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修炼中走向成熟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十日】母亲在我小的时候就已修炼大法了,那个时候的我,对世界上的好多东西都没有太多的概念,但是大法带给母亲的改变我看得到:脾气好了,身体好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后,母亲遭到中共的迫害,我也遭到过亲人的白眼,世人的非议,但都不觉的这些有什么,我也从来没有埋怨过母亲。谎言铺天盖地,邪恶宣传不断加码,但是我心里一直有一念:大法不是电视上说的那样。

一、我为什么修炼大法

二零一一年,我在百无聊赖中慢慢走入修炼,开始是母亲拉着我和妹妹一起看书,后来我自己看书。但是那时候除了看书,不知道做其它的事。因为怕吃苦,也不炼功,更没有意识到讲真相的重要。刚开始看书的时候,有对爱情的逃避,有对工作中勾心斗角的厌恶,也有对常人中的名气求而不得的失望,种种种种,我只想在大法中找到心安。带着这些有求或者逃避的目地,我走入了修炼。

修炼了这么多年,其实我都没有放弃自己人的这一面的东西,而一直在法中寻求自己认为对的,或者对自己有好处的。我没有认识到自己是大法弟子所肩负的责任和使命是什么。

“如果修炼的人要是只从表面上放的下,但内心里边还在保守着、固守着一个东西,固守着你自己的那个你最本质的利益不让人伤害的时候,我告诉大家,那是假修炼!你自己的内心要不动,你是一步都提高不了,那是骗自己。”[1]这段话也让我明白了,为什么我这么多年看书炼功一直觉的有干扰,真的入静入定的时候少之又少,但是却不知这些都是因为人的东西在我的脑子中始终占据在首位。“真修大法 唯此为大”[2]。我没有把法放在第一位,而是把常人中的安逸和生活放在第一位,不能真正的走出人,又怎能修成神?!

这些话,从年初的时候师父就点我,到现在我才真正的明白。

二、在工作中修心

我所做的工作是采购,客户为了拉关系,会送礼给回扣,但是都被我拒绝。实在推不掉退不回去的,我都是把礼品的钱折成现金用来做真相资料。我也很少用回扣的方式去压价或者故意为难客户。师父说:“公平交易,把心摆正。”[3]市场什么价格,采购就是什么价格。尽可能的为公司节约成本,降低费用。

因为经常要联系业务打电话,我和领导提出是否可以公司报销电话费。开始的时候,领导同意了。但是过了一个月,又取消了,同时领导把办公室的电话也停了。就相当于我打的所有工作电话都是自费。师父讲:“我们修炼人讲随其自然,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3]在名利上不强求,取消就取消吧,再没和公司提过这事。但是该电话联系的时候,我也从来不马虎,不会觉的公司不给报销电话费了,电话就少打,在工作上打折扣,而是继续象以前一样做好份内之事。

我负责的这块业务是公司新开发的,除了我之外基本没有人懂。慢慢的生出了欢喜心,同时还觉的其他同事甚至部门领导都不如我,觉的他们这做的不好,那做的不好,结果同事关系越来越紧张。

在不断的向内找过程中,我发现,自己除了欢喜心,还有妒嫉心。每个人都有缺点,但是更多的是长处。我只盯着同事的缺点看,却不多想他们的优点,看不起人。这也是一种妒嫉心啊!意识到之后,我在发正念的时候注意清除自己的妒嫉心。在工作中,多和同事配合。他们做的不好的地方,我主动去做好,查漏补缺共同把工作做好。

有一次,我帮公司买了一笔很便宜的货,觉的沾沾自喜。就想写一篇市场汇报给领导,实际上是给自己邀功。工作做的好,是份内之事,邀功是常人中追求名利的做法。修炼人就是要做个好人,做个内心纯净的人,我怎么能有这么不好的想法呢?!意识到这颗心之后,马上就停笔不写了。

三、转变观念讲真相

现在每天工作忙完了就看书,无论是在单位还是在家里,一有闲暇时间就看书、看明慧网的交流文章。因为工作的关系,经常要出差,每次出差不但不觉的疲累,反而都是讲真相的好机会。因为出差经常要打车,每到一个城市我都会借着打车的机会讲真相。有些司机很愿意听,一讲就能接受;有些不接受,甚至有些在邪恶的干扰下动了歪念,但是都在师父的加持下成功化解。

有一次,在明慧网上看到同修写的关于某地区加强举报奖励的文章,因为我经常去那个地方出差,所以就生了怕心。但是转念一想,越是举报,邪恶越是猖狂,越是需要大法弟子去讲真相,清除邪恶。所以再去的时候,就只抱着正念,上车就给司机讲,路途短来不及的也会留下真相信或者小册子给他们進一步了解的机会。

去南方某城市,我在出租车上和司机讲真相,司机一面听我讲,一面打开手机微信,用手指按住语音的按钮,大声的问我:“你刚才说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什么好?”刚开始的时候我用常人的办法想打岔过去,但是在他的一再追问下,我善意的和他说:“这些东西不要用微信传,对你不好。”他见我识破了他要发微信的企图,就关掉了手机屏幕。问我刚才说的是否能告诉他的同事们,我说:“你告诉谁都可以,都是积功德的事情。但是不要用微信,因为微信是被监听的。而且善恶有报,人做好事会有福报,做坏事会有恶报。”并同时发正念。司机背后的邪恶因素解体之后,开始认真的听我讲真相。

以前我讲真相的时候,都是开门见山的问:您有没有听说过法轮功?或者是否知道“天安门自焚”是假的。再后来,就象唠家常一样的和司机聊天,用这种循序渐進的方式讲真相,效果更好。

那天碰见一个女司机,过马路的时候到了机动车是绿灯,但是她看见人行横道上有行人未通过就礼让行人,但是行人依旧不紧不慢的走,她有点不高兴:“现在的人真是,你让他,他还不知道快点。”我搭话道:“大家都互相站在对方的角度想问题,可能就没这事了。行人也会是司机,有机动车礼让的时候就赶紧通过,也好提高道路的通行速度。”可能就是这么一句简单的话,拉近了我们俩的关系,她就和我讲起她前几天遇到的一次事故。她的车在雨天被电瓶车撞上了,但是因为她是机动车,再加上交警大队吃了对方的好处,所以定了她全责,其实她最多是只需负一半的责任甚至是无责。我们就聊起了当前社会的人心败象,也和她说了大法弟子遇到车祸时的表现,和她讲了真相。虽然没来的及劝“三退”,但是在遇事过程中的那些和善的话语和表象,也树立了大法的正面形象,消除了她对大法的负面印象。

那天回城的时候,路上堵车。司机在听广播,我就从广播里讲的内容开始聊。聊着聊着就说到了当前社会的各种各样的问题。最后问他:您听没听过“三退”保平安。他说没有。我就给他讲为什么要退,怎么退。他听了一会儿没吱声,我没再往前追着问怕司机产生逆反情绪。同时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邪恶。过了会他思考了一下说:现在谁敢明目张胆的搞这个?我大概就知道他其实是害怕。就告诉他,不是要找组织退,而是用个化名退出来就可以。我问他贵姓,然后帮他起了个好听的名字,他欣然退了。

以前讲真相总是为了讲真相而讲真相,我现在是把讲真相溶入到修炼和生活中,念正之后自然而然的就讲了真相。而且众生似乎都在等真相一样,那种倾听和渴望,真的就象师父说的:“众生都在把他等”[4]。

八年的修炼过程中,磕磕绊绊,感谢师父一路慈悲保护。希望自己更加精進,也希望越来越多的世人能够明白真相,破除谎言,走進大法。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得法 〉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 四》〈这是你等的歌〉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