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陷囹圄只想救人 三十天正念回家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三日】在今年的四月二十日,我被本地区六一零、国保、公安、派出所人员共五人从工作单位绑架到派出所,而后他们又非法抄了我的家。

在派出所,我给看着我的协警讲大法真相,当时有一名退出了邪恶的组织,也有明真相的。当晚,我被送到看守所,在送人的车上,我给一名同车送走的网逃犯讲了真相,给他退出了邪党。

在这个过程中,我向内找,看哪里有漏,用大法衡量着自己。一点一点的,我的思路清晰了,想起在过去我被迫害非法关押时,人心被当成了“英雄”,使自己陷在无奈之中,加重了对我的迫害,等于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没有听师父的话,结果被迫害了四年半。

思想清晰了,当我一進号房,有一个犯人背起了《洪吟二》<正念正行>:“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跟着一个犯人背着《洪吟》中“苦其心志”的经文。我一下就明白了,是师父借用他们在鼓励着我,使我放下了各种人心,从开始被非法关押到后来的非法提审,没有按过手印和签字,不配合邪恶,不能让众生犯罪。

在看守所监室里,我从犯人头做起,给他们讲真相,劝他们三退,使监室里的环境发生了变化。每天放风时,整个屋里的人能跟我一起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带动着别的监室的人跟着一起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离出来的前一天,有个姓徐的说,你要出去后,我带着喊法轮大法好!被非法关押二十八天中,我每天坚持炼功,四个整点发正念。在被强迫“坐板”时,背《洪吟》,有机会就讲真相,劝三退。在恶人对我迫害的一个月中,四十多犯人退出邪党的组织。

在师父的加持和同修们的帮助下,三十天,我走出了看守所。

从看守所出来,我坐在警察接我的车上,开始给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我没有罪,内心想着还必须回单位工作,更能证实法,他们没有回答。两个警察,其中一个看守所预审都说:好,就在家炼。

回家第三天,我到单位,单位老板娘说按规定应除名,说研究研究。我开上我的代步车去了派出所,当时还下着大雨。我心里想着,我的一切都是师父说了算。到派出所,见了片警。跟他说:我要工作,我没罪,你们必须负责给安排。我心里坦坦荡荡,没有怕。

片警很客气,他说:我给你说说。我发着正念,解体一切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生命与因素,片警开车去了单位。第二天上午,我去了人才市场找工作,给有缘的两个人做了三退,又去了同修家,同修鼓励我去找警察,否定旧势力对我经济的迫害。

大约九点,我给片警打了电话。他说:“去单位,跟你单位副总说了,要研究研究,让我等话。”我想明天还去派出所。我和同修都发正念,否定旧势力在经济上对我的迫害。第三天早上学完法,发完八点正念,我骑着电瓶车去了派出所。路上遇上同修母子,他们还帮我发正念。

到了派出所,说,管片的没有上班。我说:找所长。门卫说:去值班室。我到了值班室,值班警察问:“你找谁?”我说:“找所长”。他又问:“跟所长预约了吗?”我说:“所长是谁我都不认识,怎么预约?”又问:什么事?我大声说:我炼法轮功的,没有罪,被你们从单位给弄走了一个月,工作没了,没有饭吃。这时大约围了七~八个警察,其中一个四十多岁的说:刑法三百条。我大声说:宪法三十六条是怎样写的?人大和公安部公布的十四种邪教里没有法轮功,你们在知法犯法。有两个警察很凶,说我扰乱公共秩序。两个人一架把我给关到审讯室,把我按在审讯椅子里。

我当时心里很平静,目光直视着他们说:我反映情况,还要绑架我,有困难不是找政府吗?他们说:这里不是人才市场。我说,我没罪,是你们把我工作弄没了。不找你们找谁?我心里发着正念。这时他们语气平和了很多,接着说:明天你来找管片的,他明天来,你先回去。

这样,我心里信师信法,堂堂正正的走出了派出所,心里无法用语言形容师父的慈悲、伟大,谢谢师父,使我又去掉了一层“怕”。

出了派出所,我去人才市场。大约走了四、五十米,我手机响了,是片警打的。他说:我跟你单位说好了,你去找领导,看什么时候上班。一会功夫,我又劝退了人。单位管事的领导以前做过三退,说让我写证明,我说我没有罪,有罪能回来吗?她说,你六月一日上班。这样经过前后四十天,我回单位上班了。

在六月一日那天,我送老板娘回家。她态度已经发生了大的变化,说要我去告公安局,让公安弥补我的经济损失,还准备给我出证明材料,给我打证明。我谢了她!内心特别感动,一个生命又离大法更近了一步。

这样在师尊的保护下,平稳的走过了这场旧势力强加的邪恶迫害,在证实法的路上,信师信法没有闯不过去的“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