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大法显神威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三日】我修炼法轮大法快二十年了,在师父慈悲的呵护下,摔摔打打的走过了十七年的迫害,在关键时刻信师信法,闯过了很多魔难和生死关。在大法洪传二十四周年之际,我请同修帮我写出来,见证大法的威力无穷。

一、正念正行 警察开车送我回家

师父讲:“我只是从修炼这个角度上讲,真的心里不装着害怕,坦坦荡荡,做着该做的事情,堂堂正正的走在神的路上,没有害怕。警察也是等救的生命,来了我给你讲真相。真有这样的大法弟子,结果警察都非常佩服,临走还告诉你,注意安全啊。”[1]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日上午,我到菜市场发法轮大法真相台历和起诉江泽民的小册子,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后,被两名警察把我绑架到派出所,起初那些警察很凶,我就耐心的给他们讲真相,并大声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口喊渴了,就叫他们给我倒杯水,喝了又大声喊。他们问啥我都不配合。

后来一位女警察来看着我,其他的去吃午饭 ,我就给那个女警察讲真相,叫她三退保平安,她说她入过团队,那就帮我退出吧,我就用纸记下后,再送给她一个真相护身符。

那些警察吃完饭也陆陆续续回来了,都围绕过来。我就抓紧时机讲真相,劝三退,听明白了的警察同意三退,那位女警察就帮着写三退名单,那些警察都想要护身符,但我说:必须三退了才能给你。后来那些警察干脆自己写,不一会儿功夫,十多个警察都有了真相护身符。我说:你们一定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里面有护身符故事,你们要好好看看。

下午两点,有两个警察说:婆婆我们开车送你回家吧,我说我自己走,不麻烦你们,他们说:“我们要对你负责。”他们把我送到离家还有一条街时,我就要下车,他们问我:“为啥没到就下车呢?”我说:这街上的人都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别人看了你们警察还在抓法轮功学员,对你们不好,我是为你们好。就这样说说笑笑就走了。

二、破除人心 护法神与我一起救人

在二零零八年,我天天骑着自行车到处讲真相,效果都很好。有一天晚上把保温瓶打烂了,晚上又梦见正在吃饭,一双筷子突然断了。按以前人的观念就不吉利,第二天我思索了很久,突然师父的法打在我脑壳里:“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2]当时我就悟到修炼人要用法来衡量一切,旧势力就是不要我们救更多的人,不能上旧势力的当,我马上发正念否定一切干扰。一个人骑着自行车又出去讲真相了。

行了十多里路才讲了两个人,但我不灰心,继续往前行,走了一会儿,看到前面有很多人在修路,我就过去与他们搭话,问他们是在做好事吗?又问他们听说过三退大潮没有,都说没有听过,我就开始给他们讲真相,讲为什么要三退。突然一个老头儿对他们说:有人来救你们啦,你们举手宣誓,邪恶就给你们打上印记了,赶快退出它的组织。他们马上同意了,当时就有四个党员。有人说前面有当官的也是党员,我就往前走,那老头儿走在我前面,大声说:救世主派人救你们来啦。

那个当官的招呼我说:他说你来救我们,怎么救呢?我就给他讲真相和三退保平安,听完后他说:那就帮我退了吧,我党员,叫某某,并问我有资料没有,恰好资料已发完,我说下次带给你吧。

就这样一会儿三退十七人。我以为那个老头儿是他们那里的人,他们以为那老头儿是与我一路来的。看起来那个老者超凡脱俗,个头不太高,我叫他也退了,他却笑着摆摆手就走了。我后来悟到是师父看到那儿人多,气势大,才叫护法神显现出来帮助我的。

三、坚定正念 闯过生死关

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到二零零三年九月三日,我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长达十五个月,邪恶把我转化不了,就把我关小号(厕所下面的一个小屋,伸不起头,又臭又湿),饿饭四十天,把别人剩下的汤汤渣渣给一点吃,体重由原来的一百零三斤下降到七十斤,恶警把我的头发抓着在墙壁上碰,在太阳下暴晒,打我脑壳。

二零零三年六月三日那天,把我从下午一点晒到下午五点,中途叫我抱着轮晒,晚上叫我站在警察床边不准睡觉,从晚上站到天亮。我被折磨的骨瘦如柴,站都站不稳了,在无法再忍受下去时,心里产生了不正的念,我流着泪对师父说:师父啊!我无法再支撑了,干脆不要这个肉身了。在当天晚上,我睡得迷迷糊糊时,好象有人用铁锤打我的头一样,当、当、当的,我马上摸了一下头, 还是好好的,当时整个屋子都是透亮。我一下明白了,是师父在点化我,马上悟到想死的念头是错的,我是正法时期的弟子,还要助师正法,还要救度众生,怎么能死呢?我马上否定那不正的念头,并对师父说,我一定要活着回去,兑现我史前大愿,要救度更多的世人,要报答师父的慈悲救度。

我念一归正时,邪恶再也邪不起来了,不久 我就从洗脑班回家了。

四、信师信法 闯过病业关

二零一一年十月的一天,我好象得了重感冒一样,开初全身象针扎一样的疼,慢慢脸、耳朵、喉咙、眼睛、气管、脖子、腰等处发肿,家人急坏了,强行要把我往医院里送,我坚决不去,我说我有师父管,医院治不了我的病。就这样整整睡了四天。我老伴儿都吓着了,帮我求师父,他说:李洪志师父您保佑您的弟子好起来吧,她是您的真修弟子,她很坚定。

在第四天晚上,有人在我耳边说,我给你找个高德老师来给你医病,我回答说,谁都不要,我有师父管,我只要师父给我清理身体。就在当天晚上,我似睡非睡时看到师父来给我清理身体。第二天早上我一下子全身轻松了,我大声喊在另外房里睡觉的老头子,你看我好了哟,喉咙、眼睛、脸,耳朵、脖子、气管全都不肿了,腰也不疼了。

以上是自己修炼过程中一点浅悟,有不妥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