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神韵带给众生 兑现来世的神圣誓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二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住在越南河内。我于二零一五年八月份在捷克共和国得法,当时我去欧洲看望我的哥哥、姐姐。在看望我哥哥与两位姐姐的二十天之内,我无意中就溶入大法中了。在这之前我的哥哥、姐姐与孙子们都已经得法并正在很精進的修炼

在那段时间里每天我们一起炼五套功法,一起读《转法轮》直到半夜才休息。那时我对法的认识不太深,只感受到在我身边大家都很努力修炼,对师父与大法都怀有一颗尊敬的心,我只不过感到大法对大家很好,可自己本人还没有深刻的感受。

对于法的传奇我也听说不少,那些故事给我的印象很深。若大法真能那样神奇改变人心与社会,我也想尽一份努力去洪法,把他传递给越多的人越好。

回到越南后,每天晚上我都坚持炼功,我的两个孩子也顺其自然的跟我炼起来了,我丈夫也跟着学。我们开始一起看书,一起听师父讲法,慢慢的师父的话渗透在我心中,我会看自己并开始改变,把自己变的更好。

我们家庭气氛也变的更加祥和,我们没有象之前那样激烈吵闹了,各自多忍一下。我再也就没有觉的自己辛苦与委屈了,我在学会改变自己去面对修炼生活中的态度,以苦为乐以消除自己的罪业。

我也知道大法所指出的路将把我人生道路改变了,我通过正面对待修炼中的困难去主动消业,不只这样,我还可以回归自己原来的世界,通过修炼提高层次,走出三界与痛苦的人生,我可以升华上天国世界,佛道神的世界。

我也知道修炼的路很艰难,自己要坚持,精進,忍耐,不断的努力。修炼的难处是不断去掉各种执着,按真善忍解决问题,真的很不容易。

我在一间旅行社工作,从二零零九年开始我开始经营自己的旅行社。有时候我做导游带领越南游客去外国旅行。

得法五个月后,一个很大刺激到我心灵的考验发生了。有一位很难相处的女士登记参加我们公司于二零一六年中国新年时期组团去澳洲旅游,旅游团总共有三十六位游客。

组团历程结束后大家几乎都表示很满意,唯有一位女游客从开始时一直啰嗦饭店没有她想象那么好,饭菜不合口味,饭店靠近高速公路让她睡不着觉等等很多问题。

在整个路程中她一直扰乱,刺激其他游客,想要收集证据把我公司告了。她自己还随意谩骂我们的导游,说脏话,把导游看成仆人了。

在澳洲的协调经理对她无理的态度表示愤怒,并拿出澳洲的法律告诫她,她暂时哑口了。回到越南时她就把另外两位女游客拉拢过来,把所有怨气发在我和越南员工头上。她威胁将把我公司信誉搞坏了,要求退回旅游费,若我们没有答应她的要求,她将雇佣坏人殴打我们。

当时我心灵与精神上受到很大的冲击,有时难过有时愤怒,自问为何人那么恶毒?她太无理,太狂妄自傲了。我也没有因此而感到害怕,可若按她的建议赔那么大的一笔钱我也很难做到。

要是之前还没有修炼的时候我会使用常人的思维,为了一个对错与她争到底。

经过几天思考,心里挣扎后,我突然想到自己是个修炼人,这事是一个跟考验心性一样的一个关,可能这是我前世欠过她的债,现在要还了。按师父的教导若那时别人对我威胁我也应该忍受,我不是在得到“德”了吗,我的功就长上来了。这只是忍让与提高心性的功课而已,看看我能不能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1]?看看我在这种情况下能按师父所要求的忍一忍吗?

我就改变态度,为那位游客处身设想,我就能理解她为何那么怒气:因为澳洲的那位经理就跟她讲法律,没有她所期望一样的把她当成“上帝”来对待,所以事情才这样恶化。

我就放下自我,写信向她道歉,甚至集中精力让她在我当面咒骂,只要她心中满意,这笔债就全还了。可她不肯跟我见面并没有接受我的道歉,说道歉是不够的,要赔钱她才满足。我就决定按他们所期待的赔她与被拉拢的另外两位游客的钱。

过后不久,我觉的心中的烦恼,怨恨,委屈全都消失了,心中一片轻松,舒适。我進一步认识到把钱财看轻的体会,按照大法的法理提高心性。对在日后的所能发生的很多问题, 就是修炼路上的魔难,我就持着随时面对的心态。这事给我留下深刻的提高心性的体会。

二零一七年五月份我参加了纽约法会。从纽约法会回来我提高很大,对所要做的事情认识更加清楚。对洪法这事我也没有象以前花那么大心思了,而更加注重于向众生讲清真相,从而让更多的众生能得救。

我明白为何给我安排做旅行社的这条道路,为何自己带游客去各国旅游。修炼之前,我心中很疑惑为何法轮功修炼人一直跟大家提到这场迫害,有时对中国同修故意带着录音机走近我们旅游团放真相录音,我还觉的烦心。

走進修炼之后,自己才明白讲真相的意义,修炼人有救自己的众生的责任与使命,这时我对同修们所做的一切都很感动,无论严寒酷暑他们依然要面对象我这样有误解的游客的各种心态。

从美国回来之后,每次带客人去旅游,我都留心给整团讲真相。若我没有尽力给他们讲真相,或耽误给任何一位游客讲真相,我都因为那次没做完美而感到遗憾。

按着每个团的性质我将决定给整个团一次讲清真相还是找适合的时间给个人或全家讲真相,只要我心中想带给他们真相,就有安排,我就有机会。有时想要救人还要顺着他们的执着,只要我能说出大法如何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并解释为何这场迫害延迟这么长时间了而还没结束。

有时我带游客去同修的真相点,并以客观角度跟游客讲清为何同修在这里,为何法轮功修炼人给世人讲述这场迫害的道理,呼吁大家支持以能尽早制止在中国大陆的这场邪恶迫害,法轮功修炼人是希望能营救在中国受邪恶迫害的善良修炼者。

我得法之前,哥哥常催促我要出国看神韵并嘱咐要带爸妈一起去,他说这是最美好、最值得看的秀。我相信他的话,没有任何疑惑。我第一次观看神韵是于二零一五年在澳洲墨尔本。过后我得法并把师父的经文全部看完,听同修交流,我对神韵艺术团救度众生的重要性更加深刻了解。

从此我心中就牵挂此事并想带我的游客去观看这个秀。最大的愿望是这样,可游客从哪里来呢?怎么跟同修们配合?怎么做才能有更多的游客来看等等,我的很多问题与疑惑没有得到解答,我不知要从哪里开始。

虽然心中有很多疑问,可我还是试探给游客介绍神韵,二零一七年我就可以组两个团去澳洲与新西兰观赏神韵。

于二零一七年年末,我就大量开拓于二零一八年年初专门去澳洲、日本、台湾观光并去观看神韵的旅游团。我很幸福能跟同修配合带社会上的各个阶层游客出国观看神韵。虽然很辛苦,很多时我忘吃忘睡的工作,可只要想要自己多努力一份就多一个生命能得救,我又努力站起来,继续工作。

在组团的过程中有时我身体被干扰,有时病业假相发作在我脖子上长了一些瘤,很痛,连吃饭或是回过头来也很艰难,我想休息,不想做任何事情。可很快我就意识到这是旧势力干扰。我对学法、炼功的事更加严肃对待并加强发正念,一天过后病业假相几乎消失了。

另一次我头脑猛然剧痛起来,让我放弃手中的一分一秒不可被间断的急事。我豁然想到自己不是师父的弟子吗,不许任何邪恶干扰我身体。这个念头一发出,甚至还没等说出口,从头顶往下一个电流立即打入通透我全身。

这是我对“信师信法”神奇的一次体会,让我联想到师父所讲的“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2]。我知道只要弟子的正念是真正的,伟大的师父就在我身边保护并及时加持我。我就继续工作,没有任何阻力能阻挡我。

有时在出发前几天游客又想毁约,我就花时间了解原因并提醒同修一起向内找,保持强大的正念,一起清除邪恶阻挡我们带人去看神韵。同修也积极向内找,归正下来,结果大家都不毁约了。我们很好的配合,各自尽自己的责任。我自己时时也对组团的全过程与各个阶段保持正念,同时同修们也对自己所带来去看神韵的众生保持正念。

我还记得要保持每天学法,炼功让能量通透全身,带有大法的力量才能做好救度众生的事情。

二零一八年神韵表演结束,大概有八百五十名游客(人次)去看神韵,去台湾的团办得比较圆满,虽然澳洲与日本团的游客数量不够所以亏了本,可从中我也能看出自己与整体的遗漏。

经过长时间高强度工作集中精神于找游客去台湾,把组团事情几乎都安排好了之后,我就找去日本与澳洲的游客组团。当初人数也差不多,我也不想多组团或多找游客以代替毁约的人。

到我跟同修们重新确认游客数量,准备资料申请签证的时候,因很多理由他们延迟或毁约,一些游客申请不到签证等等。那时人数下降,只有当初预约的四分之一,

我紧张起来,并担心在国外所订机票费用与组团抵押金付款期到了,如何尽快补足游客人数?在一个很短的时间内,在方方面面的大压力下我要做出决定来。我很需要整体跟组团去台湾一样的协助。我就打电话请求支持,可同修好象只对台湾组团留心,因为费用低,游客多,申请签证简单,没有去其它国家那么高费用。这时一种孤独的感觉笼罩着我,我觉的没力气,觉的很绝望,没有人陪伴我。

经过很多周折,虽然我将要面临赔大钱的危机,我还是决定坚持组团下去。若现在停下来我只不过亏了机票订金的钱而已。可我知道自己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而不是组团为了赚钱,所以要付出的价值是无法预料的。

重新摆放自己所做的目地与归正自己之后,我又充满信心并继续努力下去。我就请求同修协助并高强度不断的发正念,游客人数又往上增加,增加到跟当初预料的四分之三。我尽快完成所有手续,准备出发。很可惜的是在出发前五~六天游客人数猛增,比当初预料还多,可来不及申请签证了。

向内找,我知道是为了自己主观,有时放松正念,有时对整体失去信心所以一个人顶着而感到孤独。关于整体,我想我们应该建立一个无条件配合的整体,对该项目救人的重要性一起交流与配合。我们也须不断保持正念,不断锻炼成熟并努力做的更好。

于二零一九年年初,我打算给一千到一千二百游客组团去看神韵,并努力做得比前年更多,更好。可考验重重,大面积影响到游客与组团的事情,有时我也很无奈,顾虑心起来了,不知如何是好,可我知道一切事情不是偶然发生,而都是有其原因。我就平静的接受并处理。

对于自己所经历的用一两句话无法言表,可我深刻体会到生命在正与邪较量中挣扎的想得救的那种感受。大法弟子想救人的时候对每个生命得救的代价要付出很多心血、汗水,虽然表面上很平静,但需要多么坚强的毅力。

最终于二零一九年我们也能带一千一百二十名游客去台湾、日本、韩国观看了神韵。

我会更加努力做好自己该做的责任,努力做一位真正的大法弟子,对得起师父救度的无量恩德!

感谢尊敬的师尊!

感谢各位同修聆听我的心得体会!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二零一九年澳洲法会发言稿)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