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师正法 正念闯关与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十七日】我修炼大法后,随着修炼的深入,自己越发感到大法的殊胜与美好,一刻也离不开大法了。逢人就讲法轮大法好,劝人修炼大法。有些亲友相继走入大法。

九九年“七二零”后,修炼進入新阶段。“恐怖大王”从天而降,黑云压顶,恶浪翻滚,大法徒遭到江泽民邪恶集团及邪党的全方位打压:绑架、抄家、罚款、关押、坐牢,使用各种酷刑折磨,甚至被活摘器官,集古今中外邪恶之大全对待修炼“真、善、忍”的大法徒,师父都蒙受了不白之冤,遭受无端诬陷、诽谤,邪恶制造了一幕幕惨绝人寰的人间悲剧、千古奇冤,人神共愤,天理难容。

此刻,我不能无动于衷,毅然走到北京,向信访办递交了上诉信。见到驻京办的人,我嘴不停的讲述大法真相,告诉他们大法对谁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不但祛病健身有奇效,还能使人道德回升。当时思想很简单,我们做的是最纯正,最殊胜的事,为什么要怕你邪恶?我边走边讲,很投入,精神太集中,一向寡言的我,不知当时哪来那么多话,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我知道是师父给了我智慧。驻京办的人边往外送我们(当时去的还有位老年女大法弟子),走至胡同处,一个人发疯似的怒吼:“把他们抓起来,我就是抓人的!”我当时只顾和驻京办的人讲真相,没听到他嚷嚷,驻京办的人也没搭理那人。第一次進京,就这样平安的返回了。

第二次進京,我们被抓到前门派出所。大家在院里一起背师父的《洪吟》、《论语》。空档中,我就向被雇用的打手讲大法真相,他听明白了,对我很友善。傍晚,所长把我们三个老太太放回家。

回到住处就背师父的经文:“你们已经知道相生相克的法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1]

第二天去天安门广场证实法(炼第五套功法),刚打完手印,警车就又把我们送到前门派出所。所长要放我们三个老太太,其中有个打手很恶,趁所长不在用小棍捅我,让我回去。我就被关押了。那时师父还没有讲发正念的法,不知道否定旧势力安排。

一次同修约我去发正念,想顺路发点真相资料,结果被派出所蹲坑的发现了,把我送到看守所拘留十天。这期间每天都有出有進,利用这一机会,我跟三十余人讲了真相。坐板时,我就发正念或背法。有一次发正念被走廊巡警发现,他怒吼:“干什么?炼功啊!”我大声回答:“发正念,清除邪恶!”事后一位同修告诉我,那巡警听到我的回答他头一耷拉走了。

在被拘留的十天中,我与一位年轻同修有时间就背法或進行简短的交流,生怕浪费时间。出来时与一位警察碰头,我叮嘱他:“要善待大法弟子。”那次被拘的同修,大多都直接送去劳教了,而我又幸运的回到家。我想可能我经常发正念灭邪恶起的作用。

有一次去超市购物对营业员讲真相,劝“三退”,被旁边安置的监视法轮功的人发现了。她对我喊:“是不是炼法轮功的?你过来。”我乐呵呵的过去了,她用手比划着胡说她也是炼法轮功的,却又胡说……我没直接回答她,我说:“今天人应该说是有福份的,赶上大法的洪传,要没有大法洪传,宇宙的确就不会存在了。正因为大法洪传,人类才会留下,人类社会才能生生不息。”之后,她又套我这,套我那,我都智慧的回答了她。

后来她问我:“你们师父在哪?”我知道她心怀叵测,想以此来攻击师父,我毫不迟疑的回答她:“师父就在我身边。”她当时听了没做声。我确实感到师父就在我身边给我智慧和力量,保护着我,使我得以走脱。

有一次在某单位讲真相,公安把我和同修抓到派出所。我不停的发正念,结果只是把我兜里的真相材料没收了,把我与同修放回家。当时我的心很稳,因为我们做的是人世间最伟大、最殊胜的事,不准任何人来阻挠和迫害。我们正法是师父安排的,一切师父说了算。当屋里就剩下一位老警察时,我告诉他要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吓的用手指放在嘴前发出“嘘……”的长音,意思是不让我说。看来他已经明白真相了。

还有一次我在公交车站讲真相,讲到市公安局一个便衣头上,我认真的讲,他仔细的听,讲完了我说:“看来你是善良人。”他说:“我要说我是市局的。”我马上说:“市局的怎么了?哪里都有好人,那里的人同样要得救。”他说那边也是我们的人,并用手指给我看。我没看他指的,心里啥都没想,像没听见一样,只抱定今天就是要救他的一念。他同意我用给他起的名字做了“三退”,后上车走了。

一次我在火车上,遇到“610”人员。我说:“我问你一个敏感的问题,你对法轮功怎么看呢?”他寻思了一会说:“我看什么事情都不要过了。”我以第三者角度说:“我听说警察怎么打他们他们也不还手,骂也不还口,这还过吗?”他无言以对,我也想给他做“三退”,他就到火车另一头去打电话,去了两次,离我很远,看来是想避开我。我就在这边发正念:他要是做坏事,让他打不通,并求师父加持,结果那人什么也没做成。

我也为政府官员和退休官员做过“三退”,都比较顺利。只要你讲清楚了,他们会与你产生共鸣,还感谢你。我告诉他们,是我们的师父让我们救人的,要谢就谢我的师父吧。

我心里有坚定的一念:我有师,有法,谁也动不了我。师父说“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2]。

在信师信法方面,我非常坚定,在修炼的路上我要勇猛精進,兑现誓约,随师把家还。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 二》<怕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