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给我做好人的信心和力量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八日】我今年七十九岁。我是一个医院退休的职工,退休前,在药房专管卖药工作。常年和各种药物打交道,但我自己却落下了几种顽疾:严重的神经衰弱、胃肠炎等。每当犯病时,不能睡觉,不能吃饭。喝稍微凉一点的水,胃立刻就痛了起来,吃了不少的药,也不见好转。神经衰弱严重时,几天几夜都无法入睡,头痛的象要裂开似的。一入冬,就得赶快戴上很厚的帽子,围大的厚围巾。我所相信的很多好药都用过了,可不见任何效果,我对药物已彻底失去信心了,只得无可奈何的承受着病痛的折磨,听天由命吧。

九七年冬天,就在我身心很痛苦的时候,有好心人向我介绍法轮功,并说这个功法祛病健身效果最好。我当时一听,就喜欢上这个功了,迫不及待的求人请大法书。宝书《转法轮》到手后,我心情说不出的激动,赶快回家看了起来。一看就感觉这书太好了,身体马上就觉得轻松了许多。越看越觉得这真是一本神奇的书,是天书。当看完了几遍后,多年折磨我的久治不愈的两种疾病竟不治而愈了,我生活规律恢复正常了,吃喝睡都处于了最佳状态。我高兴的真是不知说什么好,全家人也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这更加坚定了我修炼大法的信心。

可是,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团疯狂打压法轮大法,家人因为受电视谎言的毒害和欺骗,对我的修炼也完全转变了态度,阻止我继续修炼大法。在这之前,我们家中的一切也全是老伴说了算。我深知大法的珍贵和美好,我知道这场迫害是邪党的无理智,完全是一场冤案。我是一个在大法中的受益者,决不能在大法遭受不白之冤时,我为一己之利,违背良知的离开大法。是大法造就了我,也是大法给了我信心和力量。所以我就坚定一念:大法是最正的,无论环境怎样,我决不会离开大法的!在以后的几年里,我为了坚持对大法的信仰,遭受了老伴的多次打骂。他对我严加看管,只要一出门,就动手打我。

二零零七年,老伴得了脑血栓,到上海儿子那里去治疗,我跟随去护理。想到那么多人被谎言毒害,仇视救人的大法,我没有心思光待在儿子家中,于是就自己动手写了一些“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等词句,不断的发到多家的橱窗,一直坚持做了八个多月。在二零零八年的六月的一天,叫两位居委会的人看见,构陷我,把我抓到派出所,随后又送到了上海奉贤看守所非法关押。

在看守所里,那里的警察看我是外地人,就把硫化钠、苏打等三种药物合在了一起,叫我多喝这些混合水。又打点滴,内加抗坏血酸,还有不让看的。因为我多年和各种药打交道,也明白一些药物常识。我明白,他们把这些东西弄到人体里,能闭塞皮肤的汗毛孔,不排尿,也不出汗,还叫人得多喝水,叫人很遭罪。他们每天逼我吃害我的药,还经常骂我,侮辱我的人格,有意的迫害我。由于长时间往我的体内打一些不明的药物,对我的大脑神经损害很大,使我的记忆力衰退,反映问题迟钝。在那里,我被非法关押了十个月,身心受到很大的伤害,但丝毫没有动摇我对大法的坚定信念。

从看守所回家后,家人对我的干扰更加剧了。一次,我在屋内炼功,我怕老伴干扰,就从屋内把门闩上了。老伴推不开门,就用一些剧毒药——敌敌畏从门框等处倒,一边倒一边说毒死你。我赶快用衣服把门透气的地方堵住,不让气味传進来。一次,我大意,没把门关好,老伴突然進屋,把电源线连摔带砸,直冒火星,然后把我打的晕头转向,眼前冒金花,满脸被打得青紫色,逼迫我放弃修大法,但我的心没有动,

一次,我外出讲真相时,老伴对我又打又骂,就是不让我出去,我口气非常坚定的说:大法治好了我多种病,你也是知道的,我不能知恩不报。你这样做是在迫害干扰我,我是不会听你的!他一听也泄气了,放开了抓我的手。就这样,我就和同修天天外出讲真相救人。到现在已经有四年多了。

在讲真相中,什么样的人都能遇到,多数人都能愉快的接受,但也有极少数的人不接受,甚至有一些不好的举动。但不管是什么人,我都能抱着一颗平和的心态,不生气不抱怨。一次,我遇见一个年轻小伙子,我给了他一个破网软件。他接过后一看,什么话也没有说,突然朝着我的胸膛捣了一拳,紧接着又踢我的脚。因我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他用力太大,一拳打的我后退了四、五步,才使他的脚没有踢上。随后,他又骂了我几句就转身走了。当时我的心很平静,没有生他的气,也没有计较他,我知道他是受毒害很深,不然他不会这样做的。

我真心希望更多的人能赶快了解真相,生命有个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