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好自己 慈悲反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一日】

一、在大法中受益

经过多年的拼搏,我有了自己的生意,开了商店,生活上有了很大的转机,也有了点积蓄。可是我还是觉的我活的没有目标,精神上还是非常空虚,不知道人为什么活着?小的时候,我不想上学,从小学到高中,我什么都学不進去,头脑中是一片空白。成年后,面对现代社会潮流,各种社会交际:跳舞、打麻将、电影、电视、科幻小说等我什么爱好都没有,从来没有看过任何书。那时我也不知道人为什么活着,就是想多挣钱,让父母过上好日子,改变命运。

我母亲炼法轮功四天 乳腺癌痊愈

一九九八年四月份有一天,進货回到家,我丈夫说:你的一个好姐妹说她炼法轮功了,她腿疼病都好了,炼功点就在我家后院。当天晚上我就去了炼功点,一進屋看到有十多人,俩个人看一本书,学一个自然段,停下来交流。一位辅导员说:只要修炼,师父就给净化身体,就能达到一个健康的身体。听到这,我说:我妈有救了,死不了了。我妈得了乳腺癌之后,我每天都在哭。这回我可高兴了,我妈没事了。

我妈在医院做乳腺癌手术,我早晨炼完功,骑自行车瞬间就到了医院,送去一千元钱,正如师尊说:“过去走几步就累,现在走多远都觉的很轻松,骑自行车好象有人推你一样,上楼上多高也不累,保证是这样的。”[1]我一天功都没有耽误,天天去学法点炼功。

一九九八年,我母亲患乳腺癌恶性肿瘤,发现就已经晚期了,做手术后,刀口腐烂,数月都不封口,每天都在病痛的痛苦中折磨着。同年四月,我把母亲接到我家,我说:妈妈,我给你准备好的师尊讲法录音带,你没事天天听。母亲开始听,一点也听不明白说啥,就是坚持听,天天听,不间断的听,越听越明白了,就去炼功点炼功,炼功四天,奇迹发生了,手术的伤口处愈合了,乳腺癌恶性肿瘤痊愈了。母亲从此以后走上了修炼法轮大法之路。

为同修提供修炼环境

我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和超常。师尊说:“你们最大的最大的事情就是能够给我们学员创造一个不受干扰的、一个稳定的环境修炼,这就是你们最大的责任。”[2]我悟到应该给同修提供一个修炼环境,于是我就把家里仅有的积蓄拿出来,买了一个九十平米的房子,成立了炼功点。

那时的我心情非常激动,每天都乐呵呵,从没有过的幸福感,我幸运的成为了一名大法弟子,我找到了生命的归宿。我每天都沐浴在大法的佛光普照中,使我真正地感受到了大法是我生命中最大的财富。

师尊保护

二零零九年的一天早晨,我炼完功下楼,发现楼梯旁边的窗户被打开了。我上货用的包扔的东西里外都是。我一看不对劲啊,包咋跑这儿来了呢?一看收款机丢一台,再看里面的收款机卡在窗户护栏那没拿出去,这才知道是来小偷了。我马上查看抽屉里我准备明天上货的三万块钱,抽屉被往出拽了一下,但没拉开,钱没丢。我马上给我哥打电话,我哥过来就报案了。报案时,小偷已经被抓住,押在公安局,而收款机和里边的三百元钱也在公安局那,后来学法时悟到:这是师父在帮弟子看护,使我没有受损失。

我家煤气灶的导气胶管和炉灶相接的那头没用细铁丝勒上,所以我平时做饭时,都留意看着。有一次我出门上货,走时忘记嘱咐我丈夫做饭看着,别离开。丈夫把菜炖在大勺里(厨房在地下室)后,到楼上去唠嗑了。等想起时下楼一看,惊呆了,整个屋子里全是黑烟和火,大勺把烧掉一半了,扣板棚都烤掉了,整个屋子里被薰的黢黑,而胶管居然没烧着,没回火。要不是师父保护,非得发生爆炸不可,后果不堪设想。

学大法真幸福啊,师父就在弟子身边,什么都知道。学大法真好,有师父保护真幸福!

二、去掉利益心 开创学法环境

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个人修炼状态一直不好,由于开商店很忙,学法跟不上,学法和实修脱节,没有做到实修,没有正念,進货、卖货里外忙,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多次遭到绑架迫害。于是,我有了兑店的想法,师尊说:“你走好正法的这条路,修炼中你能够闯过你自己的束缚,能够放下你的执著,能够在正念中救度众生,你能够正念对待你所面临的一切,这就是威德。”[3]

因为我女儿也结婚了,女儿有了自己的事业,我也退休了,还有两个门市楼,每年租金五万元。而且我一个人独立生活,不能给大法造成负面影响,这样我很顺利的把店兑出去了,兑给了我的哥哥,当时商店价值三十七万元,可兑给哥哥只收了二十五万元。不修炼的哥哥高兴的说:谢谢!我说你得谢谢师父,哥哥连忙说谢谢师父!谢谢师父!哥哥买彩票欠了许多外债,我帮他还了二十多万元钱的外债。他把门市房都抵押出去了,也是我拿钱给赎回来的。我哥很认同大法,迫害发生后,为我们没少付出,而且还帮助过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

商店兑出后,我每天有大量的时间学法、背法、抄法。每到整点就发正念,下午照常去店里讲真相,晚上我学法、抄法,时间安排的很紧,很充实。在店里讲真相的时候,基本上讲一个退一个。哥哥和嫂子都知道大法好,经常使用真相币,在我讲真相的时候,还帮我记名字,来店买货的人很多,生意非常好,哥哥在大法中受益,他还清了外债,还买了车,有了存款,得到了福报。

三、慈悲、智慧反迫害

从常人形式上不承认所谓“证据”

我们当地有个大资料点,有三个同修被邪党绑架,分别被非法判刑八年、九年、十一年。恶警问同修从哪里弄的钱,想以此再抓其他同修。同修被打的承受不住了,说从我这里借过六百元钱。一帮警察来到我家商店,我一边调整心态,一边求师父加持弟子。

顺便把他们让到里屋。到里屋他们就问我是否借给那位同修六百元钱,我当时非常严肃地说:一、我没借钱。二、就是借了钱也没有犯法,这样僵持了1-2个小时。我一看这么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他们也不走,我说这些年你们没完没了的,我只想做个好人就这么难吗?我转念一想借这个机会见一下同修,给他增添一份正念,于是我就提出两点要求:第一我不坐你们的车,第二我要见同修。我和女儿打车去了看守所见同修,见到同修后我智慧的提醒他说:是否记错了?你得清醒清醒了。而且我一直向警察否定借钱的事。

最后他们又去了我哥哥单位,让我哥哥给我打电话问我借钱的事,他们在旁边偷听,而我根本不知道他们在那偷听,在师父的加持下,我在电话这边一直没承认借钱一事,我说哥哥你没完没了干啥?就这样邪恶的计划落空没有得逞。

给司法局警察讲真相

二零一三年六月份,我在外地同修家,被不明真相的人给举报了,被绑架,静下心来向内找自己,是因为没在法上修,认为外地同修修的好,有向外求的心,遭到了迫害,我被非法判二年半缓三年。在二零一四年九月返回本地。回家后,按他们的要求,每月得到当地司法局报到,写“思想汇报”。

通过大量学法,我悟到应该去给他们讲真相,师父说:“哪儿出现问题,哪儿就需要讲清真相”[4]。一天我学完法,就去了司法局找所长讲真相。见面后,我给他讲了当前的形势,讲了江泽民被大陆二十多万民众起诉,刚讲几句,他就不让我讲,吓唬我说,要给我记一大过,以后再讲就给你送進去(指监狱)。当时我也没动心。这次虽然真相没讲透,但也是迈出了一大步,给以后的讲真相打下了基础。

后来我多次给他打电话,想去他家给他讲真相,他拒绝,这样我就把真相信和U盘送他家去了。

在二零一六年过大年的前几天,我和妹妹同修准备去司法局警察家讲真相,我和他以前是邻居,他家里还有老人,又临近年关我出于礼貌买了点礼品带去。他是个基督教信徒,他说他什么都知道,就是不敢说,共产党不合理的地方太多,他明白真相后,做了三退。临走时,又给他留下一封真相信。

最后又到司法局局长家讲真相,见面后,我就跟他说,我女儿和你姑娘是同学,我和你妻子很熟,我和你母亲又同住一个楼,这好事我要不告诉你,等真相大白时,我都对不起你。于是我和妹妹就给他讲了当前的形势和大法的美好,他听后很认同,并且退了党,他每天都关注谁又落马了,他说你们法轮功快平反了吧?!他明白真相了,这个生命得救了。

整体配合接出狱的同修

我地有一位同修被非法关押在监狱九年,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一日冤狱期满。此前,同修们在大组交流时,定下两辆车的人去监狱接该同修回家,等到监狱时,计划给本地六一零警察讲真相,同修们则自愿,谁想去就去。我们姐妹三人都计划去监狱接同修。

在去接被非法关押同修的前一天下午,妹妹同修去另一位同修家说了此事,那同修说:再多的人去接也没用,哪次去接,都没有成功,同修还是被六一零警察绑架到公安局强迫签字。

于是,妹妹去一位曾遭八年冤狱回来的同修家,咨询了一下接同修回家的过程,随后,妹妹来我家,和我交流,过程中,我们想起了去年去监狱接这位陷冤狱八年同修的一些事。

这位本地同修被判冤狱八年,在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五日,我们去了十多位同修去接他,当时我也去了,因为没有经验,再加上怕心,我们都没有下车,只是在车里发正念,眼看着同修被六一零警察绑架到本地公安局签字。这和我们去接的同修没和警察讲真相有直接关系。

妹妹认为上面那位同修在此时说这话,是师父点醒我们。我们姐俩商量,明天去接被非法关押同修时,坐接同修的车上的人要鼓励他添正念,不配合,不签字,同时给当地去的六一零警察讲真相,不能让警察对大法犯罪,我们的使命就是救度众生。

当天,我学法时,《洪吟四》〈感慨〉

风雨十年莲满庭
橙黄紫绿九霄明
金刚百炼清纯现
真念化开满天晴
法徒慈悲世间行
善念救人除邪灵
一路正念神在世
满载而归众神迎

展现在我的眼前,我反复学了几遍,在我现有的层次中,法理点悟:大法弟子们历经了风雨的千锤百炼,在恩师的加持下,我们每个人都有能力。大法弟子们用真念、善念,才能解体邪恶,救度众生。师父为我们导航,教诲我怎么做。

第二天清晨七点半左右,我们十一位同修到了监狱,一部份同修在车里发正念清场,我和妹妹共五位同修下车,两位同修在大门外,在零下二十多度的严寒中,迎接同修,我和妹妹等三位同修到监狱接见大厅讲真相,我劝退两个,一个用真名退团队,另一个退队,用化名。

这时已经十点多了,被非法关押同修还没有出来,我们到释放科问一下,她说,没“转化”,等当地六一零来人接,才能放人。

这时六一零的车停在了监狱门口,来了两个警察,一个是区政法委主任,另一个是公安局六一零主任。我笑着迎上,和他俩打招呼,我对公安局六一零主任说:你辛苦了,天这么冷,你也来了。然后,对政法委主任说:你女儿和我女儿是同学,你的妻子和我小姑子是同学,这不是一般的缘份呢。他问我叫什么名字,我什么也没想,告诉了我的名字,他还问我妹妹叫什么名字,也告诉了他,我们五位同修围着他俩讲真相。

其中政法委主任把我妹妹叫到一边,我随着跟过去了。他说,我去廊坊,谁谁大法弟子给我退党了。妹妹说:太好了,我真为你高兴啊,你一定要保护大法弟子,是功德无量啊。还给他讲了当前形势,妹妹还说:我们同修冤狱九年才回来,就是不能给你们签字。政法委六一零的人说:我们平安把他送到家。

这时看到被非法关押同修出来了,我们都马上迎过去。看到妹妹跟被非法关押同修说,你不用怕,说啥也不能签字。没想到,同修正念更足,说:我九年都够冤的了,就是不签,到家,我就回家,我才不跟他们去呢。

妹妹又跟政法委、六一零的人说:让同修坐我们自己的车,他冤狱九年,我们领他洗洗澡,吃点饭,我们也想请你们吃点饭。他们说,“不行,必须坐我们车,我们平安把他送回家。”

妹妹和一位同修坐了他们车,一路上,一直给政法委、六一零的人讲真相劝善。同修们的善念善行感化着两个警察,区政法委主任发自内心说:大法弟子真好。妹妹说:你说大法弟子好,你认同了大法,你的生命就有救了,你为自己选择了一个美好的未来。公安局六一零主任说:如果按程序走,就得到公安局签字,才能回家。妹妹说:你没让签字,你今天就没有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将来清算那一天,我们可以给你作证,你如果保护了大法弟子,你就是在立功赎罪,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两个警察明白真相后,直接把同修送到妹妹家门口。

在回家的路上,我反复背《洪吟四》〈感慨〉,法理再一次给我显现,师父说:“一路正念神在世 满载而归众神迎”[5]。

当天接被非法关押同修的整个过程,都是在师父的加持下,发挥了整体的力量,在同修要到期的前半个月,本地的同修和外地同修整体配合,发正念,清理同修空间场,解体操控六一零警察对大法犯罪的一切邪恶因素。我们去监狱的同修都是本着善念,救度不明真相的警察,在当时我看到区政法委主任和公安六一零主任时,我心里没有一丝杂念,发自内心的为他们好,让他们明白真相被救度。

师父说:“我告诉大家,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说大法弟子的能力非常的大,很多人就是不相信,因为也不让你看到。你在正念作用下,你身边的一切和你自身都会发生变化,你从来都不想去试一试。”[6]师父讲的法博大精深呢。

今天接同修,我最大的感悟是:我们修炼的路,师父都给我们铺垫好了,只是有待我们去实修,去实践了。我们没有了怕,也就没有了怕的物质,在法上修是最安全的。我们的正念正行,我们的慈悲与善念就能使被邪恶利用的人清醒。当我们发自内心为这两个警察好时,我们的善心善念出来时,一切都在变,我们的场非常好,警察都恶不起来了,明白真相后,善待了大法弟子,在立功赎罪,摆放了自己的位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长春辅导员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 四》〈感慨〉
[6]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十年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