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信师信法 在实践中实修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五日】

慈悲伟大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一、幼年得法

我是一九九六年春天,五岁那年和父母一起在北京得法的。同年还无比幸运地参加了在北京地坛公园举办的首届法轮大法国际法会,亲眼见到师尊并聆听师尊讲法。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我在父母带领下参加了万名大法弟子去信访办上访。在七二零邪恶迫害开始后,我也两次和父母去天安门广场打横幅、炼功护法。记得一次我和妈妈、爸爸被非法关在天安门广场派出所的大铁栅栏里,我爬到铁栏杆上向外张望,一个警察气势汹汹的走了進来,看到我就大声说:“你就是跟着你爸你妈瞎折腾!”我也大声对他说:“我爸我妈不炼了我也炼!”母亲也对那个警察说:“你看,这可不是我们教她说的吧。”那个警察一言不发的走了。

在之后的十多年中,我和父母虽然遭受了各种各样的迫害,但在师尊的慈悲保护下我们一家一路走了过来。

在上中学时,我看到师父讲法告诉我们,要尽力救度周围的众生。我意识到,要想向周围的亲朋好友讲真相,就要先关心、帮助他们,和他们做朋友,他们才更愿意听我讲真相。因此,我主动去和周围的同学打成一片,并在和周围人的相处中,注意寻找讲真相的时机。那时学法时,会突然得到讲真相的灵感。同时我花很多时间去背记明慧网上同修们总结的真相资料,一边和周围人讲,一边调整,慢慢总结出一套讲真相、劝三退的方法。很多同学都是讲一遍就能退,但也有比较固执的,用了几年时间才终于劝退。

也有不接受真相的人。一次我刚给一个同学讲了几句真相,他就大声说要向在公安局工作的亲戚举报我,再讲他也不听。回家后,我和父母三人坐下来发正念否定迫害,父亲天目看到一条蛇被我们踩死了。

在暑假时,我也有时间大量通读《转法轮》和师父的各地讲法,这为我之后的修炼打下了较坚实的基础。

二零零八年,父母决定送我到美国中西部一个城市读书。在美国上大学的第一年,我觉的思想上受到很大冲击。因为从小在修炼的环境中长大,一直生活在一个相对纯净的环境中,身边也有亲人同修在监督和督促我。

但在大学,同龄人对自己各种欲望的放纵,对各种享乐的追求都是一种诱惑。我感到自己很多执着心都被勾了起来,感到自己在这个环境中被一点一点的拖下去,也开始变的看重名利、追求物质和精神上的享乐,加上男女之情的诱惑,当时很多执着心都觉的难以割舍,修炼上也变的放松和消沉,连当地的大组学法也不能按时参加了。

有一次,我站在师父的法像前,想着那些自己放不下的执着,在心里对师父求救,我对师父说,弟子实在太不争气,这些执着心不知如何才能彻底放下,弟子心中很苦,弟子真的很想和您回家,求师父不要放弃我。

之后的日子,有一股力量促使我重新开始每周坚持去大组学法,融入当地修炼环境。一段时间后,我感到以前放不下的那些执着,已经在不知不觉中看淡了,之前觉的那么难放,现在感到它们已经离我很远了。那种心理感受很神奇,让我感到难中信师信法、坚持学法的重要性。

如果说之前在修炼上还有赖父母同修的监督,但上大学这段时间的经历,让我对修炼的意义,对自己的修炼道路有了更清晰的认识。我清醒的意识到,我和周围常人同龄人走的是完全不同的人生道路,常人所追求的学位、工作、赚钱、家庭、名利等都不是我该追求的,我有我的使命和责任。

二、不重实修陷入魔难

在离开学校后,我于二零一四年加入大纪元华盛顿DC报社担任全职记者。在DC报社做记者时,我越来越觉的记者这个职业非常适合自己,每天都觉的做的是得心应手又喜欢的事,也没有太多工作带来的疲惫感。

当地报社发生了一些人事变动,报社里销售人员短缺。这时我回想起之前的梦,就想到报社里记者人手还算能应付过去,也许我应该去试试做销售。就这样,经报社安排,我的工作开始偏重于销售。一开始一切还算顺利,我开始大量的打约见电话、发邮件、上门拜访。在有经验的销售同修帮助下,也顺利的签下一些合同,正念强的时候自己出去跑一圈也能签单。

我开始认为销售工作没有想象的那么难,本来在做记者时就一直被滋养的那颗自以为是、证实自我的心,在不知不觉中越来越膨胀。

也是在不知不觉中,我开始把工作和修炼混为一谈,下意识的觉的只要工作顺利,修炼就没有掉队。我开始把更多时间放在工作上,表面上看工作非常努力,经常一个人在办公室加班到深夜。可是人的精力毕竟有限,当我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工作上,学法、发正念的时间就被一再压缩,我不断放松修炼和心性上的要求,离大法的要求越来越远。

一天晚上在梦中,自己沿着一面笔直的墙向上快速的攀爬,在快爬到顶部时,突然再也没有力气,就顺着墙滑了下来。然后,我看到师父向我走来,手里拿着一团缠得乱七八糟的线团,师父严肃的对我说:“你就只想着怎么爬得快,根本就没有好好想一想自己的修炼到底是怎么回事!”

醒来后,我意识到这个线团,就是我修炼中长期没有注意修心性所造成的漏洞和心结,已经缠成了一个死结,我意识到自己修炼出现了严重问题。但在那时的心态和状态中,我感到已经力不从心、积重难返。我没有力量,也不知如何纠正自己的修炼状态了。

在修炼中长期积累的心结、不实修落下的差距,不注意所谓小事带来的麻烦,以及生活和经济上多方面的压力像洪水一样向我袭来,我觉的自己已无法在媒体工作下去。

我对自己的修炼状态感到心灰意冷,觉的这样下去什么也干不好,反而还可能给媒体项目带来干扰。就这样带着一种自暴自弃的心态,我在二零一六年夏天离开了当地报社,独自搬到纽约,找了一份常人工作。

三、信师信法闯过难关

搬到纽约后的那几个月,是我这二十年修炼过程中最不堪回首的日子。我觉的自己似乎已经不知道该怎么修下去了,我想尽了办法,但那些修炼上的难关和执着,好像怎么努力也无法突破。我的心变的更加消极,我开始怀疑自己的生命来源也许有问题,也许自己不是修炼的料,不配做师父的弟子,自己可能无法突破旧势力的重重安排。

那时我常常想,难道我这二十年的修炼真的要毁于一旦吗?难道我真的无法走下去吗?一个人独处的时候,常常默默流泪,有时我觉的自己要被绝望和黑暗淹没了。

但同时,我心底也一直有一个信念在支撑,那就是我相信师父是希望每个弟子修成的,我相信只要我不放弃自己,不离开大法,师父就不会放弃我。不想让我修成的是旧势力。

师父说:“其实一切不符合大法与大法弟子正念的都是旧势力参与造成的,包括自身不正的一切因素,这就是为什么我把发正念作为大法弟子的三件大事之一来做。”[1]

师父的一句法也一直支撑着我,我时常在心里反复默念师父的这句话:“越在无望中,可能希望就在眼前。”[2]

我明白,作为大法弟子,就算表面表现的再不好,我也不能承认旧势力强加给我的这些不好的东西,我不该认为自己真的就这么不好。

有时心里也会有一种恐惧感,觉的旧势力在虎视眈眈的准备伺机迫害我。我在心里想,我是有师父的,如果师父要惩罚我,弟子甘愿受罚,但旧势力不配迫害我。就算做得再差,我的修炼也与旧势力无关,师父说我们要连旧势力的存在都不承认。

就在我苦苦挣扎时,一天晚上做梦,师父走到我面前,做了一个动作,似乎要从我的脸上揭下去什么,但没有揭下来,我感到也许就是我身上那些不好的东西。师父看到那一层东西没揭下来,就问我:“你最近修炼怎么样?”我不好意思和师父说最近修得这么差,低着头小声说:“还可以。”

然后我抬起头,看到师父没有说话,而是用一种我永远不会忘记的、难以描述的、无比慈悲的目光看着我,就象看着做错事的孩子。师父什么都知道,但是目光中没有任何严厉、批评和责怪,而全然是一种慈爱、包容、相信的目光。我在梦里一下哭得泣不成声。师父问:“你知道今后该怎么做了吗?”

醒来后,我知道我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师父在等着我把状态调整过来。我逼着自己重新开始抓紧学法。刚开始学法感觉眼前隔了厚厚一层东西,似乎法完全打不到脑子里,但还是努力坚持不断的学。

就这样,在几个月后,我感到脑中终于又有了正念。但在这个调整过程中,我也感到阻力重重,也有过反复。后来有一段时间又觉的特别消沉,我梦到师父巨大无比,站在云端,俯瞰着人间小小的我。我在梦中双手合十,激动得不停的喊:“师父!师父!”我终于明白,为什么西方古典油画会描绘,当人看到天上的神降临时,脸上是那样一种无比虔诚庄严的表情。

随着抓紧做好三件事,我感到师父在帮我去掉那些不好的物质,直到有一天,我突然彻底明白今后该怎么做了,心中又有了冲破一切难关的信念和勇气。

也许自己在最难的时候,还是守住了最根本的正念,就是信师信法的一念。虽然自己这样差劲,但我相信师父的法力无边,大法无边,有这样伟大的师父和大法在,师父一定有办法度成我,师父一定有各种各样的办法能让我修成。

经过那段时间的魔难,我感到冲破了旧势力安排的一个劫难,自己又有了一个脱胎换骨的变化。虽然在这期间并没有什么病业表现,但感到确实过了一个生死关。

在这以前,似乎也知道修炼是严肃的、艰难的,也知道三件事的重要,和向内找的重要,知道实修的重要,但现在才真正发自内心的,从理性上真正明白。

在这之前,不管是在心性提高中,还是在做三件事中,我在修炼上经常给自己找各种借口,放松要求。甚至有时候还觉的自己已经修炼这么长时间,偶尔放松一下也没关系。

师父说:“关键时我要叫你们决裂人时,你们却不跟我走,每一次机会都不会再有。修炼是严肃的,差距拉开的越来越大了,修炼中加上任何人的东西都是极其危险的。”[3]

我觉的之前的修炼很多时候都是凭着自己的感觉和喜好,在执着心实在放不下,实在不愿向内找时,我就给自己找借口,就想推到下次再说。但在那之后,我明白了修炼一定要“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4]。

我明白了,除了日常三件事一定要严格要求自己做到位外,大法弟子在向内找、修心上也一定要非常严格的要求自己,不管遇到什么考验、魔难、困难,再难去掉的执着,也一定要真正在剜心透骨修心性中,真正按照大法的要求改变自己。

明白了这些道理,我要求自己踏踏实实的修炼,在任何小事上都向内找,实实在在地改变自己,这样日常生活中的任何一件小事,都是帮助自己提高的机会,我感到提高的速度明显加快了。

在几个月的脱轨后,我的修炼慢慢回到了正轨,又开始兼职帮助媒体做事。后来我意识到我的使命还是在媒体中,就辞掉常人工作,在去年八月来到纽约媒体做全职。

虽然来到纽约媒体只有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却觉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而且在这一年中感到自己在修炼上变化很大,每天都在不断提高心性。

在纽约总部,事情似乎每天都在变化,一切都在被快速向前推進着。到现在,我已经被调换过五次部门,换过好多次座位。一开始偶尔还会为自己想做什么、不想做什么而动心,后来就觉的这些都是一个提高的过程,师父安排的一定是最好的、对修炼提高最好的。

我也开始真正理解,为什么我去做销售。我想并不一定是因为我就适合做销售。而是因为这个职位的变化,才会有之后的这许多事情,我才有机会直面自己修炼上的问题和不足,这一切都是师父为弟子安排的修炼路。

在纽约办公室,我每调换到一个新环境,都有一些不适应的地方,而这些不适应恰恰是自己心性上需要提高的,每次都感到许多执着心被暴露出来。当我的心性提高,觉的适应了周围的环境,往往就是我又要被调走的时候。记得有一次我上午觉的刚刚适应一个位置,在那个座位上坐的开心了,下午就告诉我要换座位了。

四、修心性的一点体会

经过这些年的修炼,我觉的已经能够主动用正理去看问题,也就是当不舒服的事情出现时,能自动地当成好事,知道这是师父安排的提高机会。而当心里觉的太舒服时,也会警醒,检查一下自己最近是不是太安逸了,是不是起欢喜心了,是不是哪颗执着心被滋养、被满足才高兴,是执着心在高兴,不是我在高兴。

在媒体这一年,我的另一个体悟就是明白了修善、修慈悲的重要。在媒体,每天接触的都是同修。我意识到我对同修的态度,和我对常人的态度有时是不一样的,我对同修,经常就没有了对常人的那种善,那种慈悲、宽容、耐心和尊重。我经常从自己的一举一动、一思一念中,强烈感觉到这种极其不好的、自私的、不善的物质。

我觉的媒体就是一个大家庭,潜意识中觉的这里的都是自己人,而外面的常人都是外人。但是,我如果对外人一个态度,对自己人又是一个态度,那我在外面不管对常人多善良、多慈悲,那不都是装出来的吗,那能是真善吗?

师父说:“炼功要重德,要做好事,要为善,处处事事都这样要求自己。”[5]

师父讲过太多关于修善的法理,但我以前并没有特别重视。现在我意识到,如果我不真正去修善、修出慈悲和宽容,怎么能达到新宇宙完全为他的标准呢?

我感到在这些不善的背后隐藏着各种各样的执着和为私,并意识到大部份不善都是由嫉妒心引起的,另外还有争斗心、显示心、分别心、自尊心等。我要从根本上改变,就要在感觉到这些不善时,用心挖出背后的执着,把它们清除掉。经过这一段时间的挖根,我虽然还做得很不好,但我感到自己的善更加来自于内心了,心态也更加谦卑和平和。

在回顾自己的修炼历程时,我感到最难去的,还是各种各样的情。当触及到,决心要去掉这个情的时候,有时心里真是剜心透骨的难受。

有一段时间我觉的脑中杂念特别多,搅得心烦意乱,非常苦恼。去掉这些心的过程有时真的很苦。但我告诉自己,一定要分清痛苦的不是我,我要提高了这些业力就得死,所以是那个不好的物质、业力在痛苦。越痛苦就越说明物极必反,那个不好的物质要去掉了,真正的我不该觉的苦,应该高兴才对。实在心里觉的太苦时,我就在心里反复背:“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6]。这样坚持一段时间后,觉的那种执着或情确实淡了许多。

因为大法弟子的执着心是一层一层去,刚去掉一层又来一层,有时似乎产生一种倦怠心里,觉的什么时候才能真正去掉呢?

后来看到师父说:“但是作为修炼人来讲呢,提高对你心性的要求,对你执著心的放下,这一点是不能含糊的,是绝不能够降低标准的,因为那是对未来、对将来的宇宙、将来众生要负责的。很多大法弟子将来要成就很大的生命的,要包容很多众生的,甚至于是无量众生,所以你的标准的降低,那层宇宙就不会时间长,那层穹体就不会时间长,所以一定要达到标准。”[7]

我体悟,大法弟子修好自己的背后有着巨大的内涵。我们自己修好对应着无量众生的得救,是为将来宇宙的圆容不破负责,所以修炼上对我们的要求才如此之高,所以大法弟子无论如何,一定要在实修中达到标准。

我也感到,不管有多难多苦,只要想想现在的每分每秒都是师父的承受换来的,想想师父巨大的慈悲和承受,想想无数众生的期盼,想想自己巨大的责任和使命,想想生生世世的等待和轮回,也就觉的所谓常人的那些七情六欲、喜怒哀乐都是微不足道了。

最后还想和大家分享的一点,就是在这些年修炼中,我感到同修们的交流实在对我帮助太大了。不管是明慧网、明慧广播的交流,还是各个法会、大组、小组交流,还是媒体学法组中的交流,只要时间允许我都去听。我觉的每一位同修的交流,都能让我得到许多启发、鼓励和提醒,也让我体会到每一位同修的珍贵,感受到同修的不容易,让我更加珍惜同修,也让我对师父“大道无形”[8]的法理有了更深体悟。

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谢谢同修!

个人认识、层次有限,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关于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动》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挖根〉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实修〉
[5]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6] [8]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正念正行〉
[7]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三年加拿大温哥华法会讲法〉
[8]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二零一八年新唐人与大纪元法会发言稿)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