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见证的本市“七二零”历史片段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四日】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年过六旬的我正在另一个城市照顾八十多岁的父母。他们坎坷的一生,造成了多病缠身。因为我修炼法轮大法,他们看到了我心性的提高,虽然弟弟一家和父母生活在同一个城市,但作为女儿我还是每月至少往返两次去照看他们。邻里及亲朋好友都很羡慕,说法轮功真好。大家更是亲眼看到我从“文革”期间陆续得的多种疾病不治而愈,所以也很相信大法的威力。父母每天念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后,身体大有好转。

那天晚上,同修打来长途电话说,我市的法轮功辅导站站长和一些辅导员被抓,据说是全国统一行动。放下电话,心里虽然平静,但是觉的将要发生什么事情,心想必须立即回去。我很严肃的将实情告诉父母,他们凭多年的人生阅历,推测将有大事发生,因为他们知道共产邪党整人运动从未真正停止过,而且手段是狠毒的。但他们还是同意我返程,并让我对他们放心。此时将近半夜十二点钟,我立即收拾东西赶往火车站,买到后半夜两点钟的火车票。

火车在夜空下疾驰,车窗外一片漆黑。我无心入睡,背诵《洪吟》的部份诗句。这一路思绪万千,想到师父讲给我们太多书本上学不到的知识、教给我们做人的道理、指导我们修炼的方法、给我们净化了身体,使多少身患重病的人获得了新生,我自己也是个身心受益者,师父为了我们付出的太多太多,这些,在当今的社会里有谁能做的到呢?为什么不让我们修炼?我们也没触及政治……我认为父母的感觉是对的,但是这次大事会以什么样的形式出现?我一时想象不出来。我问自己:“怕么?”回答:“不怕!我要为大法说句公道话,我要参与营救被非法抓捕的站长和辅导员。”

火车到站时,天已大亮,随着人流走出车站,直觉让我奔向市政府。到了市政府门前,看到已有几千名法轮功修炼者站在市政府大院周围,都是想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营救我们被抓的同修。见状后只感觉自己来迟了,赶快站到人群中间,恰好遇到一位熟悉的同修,她说:“我们很多人都看到天上有那么多大法轮”。我想,这一定是师父在加持我们,心里对师父说,我们一定能坚持到底。

满街的警察叁一群俩一伙的走近我们,有大声吼叫的,有不停呵斥的,谩骂声不断。他们分别将人群领开,有的向东领,有的向西领,一会儿走,一会儿跑,在市政府周围的路边转来转去。在这闷热的天气里,还对跟不上队伍的体弱、年老者推来搡去,有的警察还动手打人。我们上前制止警察打人,并告诉他们我们是按照真、善、忍修炼的好人,打人是错的。后来连警察都跑累了,他们也是时刻在等待上级的指示,等接到新的指示后,将我们安置在路边坐下休息。有的同修买来饮料,大家都推让着,让年老体弱者先用。同修有背法的,有炼功的,大家都互相鼓励着。年轻的同修拿着塑料袋,搜集喝完的饮料瓶等,同时将警察扔在地上的烟头都拾起来。当时围观的世人见状都竖起了大拇指。

过午,警察按照上级的指示,将人群带到市政府前面的大广场。从警察的间断谈话中,知道了全国各地都是这样的形势,有的警察还小声说,全国各地去北京的法轮功学员更多。听到后,心想我也应该去北京呀。这时有同修发现,广场周围的路边,不知何时停过来一排排空的公交车。警察连拉带推的把同修们逐个推上公交车。每个车里人满后,分别驶向远离市中心的几个中学。

学校都已经放假了,原本空荡荡的教室里坐满了法轮功学员。每个教室门外都有几个警察看守,扩音器以最大的音量,反复播放充满邪恶的弥天大谎,用最恶毒的语言攻击、栽赃、诽谤和陷害法轮功,他们想用这种方式给法轮功修炼者洗脑。这巨大的形势变化,是我们意想不到的。我冷静下来,趁着警察不注意时,将教室门口的扩音器开关关掉,我们所在教室里的广播暂时停止了。过了一会儿,有个警察站在门口大声吼叫:“是谁把开关关掉啦?!”教室里静静的,没有人理他。他没敢進入教室,在门口转了一会儿,把扩音器的开关打开后就悄悄离开了。因为不想听邪恶的宣传,我又一次关掉了扩音器开关。可是相邻的教室仍然在大声播放着。我随身带了一本小的《洪吟》手抄本,就和身边的同修说:“咱们大声读《洪吟》吧。”于是,我们开始朗读《洪吟》里的诗词,满教室的同修都一起读起来。警察多次進来阻止,但是我们心很齐,他们也没办法。后来听到所有的教室都传来读法的声音,也有背诵《论语》等经文的。我们一遍遍不停的读、不停的背,真是:“大法不离身 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1]。

每个人都凭着一颗善良真诚的心,想着师父,想着大法,忘记了一天的疲劳,忘记了一天没有吃饭,忘记了危险,忘记了害怕,忘记了时间,忘记了教室外的走廊里还有那么多的警察。那声音惊天动地,冲破夜空直上云霄,震撼宇宙。我真的感到自己溶于了法中,生命在升华着。

到了深夜,警察在走廊对大法弟子逐个進行了登记,随后放行。当我们走出校门时,看到有人在门口寻找这里是否有自己的家人。听他们讲,白天的时候警察有去家里或单位的,告诉他们不许家人再炼法轮功了,再炼就让全家人下岗。

“七二零”是人类历史上极其黑暗的一天,我是见证人,见证了善良与邪恶的较量,见证了法轮功修炼者都是按照真、善、忍要求,和平的对待所发生的不公,维护着宇宙的真理;更见证了中共邪党的一贯伎俩。此时,正是江泽民担任中国政府最高领导人,是他以谎言和暴力治国、践踏中国宪法,是他一手操控导演的这次全国性的对善良的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其邪恶超出人们的想象。江泽民是真正的历史罪人,这滔天大罪是必须清算的。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威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