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修炼的机缘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四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弟子,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平稳的走到了今天,不知不觉我在大法中修炼已二十年了。下面把自己修炼中的一些体会写出来与大家交流,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去除党文化

我从小生活在邪党文化灌输的毒素中,在小学读书时,就一直当班干部,少先队干部,经常开少先队会,唱红歌,表演歌颂邪党的节目。一九六四年被大队推荐上学校当了民办教师。文化大革命时,学校经常是几个年级或几个班由老师带着走在大街上斗人、游街示众。学生们每人背一杆木枪,戴着红卫兵袖章批斗所谓的历史反革命、牛鬼蛇神、地、富、反、坏、右分子,学生真正学文化的时间很少,上课时按教科书的内容向学生灌输恶党毒素,尤其是仇恨观念,什么“半夜鸡叫”、“白毛女”,引导学生恨地主、富农、所谓的“反”、“坏”、“右”,恶党要求把路线教育贯穿到课堂。在备课时强拉硬扯,把什么“红灯记”等这些造假的玩意儿拉進讲课内容,就这样毒害着学生。

修炼大法后,看了《九评共产党》后,才知道从读书到工作这几十年都是被邪党欺骗、利用了,我的心受到了很大震撼,这几十年心中一直崇拜的某某某原来是这个玩意儿。第一次看《九评共产党》时,我心里有点害怕,发别的真相资料时很自然,发《九评共产党》时心里就有些紧张。后来认识到不是“真我”怕,而是附在我身上的邪灵怕,是邪党灌输的毒素在起作用。在这毒世中,修炼必须纯净自己,认清邪党文化,彻底清除它。

在讲真相时碰到不退的还说难听话儿的就生气,心中产生争斗,当意识到这点后,马上告诉自己争斗心是邪党的流毒、是人心,不能要!赶紧去除!作为一个修炼人,一定要按照大法的法理,按照修炼人的标准去做。

二、在大法中受益

修炼大法前,我有腿疼的毛病,走不了几十米就疼的打不了弯儿了;还有严重的鼻炎,一发作晚上就无法睡觉,到处求医,吃了多少种药没有一点儿好转,长期吃药还吃出了高血压病。

修炼大法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所有病症全无,身体真是达到了一身轻,高兴的一走路就想跑,出气儿也顺畅了,心里真是感恩大法!感恩慈悲的师父。

三、师父时时刻刻在身边保护着我

二零零七年,有一回我领着四岁的外孙从一家小商店出来,横过马路时,南看、北看连个人影也没有,就拉着外孙往前走,走到马路中间时,突然过来一辆摩托车在我们跟前打了个旋儿,差点儿摔倒。那人就抱怨说:看你们。我说:摔着没有?今天肯定有神佛保护。那人不吱声了,骑上车走了。这时小外孙比划着说:姥姥,刚才是师父这么一推。我想:要不是师父保护,非得出大事儿。谢谢恩师!

二零零八年,我家盖房时位置临街,我在洇砖(用水浇砖),砖垛很高,举着胳膊很吃力,我想垒个小砖儿垛登上去就方便了。正当我弯腰垒时,大砖垛忽然一歪,把我砸在了路牙和烂砖上,整个人被埋了个严实。当时我女儿领着孩子在旁边儿玩儿,听到声音一看,没人,心想我可能跑到一边儿去了,她喊了几声,不见人才知道我是被砸到砖里了,她边哭边喊街坊邻居,过路人赶紧捡烂砖头,我在里边儿不停的喊师父救我。大家都认为人是活不了了,把我扒出来时,我首先说:你们别怕,脑袋皮儿薄,流这点儿血没事儿,一点儿不疼。大家让我赶紧动动胳膊腿,一看没事儿才松了一口气。家人带我到卫生所抹了点儿药,几天就好了。是慈悲的师父,把我从死神手里拉了回来、帮我还了一条命债。

四、过病业关

二零一五年,过病业关,几天不吃不喝,觉得过不去了,总想安排后事。慈悲的师点父化我:赶快去找同修。我突然清醒了。是啊,我什么病都没有,怎么会死呢?于是,我打电话让我家女婿把我送到姐姐家,同修得知之后赶紧来了。马上帮我发正念清除邪恶,同时请师父救我,又和我一起学法切磋,一会儿我靠着沙发,脑袋一歪,哈喇子流了下来,把同修吓坏了。顿时起了满嘴泡,另一个同修说:没事儿,是假相,这是在考验我们大家。赶紧喊我,一会儿一切正常。又是慈悲的师父救了我。

二零一三年,我正在学法,脑袋一迷糊,我不会说话了,但心里明白,我赶紧跪在师父法像前求师父,只是一个劲儿的流泪,哭了好半天,忽然哇的一声喊出声,会说话了,是慈悲的师父为我消除病业,净化身体。

二十年来,不知师父为我付出了多少心血,我深知我现在的命是师父给我延续来的,师父说:“但是有一个标准,超出你的天定、原来的生命進程,以后延续来的生命,完全是给你炼功用的,你稍微思想一出偏差,就会带来生命危险,因为你的生命進程早就过去了。”[1]

我一定珍惜师父为我这巨大的付出,珍惜师父给我们延续来的这点儿宝贵时间。以前虽然也在坚持做师父安排的三件事,但是做的很少、很差,并不精進。尤其是面对面讲真相这件事上做的最差,在师父的点化安排和同修们的帮助下,直到二零一四年才参加集体学法,同修之间互相鼓励,心性也在不断的提高,才真正走出来,坚持做好三件事。

五、讲真相救人

讲真相的过程,也是我们修心的过程,提高的过程。我们遇到的人有听的、有不听的、有谢谢的、有骂人的,当然也有不明真相要报警的。

我第一次上大街面对面讲真相,两个多小时顺利的劝退了四、五个人,对方还高兴的接了真相资料并发自真心的感谢。我明白这是师父在鼓励我,自己走出来的太晚了,于是我尽量每天出去讲真相。

有一次,碰到一个卖苹果的男青年,他说他这苹果如何好,是从外地拉来的。我说:太辛苦了,路上车多路又远,可得要注意安全……那人还没等我讲完呢,就开口诽谤大法和师父。我赶紧发正念清除背后操控他的邪恶,我转身走时,眼泪差点儿掉下来。回到家哭了好大一会儿,心里对师父说:弟子修的太差劲儿了,没能维护了师父的尊严,没能维护了法,也没救了那个人。

接下来向内找。找到是自己起了欢喜心、求数量的心、急于求成的心、走了极端,连学法、炼功、发正念时思想都不集中了,光想着救人。学法、炼功、发正念做不好救人的效果能好吗?

还有一次,碰到一个熟人,我给他讲真相时,他说:别的事听你的,这个我可不听你的,那是江泽民搞的,他早下台了,还说这干什么?你不缺吃不缺花,别干这个了,在家好好待着吧。我就给他讲了法轮大法是什么,我们的师父如何教弟子们做好人,做更好的人;邪党如何迫害大法弟子,讲了天安门自焚,周永康、徐才厚等人为什么落马,邪党干尽了坏事儿,是天要灭它,是大法师父慈悲在大劫前让弟子们赶紧救人、抢人。最后他说:那还是听你的吧。高兴的退出了少先队组织。

有一个人住的离我家不远,是个邪党党员。他的亲戚为了救他,专门从外地赶回来住了好几天,怎么讲他就是不听,说什么都行,就是不能提法轮功。亲戚住了几天,遗憾的走了。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我们都是在救人,同修千里迢迢来一趟可不容易。于是我每天就对他家和这个人发正念,清除操控它背后的邪灵和阻碍他得救的黑手、烂鬼,大约半个月的时间了,我去了他家,他不在,我对他妻子说明来意,并让他妻子告诉他,让他在家等我。他听妻子说是保平安的事儿,说:我可不听那个。第二天他提前出去了。大约又过了一个月,这段时间我还是照常发正念,我又去了他家,开始见面,他有点不好意思,我心里一直求师父帮我。经过和他聊天,了解到他中毒太深了,相信“天安门自焚”是真的,每天除了看电视就是听收音机,满脑子全是邪党宣传的那一套谣言。我给他讲了法轮大法是修真、善、忍的,慈悲的师父是来度人的,救人的;法轮功洪传全世界,是江泽民小人妒嫉,如何迫害大法弟子;讲了高官落马的内幕,是到了天要灭它的时候了,是慈悲的师父让弟子们告诉人们真相,让人们远离它不要当它的陪葬。他听明白了,说:“赶快帮我全退了吧,党团队我都入过。”我才松了一口气。他的妻子,两个女儿,两个女婿都退出了团队组织,都得救了。

每次讲完真相,我心里都替得救的众生谢谢师父。救人的是师父一切是师父在做,没有师父的加持,没有师父的保护,我寸步难行,别说救人,连自己都保护不了,我一定要精進,和大法弟子们一道坚定、圆满走完师父给我安排的修炼道路。

个人现阶段的一点儿认识和一点儿做法,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