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次正念走出拘留所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五日】六月二十日晚上八点左右,我调好油漆出去写“法轮大法好”。写完最后一个,大概十一点多了,一辆小车直接奔我来,马上在我面前停住了,下来一个中等身材体型微胖的五十多岁的男子,毫不犹豫的抓住我右边的胳膊,嘴里恶狠狠的说:“你在干什么?你到底在干什么?”

当时我意识到我被警察跟踪了。我马上发了一念,一切由我师父做主,师父安排。遇到就遇到了,堂堂正正的面对这一切吧。我说:“放开我,我在干什么你自己看,你凭什么抓住我的胳膊,给我放开。”“不放。”他边说边掏手机打电话。我感觉他左边身体剧烈的在颤抖,不知道是激动,还是他自己在害怕什么?还是他自己心脏有问题?

不一会儿,又开来了四、五个小车下来二十几个人把我围住。有很多是年轻的小伙子。这个抓住我的男子说:“谁要你出来写的?”“我自己愿意出来写的,放开我,你没有资格抓我。”说完,我看到车上有一个和他年龄差不多的一个女的坐在车里。我没有带任何情绪的对她说:“你一个大男人抓住一个女子像样吗?要她下来,咱们有话好好说,你下来,既然来了,咱们就坦然的面对这一切,你下来。”她坐在车里不下来。这时我又对直接面对我的一群小伙子,我一个一个的观察他们的眼睛说:“你们还是小伙子呀?我以为我碰到十恶不赦的恶人了,我要喝水,你们谁给我拿一瓶水来。”抓住我的这个男子说:“不许给她水。”一个小伙子没有听他的,跑到车里拿了一瓶水给我。我说:“谢谢你!你们在我眼里看都是善良的好人,怎么出来做这事啊?”抓住我的这个男子马上说:“谁要你写的?”“咋的了,又没有杀人放火,又没有坑蒙拐骗,放开我。”这时一个可能是头的男子开车赶过来,下车快速走到我身边,把我手上的矿泉水瓶夺过去狠狠的摔在地上,他要抓住我的这个男子把我左边的胳膊举在电线杆上给我和我刚才写的“法轮大法好”拍照。我说:“要照一起照,把他抓我的这镜头也拍進去。”

强行拍完照,几个人将我塞進了车里。挨着我坐着的一个年龄大一点的人说:“你害得我油漆都买了好几桶。我们涂了一遍盖住了,你还写第二遍,谁叫你写的?谁安排你写的?你胆可真大。”我说:“我写的好好的你们为什么就看不得,我还想问问你们的,知道我为什么写吗?因为我相信我们总会相遇的,我就是想问问你们,我哪里做错了,我又没有写反动语,又没有写乱七八糟的东西,你们凭什么看不得,到底谁在害人?”整个过程中我没有出现一点害怕的感觉。

后来车开到一个公安局刑警支队,他们让我下车把我带到了一间询问室,進去后让我坐在一个审问犯人的椅子上马上把我的脚给铐上了,然后又要来铐我的手,我说:“你们这是在干什么?把脚铐给我解了,凭什么象审犯人的,我又没有犯罪,放开我。”这时那个警察头目语气开始平和的说:“我给你解锁了,你也要好好配合我们行吗?”我说:“你先把铐给我下了,你们这种行为最让我看不起,事情不问原因就铐起来,还有我发现你们不是恶人啊,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刚才在路上被绑着的时候,我要小伙子拿水我喝,小伙子马上拿了一瓶给我,你跑过去夺了摔在地上,你这样做不文明,不合理,有事好好说。”他听了笑着说:“是,是,刚才是我没有做好,其它方面我们没有为难你吧?”他边说边把脚铐给我解开。他说:“我们现在问你话,你要如实的配合可以吗?”我说:“你们再给我弄一瓶水来,我要喝水。”另外一个警察听了,马上跑出去弄了一瓶水递给我。我笑着对他说:“谢谢你!”他也笑着说:“不用谢!”一下子我感觉整个场都是温和融洽的了。

警察问我:你多大年纪了,你叫什么?哪里的?你家里人、你丈夫知道你做这事吗?说说怎么炼的法轮功,为什么要出来写这些,是谁要你写的?我说:“我四十多岁,和丈夫离婚了。我十年前患了晚期癌症,被几家医院宣判死刑了,在没有任何条件和经济能力医治的情况下,我师父慈悲收留了我,让我健康的活到了现在,我出来写没有任何人要求我,我只是在自己的内心最深处感恩我师父的救命之恩,同时告诉很多苦难的同胞法轮大法好,我错了吗?”

这时我发现他们的神情全部变了,其中一个刚开始有点凶煞的脸也不见了,他低头沉思了一会儿说:“你比我们要小十几岁啊。”“年龄不是问题,问题是我们能相遇就是缘份,我师父说:‘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1]。其实你们才是最无辜的生命,你们对法轮功的迫害应该比我还要清楚,法轮功是什么你们应该也清楚。今天我们相遇也许一切都是安排吧?”

警察又问我:“那你是怎么和丈夫分开的呢?是不是因为炼法轮功啊?”“不是,我家小孩多,我丈夫一个人实在是承受不住这种打击,当时我被癌症病痛折磨的死去活来的时候,我肚子里还怀着我孩子,医院当时不收院,就是因为我怀着小孩拖延了治疗时间,以至于后来发展成了特晚期癌症。后来提前一个月剖腹产,丈夫把我送到省医院治疗,把孩子送到市医院住院,孩子的爷爷奶奶又都有高血压,你们想想我丈夫承受的是什么啊?那年,他三十一岁,我二十九岁,而且我们那时没有办农村医疗保险,全部自费,我看病花了好多钱,医生给我丈夫说不可能出现奇迹了,后来我知道了,我还有两个化疗没有打完我就再也不去医院了,出院以后,我不知道哪天会死,我看着襁褓中可怜的孩子,看着走路都歪歪倒倒的奶奶,看着一脸沧桑的爷爷,我到底该怎么办?这一大家的负担全部靠丈夫一个人了,我们不是因为感情不好而离的婚,我爱这个家,我爱我的孩子,可是癌症的阴影始终盘旋在我们每个人的头顶上。一天丈夫和我说:‘我心里好痛苦,我情愿自己死掉,也不情愿你这样啊,孩子这么小,两个老人身体又受不得刺激了,你要是真的死在家里,我不敢面对这一天,我怕两个老的也支撑不住的,我该怎么办啊!’看到他被痛苦折磨的不像个样子。我已经无法用言语形容了,当时我就坚定了一念,离开他,给他一条路,给孩子一条路,也许他能找到一个善良的女人来帮他带孩子,我自己就一切听天由命了。他不接受,我逼他离婚了,当时我什么要求都没有,我一分钱也没有要,家里也没有钱了。我只是希望我如果能活着,我就常回来看看我孩子,看看老人。离婚后,我到工厂给别人打过临时工,也捡过垃圾,也有人笑话过我。后来的病情发展到我左边身体已经不会动了,晚上都不能躺下了,躺下血就不停的流。就在我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时候我幸运的遇到了大法的救度。”

警察说:“原来是这么回事。你不容易的。”我当时看他的眼神整个就是善良纯朴的,他沉思了一会儿又说:“其实我也有病,只是比你晚一年,我二零零八年得的病。我不是癌症,我当时病的也不轻,我是内脏上面的病。”“那你是怎么好的?”“你看现在医疗水平多高啊,什么病不能看?科技水平这么高……”“等等,可以先听我的一些意见吗?你所说的医疗水平高,科技水平高,可以治疗各种各样大大小小的病,这些我不否认,但是请你再仔细的想一想,它能治的都是有钱人的病,咱们老百姓治不起,再说治的起也治不好,我记得住院的时候,有三岁的小孩患血管瘤,九岁的孩子患脑胶质瘤,二十一岁的年轻人患淋巴瘤,年龄大的不说了,这些都是孩子啊,我有时候晚上出去做放疗的时候,有的孩子说:阿姨,你让我先進去吧。你们知道我心里的感受吗?这是一条地狱之门,我们排着队在往里面挤。谁来救救这些生命?我幸运,我师父救了我,可是还有很多人不知道啊,被谎言蒙骗着,我没有任何想法,就是想告诉有缘人法轮大法好,而且做人不能不报恩,你说是吧?这么伟大的法,这么慈悲的师父在济世度人,而被共产党迫害这么多年,这公平吗?我出来写法轮大法好有错吗?换作是你,你会坐视不管吗?”

他低头沉默了,其他警察也静静的听着。我又对两个警察说:“你们今天的行为也真勇敢的,干脆再勇敢一点,当着这监控头把党团队退了好吗?给你们起个化名,他叫勇光,你叫光勇好吗?一个光明勇敢,一个勇敢光明。”他们没有点头,只是开心的笑了。一警察笑着说:“本来是要教育你的,搞成了你给我们洗脑啊。”“不是给你们洗脑,是告诉你们真相。”警察说:“今天也不早了,说说你的地址,我们把你送回去吧。”“不用了,你们把车给我自己开回去。” “你还是不配合啊,我们是真的把你送回去,你明天早上再来开车。”“不行,你们该问我的我都说了。”“那你打算就这样坐到天亮啊?”“我没有什么的,我是炼功人,我有师父照顾着,可就是难为你们了。”

第二天天刚亮,我看到有的警察坐在椅子上打瞌睡,有的躺在车子里睡觉,我对八个警察说:“天亮了,我要回去了。”“这不行,问你的名字,问你的地址,你什么都没有说,你还是不配合的。”说完三个警察把我弄到车上。过了一会儿,到了市人民医院,要给我做体检。那里急救室正在给一个女人抢救,一个男人在门外面哭泣,这三个警察都看到了。我问他们:“人生都苦是吧,活了今天,谁都不知道明天是什么样,你们说是吧,到生命走到尽头的时候到底是谁在做主?你们想过了没有?”他们又沉默了。我接着又说:“医院谁都不愿意来,这里就是地狱之门,要是人都炼法轮功,哪里有这么多疾病啊?”

这时一个警察去给我开各项检查单,一个去买什么东西,还有一个在那里用心的在观察抢救那个女人的现场。我有一个非常好的机会可以走脱,我妈当时在那里住过院,哪里有厕所,哪里有楼梯,哪里可以转弯怎么出去,我都知道。我当时也经历了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以前看过很多同修的交流文章,有很多都是在师父巧妙的安排下成功的走脱了,我该如何选择。突然我记起了师父讲过:“修炼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 万事无执著 脚下路自通”[2]。我想:神佛是高于一切的,只有鬼才会逃,难道我心里还有鬼吗?不,我不承认它,我就要堂堂正正的证实法,而且我从开始就没有感觉这几个警察是坏人,不管他们的动机如何,我都往好的一面去想,他们辛苦了一夜,不就是想知道真相吗?我要用慈悲的心对待他们,他们是最无辜的生命,我逃走了,他们怎么办?再给他们以后一个更加重迫害大法的理由吗?不能如此啊。坚定了这一念,我心里拥有的都是感恩,感恩一切,感谢我生命中所有有缘的人。

我自从二零零八年出院以后,也没有做过任何系统的检查,他们要检查就查吧。过了一会儿我们来到二楼检查室,那里好多人排着等着進去检查。我就大声的说:“做事讲个先来后到,这么多人肯定排了很久了,我们不能搞特殊,搞例外行吗?不能什么都给你们警察的开绿灯,我都说了我没有病,我十年前的癌症炼法轮功炼好了,你们非要抓我来检查。”那椅子上的一排人都看着我。其中一个警察催我快進去。進了检查室,一个女医生还没有睡醒的样子,有点不耐烦的。我告诉她:“我也不想这么早来打扰你的,我十年前得的癌症炼法轮功炼好了,警察不相信,非要我来做检查,你检查也查不出病的。”后来检查单出来,他们看了,我也看了,一切正常,我问他们:“你们有什么想法吗?我说没有病,你们非要检查。”

从医院出来,他们又把我带到了一个派出所,说是做什么笔录,我被安排在一个询问室,一个年轻的男实习生和一个女实习生。一進去我就告诉他们:“我没有犯罪,我十年前得癌症炼法轮功好了,我们是被冤枉的,是被江泽民陷害的。”那女孩听了不停的点头。那男孩要我坐到凳子上,我说:“坐凳子上你们说话我听不到,和你们近一点好交流。”他脸色一沉:“这里是什么地方,是你说了算的吗?没铐你就是对你够客气的了。”我心里想毕竟是年轻人,不多为难他了,我就坐到了凳子上。他问我:“你什么时候出去写的,写了多少,在哪里写的。”“我八点多出去的,写了多少我不知道,在哪里写的我也不知道,昨天他们都看到了,我也没有什么交代和不交代的。我又没有犯罪,又没有错。”这时一个瘦小的年龄大一点的男警察進来说:“也没有什么的,只是讲一下事情的经过,为什么炼法轮功?谁要你炼的?”我说:“我昨天都和他们说了的,你们其实比我知道的真相更多,我只想告诉你们,相遇是缘份。不管你们以前做过什么事情,只要你们发自内心的喊一句‘法轮大法好’,我师父一样会保护你们,我在这里也真心的祝愿你们平安!”他说:“谢谢!”我说:“你要谢就谢我师父李洪志。”他又笑着说:“好,好,谢谢你师父李洪志!”我问:“你是发自内心的吗?我希望你是真心的。”他没有正面回答这问题说了一句:“你看这单子打出来了,你看看上面有没有不符合的。”我一看他们没有把我为什么要出去写的想法写上去。然后他又安排重新改了一下:“我因为癌症炼法轮功好了,我出去写法轮大法好是想告诉穷苦的百姓知道法轮大法好,让有像我这样经历病苦磨难的同胞也重获新生。”后来我发现他把我师父的父写成了傅,我说这个字不对,我要改,他马上把笔拿给我,我自己改成了师父。我看上面没有对法轮功任何不好的东西。

而另一张上面写的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二十七条什么宪法,什么什么的,他们要我在这张单上签字,我说:“不签。”他说:“到这里来的每一个人都要签字,你签了就可以走了,也没有什么的。”我当时就一念:不签。然后他们又要我按手印,十个手指都按,我说不按,那女警硬是把我的右手大拇指和食指按下去,我当时马上使劲的抽出手我说:“不按。”那女警说:“到这里来的都按,这是程序。”“那是他们,我不是犯人。”这时一个稍微胖一点的警察不耐烦了:“不签字吗?手印也不按是吗?把她铐起来推到后边房里关起来。这个地方可由不得你了,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啊?告诉你進来容易,出去可就难了。”我没有理他,心想:你说的什么都不算,我有师父管着的。

过了一会儿,他们又把我带到前面大厅,让我在一个凳子上坐下来,那大厅里人来人往的,我就大声的喊:“我没有犯罪,凭什么抓我,我癌症炼法轮功好了,我师父教育我们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我有错吗?放我出去!”这时一个高个子警察过来说:“看来你还真不安分,铐起来。”说着他从皮带上取下手铐把我左手铐在了铁窗上面。我拼命的滑动手,把那声音弄的当当响的,我又喊:“放开我,我没有错,我只是因为癌症炼法轮功好了,凭什么铐我,放开我!”一个警察说:“喊啊,喊你师父李洪志救你啊?不是挺神的吗?”我心里当时说不出的难受,这些无知的被邪恶控制的生命。那个大个警察又走过来把我的铐解开了,把我两个手反到背后铐起来了,然后把我从大厅又推到了最后面的一个房间。我心里不停的对自己说:这些都是假相,都会过去的,我有师父和正法神保护着。刚推到后面还没有坐下来,突然我肚子特别难受,要拉肚子了,我对女警说:“快,我肚子难受,我要拉了,快把我手铐解开。”她马上跑到前厅拿来钥匙把手铐给解了。我学法这么久都没有拉过肚子,那天拉了四次。四次那女警都在厕所看着我,我又告诉她真相,法轮功被迫害的。

下午五点多,那个年龄大一点的矮个子警察又来了,说:“把你送回去。”我还真以为把我送回去的,开了一段路,我问:“不对呀,这不是我要回去的路,你们怎么这么狡猾啊?”他回答:“本来很简单的事,你非要这样做,你不配合吗?签个字不就回去了吗?”“我为什么要签字,签了就等于我犯罪了,我又没有错。”

不一会儿车开到了拘留所,一進去登记的人就问:“这是个什么情况?”派出所警察说:“炼法轮功的。”“法轮功啊,你炼什么不好为什么要炼法轮功?”“法轮功怎么了,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祛病健身有奇效,我十年前的癌症炼法轮功好了。你们为什么抓人,为什么要听江泽民的胡说八道。”他们把我关在第八号拘留室,一个高个子警察要我穿号服。我大声的说:“号服我是绝对不穿的。”“不穿你就别想出这个门。”“我不会听你的,我没有犯罪。”过了一会儿我看到拘留室所有的人都穿上号服出去活动了,我也出去了。一个警察大声的说:“这里是什么地方,不穿号服能让你出来吗?给我進去。”我说:“我没有犯罪凭什么听你的,我就是要看看这里,我就是不穿……”不由分说他们几个把我推進拘留室。当时我脚下不稳一个跟头扎下去了,倒在了地上,心里顿时有一种委屈难过的感觉,这时就听一女人说:“躺在地上不起来就证明法轮大法好吗?我最瞧不起这样的人。”立刻我明白了师父时时刻刻都在保护我,另外空间的正法神都在保护我,当我意志消沉,心态不正的时候,师父借常人的嘴鼓励了我。我马上坐起来,把念摆正:既来之,则安之。一切随师父安排吧。

晚上我不停的发正念,求师父救救昨天晚上去的所有警察,救救昨天晚上陪着我坐了一夜的所有警察,求师父救度与我有缘的一切生命,他们都是为了得救才与我有今天这样的缘,特别的求师父救度那个和我身体同样受过病苦的警察,他们都是最无辜的生命,犯罪的只有江泽民一伙,这些无辜的生命为了生存,为了养家糊口,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我求另外空间所有的正法神,即使他们以前犯过错,都是共产邪灵操控的,不管善缘,恶缘,都在这一刻化解了吧,解体所有一切他们背后的共产邪灵。

第二天,一个女的又要我去登记签字,我说:“从头到现在我都没有签一个字,我又不是犯人,我签什么字啊?”她口气不太友好的问我:“你读了好高的书。”“我小学毕业。”“小学毕业就到我面前大口大气的。”“没有,我们相遇是缘份,首先祝福你平安,有些东西不是用读书多少来衡量的,就拿我来说,我十年前得了晚期癌症,我师父要我做一个真善忍的好人。我学炼法轮功好了,这些是用读书多少来决定的吗?读再多的书都不会超过真善忍。所以这个字我不能签。”她听了态度也变温和了,说:“不签算了,你走吧。”

后来的几天,没有一个人再为难过我。白天我想出去转一转,不穿号服也没有人说了,晚上我就炼功,背法,发正念。第四天的下午,那个高个子警察来通知我,态度来了一个大转弯:“他们来看你了,要你把病历本拿来,你明天马上就可以出去了。”我到询问室和那两警察又见面了。他们笑着说:“说说,在这里这几天的感受吧,好不好过呀?”我也笑着说:“你们想体会一下吗?要不你们也進来感受几天?”警察说:“我又没有犯法,我就不進去了。”“我也没有犯法啊?不也進来感受了几天吗?你不感受,你去里面关心关心一下他们也行啊,你知道里面关的都是什么人吗?都是十几、二十几岁的女孩子,有的还是几岁孩子的母亲,因为吃麻果、抽烟、打架、斗殴,这个社会到底怎么了,你们自己也知道,如果这些是你们的孩子,你们该如何?我们下一代的孩子该如何?”“每次本来是要教育你的,都搞成你给我们洗脑了。你就听不得我们的一点建议啊?”“我没有要给你们洗脑,我只是说出了事情的真相。”“我们今天来,主要还是问一下你的态度,你打算怎么办?你想不想出去?”“我再一次的告诉你们,我坚修大法到底,永不言弃,这就是我的态度。”“你也可以练其它的气功啊?”“我就炼法轮功,坚修到底。”“如果我们换一下位置,你是在替政府做事,我是法轮功学员,你怎么办?”“我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这么简单。”他们笑了。

然后这个警察又说:“你这么多年一个人也不容易的,你是靠什么生活的,说说出去后的打算,你现在可以提出你的要求,我们一定办到。”“我只想提出两个要求,第一给我一个合理的修炼环境,第二,善待所有的法轮大法弟子。”他们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只是看了看监控头。警察笑着说:“经历了这件事情,你也听我们的一点建议好吗?我们知道你善良,你心里想别人好,你要救别人,你先把自己救了,你上岸了,你会救很多很多人的。”“这是你说的啊,我会救很多很多的人,谢谢你们!真心的祝愿你们平安!”“谢谢你!你也一样。”

第五天的早上,我正准备吃稀饭,外面就叫我快点出去了,说我家里人来接我了。然后要我到一张单上签字:“我说从头到尾我都没有签字,我不签。”“这个不是释不释放的问题,是证明你不在我们这里了,免得你家里的人来要人,我们不好交差。”我不知道外面的同修和我家里的亲人怎么跟他们交流的,好像是我的病历他们都看了的,我就签了名字,然后顺利的回家了。他们没有要我的一分钱,里面的人出来每天交一百五十元的所谓生活费。

谢谢伟大的师父一路保护!谢谢所有默默帮助我的一些同修!谢谢海外各国同修这十八年坚持不懈的努力震慑了邪恶,谢谢你们!你们辛苦了!

层次有限,有不当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谢谢!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法正乾坤〉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无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