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遇到什么事 都用大法来对照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十日】我是九八年三月十日得法修炼的,修炼后身心受益巨大。之前的胃疼、偏头疼、浑身受凉起疙瘩、长期失眠、胳膊疼、腰疼、心麻烦、眼睛发污,这一切病症,在我走入大法修炼后全部消失,无病一身轻。我对师尊的慈悲救度之恩无以言表。

九九年邪党残酷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是慈悲的师父帮我闯过了一关又一关。现在,在师父的加持下,我堂堂正正的走在讲真相救度众生的正路上。

一、喜得大法

我从小在苦难中长大,因妈妈身体不好,所以我没有过幸福的感觉,从小就干活,没上几年学。结婚后婆家人对我也不好,丈夫也不关心,后来丈夫学上玩麻将,经常半夜回家,有时玩得一夜也不回家,还有不正当的行为要闹离婚,我更痛苦了,觉的人生又苦又累。

一天,我去了一个炼法轮大法的人家,在谈话中说起了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我说想让我妈妈也炼。她说你学会炼功动作去教就行。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学会了法轮功五套功法,还请了一本宝书《转法轮》。当时我只想学会去教我妈妈,没想到我也走入了修炼。在修炼的过程中身体非常轻松舒服。

在学法中看到师父讲的“但是真正修炼的人,你带着有病的身体,你是修炼不了的。我要给你净化身体。净化身体只局限在真正来学功的人,真正来学法的人。”[1]师父法中讲的“修炼”二字正是我想要的,我决心一修到底。不管丈夫对我怎么不好,我就用师父的一段法来对照。师父讲:“因为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难。遭罪就是在还业债,”[1]我不再怨恨丈夫了。不管遇到什么事,我就用“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

有一次,身体出现病业好象得了重感冒一样,连骨头都疼,我忍着疼痛去了炼功场,炼完功就好像没得过病一样。我的一只胳膊因为做绝育手术埋过线,一干活痛苦难忍。有一次夜里睡觉,伟大师尊为我清理身体,我感觉胳膊被使劲拽开又合上,我马上就不疼了,从此干活轻松,我从内心感谢师尊的慈悲苦度。

一人炼功,全家受益。我的二儿子以前经常嗓子疼,几乎一个月就输一回液。村医生推荐我给儿子到大医院做手术。当时我想起更应该让儿子跟我学法轮功。结果是儿子不但没用花钱做手术,而且脖子上的疙瘩也消失了。丈夫也在大法中受益,有一次他腿疼,听了我给他讲大法中的美好,他炼功三天后好了,又能干活了,并且告诉别人“法轮大法好”,有神奇和超常的功效。

家人受益大法的事太多了,数不胜数。法轮大法对社会对家庭都有百利而无一害。

二、在迫害中证实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开始,村干部受邪党毒害,在大喇叭里大喊大叫污蔑大法和大法弟子,紧接着村干部配合警察到法轮功学员家搜大法书。四个村干部到我家也让我交出大法书。当时我没怕心,我说一本也不给你们。他们灰溜溜的走了。我悟到:在我正念足时,伟大的师尊保护了我和大法书。

头一天村干部没要上大法书,就在半夜打电话恐吓我:你要不把大法书交出来,我让派出所来要。第二天早上,我一个人上街把炼功简介和义务教功条幅挂起来,又打开第五套炼功音乐,炼起了静功打坐。村里出来许多人围着我观看。有的人说我傻了,还有的人在佩服我。不管怎么说吧,谁也动不了我的心。丈夫从家出来拳打脚踢无理对待我,把录音机也摔了。周围的村民都看到了。

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三日,在天安门广场证实大法好。我们几个人正打坐,跑出几个警察边打边往警车上拉。我们被绑架到天安门拘留所,后又被转到张家口驻京办,搜走一百元钱,把我们俩人铐在一起,又被当地乡派出所送到宣化看守所关押十五天。在看守所期间,乡派出所警察非法提审,恐吓逼问我:你们谁主张的。我们俩说:看到师父和大法受蒙冤,是我们志愿去北京天安门证实大法的。乡政府去我家勒索丈夫两千元钱。回家后继续迫害:非法监视、跟踪、逼迫我妹妹看管我,限制我人身自由,拿妹妹的工作威胁我放弃修炼。当时我出了一个正念:我是修正法的,对她只有好没有坏,不会受任何影响的。

七月份一天,我正在家做饭。姚家房派出所警察非法闯入我家,把我绑架到洗脑班。因为我们几个学员炼功被工作人员拳打脚踢,但我们没屈服。第二天早上我们在院里炼功,完了又给我们戴上手铐送入看守所。当时有同修带進一本大法书,我看了书以后没有把书放在隐蔽的地方。在警察搜监时给发现了,我说了一句给我们留下吧!就开始给我戴背铐,从上午戴到下午才放开。我在看守所抵制迫害,绝食十多天,身体虚弱,十五天后被放回家。第二天晚上俩警察又把我和另俩位同修绑架到看守所,过了几天,又把五个大法弟子拉到篮球场,把我们推到台上。我一看黑压压的一片人都看着我们。但是我也不害怕,动了一念:我是主角,我是堂堂正正做好人的大法弟子。但是我可怜台下的一片被邪党蒙骗的民众。

八月中旬,把我送到河北省唐山开平女子劳教所继续迫害。刚到大门口,就强行把我的衣服脱光,连个内裤都不留,非法搜身,检查。我绝食抗议他们对我的无理迫害,又遭到野蛮灌食。四五个人摁住我的双腿和胳膊使我全身动不了,用很粗的管子往鼻子里插。插到胃里又恶心呕吐,而且不止一次的迫害。又有一次暴力灌食,把我摁在地上,腿和手给绑上,有一个犯人坐在我腿上,另一个犯人的脚踩在肚子上,另外俩人灌食。一个紧紧按住头,一个拿勺子插到嘴里,往里灌玉米粥,我几乎窒息,喘不过气来。

因为我炼功,俩个警察轮流的打,一个是左右打耳光,另一个拳打脚踢,打的我左腿不能走路,还把双手背后戴上手铐,站在院里。有一次把我弄到一间空房里,把我的左右胳膊上下捆绑住,犯人批素霞把我迎面踢倒在地上,还把我裤子扒下来,另一个犯人拿皮带恶狠狠打腰、屁股。当时我放下生死之念,背师父《洪吟》:“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2]。法刚背完,打我的犯人胳膊疼的打不了了,又换一个犯人接着打。我善意的跟她讲,你不要打我了,对你不好。她慢慢的停下来,使她也少造了业。

更残酷的一次毒打,双手还是左右往后背绑,一脚踹倒在地,我的脸迎面倒地碰破,流着血,膝盖裤子都破了。犯人又揪住我的头发拽起来再踢到,反复不知道多少次,打的我意识不清楚了,最后犯人又一脚踹在我心口上,她们见我晕过去了,才停手不打了。我感觉好象自己快不行了,一下子想起了自己是大法弟子,被打的心快跳出来的感觉一下子没有了,心跳正常了,身体也不疼了。她们为掩盖事实,把我脸上的泥、血都擦干净,脸和眼都肿的很高,让我脸朝墙站着。

有一次同修在监室里一起炼功,警察阻挡不让炼,把我们几个大法弟子都捆在果园的树上,一直把我们在外面冻着。

有一次关到禁闭室迫害。劳教所大队长不让坐床上,让劳教犯给我们念监规灌输邪党文化毒素。因为我绝食三个多月,身体特别虚弱、生命垂危。劳教所又把我拉到医院输液继续迫害。我不配合她们,就用布带绑在床上,鼻子里插着胃管,身体瘦的皮包骨。最后劳教所怕担责任,给我办了保外就医。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到二零零一年年底,一年半的时间,我被迫害送两次洗脑班,三次看守所,两次劳教所,在如此残酷的迫害下,我个人根本难以忍受,是慈悲的师父帮我闯过了一关又一关。

三、坦坦荡荡讲真相救众生

后来,我家也开了一朵小花。那年大儿子去了一个同修的公司上班,想要买电脑和一台打印机。家里没有钱,儿子说买上他可以做名片挣钱。我说秋天卖了地里的玉米再买吧。儿子买上电脑打印机后,我想我们资料来的也不多,我就想做资料。和儿子说儿子也同意。我就又和同修说,同修都支持:做吧,供应咱们这块,资料钱你别愁,我帮你拿钱。

我也是拿锄头的人,没文化什么也不会,儿子教我用鼠标,开机关机,开始觉的难,后来就觉的不难了。学的时候,儿子说我脑子笨又忘了!我也不动心。我想不怕说,我一定要学会,儿子不在家我就自己打开电脑,师父帮我,我就知道先点哪个了。我感谢师父。

之后我学会了做资料,做台历。有一次打印机出了毛病,我想怎么办呢?正在为难时,脑子里想起:“大法徒 重任担在肩”[3],我不怕难,抱上打印机去修。有时候和打印机讲:你来到大法弟子家也是你的缘份,和我配合做资料救度众生,也有你的责任,打印机就神奇的好了。神奇的事很多这里就不一一的讲了。

我开始面对面讲真相是先去亲戚朋友家讲。不管远近都去过两次。一次讲大法真相,一次去劝三退。妹妹知道我钱紧,就给我拿车费。我接触的人都给讲真相,卖菜的、收破烂的,来家里的人都讲。

三个孩子的同学来我家,我都跟他们讲了法轮功不是电视上说的那样,讲大法的美好,孩子们做了三退都明白了。只是二儿子在我受迫害时受到惊吓,不让讲,还跟我发火。他爸爸说你在大法中受益最多(他见证了儿子没用动手术嗓子就好了)。后来我家安上新唐人电视,二儿子也不看,我就在他吃饭时打开电视看,但是一有同学来,他就给关掉。后来慢慢时间长了,他也明白了。再后来同学来,我和儿子说妈给你同学讲讲真相让他们有美好的未来,儿子说讲吧,过程中有的孩子不退,儿子就帮我讲,就同意退了。后来儿子一领来同学就说妈给他讲讲你们的真相。

一次去一朋友家讲完真相,我骑着自行车带上她又去了另一个朋友家,路上有坡度,我带着她一直骑上去。她很惊讶的说:一个男人也很难上,你一个女人竟能把我带上来?我跟她讲修炼大法的神奇,千万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电视上说的都是污蔑,天安门自焚都是骗人的。

还有一次去亲戚家,路上有一群等车的人,我讲真相,那里的人说也有人给我们门缝里塞过资料,但是我们不敢看,听你这么一讲我得看看。于是他一份你一份要了好多。有一个女人说我不识字,给我一份,我给家里人看看。

我的村里人,前几年是家家户户发资料,这几年直接讲真相,大多数人都明白三退了。一般我都是先从身体的变化上讲,人家看我红光满面的很年轻,我讲修炼前的病痛经过炼功没病了就明白了。要是老年人,就和他们讲文化大革命,六四镇压学生,现在又迫害法轮功的好人。我们师父教我们做好人,更好的人,更高尚的人,讲天安门自焚的骗局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等。通常看他能接受什么就跟他讲他能接受的,他就明白了。人们说你什么文化这么讲?我心里说这都是师父给我的智慧。

个人体会,文中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弟子叩谢慈悲伟大的师尊,谢谢师尊的慈悲苦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无存 〉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大法徒 宋词〉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