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师恩惜大法 正法修炼不等闲

更新时间: 2019年10月22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二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们好!

借法会之际,回顾自己走过的修炼之路,写下来向师父汇报并与同修交流。

一、回国护法,为师父为大法说句公道话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中共开始了对法轮功的全面打压与迫害。从明慧网上知道中共在不断的加大力度迫害法轮功,而且是一天天在升级,国内同修也在一次又一次的走出来向世人证实法轮大法是正法。当时我想国内国外的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修的是同一部法,我也应该去北京,为师父为大法说一句公道话。

在办理去中国的签证时,遭到了悉尼领事馆的拒签。于是我就飞到香港,可是得到的同样是拒签。因中共的电脑签证系统是全球联网的,并有一份黑名单,以阻止异见人士進入中国大陆。当时我想没办法了,我已经尽力了,回澳洲吧。但在我心底深处还有一念:修炼如逆水行舟,不進则退。我还是不想放弃,最后经同修介绍,一天早上,我登上了付费的私人快艇,就象在云雾中飞一样的進入到了中国大陆,也与北京当地同修联系上了。

一天,一个当地同修告诉我,山东省潍坊市的同修陈子秀被邪恶中共迫害致死。问我是否可以开车去山东潍坊,取得陈子秀被迫害死的第一手信息资料,上传给明慧网,让中共的罪行曝光于全世界。

从北京到潍坊要开约九百公里的长途,人生地不熟,又是右行驾驶,当时还没有 GPS导航,我就在犹豫。这时一段法在我头脑里打转:“你看到杀人放火那要不管就是心性问题,要不怎么体现出好人来?杀人放火你都不管,你管什么呀?”[1]于是我平静的说:“我行,我去。”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就出发了,在当天的后半夜我们开车到了山东省潍坊市,见到了当地的同修和陈子秀的女儿,得到了同修陈子秀的生前照片和被迫害的经历资料。睡了几个小时后,天一亮我们就准备往北京返,这时同修提醒说,出城的城门都有许多警察日夜把守盘查,问我要不要把资料藏在汽车的机器里?

这时我将心静了下来,定了定神,此时我看到满天无数双正负生命的眼睛都在盯着我看,我想往哪藏都藏不住啊。于是我说,我就把资料放在我衬衣胸口兜里吧,我人在资料就在。我在心里默念了几遍“真、善、忍”,就上路了。

开到城门口,一个警察让我开过去接受检查,我不断提醒自己,要镇静,师父告诉我们:“一个不动就制万动!”[2]在师父的看护下,安全的过关并顺利的返回到北京。在一个餐馆里,我把资料交给了当地专门负责和明慧网联系的同修,使得邪恶中共的罪行得以及时曝光于世界。

不久,听说美国《华盛顿邮报》的记者在山东,于是我们决定再次去山东找那位记者做一次采访报导,進一步揭露曝光邪恶。但是在第二次离开北京去山东时被中共便衣警察截住,直接把我非法送到了北京六处监狱。進去后,我如实的向牢房的人介绍了法轮功及中共如何迫害法轮功,我又是怎么来到北京,只想向政府,为师父为大法说一句公道话。又讲了法轮功在国际社会上受到各国政府的欢迎、支持及保护。他们听我讲得很诚恳,都对我表示同情,但对我的处境也表示担忧。我想到师父说过:“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1]我告诉他们,这个世界上只有我的师父说了算,常人什么时候也没说了算过。他们听后也是将信将疑。

晚上后半夜我被叫出去提审,我又一五一十的向警察介绍了法轮功,以及法轮功在国际社会上的洪传,并陈述了我所经历的事实。提审警察吸着烟并陷入沉思对我说:“你没有签证入境,触犯了入境法规,可以判你偷渡国境罪。”当时我义正词严的回答了他三点:(1)每年中国大陆都有成批成批的人往台湾、往欧洲、往美国偷渡。你长这么大,你听说过有外国公民往中国大陆偷渡的吗?没有。(2)我是经过了多次正规申请签证程序,回国探亲访友,但是都被中国领事馆给拒签了,是中国政府剥夺了我一个普通公民的基本人权,正当的旅行权利,错在中国政府。(3)香港一九九七年开始回归中国大陆,一国两制,那么我从香港到中国大陆,这只不过是从一个国家的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旅行,也就根本谈不上偷渡国境的问题了。

那个警察被我问的目瞪口呆、哑口无言。最后他让我在他记录的那份档案上签字,我就拿起笔在记录档案上写到:法轮大法好!然后堂堂正正的签上了我的名字。

这时我恍恍惚惚看到我写的字在纸上闪闪发光,当时我以为是时间太晚了,因为当时已是凌晨三点多钟,可能是眼睛疲劳花了的缘故,我揉了揉眼睛再看,“法轮大法好”几个大字依然闪闪发光。这时脑海里浮现出一段法:“你回家也写两笔字儿,字不在好坏,可有功啊!”[1]“你摸过的东西都会留下能量,都是闪闪发光的。”[1]我明白了,是师父在鼓励我呀。感恩师父、感谢大法。

一个星期很快就过去了,一天晚上入睡前,我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啊,这里的每个人都知道了大法,可是澳洲还有许多人没有听说过大法,我想回去了。”隔天上午,狱警就告诉我:“收拾一下你的行李,送你回澳大利亚。”收拾完行李后,我对所有的牢犯说:“我要回澳大利亚了,希望你们出去后都能够有机会学炼法轮功,有益于自己、有益于社会。”这时一个牢犯说:“真象你说的那样,是你们师父说了算啊,你们师父真伟大!”就这样我又回到了澳大利亚。再次感恩师父、感谢大法。

二、听师父的话,好好学法

在二十多年的修炼中,师父的一段法时刻记在心里。师父说:“把我所能够给予你们的,把我所能够帮助你们的,都压進了那部法里面去,只是看你自己想不想得。”[3]这段讲法一直伴随着我。我坚持每天学法,师父不断的将新的法理展现给我,同时师父也给我展现了那功柱在翻倍翻倍的增长,速度之快令人惊叹。有一阶段感到:修到了一个境界之后,我发现提高突然慢了下来,好象很难再進步了,好象修到头了,再也升不上去了,到了难以提升的瓶颈状态。

有一天我在背《转法轮》,背到“我是炼功人”[1]的时候,炼功的“功”字在我脑海里呈现出天下为公的“公”字,我意识到:我修炼的基点应该改变了。从修炼一开始都是以我为基点,我要修炼、我要提高、别人不能干扰我,我要这样、我要那样、一切以我为中心。就是洪法,证实法也是在以我为中心的基点上。

通过学法意识到:应该把法摆在首位,以法为大。法才是一切的根本,应该同化的是法,而不是我个人的什么意愿。基点转变后,接下来的修炼真是感到“柳暗花明又一村”[1],再学法的时候,那个法理都发生了变化,真正感受到:个体就是这大法中的一个粒子,随着宇宙的规律在天体中运行。

有一次打坐入定之后,我看到:在我的空间场中有许许多多的佛、道、神都在盯着我看,然后说了两句话:“玄关设位已过,孺子可教也”。他们渐渐隐去之后,师父平稳深沉的对我说:“你修炼一个宇宙。”当时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隐隐约约我在想,修炼一个宇宙是什么概念呀、有多难呀!师父看我迟疑,于是打入我脑中一段法:“因为我们的功炼的很大,等于炼的是整个宇宙。”[1]“人体是一个小宇宙”[1]。还展现给我一个巨大的字:包容的“容”字。我似乎略有所悟,并默默下决心:我修、我炼。

由于在常人中养成了许多后天观念,经常会陷入对错、好坏等是非之中,因而争论不休。一天学到《转法轮》中一段法:“打出来走阴阳两面的交界处”[1]。我悟到:真正的修炼人是应该跳出阴阳的,不在阴阳之中就不会在是非之中。因为无论我是对还是错,我还是在对错之中;无论我是是,还是非,我还是在是非之中的是非之人。当我真正能做到心不动、不進入是非之中后,是是非非的事也就远离了我。

又一天学到:“因为我们的功炼的很大,等于炼的是整个宇宙。那么大家想一想,这个宇宙中有两大家,佛、道两大家,排除哪一家都构不成完整的宇宙”[1]。我又悟到:同修们都是来自于不同的天国世界,有的是佛家的;有的是道家的;也有的是奇门的。不论是哪一家哪一门的,我都应该扩大我的容量,学会去包容他们。认识到每一次的矛盾出现,都是扩大自己容量的好机会。每当心里出现不舒服的感觉时,我就提醒自己,一定是我有什么执著心还没有被发现和放下。

当我看不到同修、家人和常人的优点时,我会告诫自己:我的心性需要提高了。师父说:“道家往往把上半身视为阳,下半身视为阴”[1]。我悟到:总是看到别人的不足之处,不就等于我在别人的下半身看人吗?因为此时的我和别人的下半身一样高,所以看到的才是阴的、不好的一面。应该马上提高心性了,只有提高了心性的高度,才能看到别人上半身阳的部份和好的一面。

三、在送英文大纪元报中修炼

由于邪党大面积对西方社会的有目地的渗透,使很多西人及澳洲政府对法轮功还没有完全的了解,也没有真正看清中共邪党渗透澳洲的真正目地。今年年初,停刊的英文大纪元又开始复刊发行了,这也是我们向西方主流社会讲真相的有力法器。

因堪培拉的英文大纪元报纸都从悉尼印刷,每周需要有人开车从悉尼送往堪培拉。一天,大纪元的同修问我,能不能承担下来每周一次从悉尼到堪培拉送英文大纪元报纸的工作。我当时就想,如果我接受的话,这一取一送,一天下来要十几个小时,劳累辛苦不算,我的工作怎么办?于是我推脱说,还是找别人吧,而且大纪元有自己专职的送报司机。同修说,问过许多人,没有人来承担这项工作,如果送报的问题不解决,直接影响到英文大纪元复刊和進入澳洲首都向主流社会讲真相的事宜。

我心里开始不平静了,如果答应,就意味着我个人经济收入要受到损失;如果不答应,就直接影响到救度澳洲首都主流人士。但又一想,我当年能放下苍宇中的神位,冒着天胆,带着誓约随师下世,不就是要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吗?这不就是我的责任和使命吗?于是我就答应了。从中也找到了自己对利益的执著。

晚上学法时学到:“大家想一想,明明白白吃苦的是不是你,付出的是不是你的主元神,在常人中你失去东西,是不是你明明白白失去的?那么这个功就该你得,谁失谁得。”[1]和法对照一下,发现我的悟性怎么那么低啊。而且澳大利亚政府是民选的,政府官员就是民众的代表,他们明白了真相,有了好的未来,也就代表了选他们的民众。就象修炼人是他们天国众生的代表一样。所以救度众生的功效是事半功倍,这不是大好事吗!想明白了之后,我的心也感到祥和与欣慰。

在去堪培拉送完大纪元报的第二天,我还增加了派送给我们当地的十一个市议员、两个洲议员和一个联邦议员。效果很好,我也感到很荣幸和付出后的喜悦。再感谢师父、感谢大法!感谢大纪元的同修们!

让我们珍惜这万古不遇的正法修炼机缘,在做好三件事中,比学比修,整体提高,整体升华,救度更多众生,以谢师恩!

有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中部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二零一九年澳洲法会发言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