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九九年“七二零”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四日】十六年反迫害中的又一个“七二零”,几天里我的脑海中总是浮现出九九年七二零期间的场景。我想还是拿起笔来,写下那段难忘的记忆。

我还是从九九年“七二零”前二个月说起,也就是九九年的五、六月份起。那段时间里,早晨晨炼时在我们的炼功点上常常看到有几名警察骑着带斗的摩托警车到炼功点上和我们一起炼功,他们说是上边派下来了解法轮功的。大家没有戒备,都很欢迎他们来炼功和了解法轮功情况,也都很热情的给他们介绍法轮功的法理和从好人做起、做事先考虑别人,对家庭、对社会、对国家都百利而无一害的道理等。有的同修还把大法书送给他们看。

有一天一位四、五十岁的警察对我说:这法轮功真厉害呀!他用手拍着他的后脖梗说:我这颈椎病炼这么几天就好了。我也把我炼功前无名热二十一年,国家级医院住院医治无效,炼法轮功一个月体温恢复正常的亲身体验讲给他,并提醒他把这些神奇的功效汇报给他们的上级领导,他不住的点头答应。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早晨,我正常去炼功点炼功,远远看到炼功点空荡荡,只有二位年岁比较大的同修大姐,她们看到我,对我说:今天早晨全国统一把所有法轮功炼功点的辅导员全部绑架、抓捕。最近来炼功点上炼功的警察,是来了解和跟踪辅导员的住处情况的……听后,我惊的目瞪口呆。

我思绪中想着,炼法轮功之前我二十多年里都在“无名热”的痛苦中熬煎,在国家级医院住院治疗,都无济于事。不但体虚无力,加上发烧中的一阵冷,一阵热带来的失眠,常常使我精神恍惚,每天都在病苦中挣扎。炼法轮功后,告别了病苦,真正体验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欣慰。想到同修们对我的关心、帮助、安慰……想到辅导员每天的辛苦,义务为大家服务,从不收一分钱……怎么能把这样的好人绑架了呢?

我带着无限的不解、压抑回到了家。找出了那份厚厚的病历,怀着沉重的心情和对国家领导人的信任,来到了省委门前,期待着见到省委领导,说出我一个普通市民的亲身经历和心里话。不时的有各市、镇、县、区等地方的同修赶来,大家都在期待着、盼望着领导的到来。

可是盼来的不是省委领导、不是领导人。盼来的是警车、警察和崭新的大客车象墙一样,将我们所有上访的法轮功学员挡在了里面。然后是警察指挥我们上大客车,我还以为让我们上车是去见领导。可是上车后,车竟开向了市外郊区很远很远的地方,是一片荒地,又象废弃的球场,四边用木杆,用网圈着。都是早有准备、安排好了的。因为是夏天最热的时候,我们直对太阳,被暴晒了一天。

一天里,我们和警察讲法轮功祛病健身的奇效,和炼法轮功必须先从好人做起的道理。他们都表示赞同,只是说是上边叫他们这样做的。有一位警察还说:他姨也是炼法轮功的,肝炎都炼好了。后来这位警察得知我和他是一个区的,便告诉我说,晚上让我和他坐一辆车回去,到市内让我下车。我没有照办,因为我当时还没有认清中共恶党的杀人本性,还想见领导,讲明法轮功的真相。到了晚上八点钟左右,来了一批大客车。喊着各市、镇、县、区的名字,同修们各自上了大客车。我上了我们区的大客车,车上已有一部份同修了,在车上遇到了三位炼功点上的同修,他(她)们被拉到了更远的一个学校里。有位同修大姐无意中碰到我的胳膊时,我本能的颤抖躲闪一下,她问我怎么了?我说暴晒一天,胳膊都晒起泡了(我穿的是无袖连衣裙)。

我们没有见到任何领导人。大客车将我们送到了区体育场,又转各街道,由单位接回看管起来,不准回家。

十六年后的今天,诉江的大潮已势不可挡,正法的历史已翻开了新的一页。我们更体悟到了恩师的辛苦付出和慈悲救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