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法会】译文:一心只为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三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于二零一一年得法之后就开始为媒体写文章了。

我当时是在一家电台工作,因为当时电台在筹备资金,不要求旅行,所以允许我们在家工作。这样我有更多时间为英文大纪元的印度网站写文章。

我同时给报纸写文章,趁出门的机会收集素材。这样工作了两年。后来电台资金没有到位,我觉的总这样做也不合适。

为了能给英文大纪元做事,我放弃了很多其它机会。我的心想的是救众生。在给大纪元做的时候,体会到的能量、思维、智慧,都是做其它工作所没有过的。我知道为媒体工作是我久远的誓约。

我们曾经尝试办印度的大纪元报纸,但是没有成功。我在印度能做的只能是给英文大纪元写文章。每篇报导,每次旅行,都是讲真相的机会,也帮助我在修炼上提高。

后来我搬到另一个城市,我找到一个工作,每个月工作十五天,剩下的十五天专门给我们的媒体做。我一心想给媒体工作。

二零一四年四月,我到纽约接受两个月培训。回到印度后,搬到首都新德里,因为我们的媒体希望在那里有记者站。

我需要在生活中做很大的调整。前几个月我没有合适的住处。夏天很热也没有空调,睡在地板上。

接下来的九个月,我每天工作十八个小时,同时为英文大纪元和新唐人供稿。

我的工作需要付出很大的体力,我需要背着大大的摄影包,搭乘印度拥挤的公交车。很多时候,采访在路上都要花很长时间。工作一天下来,晚上睡觉的时候,腰酸背痛。不知道是不是摄影包造成的。可以肯定的是,这是我要修的。第二天我又积极投入工作,采访和联络都很顺利。

到一个新的城市做记者,一切都得从头开始。生活条件比较艰苦,那里没有学员。我也得不到其他人的支持和帮助。现在回想起来,算不了什么。可是当时我觉的修的很苦。

师父说:“修炼就是难,难在无论天塌地陷、邪恶疯狂迫害、生死攸关时,还能在你修炼的这条路上坚定的走下去,人类社会中的任何事都干扰不了修炼路上的步伐。”[1]

六个月后,我们的媒体决定停止这种供稿方式,不需要我在印度报导了,我失业了。因为资金紧张,也辞掉了一些其他工作人员。

我很沮丧,我一心做媒体,不明白为什么突然变化这么大。 我当时离纽约那么远,想问谁也问不到。

我在新的城市怎么待下去啊?需要付账单,怎么办?因为有师父看护着,我半个月内就找到了工作。 我的经济状况一下得到缓解。

随后的两年,我的工作需要每个月到印度的一个不同地方出差。这样我有机会在不同的城市讲真相,在火车上,在机场都可以讲真相。

就在我的新工作稳定下来的时候,我们的媒体又开始联络我。让我做全职。说是要在印度建立新唐人。

因为过去在媒体的一些经验教训,遇到过的艰难情况,我心怀不满,对管理层不信任。我是可以做,但是我不信任他们。我担心再遇到麻烦,而且担心自己遭受损失。我觉的自己经历的已经太多了。

我虽然在发传单,也参加大法活动,但是忘记了对媒体的誓约。

师父说:“恶者妒嫉心所致,为私、为气、自谓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觉者执著心无存,静观世人,为幻所迷。”[2]

我开始兼职做一些媒体的工作。每天下班后,写稿到半夜。后来参加了媒体的集体学法和交流,感到修炼的紧迫。我又找到了救人的初衷,那种能够救人的踏实的感觉。觉的自己又能够沿着履行誓约的方向走下去了。每天都能够感觉到修炼的变化。

我在常人工作中能学到很多,但是却没有类似的感觉。再次体会到大法的力量,我决定把手边的工作完成后,就全职在我们的媒体做。

师父说:“但是作为炼功人,别人看的很大的东西,你看的就很小、很小,太小了。因为你那目标太长远了,太远大了,你将要和宇宙同龄。你再想想那东西,可有可无的,你往大了想想,那些东西都能过的去。”[3]

我参加印度新唐人时没有明确的工作目标。我在家工作,我们过去没有针对印度观众写东西,现在尝试着针对他们写,看看如何能够吸引流量。

一天,在新德里的街上走着,我突然看到很多法轮从天上落下来。我意识到,师父是要用这里的新唐人电视台救度印度的人。

因为我们还没有在印度上演神韵,新唐人就是师父给我们的救度印度人的礼物。 我意识到正法進程在飞速发展,如果我们没有完成誓约,正法也必成,师父有办法。现在师父是给了我们这样的机会,让我们修炼的同时,圆满自己的世界。

一个月后,其他学员加入印度的媒体,他们订立公司规章制度,设立了办公室。三个月后,我从新德里搬到班加罗尔,开始招募常人,因为需要写手和编辑,我们的学员人手不够。

从招聘到培训,到制定有效的工作流程,每天对我们来说都是修炼和增长知识的过程,因为我们从完全不懂开始。但是,我感觉头脑清晰,能量充沛,头脑中有很清晰的指令,我觉的一切都和我的修炼紧密相连。

我们也有意识的向常人员工讲清真相,教他们炼功。但是他们面临很大挑战。我们的两名编辑都遇到困境。一名编辑父母的房子和商店被烧了,另一名经常遇到各种小的事故和很多家庭麻烦。

我觉的自己对他们有责任,所以用善心照顾他们。他们因为不修炼,所需要和遇到的问题都是常人的事。一名编辑经常生病。我决定鼓励她读《论语》,鼓励她炼功。

一天,我问她想不想和我一起打坐。她是我们工作中的主力,我想用正念支持她。

后来她告诉我,我们一起打坐时,她感到好象包裹在一个温暖的毯子中。这坚定了她对大法的信念,体验到大法的超常力量。

师父说:“你们讲清真相的作用,必然会起到一种连锁的反应。当一个人一旦明白真相之后,他知道了,“噢,原来是这样的,原来大法这么好。”明白了真相的人有的可能会动念要修炼,有的人会很同情,有的会用行动来支持。这些讲真相中所带来的反应,也是人传人、心传心的扩充着。”[4]

我们制定了有效的工作流程,长期的培训计划,但是内部有许多心性考验,无法完成目标。这时我妹妹的订婚取消了。我的家庭关加大了。

我们地区的管理层,要我们去参观越南办公室,接受培训和指导。越南有一个大办公室,他们的修炼环境很好。

集体发正念的时候,我看到清理了很多东西。交流的时候,我意识到自己虚荣心很强,在常人中,觉的自己工作很有成绩。我跟不精進的同修之间也有矛盾。我后来认识到,整个这些情况,都是我自己修炼状态的反映。

我去参观越南办公室之前,执着于用常人的方法做事,只顾做事。越南同修帮助我认识到,每一天,修炼标准都在提高,我们不能用常人的方法解决问题。对我们来说,一切都和修炼有关。

过去,我是可以不睡觉,也要找时间把工作做完。但是对于学法炼功就没有这样的态度。如果没时间完成两小时的五套功法,在我也没什么。只要参加集体学法了,我就算完成任务了。

这样的态度会反映到我周围的环境中。在新唐人办公室遇到问题时,越南团队的经理总是提醒我多花时间学法。但是我当时还有常人的执着,我想去找时间看电影。完全没有社交生活,让我感觉不好。

我的责任很大,每天要管理照顾很多人,包括他们的生活中的事,我只有更精進,没有其它快捷方式。

师父说:“必须时你就得理智的、清醒的象个修炼人,让自己的责任、让自己的正念来主导,然后你真正的善才能展现出来,这就是修炼人和神的不同。”[5]

我把学法时间增加了一倍。每天学法四个小时。等我从越南回来后,我的妹妹跟原来她订婚的人结婚了。在她订婚、分手、又结婚这件事上,我体验到大法的神奇力量。祥和的气氛笼罩着参加婚礼的每一个人。

我头脑中经常回响着“法轮大法好”的声音。取代了头脑中其它杂念。

我悟到,如果精進的做三件事,如果我一心想着救人,其它的事情都有师父在管。

有时我们学员会担心常人生活中的事情,忘记了其实那些事情是和我们的修炼有直接关系的。要想理顺也唯有修好自己,我们生活中的一切都与修炼相关。

师父说:“这些事都是常人社会的工作,工作不是修炼,但是你的修炼会反映到工作中去。”[6]“师父肯定大法弟子所做的,你们只要出自于证实法、救度众生这个愿望,你们所做的事我都会肯定,而且我的法身也好、神也好,你只要去做,会把你这件事情引申的更伟大,更了不起,会协助你。”[7]

媒体讲真相的内容让印度数百万人有机会看到,有的视频触及到上千万人。每一个数字意味着大法的力量触动了一颗心。这些视频帮助印度的学员触及到更多的人,他们有的邀请我们学员去学校和其它地方介绍大法。

因为我们媒体集团运作上陷入危机,印度新唐人关闭了。我搬回新德里之前,他们让我去几个城市写学员的修炼故事。我意识到,师父是让我去这些地方讲真相。

回到新德里几个月后,我又来到纽约总部,接受三个月培训。我现在是纽约网络组的写手。

我觉的媒体是一个特殊的修炼环境,特殊的地方。生活、工作、业务,每件小事,都需要按照法的原则来指导我们去完成和规划。

这不是一个小事, 过去是没有这样的地方的。这些专业人才,通过常人社会媒体的形式,以无私的心救度众生,这在过去是没有的。未来的人会仰望。让我们消弭分歧,去掉不满,珍惜这个机会吧。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发言稿)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路〉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功》〈第三章 修炼心性〉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7]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八》〈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