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六岁女儿过“病业”时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六月二日】我因在国内第二次被中共迫害,从看守所回家后被监视居住,同时警察意欲没收我的护照,使我于二零一五年四月匆匆来到美国,六岁的女儿悠悠于两个月后也来到美国。

我和悠悠来美后,在宽松自由的修炼环境中,我们感到时间很紧张,有很多事情,很多项目要做。我因为接送悠悠上学的关系,没有去工作,我的时间基本都是围绕着大法弟子的“三件事”:除了个人修炼的学法炼功发正念,我参加了电话平台向大陆公检法系统讲真相、到九评点向海外中国人劝三退、周末推广神韵、同时还负责自动工具的推广和培训工作,每一天都是忙碌而充实的。

我和悠悠是一个小的组合。悠悠年龄小,在大陆时,由于家人的反对,不能堂堂正正的学法炼功,来到海外就不同了,每一天都能保证学法。悠悠不但和我在平台上、在大组、小组学法,还和我一起到九评点发真相资料,发神韵小册子,有时我在平台上向大陆民众打电话,她也配合我劝三退,她还参加了腰鼓队。悠悠是我们腰鼓队年龄最小的成员。

病业关考验信师信法的成度

来美后的日子里,我们一直平稳的做着三件事,除了讲真相中遇到心性考验,没有遇到个人修炼上的魔难。直到上个月一个星期二的下午,接悠悠放学时,看她脸色苍白,有些蔫蔫的,问她她说自己没力气,在学校一天趴在桌子上,还被带到医务室去验了手指血。其实上周五,周末时就有发烧,但是我们没当回事,很快就好了。

这一次看似来势凶猛,悠悠回家就躺在床上睡着了,作业也没有写。晚上悠悠问我明天可不可以在家写作业,不去上学,我答应了。接下来的一周,悠悠持续发烧,卧床不起,不吃饭,连从卧室到餐桌都走不了;每晚做噩梦,高声尖叫,早晨起来眼眶都是青的;发烧的第二天,耳朵疼,开始大量流血水脓水。眼看着孩子一天比一天消瘦,再后来听力也越来越差了……

我和悠悠从法理上沟通,这个时候只有求师父,信师信法,多发正念;我也问她要不要像常人那样打针吃药,她说不要。悠悠一出生耳朵就不让碰,但是里面好像有东西,这次我仔细看了一下,两耳里面各有一块黑黑的东西,同修阿姨告诉说是耳结石。因为悠悠还是不让动,后来只得去找耳科医生,医生用耳朵专用的“吸尘器”,把脏东西吸了出来,并开了外用的消炎药。医生说:“孩子的耳朵听力可能永久消失”,“如果再拖长病程,可能会长息肉”。面对这些话,我想这都是冲着我的心来的,考验我们信师信法的成度,我不为所动。我和悠悠交流师父的法:“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1]回家后,悠悠自己把消炎药水挤掉,把小瓶子留给自己排除旧势力干扰,该做什么做什么。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病魔,我们没有被吓倒,我知道这是旧势力安排的破坏正法的邪恶干的,它们试图通过对大法小弟子身体的迫害,拖住我们无法做好三件事,不能分身去救度众生。那时候我家寄宿了一位阿姨,在超市面对面讲真相做的很好,我也增加了到街头讲真相的时间,我们两个计划加大向我们所在地区讲真相的力度。我们都想到邪恶的旧势力向小同修下手,疯狂迫害主要是针对这个来的。

在悠悠近一个月的“病业”魔难中,不能说没有干扰我们讲真相的安排,但是我们尽量该做什么就做什么。我们带着悠悠一起学法、听法,我也对照法查找自己修炼上的不足,学法不入心,炼功少等并及时归正,我们高密度发正念清除旧势力的迫害,有时一发就是两三个小时,我们发出一念,尽管我们修炼不足,我们有师父会在大法中归正,决不允许旧势力迫害正法,同时我们尽量利用身边的环境和条件讲真相。

开始的两个星期我们不能外出,我就在电话平台上跟警察和医生讲真相,悠悠很愿意听我讲真相,还在一旁帮着发正念。我在学法中及时修去自己的执着和人心,放下自我,放下对女儿身体的担心,坚持每天早晚都上平台讲真相。悠悠能出门的时候,我们就到街头的九评点去讲真相,同修都知道孩子的事情,让她坐在小凳子上看我们讲真相。再好一些,悠悠去其他小同修家里,孩子们和大人一起学法、炼功、发正念、玩游戏,很开心;有时同修留悠悠在家里住,我就有更多时间到平台上,到九评点,多救些人。

高密度、长时间发正念的威力

我们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配合好了会起很大作用。开始悠悠发烧时,我们并没有太重视,以为很快就会过去的。三天连续发烧、耳朵流水的时候,我和身边有孩子的同修们发了短信,请大家帮忙发正念。同修们都很关心,打电话过来询问情况,也有的告诉物理降温、或者喝冬瓜水之类,几天之后又陆续打电话问好了没。在这个过程中,我体会到在纯净心态下高密度、长时间发正念的威力。

和我同住的阿姨,四岁时得过中耳炎,到医院做了手术,从那以后听力很差。她看到我们家孩子的情况,很担心孩子听力会受影响,也看不了孩子受苦的样子。我和她从法理上交流:孩子目前的情况决不是常人的病,是旧势力对正法的迫害,是冲着我们做三件事来的;我们不能动常人心,而是要求师父加持,正念解体旧势力的迫害,清除旧势力强加的败物和业力。法理上清楚以后,我们决定高密度发正念。

连续几天悠悠都不能休息,总是看见可怕的大嘴,还有身上长着眼睛和嘴巴的绿色怪物,很多很多,各种不同的,奇形怪状的东西。她经常在睡觉时大叫着惊醒,我去抱她她就推开我,打我,好像完全没有主意识了。有一次我发正念,刚一立掌的时候,她突然坐起来了,用脚使劲的踹我。有一天她大喊:“妈妈,它把我的耳朵抢走了,快给我拿回来,快点!快点!!”白天的时候也大部份时间是睡觉的,迷迷糊糊,话都很少说。我们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邪恶的旧势力是想把人往死里整啊。

同修阿姨发正念是能看到一些,之前发正念她看悠悠的空间场都是黑乎乎的,感觉清不动。我们决定一起长时间发正念,那一晚我们发了三个多小时,到下半夜两点钟。阿姨同修说那一次发正念,她看到另外空间满天的神,密密麻麻,一眼都看不到边,穿着像神韵舞台上的衣服,都在帮着我们起正面作用,另外空间就是正邪大战。我也认识到发正念的重要性,每天都长时间发正念,悠悠能够踏实的睡觉了。

都是好事

这个星期悠悠已经开始上学了,听力也恢复正常了,耳朵有时还流一点水,这是邪恶的垂死挣扎。我和悠悠交流:流出来就把它擦掉,就像擦鼻涕一样,别把它当回事。咱们继续发正念清除邪恶,解体迫害。有一次耳朵有水,我说我帮你擦了吧,她说:不用,我正发正念呢!

经历了这次“病业”魔难,很多熟悉悠悠的同修都说:“这孩子变化太大了,小同修提高了。”四二五游行时,我们参加腰鼓队的游行,同修们都夸女儿“这小同修,太漂亮了!”悠悠在心性上提高也很大,会向内找了,知道为别人着想了。以前每次洗澡,我都是让她先冲,上次她主动让给我冲,说:“不然你等得时间太长,你会冷的。”我说:“你真棒”!她有点不好意思,红着脸说:“我以前做的不好。”这都是师父“将计就计”,在魔难中進一步为小弟子清理了身体,拿掉了不好的物质,更纯净了以后的表现。

这段时间,悠悠两个星期没有学钢琴,钢琴老师却欣喜的说孩子以前不会的五线谱现在都会了;三个星期没有到舞蹈班,舞蹈老师却惊讶的说孩子以前不会的动作大部份都会了。在大陆的家人有两个多星期不能和女儿视频说话,意见很大。后来看到女儿变得这么乖巧、懂事、漂亮,都很开心,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当然他们并不知道我们所经历的这些细节,他们更不知道女儿真正的提高和实质的变化。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