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 转观念 去执着 幸福无比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四日】我从小生活在被人斗的地主之家,懂事时起,就被人骂“地主崽子”,父亲被人欺负,啥重活都找他干,因此早早得了重病,一家重担落在母亲身上。好不容易日子好过一点了,母亲一心供我们上学,出人头地,免得受人欺负。

可是我十三岁时得病,没钱耽误了治疗,又落下了残疾,双耳失聪,耳膜穿孔,靠滴药水维持听力。后来的漫漫求学路,苦的不想回忆。参加工作后,在竞争的体制下,更是人人勾心斗角,感觉自己是砧板上的肉,一种看不到未来的绝望。供过观音、如来,供过弥勒佛,可是并不知道怎么修,遇到矛盾时,怨佛不保佑,曾对着佛像大喊:“我要成魔!”今日回想此事,尚止不住泪如雨下,如果不是遇到大法,我的人生啊,真的会是魔变的一生!

可是,一九九七年七月,我得法了,修大法后,感觉幸福无比。

一、初得法的欣喜与美好

一九九七年七月的一天,我下午去单位上班,看到一个同事正在我们办公室炼功,我问他什么功,他说法轮功。我问治病么?他说不治病。我问他不治病炼这个干啥?他说修佛。我一惊:真有佛么?他说有。那一天他解答了我所有的疑问。我明白了自己为啥从小吃那么多苦。我拿起他送我的宝书《转法轮》,一直到今天,再也没有放下。

我不再执著自己的病,不再执著自己的残疾,一心修炼,随师回天。每当回想起自己曾经大喊“我要成魔”的那个情景,便泪如雨下:人啊,迷中哪里知道佛的心呢?佛若是不慈悲,那话一出口,便早已是地狱之鬼了,哪还有机缘修大法呢?人啊,迷中犯了多少错啊?一不顺心就怨天怨地,谤法谤佛,但是佛从来没有放弃人!就象师父没有放弃我一样。

修大法后,我脱胎换骨一般,心境完全转过来了,由抑郁变为开朗乐观。什么样的困境都不能使我再消极了。

修大法太幸福了,每天都能感受到神奇的变化。

看书时,感觉天目紧的厉害,一股很强的力量往里钻。偶尔抬头看墙,满墙都是字,看棚,满棚都是字。慢慢感觉到小腹法轮在转。渐渐的感觉炼功时有气机带动双手飘飘的,明显的感觉到那个带动炼功的机制。

一次晚上关灯炼功,炼完后,眼前有白光旋转,看到远处一个银白色亮晶晶的东西向我头顶飞来,到眼前时,旋转的很慢,到眼前不到二十厘米,然后就消失了。第二天问同修,他告诉我那是法轮。

一次午休时,坐在椅子上闭目背法,突然感觉一股能量通遍全身,全身轻飘飘的,好象没有了重量的束缚,身体无比的美妙、舒服。

大法祛病健身更奇。

一次,一场流行感冒很严重,我单位很多人都感染了。我也是其中一个。但是我炼功两天就好了,可是别人打点滴五、六天都不见效。有同事说,法轮功还真厉害,不吃药居然好了。

最重要的是给我失聪的双耳带来的变化。原来靠滴药水维持一点点的听力,炼功半年后才停止滴药水。但是什么声音都听不见了,当时自己独自一人一个办公室,同事们找我有事都是用笔写。因为修大法,什么都明白了,也就不再觉得苦闷和抑郁。没事时一个人在办公室看书,反倒觉得清静。一次正在办法室看书,突然感觉一个雷从头顶劈下来,直震到心脏。可是外面阳光明媚,根本就没有雷雨。突然双耳听到声音。听力恢复了大部份,与人交流不需要再用笔写了,这件事当时震动了单位,人们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二、“七二零”迫害之后的魔难与修炼的成熟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疯狂迫害大法,每个大法弟子都承受着空前的压力。从电视、广播到街头巷尾,从社会、家庭到学生课堂,每个角落都散布着邪恶的谎言。同事们用仇视的眼光看着我们,把我们当成了异类。那时我除了告诉他们这是谎言之外,唯一的办法就是忍和善,那时很坚定,因为我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我坚信时间会破除这一切邪恶,历史会见证这一切谎言。那时没有传单,讲真相靠的就是这一张嘴和日常行动中的善与谦恭。

二零零零年开始有了大法真相传单,本单位引导我修炼的同修因发传单被抓了,我与好多其他同修也因去市里六一零讲真相营救同修被抓。

在监狱里,有好多同修,遇到她们,我学会了向内找,并发现了自己的不足。

监狱里一个女同修非常善,说话轻声细语,待人体贴,柔和,从来不发脾气。这让我找到了自己的不足:我因得法而欢喜,因欢喜而走极端。初期学法不深,不懂得该怎么修,就模仿同修,崇拜同修,同修给人的表现很冷淡,我就觉得,哦,修去名利情,那去掉情后可能就是这个样子,因此也人为的变得冷淡。特别是对丈夫,因为对丈夫有情,就人为的强制去情,变得冷漠,不允许他碰我,致使丈夫仇视大法,打我,烧大法书。而我找不到矛盾的根源,更加迷茫,一味的苦忍,甚至心底怨恨,逃避,执著圆满。这次遇到那位女同修,我悟到了什么是善,去掉情后不是冷漠,而是纯正的慈悲。我找到了差距,去掉了崇拜同修的执著,去掉了人为的冷漠,也去掉了执著圆满的心。我知道以后该怎么善待丈夫和亲人们了。也知道以后该怎么修了。

因为我找到了执著的根源,明白了旧势力迫害的借口,因此我在监狱里要求回家,和大家一起绝食反迫害。在师父的保护下,家人配合我要求六一零放人,最后冲出了牢笼。

旧势力就是看大法弟子不顺眼,想尽办法让我们丢掉工作。市六一零不让单位给引导我得法的同修开工资,还逼着他必须上班,不然抓去坐牢。这还不算,还来了一次恶意考核:故意把这个同修考核分排名倒数第一,我排名倒数第二,然后考试,规定总分(考试成绩+考核分)倒数三名的全部下岗。全单位的人都认为我和同修必定下岗无疑了。丈夫更是为我捏一把汗。

那位同修没有参加考试,直接放弃工作,到外地打工并讲真相去了。同修默默的走了,没有和我交流,过去了很久我才知道。如果当时同修和我交流,我一定会劝他不要放弃工作,因为我悟到的是:大法弟子要堂堂正正的在常人中立足,证实大法,在常人中布下大法的正念之场,绝不允许你迫害我失去工作。我努力学习,那时刚从监狱出来,离规定考试时间只有二十几天。后来考试成绩出来了,我的成绩在上游,加上考核分,倒数第四,后面有三个常人下岗了。

后来我又参加成人高考,成绩全校第一,我丈夫全校第二,我成绩超过我丈夫四十一分。那一次又震动了全校。有两个调离我单位很多年的同事也听说了,一次碰到我就说:哎呀,你成人高考打了多少多少分,太厉害了。我这个大法弟子终于得到同事们的认可,工作从此也更加稳定了。工作上努力,家务活全包。电视造谣,诬陷大法弟子不顾家,但是我这样表现,就破除了邪党的谣言了。丈夫也开始逢人就夸我,我炼功学法也得到他的允许了。

二零一六年九月的一天晚上,丈夫喝完酒回来,倒头就睡了。这时我发现丈夫手机里有一条暧昧微信。那时我已退休在家,发微信的正是我原单位的一个女同事,平时和我关系还不错,常常有事找我帮忙。当时我想起来了三年前的一个场景:她来我家,我给她煮面吃。这时丈夫回来碰见她,两个人四目相对,眉目之间很暧昧。女方走后,我就笑着提醒丈夫:哈哈,你俩呀,真是欺负人欺负到家了,当着我的面就眉来眼去。某某这个人,名声不好,有好多人对我说她闲话,你千万离她远点,工作期间大大方方的正常接触,工作之外千万不要单独交往,不然没啥事惹人闲话犯不上。

丈夫唯唯诺诺的答应了。当时我还很高兴,心想大法弟子就是高姿态,不怒不妒,轻轻松松就解决了这样的问题。第二天面对那个同事还是热情、亲和,就象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和丈夫也从来再没提过这些事。

可是三年过去了,他们怎么还更厉害了呢?丈夫对我背叛、违约了呀?看着熟睡的丈夫,我很疑惑,但是很冷静,并没有惊动他。当时决定不动声色,提醒提醒他,看看他什么反应。

第二天,我给他发一个微信,告诉他做人要正,暗室亏心,神目如电。丈夫没言语。过几天之后,我发现他们还在继续。这时我就觉得事情不是我想的那么简单了。

我反复学法,悟到出轨这不是个小问题。师父说:“你看到杀人放火那要不管就是心性问题”[1]。但是出轨之害远恶于杀人放火。杀人放火属个人犯罪,犯罪者会受到惩罚,所以其他人不会效仿。而出轨导致性乱,有害于社会,违背人伦道德,而在邪党的统治下,出轨却被定为不犯法。所以世人不辨是非,纷纷效仿,对下一代危害极大。下一代人更加不检点,没有羞耻心。性乱导致道德沦丧,人种不纯。人类社会每次不同周期毁灭时,不是因为有人杀人或者有战争,而是因为人类道德沦丧。而道德沦丧的罪魁祸首就是性乱。我是大法弟子,面对他祸乱人伦,败坏社会,能沉默么?沉默就是默许和放纵,那我也有罪的,身为家人,我有责任管他的。

但是怎么管呢?我又迷茫了。明慧网上好多关于家人出轨的交流文章,都是向内找,修自己,最后夫妻和睦,变好了。找吧,找自己。

向内找找到了好多执著:

1、初学法时不会修炼,对他冷漠,不让他碰我,很少有性生活。

2、坐牢七个月,他当时被旧势力造谣煽动,他觉得孤苦无助,前途无望,很可能因为这些被邪恶钻空子。

3、曾经崇拜异性同修,引起他的妒嫉,可能还有误解。

4、还找到一个执著——执著古典文学与文采,还有显示心,例如:

1)网上讲真相,因这样的执著,吸引了异性网友,引起人家想入非非。

2)电话讲真相遇到一个会写作和雕刻的,引起我的执著,恨不得把人家拉过来刻像,让人家写大法被迫害的真相文章。总是给人家讲啊讲,送《九评》U盘,送《洪吟》书,人家最后说,我想要的不是这个。那是什么?我想要的你不给我!!明显的邪淫暗示。完了,结局就是断了联系。

3)网上讲真相遇到一个写广告语的,谈吐不凡。呀,这个人我得讲真相救他,结果没讲成,人家要找网络情人,我没答应,他和我同事的妻子聊上了。最后我同事疑他妻子出轨而离了婚,背地里赖我牵线搭的桥。

4)网上讲真相又遇到一个会写诗的,把我拉進一个聊天群,整天对诗,对对联。呀,我得和他们对对诗,有机会好讲真相。结果整天对诗,对对联了,那时反应极快,人家上联一出,我几秒钟下联就对上了,赢来一片叫好声,正好满足了我的显示心、虚荣心,还以为自己的聪明是师父给打开的智慧呢,其实是旧势力的干扰。结果讲真相时,人家又向我暗示要做情人,我让他退党时,人家骂我一顿,还把我删除了。

5)仅有一点小小的成绩。网上遇到一个会书法的,网上谈吐半文半白,和我的语言方式一模一样。我网上聊天都是半文半白的文字。人家都以为我是大学教授呢。这个人我很少和他聊天,倒是他的朋友加了我。是个女人的QQ号,我给她讲真相,她退了,并且告诉她转告其他亲朋好友退党。

这个执著文采的显示心、虚荣真的很厉害,干扰了我很长时间。后来我意识到了,把这个心去掉了。前几天,有个同修对我说,我想写心得,你替我写吧。我说不行,得你自己写,写稿也是修炼提高的过程。她说我知道,但是我语言写的不好。我笑着问,是不是嫌“词”不好啊,她也笑了:是。我说那是执著心,执著文采,执著用“词”啦。我们都会心的笑了。因为那正是我的执著。当年她和我一起坐牢,在监狱里狱警强迫我们写诬陷大法的文章。我们反倒都写大法的美好,身心受益。我的文字半文半白,狱警拿过来一看:“嗑一宿碗碴子,一张嘴都是瓷(词)。”大家都笑了,狱警也并无恶意。现在想来,文采不是错的,执著不该有。

向内找到了这么多执著,我悟到是这些执著被旧势力钻了空子。这个期间讲真相,我也曾被诱惑、被言辞羞辱、被嘲讽、甚至被骂,但都守住了心性,保持大法弟子的高姿态,彬彬有礼。如果因为这些,那我反倒可以作为丈夫的参照,向我学习,就更不应该出轨了。我工作之外向来不和任何异性交往,走路目不斜视,在别人看来再帅的男人,我也不会多看一眼,更不会想入非非。

但是我有情,一种知恩图报似的情。丈夫出轨可能不是因为色,而是因为情。那个女人可能帮助过他。但是既然报恩,那更不能出轨啊,出轨把人家害的身败名裂,哪里还是报恩,上了旧势力的当了,最终会被销毁的。

我悟到丈夫出轨是邪恶的安排与迫害,妄图毁掉大法弟子的家庭,然后借机迫害大法弟子,進而毁掉众生。

其实丈夫很维护我,逢人就夸我贤惠,只是一提到大法,他就象失控了一样,骂大法,骂师父。现在我悟到是旧势力控制了他,而那个出轨的女人,其实也是被邪恶控制了,他们也是受害者,我得救他们,但是要救他们,必须重锤敲,象以前那样和声细语的已经不行了。于是我查了丈夫的手机通话记录。查出他和那个女人半年的通话记录。我悟到只约束丈夫是不行的,根源还在那个女人身上。如果不能制止那个女人,旧势力还会干扰。于是我用微信找到那个女人,告诉她,如果他们真的想在一起的话,我成全她,我离婚,让他俩结婚;女方说不离婚,发誓不再和我丈夫来往了。我又反过来告诉丈夫,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我和那个女人,他只能选择一个,想离婚我可以成全他,如果和那个女人只是游戏人生,那必须及早断绝来往,不许再骚扰人家。丈夫也说不离婚,永远不再和那个女人私下来往。

我怕他们象以往那样阳奉阴违,毁掉自己。为了彻底除恶,我在他们单位群里曝光了一部份他们的不良行为。没有全部曝光,不是掩盖,也不是报复,只是想警告他们,人做神看,作恶是有报应的。那个女人没有辩解,也没有反抗。我也告诉丈夫:“不要狡辩,犯了错误遇到惩罚只有两个字:承受。以后在外面遇到打击只有一个字:忍。只有这样你的未来才有希望。”

这件事情震动了单位以至所有熟人。一时间舆论满天飞。丈夫也真的听话,默默承受,默默改错。道德的舆论总是占上风。人们谴责丈夫的同时,多数都是谴责邪党的。因为我丈夫在单位是党员,是领导。为救丈夫和那个女人,碰到熟人时,我一般都替他们开脱:他们都是好人,是入党以后才变坏的。共产党宣扬无神论,为所欲为,不怕报应,他们是被共产党迷惑了。他们现在明白了,以后会变好的。我没有象常人那样整人,治人,反而替他们开脱。认识我的人就更加认可我,认可大法了。以前曾经误会我,攻击我的同事后来对我说:你是好人,永远的好人。

我知道这件事情的曝光,对丈夫和那个女人来说,简直就是死关,但是我会帮助他们,更有师父帮助我,只要他们承受过去,那就有救了。如果不曝光,象三年前一样,不痛不痒的几句劝说,那他们会认为人善可欺,更加放纵,甚至背地里整我,和大法对着干,那就没救了。

我的做法在同修之间引起很大争议,很多人说我太强势了,甚至说我做错了,不会忍,不修自己修别人。

但是我有我悟的道。我有争斗心,妒嫉心,显示心,报复心,各种各样的人心,甚至也有常人的色欲执著。但是在这两年和丈夫的摩擦中,这些心返出来,并且被放大的过程,也就是我发现它和消去它的过程。修好自己的同时,也归正了家庭。我要在邪党肮脏的社会里,创造一个纯正、温馨、没有勾心斗角的家庭,只有大法弟子的正念才能创造这样的家庭,这也是向常人展现大法美好的一个方面,也是向世人讲真相的一个身教过程。

现在近两年过去了,丈夫象脱胎换骨了一样,再也不出去赌钱、喝酒,再也不玩微信,家务活抢着干。我的心性也比以前稳定了许多,当不好的念头一返出来,我念一个“灭”字,就基本平静了。我也悟到我修大法,修自己的同时也要教育身边的人做个好人,为他下一步得法做好铺垫,这是我的责任。

这两年的心性魔炼,有些争斗、妒嫉、不平衡心返出来消去的过程,也真的很苦,很多时候感觉达到了承受的极限,但是有师父保护,都平安走过来了,同时没有对女方進行任何打扰,也没有象常人那样四处诋毁对方的名誉。

谢谢师父的救度,如果不是修大法,按我常人时的心性与魔性,遇到这样的事,说不定会出人命,是大法拯救了我,拯救了我的家庭,有缘修大法,太幸福了。

如今丈夫已不再干扰,我又恢复往日的精進,背法,炼功,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师父告诉要“修炼如初”,随着修炼的成熟,知道法的珍贵,我们应该比“如初”更精進吧。不能再让师父操心了。

修炼的故事讲不完,大法教化人心,有许多不好的心是在梦中发现并去掉的,比如去贪心。

有时梦里看到有好多金币,梦里忘了自己是修炼人,就捡啊捡啊,越捡越多,捡不过来了。忽然醒来,羞的不行。哎呀,师父,我有这么大的贪心,古代常人还讲“路不拾遗”呢,我修炼人都比不上古代常人了。请师父把我这个肮脏的心除去吧。跪在师父像前请求,慢慢的这颗心就没有了。

有时梦到捡鸡蛋啊,捡鸭蛋,就知道自己贪吃蛋的心该放弃了。

有时梦到自己找不到考场。醒来就忽然明白,原来自己陷入具体的矛盾中,没有把自己当成修炼人,和常人闹了别扭,偏离了法,影响了众生得救了。马上归正自己,不再和常人一样去争去斗了。

有时梦见自己考试得了高分,上了重点大学,醒来后沾沾自喜:呀,可能是我修的不错。慢慢的才悟到,这恰恰是自己要去的执著,执著名列前茅,常人似的名利心和争斗心。修炼人梦中得了满分,醒来也要查查自己有没有欢喜心和执著圆满的心。

……

感恩师父救度,修大法的美好说不完,篇幅有限,就写这些,不正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