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救了我的命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九月二日】我是一名没有文化的老年大法弟子,今年六十八岁。我是一九九七年九月二十一日喜得大法的,这个吉庆的日子我永远不会忘。

我年轻时被人称为“铁嘴钢牙”,得理不让人。婆家和娘家在一个村,两家合起来有六十多口人,不管大小事情,红白喜事都要我去张罗,每次办完事后都累得的我吃不下、睡不着,可听到人们把我称为“女强人”时,我感到很光荣,沾沾自喜。

四十多岁的我累出一身病:肝病、胃病、腰椎间盘突出、颈椎不好、腰的第四节至第七节长骨刺都变形了、类风湿关节炎、肩周炎、神经衰弱、脑供血不足、心脏偷停,脚后跟一踩地像踩在钉子上一样的疼(月子病)、十二指肠溃疡等等,整天以药当饭,不吃饭行,不吃药就受不了。那时的我体重只有七十九斤。丈夫被强迫结扎,身体不好,干不了累活。可以想象那时的家穷成什么样,连孩子上学都供不起。幸好有公婆的帮忙。

由于无钱治病,我只能在家吃药来维持生命,没想到药越吃身体越糟糕,到最后身体虚弱的时常休克。

做梦也没有想到,在死亡边上挣扎的我,遇到了法轮功。那是本村的一位小媳妇告诉我:法轮功能祛病健身,妳去试试。于是我抱着求生的一念,在炕上躺着学炼了动功。没想到炼了几遍后就能站起来炼了。

这真叫我大吃一惊!我这个无神论者随口就说:“真有神啊!太神了!”我依着炕炼了起来。第二天就不用依炕自己站着炼了。炼到第六天,神迹大显——所有的病全部一扫而光,也能吃饭了,也能干家务活了。我毫不犹豫的把家中剩下的三千多元的药全部都烧了(那时儿女休班回家不买别的东西,只给我买药,所以积攒了这么多的药)家人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高兴的不知说啥,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十八年的愁云散了,家里有了欢乐。因为这十八年家中,不用说欢笑,家人连说话都不敢大声,因为我患有严重的神经官能症,谁要惹着我,我就又哭又闹,折腾的全家人小心翼翼,大气不敢出一声。这样的日子终于过去了。

随后,我又请了《转法轮》这本宝书,虽然不认字,但我对大法很是心诚,从请到宝书的那一刻,不管白天黑夜有空我就捧着宝书,心里美滋滋的看,心里焦急的想:要能把宝书都读下来该多好啊!师父知道了我的愿望,就叫一位老同修来教我查字典。我没有上过学,哪会查字典呢?没想到我一学就学会了,当时家人都不相信,感到真是太神奇了。我会读宝书了!那种心情是别人无法理解和体会的。

师尊说:“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1]。我明白法理后,就尽量按照真、善、忍去做人做事。我有一位邻居,是全村有名的泼妇,她到我家随便拿东西,我不能说,一说就被她骂。有一次她又拿了我家干活用的工具,我只是随便说了她一句,她就破口大骂,我知道我是炼功人,得忍,我不但没生她的气,还高兴的叫她把工具拿走。

事后这位邻居高兴的到处说:“学法轮功的就是好!”很快她也学了法轮功。

“一人炼功全家受益”[2],我们全家人都感恩大法。

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法轮大法被邪党无辜迫害后,我因坚持对大法的信仰,先后被本地公安、派出所非法抓捕多达十七次,被非法判刑四年,被非法劳教三次共七年(都因身体不合格劳教所不收)。我的大女儿、女婿看到邪党对我的迫害,害怕我的生命出现意外,让我住到了他们家。这些年他们跟我也承受了不少,为我操了无数的心,还担惊受怕,但他们对大法的态度依然没有变,顶着巨大的压力,义无反顾的支持我修大法。

“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现在他们一家人都得了福报。女婿生意兴隆,身体上的几种顽疾(颈椎病厉害时不敢抬头、阑尾炎、脚气)现在都不治自愈了。女儿根本没学什么专业,现在在一家企业做总裁。她心里一直牢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开车路上九次遇到危险情况,都逢凶化吉。外孙女也考上了称心如意的大学。

我的儿子从部队转业,工作称心如意。小女儿结婚两年不育,经医生检查说她和她丈夫俩人的血型有什么问题根本不能生孩子。她也相信大法好。不久也生了个男孩,现在都十四岁了,身体非常好。

我们全家人都幸福的沐浴在大法的佛光普照中。全家人都感恩师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