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教书不忘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九日】因严重的关节炎和肝脏先天性肿大,我肝脏一直不健康,二十二岁时,我在母亲的影响下走入大法修炼。修大法后,身体变得无病一身轻。

当年那北方的小学工资低、待遇差,瓦房教室一到下雨天外面下大雨、屋里面下小雨,有些老师甚至停薪留职出外打工,我选择留下来了。大法开智开慧,就在我所任教的那个破陋的小学校里,我和我的学生分别在省、市里获得奖项。

二零零零年的冬天,我背着不满周岁的儿子和同修進京为法轮大法鸣冤。没想到,上访信刚交上,我们就被当地驻京办的人带回关押了几个月。在看守所的几个月里,我们在一起集体学法、炼功,没有炼功音乐,我就学着师父的口令喊,大伙随着做。北方的大冬天在号子里用冷水洗澡,吃的跟猪食一般的东西,可是回家后,妯娌嫂子还说我比在家里变得好看了。我说:这是法轮佛法的力量。

一、在北方农村的经历

在北方农村教书的时候,我先用书信的方式跟校长主任讲真相,明白真相后的校长、主任将信又交到我手上,说他们不会交到上面去,校长还说他年轻的时候也是个很有理想的人,后来在政治运动中消沉了。那时还是迫害非常严重的时期。后来我带的班,一个六年级一个四年级,跟孩子们讲明真相后,他们一个个举起他们入少先队的右手,齐刷刷的退队了。

我们那里有个习惯,打完上课的预备铃后还要唱课前一支歌,我就教小孩们唱大法弟子创作的歌《登归途》等等。六年级的孩子听完真相,写作文中后悔不该把大法弟子放到家门口的真相资料毁掉。男孩子甚至直接声讨、大骂江泽民。有个女孩子的文笔很好,写得很是感人,就像散文一样,后悔没替她保存下来。我还带着孩子们去山上炼打坐的姿势给大家看,孩子们就跟着学。

每个星期乘坐往返学校的面包车上,都是我讲真相的好机会。记得有一次一个吃酒宴的人喝得醉醺醺的在车上听了我讲真相后,竟然对我说:今天幸亏遇见你了,要不然就岔了(当地方言完蛋了的意思)。要知道这人是被人扶上车,上车后一直嘟嘟囔囔,不清醒的。但是我知道他说的是明白话。

后来偶有机会接触了一下部队,看到每日荷枪实弹的兵仔把部队大门守得紧紧的,觉得这些当兵的也可怜,接触不到真相还天天被中共邪教洗脑。有一次,晚上发完十二点正念后,我沿着一条小河沟上去,進入了一个部队的干部楼,家属住的。把里面发资料发了个遍。后来听部队里面的说查了好久,没查出个名堂就不了了之。

二、在南方小城里的故事

后来,我来到南方的某个小县城教书。两千来个学生的公办学校,人生地不熟,我就是坚定发正念、学法炼功,将学校教职员工的电话号码发上明慧网,让别的同修也来讲真相。然后我给每次带的班里的小朋友用神传文化铺垫。

小学语文课本上入选的课文很多作者都在中共的历次政治运动中给整死、整残的,我就在作者简介中加入被教学大纲蓄意隐瞒的部份,揭露中共的邪恶。慢慢引入大法被中共迫害的真相。班里除了个别人不同意退队外都退了。

我想,我来到这一块土地,学生及家长遇到我是他们的幸运。学生家长有送钱送物的,我去家访退回去,说:爱子重先生,感谢你们对老师的尊重,你们送的钱我还回来给孩子买书看,孩子喜欢阅读,这比送钱给我更开心!送来的礼品,我会还回去稍贵重一点的礼品,说是看望孩子的爷爷奶奶的,然后给家长们的电脑装上破网软件。

有一年去乡镇学校支教,我也是开门见山的先给学校校长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曾受过怎样的迫害等等真相。我给孩子们讲真相,放真相光盘和同修们做的适合小孩看的光盘,讲各种神传文化的故事,善恶有报等等。农村的孩子更淳朴,个个都退队,一有点什么事就知道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别的班因为小孩之间好动引发的安全问题,学生家长扯皮的事屡屡发生,我班的即使有,我叫小朋友们念“法轮大法好”,看着很严重的事也不严重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在乡下支教时,晚上没事我也偶尔骑单车十几里路去镇上发资料。离开那所学校时,那个曾是全镇倒数第一的班,变成了前几名,总计分数提高了一百多分,那里的学生家长还提议叫我不要走,在那里继续将孩子们带到六年级。那里的教育主管领导在明明知道我是受过迫害的修炼人的基础上还是把年度优秀的名额直接给了我,说这个不需要投票产生。一同去支教的那么多人,有的书教得比我还好,可只有我一个人得到这个人中的荣誉。我心里当然深深地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的鼓励。

另外,我也曾抽晚上的时间把小城的角角落落资料发个遍,小区电梯房都去了。出门之前发好正念请师父加持。白天也会去,尤其下雨天,背上包包塞满救人的宝贝,拿把伞,提着一把青菜到有门卫的小区里,像回家一样的感觉,请师父把要做的楼栋定住,在我送救人宝贝之时,不许有人上来下去,那一刻我是这样的选择,师父就给予这种能力给我,我总是速战速决,快去快回。有时大冬天出去,回来时内衣都汗的湿透了,可心里很开心!

有时也一个人做到郊外很远的地方去。有一次,在外面迷了路,朝离县城、相反的方向走到很荒凉的地方去了。夜深了,越走越不对劲,后来遇到一个骑着三轮摩托到城里一些饭店拉剩菜剩饭喂猪的人来经过我身边,我向他说明情况,那人二话不说就拉着我進城了。给他钱还不要,我硬塞了5块钱给他,并且给了他真相资料嘱咐他回去一定要好好看。那人接了后又反方向向郊区驶去。深更半夜的,没有师父分分秒秒的呵护,这种事能发生吗?

有时晚上一个人骑着山地车,背了一大袋救人的宝贝去了离县城有段距离的小镇上,那里工业区较多,来自各地的打工仔们的宿舍里,一栋栋的出租房里,我都去了。那一次,上到一栋楼的顶层时,在楼梯口,一抬头,好家伙,一条大狼狗稳稳的蹲在那,舌头伸得长长看着我,我想我進第一层你都没叫,说明你要得救,你现在也别叫,让我安全的下楼吧! 它果然一声未出。我就安安全全的走了。

一路能安全的走到现在都是师父给予的,没有大法的力量,一个小小的肉体凡胎能做得了什么呢?因为选择主动同化大法,我们在某种意义上说也不是什么肉体凡胎了。神通功能这些,师父也给予了,就怕我们不相信不去运用。一切荣耀源于师尊、归于师尊!穷尽人类的语言也赞颂不尽对师尊的感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