受工伤多次,落下了严重的脑震荡后遗症,痛苦不已。

六十年代,我是个家属工,可在工厂里干着男人才干的搬运重活。一天从卡车上往下卸粗重的大木头,一个趔趄没站稳,人随着木头同时摔下车来,当场昏迷,口吐白沫不醒,被身边的同事送到医院抢救。我的后脑勺摔塌陷,凹進去一个坑。从那时起,脑震荡的后遗症—剧烈的头痛就一直伴随着我。

八十年代中期,我在店铺里做售货员。一天下班正在关店门,我被一块倒下的店门砸中脑袋中间,当场被砸昏迷过去。当时虽吃了些中、西药,也没见好转。

九十年代初,我在果品店上班。一天店里的售货员都乘坐货车去装运果品,我也挤坐在后车厢的挡板边。突然司机紧急刹车,我仰面朝天往后摔倒,头部刚好重重地撞在挡板上,当场又被撞昏过去。醒来后剧烈头痛、呕吐,我用手触摸脑袋,发现早年被摔塌陷的后脑勺又凹進去一个更大的坑。两三天后,我上医院做脑电图检查,显示脑部受重伤,终生都将患有严重的“脑震荡”后遗症。

一次又一次的头部受伤,使我一直遭受剧烈头痛的痛苦折磨,四处求医问诊的费用又使贫困的家庭更加雪上加霜。

一九九三年我提前病退回到娘家所在地上海,一边开小食品店维持生活,一边继续治病,同时还学打太极拳,但脑震荡后遗症依旧没有明显的好转,依然经常头痛。

一九九八年端午节,常到我经营的小店购买食品的夫妻俩向我介绍法轮功,并给了我一本《法轮功》,还叮嘱我说,炼法轮功首先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我是个文盲,可我就想读这本书,只好抽空向顾客、身边的老伴和侄女请教。书还没看完,也没开始炼功,我就感觉自己的身体在被调整、清理:一天二十多趟跑厕所,越拉肚子身体越舒服;脑袋里面感觉有圆圆的物体在旋转,还不时发出“嘎嘎”的响声;两耳有鸣锣的声音,还伴有象电唱机快转的“啾啾”叫声……

从那以后,我的头痛病慢慢好起来了,再也不昏不痛,不知不觉中后脑勺凹陷的坑也复原平合了。

如今近八十岁的我不仅干着全家的家务活,还能骑着电动车到远郊发法轮功的真相资料,家人说我越活越年轻,越活越有精神!

这是发生在我身上的真实事情,感恩伟大的法轮大法!感恩师父的慈悲救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