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天国乐团——助师正法 救度众生

更新时间: 2019年10月24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三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参加天国乐团一晃已有八年了,下面把自己参加乐团和参加香港游行的感悟向师父汇报并与同修交流。

加入天国乐团感到无比的荣幸

大家都知道天国乐团是师父亲手创建的,乐团游行队伍最前头的横幅上写着“法轮大法”。而且,我感到师父留给我们的这种用音乐来救人的项目真的是充满着无限的智慧啊。

因为工作的关系,我每天都会接触到很多西方社会不同阶层的人,也有很多与他们交谈的机会。大家知道吗,很大一部份的人都看到过天国乐团,包括在Katoomba、Eastwood和Chatswood等地的小区游行。我们一身的蓝色古装和演奏的音乐,成为了每个节日游行的亮点,人们对天国乐团也都有着非常正面的评价。

那么,当观众看到了天国乐团,被我们演奏的曲子所震撼,对天国乐团和法轮大法产生好感的时候,这个人不就得救了吗?我们每年大大小小的游行与演出,观众人数众多,那么我们不是给他们提供了了解大法的机会,给他们提供了生命得救的机缘吗?

因此我对能够参加天国乐团感到无比的荣幸,我十分珍惜这个项目。但要使这个项目能够发挥很大的作用,前提是我们要提高技术水平。否则,如果我们无法达到高水平的演奏而使观众反感,那就等于在把他们往外推了。我认为我们真的要对自己演奏的每个音负责,这也是对众生负责。所以我一直很注重自己的练习与提高。

参加香港游行,炼丹炉里炼的才是真金

香港可以说是救人的最前线,每次香港游行,都有很多来自大陆的中国人看到我们。所以香港游行真的很重要,特别是在台湾乐团的大多数成员们因为邪恶干扰无法参加时,支持香港的游行活动我们就有着更重大的责任。

每年的香港“七·一”活动人数都是最多的,因为不只我们,还有很多的常人团体。而身穿蓝色衣服,演奏着音乐的我们每次都是最突出的。今年“七·一”香港游行我是临时决定去的,这一次也是我多次参加香港游行最有感悟的一次。

今年的“七·一”在星期一。星期五的时候听说乐团队伍八十多人,其中只有三个圆号,我心想这怎么能行啊?我的第一反应是要去支持,可是上网一查机票实在太贵了,如果要去就要花光我所有的积蓄,马上我又有了想退缩的想法:还是等我先存点钱吧,反正接下来七·二零香港也有游行。

这时我想起了今年五月在纽约听到师父讲法。师父说:“中国就象那老君的炼丹炉一样熔炼着大法弟子,把那火烧的越旺,就象严酷的考验一样,去人心、去执着。那当然这种煎熬是很难受啊,可是炼出的是真金。中共邪党就象那煤炭一样,烧的越红,它好象越来劲。等烧完了再看,真金炼出来了,中共邪党它是啥?一吹,“噗”,灰,没了。”[1]

是啊,这个煤炭可不会管你有什么借口,它可是不断的在烧。那么少去一次,就错过了一次救人的机会,错过了一次炼真金的机会。

在七月去过香港的同修都知道,那真的就象炼丹炉,一下飞机就感觉到那种扑面而来的炙热,而且感觉会有无数的小微粒形的业力在往皮肤上攻,弄得人很不舒服。我想,这不正是好事吗?不正是在这环境中吃苦,在无形中消除自己的业力,同时做着救度众生的事情吗?这不正是在这环境中去炼真金吗?这种好事上哪去找啊?所有的干扰都是在成就着我们。

虽然我们在本地的乐团活动中也在做着这件事情,也很好,但我认为参加香港的活动可以使我们在救众生与修炼上收获的更多,发挥的作用更大。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其实我们参加乐团真的不容易,学一门乐器是多难的一件事情啊!要经过多年的日积月累的练习,吃苦受累,才会吹得好。那么既然学会了,就应该让它发挥最大的作用。所以我在星期六的时候做出了决定,去参加“七·一”的游行。

难行能行,人神一念间

天国乐团在活动前我们都会集体背诵《论语》。在香港,行進指挥往往会再让我们加一句话,让我们说三遍——“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我相信所有的各个项目中的同修都在这样说,都在这样做。可是,当在象炼丹炉那样一个恶劣的环境下,说出这八个字,那真的是有着很不一样的感受,就好象突然明白了这几个字背后无限的涵义,好象真正明白了我站在这里到底要干什么,我走在人世间的意义到底是什么。这时就感觉那慈悲心一下子就出来了,看着一望无际的人群,就感觉是用神的状态在看人,我在心底里对他们说:“一定要救你们。”

师父说:“有一个人说我从家门出来,我这一路上就象修炼一样,经过的每一步都是困难、每一步都在思考,一直到進场,就象一个修炼过程,看完秀我就象被圆满了一样。(众弟子热烈鼓掌)那么也就是说,别小看今天的人类社会,不只是大法弟子在修炼,人也都在其中。他们也在被熔炼着。在生活中、在工作中、在不同的环境中,他们遇到的问题、思想的思考、一直到他们的行为,都在摆放自己”[2]。

我们时时刻刻都在修炼着自己,那么在游行中更是这样,真的是每一步都在思考,每一步都在提高着自己。特别是在很累的时候,在每一步都很艰难的时候,想想自己是不是还有什么执着心没放下的,是不是在这过程中有什么没做好的,来香港是不是为了成就自己而来,是不是没有时时刻刻保持正念,是不是在飞机上没有好好学法而去看电影了,甚至于是不是总想着游行完去哪吃饭喝茶。

虽然我们的确不远万里来到了香港参加游行,但是呢,最重要的其实是人心,神看人心。

师父说:“神看问题他是整体看的、立体看的,人只是在表面上看。有的时候大法弟子在我身边,你的一思一念、你的表现,我根本就不看你的表面、你的行为,我看你真正的那个动机,我看你真正的思想根本在想什么、在做什么。在这个过程中,表面上表现出来的,虽然它是你的行为,你得负责任,但是呢,我还是看你的根本。”[3]

游行中的一思一念,都在与邪恶较量着,都在摆放着自己的位置,都在决定着观众听了我们演奏的音乐之后的反应,而这关系到他们能否得救。所以我们游行中走出的每一步并不是简简单单的一步,而都是至关重要的通往神的道路上的一步。

游行结束后我感觉并不是很累,我觉的这与我当时的心态与正念很有关系。师父说:“好坏出自一念,如果她躺在那儿说:哎呀,我不行了,这不行,那不行。那么可能就筋断骨折了,瘫痪了。”[4]

因为香港“反送中”的事件,今年参加游行的人数比以往多,所以等待出发的时间特别长。长时间的站立,刚出发不久就已经感觉脚底板每走一步都很不舒服,腿也没什么力量。在游行中真的很难的时候,真的觉的走不下去的时候,我们的那一念决定着我们的状态。

作为一个神来讲,他是不会有累的感觉的。那么在这个时候,我们有没有把自己当作一个神,有没有在那一刻完全放弃自己的执着心,有没有不去想自己会得到什么,而是完全的为了众生着想,想着我是来救他们来了。我就觉的我这个念头一出,身体一下子就感觉轻松了,两腿也瞬间有力了,踏步也越踏越有劲儿,在保证吹奏效果的同时也很轻松的就把游行路程走下来了。

今年参加纽约法会给我的感觉是,正法已接近人间。虽然现在香港的情况还是很邪恶,但是每当我看到这些邪恶我就在想,它们都是为了我们而存在的。正是因为有了这些邪恶才给我们提供了建立威德的机会,正因为这些邪恶还存在着,我们还有机会把没做好的做好。但是我们的修炼时间不多了,那煤炭也越来越少了,能炼出来的金子越来越少了,给我们救度众生的机会也越来越少了。让我们珍惜能参加天国乐团的缘份,珍惜所有剩下的演出机会,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道路上发挥更大的作用吧!

交流中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
谢谢大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大法洪传二十五周年纽约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二零一九年澳洲法会发言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