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境中修大法 严重脑萎缩恢复正常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三十一日】我丈夫今年五十九岁,但多年来支持我修炼大法,他也曾看过《转法轮》等大法书籍,也知道“法轮大法好”,但由于对抽烟的执着放不下,一直未真正走入大法修炼的行列。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疯狂迫害大法,我因進京护法,被绑架、拘留、关進洗脑班、流离失所、直至被非法劳教等迫害期间,无论恶警采用什么手段威逼、利诱丈夫让我放弃修炼,他都坚决抵制,决不配合。在多次的抄家和骚扰中,他都挺身而出保护我,维护大法。

在迫害中,丈夫对我不离不弃,同甘苦,共患难。把警察未搜走的大法书籍保管好,直到我劳教释放回家后亲手交给我。我家还是一个小型资料点,多少年来,从未反对过我做真相资料,反而支持我、帮助我。

今年五月初,我发现丈夫讲话出现了语言障碍、脾气也暴躁,就去医院看医生,做了核磁检查,检查结果是:老年性脑改变。我不懂是啥意思,医生告诉我,说是大脑提前進入了老年化,六十五岁以后可能就要“脑萎缩”,没法医治。语言障碍,医生建议早上起来念念书,锻炼锻炼口齿。回家后,我就叫丈夫读《转法轮》他没读,诚念“法轮大法好”也不念,没办法,也只好随他去。

直到七月初的一天中午,弟弟突然打来电话告诉我说姐夫生病了,要立即送往医院(丈夫在弟弟公司上班),当我赶到医院时,医生正在给他做检查,这时我发现丈夫目光呆滞,神志不清,无论医生怎么问话,都不答理,也不配合,我喊他也不吱声,只是咧着嘴微微的傻笑,眼睛到处东张西望,好象是精神失常的样子。

我一下懵了,问医生是怎么回事,医生讲在发烧,打瓶点滴看看。打完点滴,烧是退了,意识有所恢复,但讲话断断续续,不能连贯,比以前更严重。临走时,医生建议我明天带他去大医院做全身检查(因当时是小医院、又是星期日)。弟弟把丈夫送到家门口,他却不知道回自己的家,开隔壁邻居家的门。

看到此情形,弟弟无奈的摇摇头对我说:“姐,姐夫好象是神志不清了,这样发展下去越来越严重,又没法医治,今后怎么办?”我笑着说:“别担心,我是修法轮大法的,大法是超常的,有师父管,我求师父,没事。”弟弟说:“但愿如此”。我确实没有害怕,因为心中有师父。

因为丈夫是不修炼的常人,又神志不清,第三天我就把他带到医院神经内科做检查,我找到比较有权威的主任医生,做了各种测试检查,并又做了核磁共振。下午我拿到了核磁检查结果:脑萎缩。医生把前期核磁与这次核磁仔细对比,不住的摇头、啧嘴,我问:“很严重吗?”医生自言自语的说:“怎么发展的这么快,是恶劣性老年痴呆,是痴呆中最严重的。”我下意识的“啊!”了一声,医生怕我接受不了,就说了一句:“是医学上的术语,你不懂。” 接着又说:“从两次核磁片子中看,病情发展的相当快,是严重的脑萎缩,可能三到五个月内就要完全丧失正常人的思维和语言能力,从现在开始你要看好他,不让他一人出门,否则不知道回家。”我问:“有药可医吗?”医生说:“国内外都没法医治,为了控制病情的发展,我给他开点药”我问:“管用吗?”医生说:“有人管用,有人不管用,让他吃吃试试吧!”

我离开医院,没去买药,也没有惊慌,心想:丈夫心地善良,为人正直,在大法遭受迫害最严重时期,他明辨是非,支持大法,为自己选择了美好的未来,不会有事,师父会帮他,也唯有师父才能救得了他。

回到家中,丈夫躺在床上,我把诊断结果告诉他,他不吱声,一点反应也没有,只是两眼看着我,一句话也讲不出来。此时的丈夫基本处于神志不清的状态,面对丈夫这种情形,该怎么做?我感到自己的责任重大,自己的一思一念必须在法上,坚信师父不能有半点偏离,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我稳住心,开始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控制丈夫的一切邪恶生命和邪恶因素,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并不断求师父加持他,让他主意识清醒过来。发完正念,我对丈夫说:“一起修法轮大法吧,现在只有师父才能救你,别无选择。”

他好象听懂了我讲的话,就点点头。晚饭后,我就带他捧起了《转法轮》,开始学法,他不会念,我就一字一句读给他听,他听的还挺认真,神态较先前有所改变。学完法后我又拉着他的手,象教小孩子似的,一个字一个字教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因为他失去了记忆,前面教后面忘。面对这种情形,我不急不躁,就是不厌其烦的教他学、念,然后放师父讲法录像给他看,一天二十四小时,除了吃饭、睡觉,一刻都不敢放松,天天如此。

三天后,丈夫奇迹般的能讲话了,但他思维仍混乱,讲话语无伦次,颠三倒四,听不懂他要表达的意思。同时还出现了无缘无故乱发脾气,骂医生,不承认自己有病,晚上不睡觉,早上早起、吵闹,出去不认识回家的路,一天二十四小时,分不清早、中、晚等各种不好的状态。尽管如此,我都不放弃,不为之动心,仍然坚持不懈的带他学法,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同时加大力度发正念。

十天后的一天早上,我起来炼功,发现丈夫睡的很香,六点多钟睡醒后,也不吵闹,能正常的与我对话,我就故意问他:“现在是什么时候?几点钟了?”他说:“是早上六点二十,你在考我呀?”当时,我的眼泪“哗”一下就流出来了,高兴的对他说:“你终于清醒了。”半个月后,丈夫又正常骑电动车上班了,虽然往返路程三十多公里,但我再也不担心他回不了自己家。

现在的丈夫,情绪稳定,烟也不抽了,电视也不看了,麻将也不伸手了,过去那些可笑的行为也消失了,有空就看书学法,早上也与我一起晨炼,思维和语言已基本上恢复到了正常人的状态,虽然记忆力不是很好,但是已经在恢复中。

两个月快过去了,不但没有越来越严重相反是一天比一天好。这就是大法的神奇,超常的科学,他彻底的推翻了现代肤浅医学及医生下的所谓“脑萎缩”、“恶劣性老年痴呆,越来越严重”的结论。

丈夫身体神奇的变化,让家里亲人再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与超常,全家人都很支持丈夫修炼,尤其是我的孩子。丈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可把他吓坏了,因为他知道这病的可怕后果,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孩子想起了师父,想起了大法,他深知只有修大法,依靠师父才能救他爸。因为孩子从小就跟着我修炼,还挺精進的,后来由于中共的打压,我一次次的受迫害,使他失去了修炼环境,渐渐的脱离了大法,离开了修炼,但大法在他心中已经扎下了根,知道大法好,祛病健身有奇效。如今亲眼目睹了他爸身体神奇的变化,使他对大法又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

现在孩子又开始学法了,并表示要从新走回大法修炼中来。这正印证了同修在我过关最艰难的时期始终鼓励我讲的一句话:“坚信师父,坚信法,坏事就能变成好事。”

这短短的十几天,丈夫对过关的记忆是模模糊糊,但对我来说简直是经历了一场正邪大战,罹难面前,医生也无能为力,是慈悲伟大的师父保护,是大法的神威,救了我的丈夫,唤回了我的孩子,使我的家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千言万语难以表达我全家对大法、大法师父的感恩!

唯有叩首!叩首!再叩首!以谢师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