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否定病业假相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五月八日】二零一五年十月四日,我突然感觉身体不舒服,呕吐,想吃酸的,挑食,想吃这个,想吃那个,例假到期也没来。四十天后,下身开始流血,量不多,但经常有。我也没有向内找,自然的就想:是不是怀孕了?但又想不可能,年龄大了。持续到五十天左右还这样,而且妊娠反应越来越强烈,我就买了两个孕妇测试纸,第一次测试是阳性,过了几天,第二次测试还是阳性,证明是怀孕了,可是下身出血一直没停。

这时,我还是没向内找,而且还生出了欢喜心,因儿子离世快一年,我对儿子执着心没放下。大约八十天左右的一天早晨,我漱口时大脑突然冒出一念:去医院查一查,看到底是不是孩子?是孩子就注意一点,不是就处理掉。于是我和丈夫一起去了医院,检查结果医生说是葡萄胎,必须马上刮宫做手术,否则就要大出血,有生命危险。丈夫一听吓得厉害,怕我有生命危险,叫我立即住院。

当我听到医生说是葡萄胎时,我的主意识一下清醒起来了,心想我修炼大法已十六年了,哪会炼出葡萄胎来,这是假相。我就拉着丈夫要回家,医生见说服不了我,又把他们的主任叫来说明严重性,我仍没动摇,坚持回家。可丈夫被他们给吓得够呛,回家后一直和我生气,成天动员让我去医院做手术。我说不用:我有师父,有大法,只要坚信,没有过不去的关,这都是假相。丈夫说:“你就一根筋吧。”

回家后我坚持学法,向内找,可都是找了些表面,而且又受到医生的干扰,大脑中时常出现“葡萄胎”的干扰。直到三个月后,下身流血越来越重。吃不進东西,呕吐、恶心、挑食,身体也越来越弱,干扰到了我讲真相救人、证实法。这时我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心里默默的对师父说:师父,如果他不是孩子,就请师父帮弟子拿掉,弟子实在承受不了啦。同时静下心来细细的向内找,找到了对孩子的执着,还有色欲心去的不干净。当我找对了,师父就开始帮我拿掉坏东西。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六日下午,我学完法,回到家,肚子就开始痛,越来越剧痛,痛的我连床都上不了,弓着腰,浑身出汗。这时同修A来我家,看到我的状态,马上帮我发正念,大约二十分钟后症状缓解了。同修A有事走了。晚上同修B来我家,见我气色不好,问我怎么了?我把情况告诉了她。她说咱们学法吧!于是我俩学了一讲《转法轮》。已是晚上九点半了,同修B回家了。

第二天晚上,同修B下班后,又来看我,進门就问:“好了没有?”我没加思考的脱口就说:“好了。”我不承认旧势力的迫害。同修说:“那咱们还是学法吧。”我说:“好。”于是我俩又学了一讲《转法轮》。学完后同修B走了。我因肚子不舒服,就趴在了床上。十点左右,下身突然血流不止。十一点左右,掉下半斤左右大的一个肉瘤子,表面像鱼鳞片一样。当这个坏东西掉下后,我浑身舒服,心里激动不已:“谢谢师父!”

但紧接着,拳头大的血块一个接一个的流,血水如注,马上小肚、子宫、后腰开始剧痛,同时大脑不断的往出返一念:大出血、大出血。但我马上在心里否定:“这不是大出血,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大出血是常人得的,我是修炼人,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师父救我。”我没有一点害怕和恐惧,就是正念否定。

丈夫去外地打工,家里只有我一个人。后来丈夫电话问询我的身体,我说:“好了,彻底好了。”他说:“怎么彻底好了?”我说:“坏东西,掉下去了。”他一听马上往回赶,坐上火车给我发信息还说:“这火车为什么不长翅膀?”我知道他是被医生吓的。我回信息说:“你不要害怕,我没有生命危险,你不要着急。”他回家后,看到我确实很好,不像医生说的那样,就说:“你真行。”我说:“不是我行,是师父行,大法行。”从这件事上丈夫见证了大法的超常,扭转了对大法的误解,对我的修炼也更加支持。

在此我把这件事写出来,是要让有遇到魔难和病业假相的同修,一定要信师信法,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干扰,破除它,都是假相。

谢谢师父!谢谢师父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