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儿子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五日】我是一九九九年春喜得大法的,在这十九年风风雨雨的修炼道路,我摸爬滚打、磕磕绊绊地走了今天,在此我和大家说说我和儿子的修炼故事。

一、走入大法修炼

我出生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从小深得父母的宠爱,生活无忧无虑。高中毕业后我考上了北京的一所名牌大学,全家欢喜,认识到仿佛走上了一条金光大道。然而命运的安排,我不知怎么结识了一个社会青年,稀里糊涂和他交了朋友结了婚。这桩婚事门不当户不对,两个人各方面相差悬殊,父母十分不满意却又感到无可奈何。我大学文化,丈夫小学毕业,我家是书香门第、父母都是高级知识分子,他家是农村郊区;他爱的抽烟喝酒、打架赌博,我喜欢音乐艺术,我们兴趣不投,没什么共同语言,经常干仗,几次闹离婚他也不同意,当时儿子还太小,我只能忍着,不知这样的日子何时是个尽头。

一九九九年春,经同事介绍,我走入了大法修炼,很快困扰我多年的鼻炎,乳腺增生以及坐月子时落下的毛病不翼而飞,暗黄的脸色变得白里透亮,精神面貌焕然一新,心情也变得轻松快乐起来。

二、大法的神奇与美好

刚得法十多天的一个晚上,我突然看到了大法书放射着白光,又看到了象车轮那么大的风扇在眼前旋转,从车轮中间又飞出了三个黄色的小法轮。对于从小接受无神论灌输的我来说,心情既紧张又激动,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师父在鼓励我啊,更加增添了我修炼大法的信心。从那以后我经常看到大法书里的字变成了立体的金字或是一盏盏灯,发出五颜六色的光芒,有时又变成了水晶洞,这可真是一本宝书啊!

那时候我的儿子才两岁多,我经常给他读法,放师父的讲法录音,用他能理解的方式给他讲修炼中的故事,以及怎样做一个好孩子。

他每次都听到津津有味。有两回晚上我坐在床旁读法时,无意中看到身旁熟睡的儿子,熟睡的儿子身上又坐起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儿子,在我的身体侧面好像在跟我一起学法看法。我明白这是儿子的主元神出来了,他也在着急要学法呢。儿子一学法天目就开了,经常能看到各种颜色的法轮以及屋里、墙上、天上的云彩上都有神仙,这促使我要精進修炼,同时也要带好这个大法小弟子。

三、迫害开始后,个人修炼和正法连在一起

好景不长,我刚得法后没几个月,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江泽民开始了对法轮功修炼者的残酷迫害,经过认真思考后,认定大法和师父没有错,照常带儿子学法修炼,很快村委会干部,当地派出所不断来我工作单位和家里骚扰,不修炼的丈夫感到害怕,开始阻拦我们,我和儿子只好背着他学法炼功。

为了让世人明白大法真相,我经常趁着丈夫晚上外出玩牌时带着儿子发资料。农村地广人稀,种有大片玉米地,晚上外出还真是有些害怕。一次天色很晚了,带着儿子出去发资料,心里正害怕时,孩子突然大声跟我说:“妈妈您看,师父就在前面的路旁坐着呢!”听后我深受鼓舞,一点儿也不害怕了。走在乡间小路上贴真相不粘胶时,儿子手指天空说天上有绿色妖怪,我就赶快发正念,一会儿他说妖怪没了,飞来了穿红袍的神仙。我想一定是正神在加持我们。又一次我们俩去他姑姑住的村里发资料,当给一户人家的门洞里放大法资料时,里面的大狗疯狂的叫起来,吓得我拉着儿子撒腿就跑,跑到大马路上,儿子严肃的说:“妈妈,您为什么要害怕呢?有一圈菩萨围着咱们呢!”那时他才五岁,就这么沉着冷静,让我实在羞愧,一遇到事就心态就不稳,师父说:“一个不动能制万动”[1]。我没有百分之百信师信法。

因为怕心不去,给儿子带来了麻烦,以前回家路上都要经过一条坑坑洼洼的小路,到了晚上还没有路灯,黑乎乎的让人害怕。一天晚上骑车带着儿子从那儿路过时,因为紧张害怕,想着赶快骑过去,没想到碰到了一块儿大石头上连人带车全都摔倒在地,把儿子疼得哇哇大哭,自己也腿疼得跪在地上半天起不来,儿子边哭边爬到我身边问我摔坏没有,真让我感动,这正如师父所说的让你摔跟头悟道,摔了这一大跤后,以后再走这条路时一点儿也不害怕了。

在日常生活中,我尽量节俭,把省下的钱用于做真相资料。一次儿子说想吃麦当劳,我和他讲,一元钱就能买一个光盘,做一个真相光盘就能救好多人,吃一次麦当劳最少也得花二十多元,这钱要省下来能救多少人呢!我又给他讲了一个明慧交流上的故事:有一个七岁的小男孩的父母因修炼法轮大法被非法抓捕和判刑,他只能跟年迈的奶奶一起生活,家里很穷,经常吃面糊就咸菜,但是小男孩儿从来不抱怨,只想着父母比他更苦。儿子听了,眼含泪花说:“妈妈,我不吃麦当劳了,把钱省下来买光盘吧!”后来我给他买了一个两元钱的麦当劳冰淇淋,他就非常开心了。

四、迫害升级,给儿子幼小的心灵造成的伤害

二零零二年,当地村委会,派出所和“六一零”等一行人于深夜十点闯入我家,要把我绑架到洗脑班。丈夫不让,他们就花言巧语把他骗走,把我和儿子强行绑架到洗脑班,他们看从我这里问不出什么,就把我儿子单独关到一间小屋,想从他嘴里套出话来,吓唬他问他家里的情况:比如家里平时都来些什么人啊,有没有关于大法的东西啊等等。儿子牢记我平时对他的告诫,什么都没说,再说丈夫一回家发现我和儿子被绑架,气愤不已,喝了一瓶白酒,抄起菜刀去派出所找警察拼命,警察吓得直转圈,马上告诉我们被关押的地点,丈夫跑到转化班看到我们母子平安,才放下心来。那一次我被非法关押了七天就被放出来了,从这件事上也看到了这些参与绑架者的胆怯和心虚。从转化班出来之后,当地村委会干部和派出所警察以及六一零人员频繁对我進行骚扰,还去单位给我施加压力,都在逼迫我放弃修炼。丈夫怕我再次被抓,对我和儿子的修炼横加阻拦甚至对我大打出手,撕毁大法书籍,好像换了一个人一样。他知道无论怎样也阻拦不了我的修炼,心情不好就经常喝酒,喝多了就失去理智耍酒疯。儿子常常为此担惊受怕,婆婆吓得不敢出声,本来幸福和睦的家庭终日笼罩在阴影之下,平日里只要一听到警车响,儿子就紧张得心嘭嘭乱跳,看到村里开来警车就感觉警察又要来抓他的妈妈。如果我加班没有按时回家,儿子就会坐卧不安,担惊受怕,那些年北京郊区出现异常频繁的沙尘暴天气,天昏地暗,使我每当回忆起这些往事,就如同那些昏暗的黑白电影一样令人窒息令人痛苦,而孩子小小年纪就开始承受这无边的苦难,给他稚嫩的心灵造成了不可弥补的伤害。

那些年我不断听到身边认识的同修被打被抓,被非法劳教和判刑,甚至被迫害惨死,深感这场迫害的残酷,出现了深深的怕心,更担心自己说不上哪天也会遭遇不测,就有意培养孩子独立生活和自理能力,叫他学着自己买菜打牛奶,做简单的饭菜,孩子爸爸也要外出工作,不会像我这样无微不至关心照顾孩子,孩子的奶奶七十多岁了,多年前就患上了半身不遂,她自己都自顾不暇,更别说照看孙子了,尽管生活如此艰难,我仍然抓紧点滴时间带孩子多学法学好法,每天在接送儿子的路上教他背诵《洪吟》,儿子也是我的小同修,我们母子相互鼓励,只要能学上法,只要能发资料救人,也不觉得生活有多苦了。

五、被非法判刑

二零零四年底,我送儿子上学后,在校门口被三个国保大队的便衣警察绑架到洗脑班后又关入看守所,一年后被非法判刑一年半,强加给我的罪名是“利用邪教组织破坏国家法律实施罪”,那时候儿子才七岁,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和我分开过,这突如其来的打击就像晴天霹雳那样就连大人都难以承受,对儿子来说更别提有多么伤心了,他从此开始天天承受着母子分离的巨大痛苦。

刚开始他天天问爸爸说:“妈妈什么时候回来?”爸爸默默不语,后来他发现爸爸天天以泪洗面,奶奶终日愁眉不展,他反倒像个小大人似的安慰他们说:“别难过,妈妈很快就会回来的。”还经常给奶奶和爸爸煮饭吃,那段日子里,小孩爸爸经常借酒浇愁,有时候晚上喝得醉醺醺,东倒西歪,儿子扶不动他,就一同摔倒在水泥地上,爸爸压着他幼小的身子,一躺就是半宿。有时大半夜孩子睡醒觉,睁眼发现爸爸不在家里,吓得哇哇大哭,不知道亲爱的妈妈什么时候才能回到自己身边,闻着被子上妈妈的味道偷偷的哭不敢让爸爸听见,怕爸爸为他担心,直到收到我从监狱寄来的第一封信时,他实在是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感情,放声痛哭起来,他说那一次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怎么也止不住。我被抓后,孩子上下学再也没有人接送,看着别人的家长都来接送自己的孩子,他心里羡慕极了,后来家里养了一只小狗,从那以后再上下学,就只有那只小狗陪伴他了。放学回家的路上碰到好心的街坊奶奶给他送上热包子,他拔腿就跑,不愿意要人家的东西。被抓一年多后,我终于在监狱的接见日见到自己朝思暮想的儿子,我的眼泪哗哗流个不停,母子相聚不知道该和儿子说些什么,可是儿子异常坚强,他的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转最后也没流下来,后来母亲告诉我说,他们在来见我的路上已经商量好,儿子嘱咐他姥姥和爸爸,见到我不要哭,怕影响我的情绪,如果不是从小修炼,象他这么大的孩子还在妈妈怀里撒娇呢,哪能有这么强的自控力啊。

六、冤狱结束回家

二零零九年,我终于结束冤狱回到家中,本想着一家人终于可以团聚在一起了,却发现丈夫早已有了第三者,并且和她在外头租房同居了,对我的态度冷若冰霜。婆婆因为我被抓受到严重惊吓,心情抑郁,精神恍惚,于两年前就含恨离世了,儿子考上初中开始住校,每周末才能回家,回来后也总是到外面去玩,和我也不怎么亲热了,跟他说话他也是表面应付,心不在焉。我独自呆在冷冷清清的家中,心情非常痛苦,很快联系上同修后,又开始学法炼功,心情日渐好转,我对孩子倍加关心和爱护,用“真善忍”法理对他讲做人的道理,对待出轨的丈夫我放下深深的怨恨,由气愤委屈到变得能为他着想,能体谅他这些年的不容易,在他心情好愿意听的时候给他讲婚外情的危害,他心里明白了,逐渐的在和第三者断绝来往。

七、非法劳教

好不容易生活开始向良性方向转变时,从监狱出来九个月后,我一次去同修家串门,被在她家门外蹲坑的警察抓捕,以“扰乱社会秩序罪”被非法劳教两年半,刚一進劳教所,丈夫就来和我离婚,从此再也没有看望我一次,再也没有给我寄过一分钱,只有儿子多次请假,不辞劳苦跑老远的路来看望我,给我的心灵带来极大的安慰,艰苦的环境里我坚信师父,坚修大法,从不放弃自己的信仰。

八、劳教结束,带好孩子继续修炼

劳教结束第二天,丈夫开车拉我直接到法院办理离婚,看着如此冷酷绝情的丈夫,我深深体会到了情是靠不住的,我同意离婚。判决时,儿子主动提出跟我生活,这让他爸爸感到非常意外,对于我们的离婚,儿子从内心深处感到欣慰的一点就是:他们同学父母离婚时都不要孩子,而我和他爸爸都争着要他,让他感到父亲母亲还是很爱他的。

迫害前,我曾经在一所大学教书生活安稳,因为多年来遭受迫害,身无分文,离婚后,父母给了我一些经济支持,我带着儿子外出租房,我又找了一份工作。我们母子俩白手起家,开始了崭新的生活。

此时儿子升到了高中,我租了离他学校较近的房子,这样儿子每天都能回家了,可是儿子每天回来都说没留作业或者作业在学校写完了,然后就玩电脑游戏,有时晚上不回来,说是住同学家一起学习。后来他告诉我其实是住在网吧里,在那里整夜整夜的玩得痛快,这些年里他学会跳街舞,留怪异的发型,扎耳洞,差一点儿就要纹身,我经常能闻到他身上散发着烟味儿,偶尔也有酒味儿,而且还交了一个女朋友,经常满嘴脏话,行为举止吊儿郎当,整天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看到儿子变成这样,我又气又急,不知如何是好。儿子的姑姑、大爷和街坊邻居都说这个孩子没法管了,劝我想开点儿吧,听他们后来说我不在时学校老师经常找家长,说这孩子不好好学习,还聚众打架,他爸爸打他把棍子都打断了,也没能使他改变过来,就对他放弃了管教。心思全都放在和第三者过日子上了。

九、儿子的转变

管孩子时,我刚一开始憋不住火,说他他不听就和他嚷嚷,强硬管制加说教,恨不得立刻让他变好,结果不仅没有效果,他竟然和我顶嘴,说他变成现在这样都是因为我炼功造成的,我一听这话他不是连大法都不认可了吗,气得上前打他,他一把抓住我的两个手腕把我推倒在床上,一下子跑到网吧不回家了,我又气又恨,嚎啕大哭,哭完之后,我拿起大法书,正好翻到第六讲“走火入魔”[2],师父讲:“有不少人因为自己心不正,招来一些附体。自己主意识不能控制自己,还以为这就是功了。身体被附体控制着,颠三倒四,连喊带叫的。”[2]我以前总认为“走火入魔”这段讲法和我无关,不曾想我深深陷在对儿子的情中魔性大发,对儿子连喊带叫的,没有半点理智,这不就是主意识不能控制自己吗。师父的法重重的打入我的脑海,我开始静下心来向内找,孩子变成这样确实也有我的责任,我这一次被抓带给孩子心灵多大的痛苦啊,虽然根源是江泽民残酷迫害法轮功导致的。

我从此改变了自己急躁火爆的脾气,多看儿子的优点,多鼓励他,改变说教的说话方式,放下对儿子的情,把他当作我要救度的众生,用耐心温和的语气和他商量着说话,不被他一时没变好的假相所带动,经常清理他空间场内操控他变的不好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还经常给他讲传统文化故事和一些修炼故事,慢慢的他的目光变得柔和了,心门向我敞开了,愿意和我聊一聊他真实的想法以及遇到的一些问题,很快又跟我一起学法,并且有意约束自己的不良行为和习惯,只是还偷着抽烟喝酒,电脑游戏还在玩儿,我还是控制自己不被他带动,多关心他的学习和生活,让他感受到家庭的温暖和母亲的关爱,他说他这些年他变得很冷血,我对他好他觉得受不了,我知道这都是这些年缺失母爱造成的。

到了高二,孩子的学习成绩一下子从全班倒数的名次名列前茅,而连续两次被评为“三好生”,老师和同学们都很惊讶于他的巨变,问他说是因为我妈妈的教诲。老师问:“你妈妈每天给你辅导功课吗?”他说:“不是。是因为妈妈经常对我進行思想教育。”老师不得其解,也难怪,现在的学校都搞形式教育,老师、学生和家长的眼睛只盯着学生的排名和分数,学校里的思想品德课形同虚设,甚至都要取消了,殊不知对孩子的思想教育是一切之本。

随着学习成绩的進步,儿子突然不再理怪异的发型,变成了正统的学生头,行为举止开始稳重端庄,对难以戒除的烟瘾和酒瘾,我告诉他这是因为有魔控制着人,要分清那不是真正的自己,坚定的排除和解体他们的存在,求师父加持。后来他一想抽烟时就对抗,很快戒掉了烟,酒瘾不那么大也去掉了。随后他嗓子沙哑,又闹肚子,他说师父在给他净化身体,一周后一切不适全部消失了。但是网瘾还是没有戒除,只是比以前玩得少了,我感到他从内心还是恋恋不舍,不想放下。我下载了明慧网上一些关于玩电脑游戏的危害这方面的交流文章,让他進一步认识到玩游戏的危害,后来他大半夜里肚子疼得直叫。手背也莫名其妙的肿了,我告诉他这都是玩游戏导致的,他若有所思,那一阵子有两次中午十二点时,在儿子的卧室里发正念,发完后躺在他床上睡了一会儿,结果迷迷糊糊中被魔掐醒,很奇怪为什么刚发过正念还会有魔这么猖獗,突然认识到是儿子的空间场不干净,他总在屋里玩游戏,所以屋子里的墙啊,地啊,桌椅柜子啊等等都附着许多低灵生命,外星生命以及各种妖魔鬼怪,之后我立刻立掌发正念清除,感到强大的能量从掌中射出,天目里的法轮也在快速的旋转,我感到师父对我的加持,我加强对儿子空间场的清理,不久之后儿子突然和我说,他把自己玩了多年的游戏卡送人了,决心彻底不再玩游戏了,我发自内心为他高兴,同时感恩师尊的慈悲救度,让他这么快这么容易的戒掉了网瘾。谁都知道,现在社会上网络游戏对孩子的诱惑和毒害,就像抽大烟一样难以戒除,多少家长对此焦虑不堪,束手无策,已经成为了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但是法轮大法却无所不能,我太感激伟大的师父对我们母子的帮助和慈悲救度。

十、我和儿子参与诉江

二零一五年六月,儿子参加了高考,七月我和儿子参与了诉江,当地派出所警察以及国保多人用事先准备好的工具非法撬开我家门锁,再一次将我绑架到公安局,看守所和转化班,我不配合一切邪恶,和见到的派出所所长 、警察、管教、预审以及转化班人员讲真相,最终被无罪释放。在被关押期间,我不断向内找自己的执著并加以清除,彻底放下对儿子和家人的情,不承认这场强加的迫害,一切按师父的要求去做,也给关在号里的其他犯罪嫌疑人讲真相,并劝退十多人,包括两名派出所警察。走到哪里心里都只想着救度世人。 在我被关押期间,儿子在同修的帮助下,独自到公安局要人,在正义律师的陪同下又去看守所,转化班要人,这对于邪恶是个极大的震慑。经过这么多年的风风雨雨,儿子真是锤炼的日益成熟和勇敢了,他相貌英俊,性格开朗,没有留下任何心理阴影,大法在他的心底深深的扎下根,师父一直没有放弃他,一直在保护和加持着他,才有他的今天,后来他如愿以偿考上了理想的大学,当年在亲朋好友、街坊邻居眼里那个不可救药的小混混,变成了一个品学兼优的大学生,让他们感到格外的羡慕和惊奇,所有的人都以为是我这个做母亲的人教子有方,我却要堂堂正正告诉世人,都是因为我和儿子修炼了法轮大法,我们按照“真善忍”法理的要求做好人,做一个比好人还要好的人,才能有儿子今天的改变,孩子的爸爸亲眼见证了儿子的改变也从内心深处认可大法,也在心中默默念九字吉言,面临邪恶的迫害,他为了我挺身而出,在我做大法的事时默默的给以支持。

现在儿子在大学校园里努力学习,不再抽烟,喝酒,不再玩游戏,别的同学怎么拉拢他也没有用,他当了班长,热心帮助同学,每遇到问题及时向内找,还把法轮大法“真善忍”法理渗透在学校组织的演讲之中。

十九年来,邪恶对大法弟子的疯狂迫害,使得很多大法弟子的孩子承受了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和魔难,他们当年都是跟着父母一起学法炼功的大法小弟子,因为父母被迫害,许多同修们遭受迫害回家之后,对孩子的变化痛心疾首,无能为力。其实孩子们的表现也反映出父母的修炼状态,我把我们母子这么多年的修炼经历写出来,也希望能对同修们有所借鉴。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感恩师尊,师尊辛苦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五年加拿大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