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保护我闯过关和难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七日】我是一名女大法弟子,今年五十六岁,下面我把在修炼中所遇到的关和难,在师父的慈悲帮助下,如何闯关的几个神奇经历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一、山路挂真相条幅

那是一个冬天的夜晚,我与同修准备去一条山路挂条幅,因为这条山路人们经常去锻练身体,白天过往的行人很多。由于离家很远,我俩乘坐一段公交车来到山脚下。

我俩每次出行都是同修把苦累、危险的事情抢着做,我只是配合她。由于头一天下了一场大雪,夜晚根本看不着路。同修在前面背着条幅走,我在后面打着手电筒,走一步,退半步。深一脚,浅一脚的,好不容易爬上了山坡。刚想喘一口气,用手电筒四下一照,哎呀!我俩周围都是被雪覆盖的一个个坟包,再往上照是高大的树木,风还呜呜的夹杂着树上掉下来的雪向我俩袭来,真是太恐怖了。我俩好想返回去,但我们转念一想:我们是大法弟子,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做的是证实大法的事,怎么能被这些死人吓着呢?这时,我脱口而出:“大法不离身 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1]。我和同修念着师父的法向前走,走着走着,就听见好象有人唱歌,还听到了音乐的声音。心想,这大半夜的山里怎么能有人呢?我们俩当时的怕意一扫而光,眼泪不知不觉的流了下来,并双手合十感谢师尊的看护。

我们俩一边走一边挂真相条幅,那个人在后面离我们二、三十米的距离,我们快他也快,我们慢他也慢,就象保护我们似的。就这样一直到下山我们俩走進楼群时,他才匆匆从我们身边过去。我和同修顺利的把剩下的条幅都挂在楼群里。

这件事让我们认识到,我们做的每一件证实法的事,其实都是师父早就把路铺垫好了,我们只是跑跑腿而已。

二、丈夫闯病业关

二零一八年夏天,听说是近年最热的一个夏天。虽然我家住东北,天气预报说:最高温度已达摄氏三十九度。公交车上的温度显示四十九度,空调都脱销。

七月末的一个早晨,我晨炼完后,就把楼头的一块地刨一刨,刚刨完,丈夫走过来,我说:我都刨完了,水也浇完了,你还来干啥?这时看到他左手扶着墙,右手一个劲的摇,我一看不好,因去年丈夫有过嘴歪的现象,就在同时他一下栽倒在地上。我赶忙去拽他,可他太沉(体重一百八十斤),我只能把他扶坐在地砖上。丈夫身上、脸上都是泥土,我对丈夫说:“快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求师父救你”。可丈夫已说不出话了,右腿和右臂不好使了。我说那你就在心里念,听懂了吗?丈夫点头。此时我不顾一切的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约过了七、八分钟,我问丈夫能不能站起来?丈夫点头,我搀扶着他,真的就站起来了,腿能走了,我激动的哭喊着:“师父谢谢您!对不起了,我又叫师父操心了”。

我把丈夫搀進屋后,给他洗了个澡,然后来到师父法像前,丈夫给师父上香谢师恩。这时听到消息的大伯哥(同修)也来了,问丈夫是否去医院,他说不去,没事。我和大伯哥商量,认为丈夫不能算修炼人,他只是有时间炼炼功,烟、酒都戒不了,还不识字,不能学法。去不去医院让他自己选择吧!丈夫就说没事、不去。大伯哥只好说:“那咱俩炼功吧”。他俩炼了一个小时的静功,我把饭也做好了,吃饭时丈夫的右手能拿筷子了,我真的不知应该怎样感谢师父!师父帮丈夫闯病业关,至目前已有四次,躲过两次车祸,真是大恩不言谢!

邻居们听说后都来看望丈夫,我就把大法的神奇,师父的伟大跟邻居讲,有的说真神奇,有的说还得去医院看看,别耽误了。在邻居的劝说下,丈夫也想去医院了,我想去就去吧。到医院先做CT,然后办了住院。患者很多,没有床位,就在走廊里临时搭了个床。那里都是心脑血管疾病的患者,而且年龄都在四、五十岁左右,我和丈夫看着一个个患者那痛苦的表情,真的切身体会到了,如果我们没有师父的保护是多么可怕的事。我借机与丈夫说:师父讲:“病根已经摘掉了,就剩这点黑气让它自己往出冒,让你承受那么一点难,遭一点罪,你一点不承受这是不行的”[2]。以后要好好修炼吧!丈夫不住的点头说:行,行!

我找机会和临床的陪护打招呼,互相问候,用丈夫的现身说法讲真相,让他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帮他们三退。有的人说:你们刚来时,我们还纳闷这个患者是什么病呢?自己能走。我听了这话恍然大悟,我们不是住院来的,是来讲真相救度众生的!于是只要我能搭上话的就讲真相,丈夫出院时已劝退十多个人。

三、正念闯魔窟

今年二月末,我去市场发真相资料,讲真相救人,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被绑架到公安局。绑架我的警察当场就把脚崴了,得到了报应。接管办案的两个警察把我领到一个房间要审问,我说:“我不会配合你们的,我是为了你们有个美好的未来着想。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剩下的时间我就发正念,解体黑窝中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解体另外空间操控他们对大法犯罪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他们看我什么也不说,两个小警察就强行的拉着我的手按手印。我说:“你们这样做是违法的,我不是罪犯,为什么强制给我按手印?”按完手印又让我坐铁椅子。我说:“我没有犯罪,宪法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言论自由的权利。”我一下就坐在地上打坐发正念,求师父加持。

中午他们把我关在铁笼子里,问我吃饭喝水不?我说:“吃饭,喝水”。警察给我买了面包和水,我想师父没叫我辟谷,我要保证肉身所需,更好的发正念、背法、炼功、讲真相。我深知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能忘记使命。师父说:“无论碰到了什么样的具体事情,我告诉过你们,那都是好事,因为你修炼了才出现的。无论你认为再大的魔难,再大的痛苦,都是好事,因为你修炼了才出现的。魔难中能消去业力,魔难中能去掉人心,魔难中能够使你提高上来。”[3]我在心中说:师父!弟子会按您的教导去做的,决不能给大法抹黑,不能给师父丢脸。

下午我正坐在地上发正念,警察说:“局长来了”。我睁开眼睛,局长说:“你叫什么名字?”我说:“为了你的未来,我不能告诉你,我是修炼真、善、忍的好人,你们说真、善、忍,哪个字不好,你们为什么把好人关在这里?宪法不是说信仰自由吗?言论自由吗?”局长说:“我知道真、善、忍好,知道你是好人,我们只是了解一下情况后就把你放了。”我说:“你们绑架我就是践踏法律,我们大法弟子所做的就是希望众生能有个美好的未来,上午的俩个办案警察已经多次跟我说,只要你说出姓名,我们就把你放了,我说我不能说,我师父教导我们做事要为别人着想,做一个先他后我的好人。他们却说我们不怕遭报应,我说那也不行,你们还有亲人,有家庭呢。”局长没话可说就走了。

傍晚,办案的俩个警察喊我的名字,来告诉我,他们已经去了我家了。原来家人看我没回家,就四处寻找,在同修的帮助下,得知我已被绑架,丈夫与同修来公安局要人。警察问丈夫你爱人炼法轮功,你怎么不管呢?丈夫说:“管了,我还打过她呢。可是我得了脑血栓是法轮功救了我,我现在也跟我爱人一起炼,法轮功的五套功法真好,祛病健身有奇效。”警察忙说:“大爷,你可别说你炼,再说你也回不去了。”后来,由于丈夫不识字,在警察的诱骗下签了字。同修一再给警察讲真相要求放人,可他们却说他们说了不算为由,把丈夫和同修撵走了。

这时他们胸有成竹的又来询问我:“你看你的一切我们都已经了解了,你为什么发资料?”我说:“因为法轮大法好,使上亿人得到身心健康,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我有亲身经历,我的一身病就是炼法轮大法好的,所以我想让所有人都能得到大法的保护,告诉人们大法已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得到三千多项褒奖、支持决议和信函。只有共产党、江泽民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好人,善恶有报是天理。你们看李东生、周永康等不都遭报了吗?”这时一个警察问我:“那你们大法救那些迫害法轮功的人吗?”我说:“除了几个首恶以外,大法都给众生得救的机会。”他当时高兴的鼓掌。我接着说:“那得先三退,然后加倍偿还所欠的罪业,选择保护大法弟子,在你们的权力范围内枪口抬高一厘米。”他俩说:“你看我们俩没迫害你吧?”我说:“我就是为了你们能有个美好的未来,才没告诉你们我的姓名啊!”最后他俩把笔录拿过来问我签字不,我说:“不签。”然后又把我送回铁笼子。

我盘腿在地上打坐,背:“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4]。此时我认真向内找,由于年前发真相台历、年画,讲真相救人都很顺利,就放松了安全意识,在一个地方呆的时间长,又起了着急的心,想快点发完好与同修去办事。但这都是表面因素,最主要的是根本的执著没去。有高高在上的显示心、欢喜心、看不起同修的怨恨心,同修正在受家庭魔难的困扰,我不是帮助同修在法理上闯关,而是觉的同修不争气。同修年前发台历也被绑架,但一个小时就闯出黑窝。而当时我不是向内找,而是庆幸自己没去那个地方。今天我遭绑架,同修放下一切心来给警察讲真相营救我,此时我才看到我与同修的差距。师父啊!真对不起,又让您为我操心了!弟子不怕吃苦,虽然身卧牢笼,只是修炼环境不同。请师父加持弟子,我要把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人心灭掉!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就留一颗救人的心,既然身在黑窝,我就要做好三件事,不辱使命。

第二天下午办案的三个警察把我送去拘留所,在路上我问警察,我说:“通过这两天的接触,你们看我这个人怎么样?”他们都说:“阿姨,你可真是好人,我们也没有办法,要怨你就怨抓你那个人吧,他活该遭报应,没事给我们找事。”我说:“我不怨他,也不恨他,因为他不明真相才遭了报应,我真希望他能明真相,选择好的未来。我也希望你们今后都能善待大法弟子,做个明真相的好人。”他们都笑了。一个警察说:“阿姨,你这回去拘留所要用你的善把那里的人都救啦!”我听到此话我明白这是师父点化我,我笑着说:“一定的”。

大约四点多钟来到拘留所,人还挺多的,往里送的都是男的。医生问我以前得过什么病,我说:“以前有过脑血管痉挛,心脏有一个供血点堵了,还有颈椎病。但都通过炼法轮功好了”。她让我上床做心电图,随手把那些男人关在了门外。我看她这一善举,笑着说:“孩子,你真善良,应该有个好的未来,把你入过的党、团、队都退了吧!”她笑着说:“我是团员,退了吧!”体检后進了拘留所,女警察把我领到一个房间,让我把外衣脱了,她拿着外衣看了看说:“要把扣子剪了,这衣服就白瞎了,给你找件棉衣穿行吗?”我说:“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你这孩子太善良了,把你的党、团、队都退了吧!让神佛保护你好吗?”她笑着说行。又一个生命在师父的加持下得救了。

一切事情办理完她把我送入拘留室,室内有九人。她们看我進来都和我打招呼,有的问为什么進来的,我说:“因修真、善、忍,做好人進来的。”有一个人说:“那你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和电话号码吗?”我说:“当然能,我修的就是说真话,办真事,善待一切生命,忍让别人,做一个先他后我的好人。可是江泽民、共产党不让。”有人接着问:“那为什么要自焚?”我说:“那是共产党为了煽动百姓对法轮功的仇恨而导演的骗局,你们看那王进东怀里的雪碧瓶,那是装的汽油吗?如果是汽油,身上都烧成那样,可塑料瓶完好无损;再看那刘思影,气管切开了还能唱歌吗?共产党多能造假,大法师父在《转法轮》中一再强调不能杀生,更不能自杀。”这些人听了真相后都议论纷纷。到了晚间睡觉时,她们都抢着拿被褥,有的抢两套。我是最后拿的,是又薄又脏的一套,我想这正好是去我怕脏的执著心。

在拘留所这十五天里,我除了发正念,就是背法炼功。一有机会就给她们讲真相,劝三退。因拘留所的人流动量不定,有时还调换,因此我把接触到的人都当亲人对待。年轻人在这里都吃不饱,我就把每天唯一的一个鸡蛋留给她们。室内及厕所的卫生我主动打扫,照顾有残疾的人。有个新進来的年轻孩子没穿棉衣,内衣还是那种全是口子的流行装,冻得她浑身发抖。我就把毛衣脱下来给她穿。这时在我身边的一个人看不下去了,她说:“你怎么对谁都这么好啊,你不冷吗?”我说:“我冷点没什么,我看不了别人冷!”她说:“你看有穿两件秋衣的都不给。”我说:“我们是修善的。”在善的感召下,她把自己的一双新袜子送给了新来的孩子。穿两件秋衣的也主动脱下一件送给新难友,新难友把棉衣还我时说:“大姐,谢谢你。”另一个难友情不自禁的喊:“法轮大法好!”我听了这发自内心的呼喊,我流下感激的泪!生命啊,你们都有救了呀!在师父的慈悲加持下,我离开黑窝时一共退了二十八人,其中有六个警察。正如师尊说的:“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5]。

在此谢谢师父的一路保护,师父辛苦了!同时感谢明慧网的所有同修为大陆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一切!感谢所有营救我的同修及所有帮我发正念的同修和所有亲朋好友的鼎力相助!

叩拜师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威德〉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别哀〉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法正乾坤〉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