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写这个“保证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四日】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三日下午约四点,单位办公室打电话说有事找我,我到那里一看,有四位领导在场,本单位的同修也在。他们分别是工会主席、主管副院长、护理部主任和我科室的主任。

工会主席说:“本县防范办公室说你们写了一封信,要求我们对你们進行思想教育,每人写一份保证书。”护理部主任说:“我们也知道你工作认真,是个好人,你们写信不用真名不行吗?你们也不为自己的切身利益想一想,家庭、孩子、老人咋办?以前你受的打击忘了。”我科室的主任说:“难道鸡蛋能碰过石头吗?”

我说:“谢谢各位领导对我人品及工作的肯定,也是对我的关心。你们仔细想一想,以前县国保大队在我上班时绑架我,恐吓家人勒索钱物,现在他们怎么没有以前那个嚣张的气焰了?迫害法轮功头目如周永康、李东生、薄熙来等很多高官都遭到了恶报,他们也看到了,有的也明白了法轮功真相,认为法轮大法是正法,与国家有百利无一害,他们在找替罪的人”。

主管副院长说;“好,在家炼。”工会主席说:“明天上午写好交给我,不影响你们前途。”

我和同修都认为不能写这个“保证书”。

十四号上午约十点,院办公室打电话催,我们到工会主席办公室,工会主席拿出了他写的单位对我们的评价,我和同修大概浏览一下,没发现对我们不好的言词。

下午约四点,办公室直接打电话催我送“保证书”,我与同修联系,她说已经交过了。这时,我的心动摇了,写了以下内容:“遵纪守法,遵守医德,工作认真,按《宪法》办事,做真诚善良的好人。”下面签了我的名字。工会主席立即让办事员送达县防范办公室。

下班回家后,我心痛无法言表。我反问自己是修炼人吗?常人的名利情我放下了多少,得法以来自己真正实修了吗?回想二零一五年诉江大潮开始后,自己也知道该起诉大魔头,但是一想到自己的工作、家庭等切身利益,就有点胆怯。后来和同修交流后,信心倍增,在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号把起诉书才通过邮局递达到两高。

现在,就这颗没去干净的怕心招来了魔难。我也没有灰心,只有静心多学法,事事用师父的大法衡量,做到实修。

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九日约上午十点,工会主席再次让办公室通知我们写所谓“保证书”。我和同修交流后,决定不写。

下午约四点,我们到工会主席办公室直接说:“你告诉我们防范办公室在哪里,我们去找他们,问为什么叫我们写‘保证’?做好人有错吗?”

紧接着我们来到县防范办公室,正好有一人在值班。我发正念,同修讲真相,说:“我们修炼法轮功以来,按真、善、忍做好人,遵纪守法,严守医德,待患如亲,工作认真负责。和同事相处宽容,忍让。经常加班加点不记名不计报,在我们单位是受到领导和同事认可的。我家族有遗传性乙肝大三阳,一直没有治好,我作为医务工作者亲眼目睹无数患者用现代医学都没有治好,最后人财两空,一九九八年我接触法轮功不到半年的时间,在一次职工健康体检中发现乙肝病毒消失了,从此给我的家庭带来了幸福,到现在我从来没有吃过药,身心健康。江泽民出于妒嫉心,残酷迫害法轮功信仰者,多少人失去生命,多少人妻离子散,多少无辜的老人孩子无人照看,生活处于困难状态。他贪腐治国,豢养了很多的贪官。破坏中国的传统道德,中华文明古国千疮百孔,修炼法轮功有百利无一害,还能提升精神文明,你让我们写‘保证书’?拿来文件看看?”他说:“没有文件,我们只是按上级的要求只对单位不对个人。”我们说:你也知道法轮功是个叫人做好人的功法,希望你不要执行上级的错误指示,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他说:谢谢。

我和同修又回到单位找到工会主席说:我们已和防范办公室说好了,保证书不再写了,真心希望你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个美好的未来。

层次有限,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