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二零、七.二二那几天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四日】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北京开始抓研究会的大法弟子,我们和各级辅导站失去了联系。二十、二十一日两天炼功点一位同修到大街上加入了证实法的队伍,晚上回来告诉一些情况和消息(那时我们每天都集体学法,同时也等他回来):警察把他们从这拉到那,拉到石景山等体育馆集体软禁。同修间传着许多消息,真假难辨。抓人、走人、被迫放人……情况较乱,需要用大法认真思考、认真衡量。这期间他们看见许多大小彩色法轮在天空、在他们周围旋转,他们就欢呼,师父在鼓励我们啊!警察也看见了。黄昏时,警察原本打算把他们拉到另一地点,结果车轱辘坏了,卡车不能动。大法弟子们又是一阵欢呼,是师父保护我们啊!警察也就把他们放了。

二十一日下午,单位开党员会,诬蔑说法轮功是非法组织,要取缔,今后不许再炼了,明天见报。晚上学法时,大家讨论怎么办。多数认为要挺身而出,为师父、为大法讨公道。商定明早上大街去证实法。情况再严峻,也要去,哪怕是枪口对着,“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1]。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早六点前结束晨炼后,我们五位同修一起出发,就按照四二五去信访局的方向走。到了北大医院附近,看到密密麻麻许多人,大概就是这里吧。走入人群,有警察说,法轮功上访的人站在这边,我们就加入了这个队伍。几个钟头后,来了一辆辆大客车要把我们拉走。有的同修认为不应配合邪恶,有的认为不应遭他们迫害,找借口走了,没上车。我们同来的有两位走散了,也没上车。我们这些人踏上了车门。

在车上,大家背《论语》、《精進要旨》的经文,背《洪吟》。一个人起头,大家一起背,声音震撼……我们一边念一边时不时流着热泪。感觉我们无比高大,能量场特强,我们在做最正义的事!车厢的门是开着的,沿途车厢外许多老百姓为我们鼓掌。

大巴车把我们拉到一个体育馆下来坐在看台上静等,我们看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同修,大家会心的微笑,心中无比欣慰、无比温暖。同样,我们背《论语》、《精進要旨》的经文,背《洪吟》,此起彼伏,非常壮观。之后又把我们拉到另一体育馆,拉来拉去,从这到那,最后拉到永定乡乡政府一个礼堂。

我们按地区分坐在座位上,对面台上坐着一些政法系统的人,他们面前是一大排桌子,再前面是一把把椅子。他们重复中共的谎言。然后就让我们一个个到台上去登记。

我当时认为这是证实法的一次机会,就上去了。是一个较老年的政法人员接待我。我给他讲述了我得法、学法、炼功的收获体会及周围人祛病健身、提高心性的收获、法轮大法是正法。他说可以理解。我就在上面登了记,并堂堂正正的写上法轮大法是正法,李洪志大师是最伟大的大师,应该还师父的公道、还大法的公道,给我们正常的修炼环境等等。

黄昏时,我们三位和大院内其他同修一起被拉回到我们大院派出所,派出所的人又从新登记了一次。和我谈话的是我单位保卫科借去的,他妈妈和我老伴同修熟。乘此机会我就更详细的向他洪法,写的也更详细。我觉的我证实了法。老伴同修和我同感。

那几天应该是中伏天,全年最热的天气,太阳当头晒。但由于有师父保护,从清晨六点到夜晚十点,既不热,也不饿。谢谢师父!

晚上十点后回到家,学法的同修还等着我们没有散会,大家商量着明天单位领导一定找我们,怎么去向他们洪法。

第二天二十三日上班,我们院为我们六位同修办了所谓的“学习班”。都是昨天去证实法的。党委副书记主持,正书记讲了话。主要是说大家炼法轮功可以理解。法轮功在我们院炼的很多,一百多人(当时全院一千多人),看书的更多,他也看过,也觉得好,要不是忙,他也炼了

参加会的大多是各个室的支部书记、主任等。他们纷纷发言企图说服我们,但也各不一样,有的对大法实际上很认可,但不得不劝说我们;有的是真的反对,说一些歪曲大法的话。我们在会前早就商定,这是一次难得的洪法、证实法的机会。六个人轮着班发言,每位都说出了发自肺腑的心得体会。法轮大法是正法,李洪志大师是最正派的大师,法轮大法对祛病健身、提高人们思想修养有不可磨灭的功效,我们每个人都是例子,你们在座诸位领导都是见证人。有理有据,铿锵有声,显得那些领导们讲的话苍白无力,很尴尬。整个会场,大法弟子成了主角。

“七·二零”、“七·二二”,是江氏元凶迫害法轮大法的开始,也是大法弟子由个人修炼时期转入正法时期修炼的正式开端。大法弟子在师尊不在国内的情况下,以法为师,从人中毅然走出来,不畏生死,坦坦荡荡,组成一支庞大的浩浩荡荡的正法队伍,维护师尊的威德与尊严,维护大法的威德与尊严,证实法、洪扬法、圆容法。师尊安排我有幸加入这历史的伟大一幕,我感到无比殊荣,万生有幸!谢谢师尊!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无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