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主角 正一切不正的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十六日】俺是个农村老年大法弟子,今年六十一岁了。一九九九年正月初五,我们村来了一些炼法轮功的人弘扬大法。当时就有三十多人跟着炼功,后来我们组织了炼功点、学法小组,有二十人参加晨炼、十多人学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大魔头江泽民发动了迫害法轮功,一时间人们吓坏了,就不敢炼了,最后就剩下我一个人坚持修炼至今。前几年,又找回两个昔日同修,我们又成立了炼功点、学法小组,每天坚持晨炼,晚上学法。

一、诉江 被绑架

在学法小组,我進步很快,和同修一块学法、共同交流。所以在诉江这件大事上,我一点没有怕心,没犹豫,堂堂正正的写了诉江状,起诉江泽民这个恶魔。当时怕家人反对,没马上告诉他们。

在腊月十五上午十二点,当地派出所的几个警察就上门来,大喊着你们家谁谁炼法轮功,还写信告江泽民了。丈夫连忙说:“她不识几个字,没上几天学,不会写信的。”我赶快说:“我炼了法轮功后,又学会了不少字,是我自己写的。”

他们听我说话了,就直奔我屋里来,来后就乱翻乱动,我求师父保护大法书,同时立掌发正念,他们果然翻腾了一会儿,也没拿走什么。可是还是让我去派出所,说是核实核实,一会儿就回来。我不去,他们说:“不去?给你戴上铐子你也得去。”家人都很害怕,让我配合他们,在他们的连哄带骗下,我被带到了派出所。

二、在所里讲真相救人

其实,警察一進我家,我就给他们讲真相,讲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讲大法洪传,去派出所的路上,也一直在讲,讲的那个头头就说:“你别讲了,再讲我也炼法轮功了。”我牢记师父的话:“你们才是历史这个时期的主角”。

一开始,他们把我领到审讯室,我一看就出来了,我说:“俺不是犯人,不進那屋。”他们又让我去了另一个屋。

整个审讯过程就是我讲真相的过程,从我为什么炼法轮功,法轮功怎样使我这个体弱多病、大字不识几个的老太太,领進了修炼的门,懂得了怎样处事,怎样按真、善、忍做好人,同时认识了不少字,明白了很多以前不明白的道理,心里好透亮,总之就是不配合邪恶。除了在吸不吸毒的表上摁了手印,其余的一概不签。他们逼迫我,我发正念求师父,让那机子坏,果然机子真的坏了,小伙子问我:“是不是你让它坏的?”我说:“我还真这么想来着。”

他们派两个小伙子看着我,我就给他们两个讲真相,我说:“我讲了不少了,你们该明白了,你们入过党、团、队吗?”一个说:“我是党员,”我说快退了吧,他告诉了我真名,一个说什么也没入过,我说你们都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们点头。

一会儿又進来两个,我还是给他们讲。在审讯的过程中,我借上厕所的机会,三次去大厅给值班的人讲,给那个头头讲,那个头头气急败坏的说:“你再嚷嚷,把你铐起来。”我一跺脚,大声说:“凭什么,我一个按真善忍做好人的老太太,为什么把我带这来,送我回去!”我连喊了三遍:“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周边的人都瞪着眼,没一人说话。

家人害怕了,赶快过来劝我,一个小伙子警察把我又领回那屋,小伙子说:“大姨,你真厉害,功力这么大,你那一跺脚,没人敢说话,更没人敢上去拉你了。”我想这是师父的加持,也是师父用小伙子的话鼓励我。

我不怕,一直给他们讲真相,小伙子说;“你村几十口子都不炼了,你干嘛?”我说:师父说了“大浪淘沙,修炼就是这么回事,剩下的才是真金。”[1]小伙子赶忙说:“大姨,你别炼了,再炼你就是钻石了。”

虽说是不配合,可还是被非法送拘留所。

三、拘留所拒收

在去拘留所的路上,我一边讲真相、一边发正念,求师父:师父我讲完真相就回家,那不是我呆的地方,请师父看护我。去了后,他们又检查心脏、做了心电图,还量血压,结果血压高,一次血压180,又量一次190。他们问我年龄,我说:“六十一了。”那个值班的说:“身体不合格,又这么大岁数了,留她干什么?”我心里知道是怎么回事。

一直跟着我的那个小伙子说:“大姨,我看你就是有那么一种……”我说:“你不是让我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吗?我一直在心里念呢。”小伙子会心的笑了。在师父的呵护下,我堂堂正正走出拘留所。

四、正一切不正的

出了拘留所上了丈夫和邻居接我的车回家了。回家后,亲戚朋友、邻居、兄弟、侄子等都来了,有的来气我、劝我,有的来讽刺我,有的来听真相。我想平常我找他们还没这么齐呢,既然公开了,那么就敞开讲吧。

我一个侄子是信道的,就他说话激烈,说道叫人做好事,人家是明着的。我心想:法轮功也没背着人啊?接着他的话题,我说:“法轮功是佛家上乘大法。九九年七二零以前,光我们村不就好几十口人炼功吗?我们不都是公开的吗?有种地的、有上班的,我们在哪里都是好人,处处考虑别人,我们都是堂堂正正的做人、光明正大的做事。怎么不明着呢?就是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江泽民小人妒嫉、心眼小,就发动了这场对好人的打压,抹黑法轮功,编造天安门自焚。你看那个烧着的王进东,衣服烧破了,头发齐刷刷的,装汽油的塑料瓶好好的,有这事吗?他们还伙同医院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卖高价,你们说这是人干的事吗?我告江泽民,不应该吗?”有的听明白了,连说“应该、应该”。侄子说:“要是过去,你就是刘胡兰那种……”我说:“我才不做她那种,但是历史上不乏有先贤圣者呢。”大家会心的笑了。

五、家庭魔难

走出了派出所、拘留所,可是魔难并没停止,家庭关一关关接踵而来。

先是丈夫干扰我,借着喝酒耍酒疯,拉住我胳膊,狠狠的打我,我当时没守住心性,还了他一巴掌。他委屈、难受,躺在地上“娘啊伯呀”的大哭,陈谷子烂芝麻的扯了一大堆,还吐的满地都是。我看着他那可怜的样子,生出了慈悲心,又给他擦、又给他洗的,这是师父叫我这样做的。

和丈夫刚平息了,第二天,儿子又上劲了,说些不敬师的话,我急了,打了他两巴掌。他没出气,自己又打自己几巴掌,儿媳心疼了,不平了,和我吵了几句。我想这是怎么啦?由于自己没修好,家里闹得成了一锅粥。我想我不能屈服,不能被情带动,我要修好自己,归正家庭,理顺他们,让他们真正明白大法的美好。我要去学法小组,我要多学法,才能度过这一关。

一说去学法小组,丈夫、儿子都去,儿子去了,扔了一些不三不四的话,还说谁去他就报警。我说:“你要报警,你先把我送進去,你别看你那些不起眼的婶子、大娘,我们都是修行的人呢,是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呢。别人你不知道,你这病秧子妈,你可知道吧?我不是学法炼功身体都好了吗?前几天,我还筋骨疼,这不说好就好了吗?再说我在家里忙里忙外的,我喊过怨吗?尤其你生了双胞胎后,我黑白的给你们拉扯,把小孙女抱过来跟我睡,我说过累吗?做人不能这么没良心吧?再说现在全世界有一百多个国家都让炼,政府支持,人家的国家傻吗?你不让我去,怕我出什么事,这个我理解,可你不该去点上影响别人呀。一块学法一块炼功是师父给我们留下的。你扔那些不三不四的话,有多么不敬,你要真做那混账事,你可造了下十八层地狱都不止的罪啊。”

我还给他们讲了“天安门自焚”、活摘学员器官等,儿子低头在听着,不言语了,丈夫好像明白了什么,打圆场的说:“咱不天天去,隔三差五的去,还不行吗?”为了给丈夫个面子,也为了不触及儿子负的一面,我答应了。

说到孩子,儿子又来劲了:“你炼你的,别教孩子那个(指法轮功)。”我坚决的说:“不行,只要让我带(双胞胎他顾不上来的),我就教她这个,这是做人的根本。从小就教她们做个有正义感、有良知善念的人。你不能光看眼前啊!”儿子不再说什么了。丈夫好像彻底明白了什么说:“你拿家的那个(小册子),别再背着我了,我也去发。”听到这,我真的不知说什么好了。

至此,我一直解不开的疙瘩:“他们为什么让我配合邪恶、赶我跟他们走,一直干扰我?”一下子解开了,是因为自己没有走正,没有按照修炼人的标准去做,再说没有把真相给他们讲透,只是躲、怕。还有,自己有求之心,当同修被迫害时,我总是想,我若是被迫害,我怎么去面对,这不是求来的麻烦吗?

这真是坏事变成了好事。真象师父所说的“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2]。师父讲:“我讲过这样的话,就是别看这个事情你觉的很难,难忍能忍。你看不行,难行可是能行。其实也是这样,不妨大家回去试一试。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者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就忍一忍,看着不行,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正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3]

六、堂堂正正走自己的路

家人思想打通了,我又去了炼功点,可同修的干扰又来了,这个说你别来了,那个说把你的家人管好了再来吧。我不动心,我就是闯出自己的修炼路来,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解体干扰我的一切邪恶。我又堂堂正正的去炼功点了。

一天,我领着孙女从炼功点回来,儿子老远就迎上来,抱起孙女又举高又亲的,从来没这样过。为了帮助丈夫实现他的心意,我从资料点拿来十多盘光盘送给他,他高高兴兴的给同事送去了。

我想他们都是为法来世的生命,也想维护法、同化法,就让他风光风光吧!

这真是:一人正全家正,“一锅粥”成了“一家喜”。这都是大法的威力、师父的慈悲啊!

七结束语

经历这次的劫难和过关,在我多少次的泪流满面,多少个彻夜不眠,多少次的反思、向内找,俺用了三个月的时间写出来这篇交流文章,也算是给师父交份答卷吧!

是大法给俺开智开慧,使俺这个不识几个字的老太太,也成了小文化人。这段时间,俺横下心来多学法、多发正念,并求师父加持,这样明白了不少法理、自己的空间场清亮了,心性也提高了,心态也稳定了,一切都跟着变,真象师父说的“相由心生”[4]。

特别是通过这事化解了我和大哥近40年的恩怨:因为婚姻问题,一直怨恨大哥拆散了我的好姻缘,造成了我精神几乎崩溃,抑郁很长时间,都萌发告大哥的念头,这些年,我们都不说话。通过这次,我决心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放下世间一切执着,化解一切恩恩怨怨。果然,过年回家,大哥见了我哭了,我也和大哥和好了,亲戚、朋友都对我刮目相看,都认为炼法轮功的人真好。这都是大法的威力、师父的呵护!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