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几经坎坷 大法使我坚强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二日】我原是一名中学体育教师,那时健康的体魄是我骄傲的资本。然而一九九八年女儿出生后,我却不幸患上了“类风湿”。雪上加霜的是,父母又相继得重病离世,悲伤过后病情加重。自此,生命仿佛被下上了痛苦的魔咒,全身的关节乃至每一个细胞都让我在疼痛中煎熬。

丈夫带我跑遍了省城的大小医院,用尽了各种医药、偏方、磁疗等等,只要有一线希望,就如同找到救命稻草般去尝试,然而换回的只是更加不堪回首的痛苦与失望……

万般无奈下,我顶着被迫害的恐怖,于二零零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十多年来,我深深感受到了法轮大法的美好与殊胜,时时感受到师父无微不至的保护,同时让我看清了中共的残暴与邪恶。现写出其中点滴,以表达对师尊的无尽感恩!

苦海扬帆师导航

以前我性情刚烈,动辄就为芝麻小事与人争吵。一次因领导给我误记了迟到,我就大吵大闹,盛怒之下竟打碎了办公室的玻璃窗。那时总是看不惯别人,对丈夫也很苛刻,稍不顺心,就会恶语相向。真正修炼后,才发现自以为是的我离大法的标准差之千万里。真为自己的为人和无知而汗颜,我决心要努力学法,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不断提升自己的思想境界。

渐渐的火爆脾气没了,不再与人争执,更不会说难听的话了。偶尔丈夫发火时,我会按大法的要求用善、用忍来包容他。遇到不公和委屈时,我也学会了用法来衡量,正确对待。师尊已开示:“我们这一法门就是直指人心,在个人的利益上,在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当中,能不能把这些问题看淡看轻,这是关键问题。”[1]因此无论遇到什么事,只要想到师父,想到大法,内心便踏实、坦然。

随着心性的提升,不知不觉间身上的病痛也都好了。以往年年都要经历几次感冒、咳嗽,还有胃痛,也不知从何时起都消失的无影无踪。至今十多年了,我再也没吃过一粒药,彻底与医药“绝缘”。自信、欢乐又回到我身上。

更为神奇的是,女儿在生病时,只要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身上的病痛也会很快消失。这不是什么“迷信”,当纯净的心灵要与宇宙特性同化时,正的能量就会主导身体,这是被亿万人所证实了的事实。因此她从小学至今上大学,一直在师父、在大法的保护下,无病无灾,且品学兼优。其实,只要不被谎言毒害,相信“法轮大法好”的人,在不同程度上都会受益。

二零零六年我被调入小学任教。虽然心里很不平衡,但想到师父说的修炼人在哪都得做好,也就很快适应了小学的教学工作,并发自内心的喜欢上那些孩子。我尽心尽力教他们学知识,更重视教育他们要有良好的品行。学生们和我关系特别融洽,家长对我都非常信任,有的家长甚至走后门硬要把自己的孩子插進我的班级。

我们办公室全是女教师,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矛盾冲突自然难免。我和L老师发生过几次小摩擦,主要原因是她嫌我对学生太好。那次我班一个女孩呕吐了,手上、嘴边都有脏物,我赶紧从办公室舀了一舀子水帮她冲洗(那时小学还没有自来水)。L老师看到后,厉声指责,嫌弄脏了舀子。第二天,我买了一把新舀子放在办公室,L老师也意识到自己昨天有点过分,说:“还买新的干啥,你拿回家去用吧。”我知道她心直口快,嘴不饶人,但心地善良。每次不管她怎么说,虽然那时还不太会修,不知是在去自己的争斗心、面子心、不让人说的心,但一想到师父说的修炼人要忍,我就照样与她坦诚相待。

后来因有人对领导不满,以我炼法轮功为由向教育局诬告。教育局来人调查,L老师帮我说了很多好话,并一再说她教学这么多年还没见过像我这样负责任的好老师。要知道,在她心目中,能称得上“好”的人,还真没几个。

说这话的不止是L老师,很多老师、家长都由衷的这样赞扬我。即使被邪恶谎言诬陷,家长不明大法真相时,他们还是对询问的警察说我是个负责任的好老师,请求警察别难为我。

风云突变再修心

在怕“被迫害”阴影的笼罩下,我的修炼之路走得跌跌撞撞。那时因我给学生“护身符”(写有“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个别家长被邪党谎言蒙蔽太深,对我有误解,说了一些不好听的话,更甚者竟然打电话举报。我没有心生怨恨,只是懊悔自己做得不够,怕心太重,没让他们明白真相。我对他们的孩子还是一如既往的关心、爱护,孩子有问题时,及时与家长沟通,诚恳与其交流,消除了他们的误会,他们至今都对我非常尊重。

可此事却引来轩然大波,教育局、国保、公安、“六一零”轮番施压,原本幸福和睦的家庭顿时被愁云笼罩。面对诸多的压力和不公,丈夫大发雷霆,因我不写“转化书”,堂堂男儿的他竟跪在地上嚎啕大哭。他将大法书籍藏了起来,摔坏了我炼功用的播放器……

我失去了学法环境。没有了法理指导,犹如迷失的羔羊陷入消沉的泥潭,再也无力挣扎。就这样,邪恶乘虚而入,劫难再次降临。二零一五年春,我觉的嗓子干涩难忍,发声困难,后来又发觉左侧颈部鼓起一鸡蛋大小的包块。虽隐隐不安,但怕耽误上课一直没吱声。其实,我内心还隐藏着一个更大的恐惧——几年前有位老师也是这个症状,她发现的较早,而且及时做了手术,但反复治疗后还是撒手人寰了。

我怕遭受同样的厄运,虽知道师父讲的“相由心生”[2]的法理,但仅限于表面知道,心中的恐慌还是很难抑制。暑假时,已疼痛到不能多说话,实在隐瞒不下去,才让丈夫带我去检查。辗转三家医院,都是同样的结果——鼻咽癌,无法手术,只能放疗、化疗。

这时公爹又住進了邻镇的医院。检查时他的心律快到每分钟150次以上,他除了有点胸闷外,并无大碍,连医生都觉的不可思议。其实我知道是师父保护了他。虽然开始时他也反对我炼功,还说过气话,要丈夫与我离婚。但我并没怪他,一如既往的孝顺他们,主动回家帮他们干活,我的言行打动了他。前段时间他胳膊疼时看了一遍《转法轮》,也看过大法资料,因此,他受了益,很快康复出院了。

而我却被丈夫逼着住進了省肿瘤医院,仅各类检查就需要一周时间。我被折腾的苦不堪言,丈夫更是着急上火,舌头干裂,嗓子冒烟,肿胀疼痛食水难咽。这样下去,我们很快都会垮掉。我内心充满纠结,害怕自己过不了这一关,更害怕给大法抹黑,但有一点心里很清楚——只有师父能救我,必须回家专心学法炼功。

于是,我不顾丈夫及亲人们的阻拦,出院回家。

同修们知道我的情况后,及时帮我从法理上交流切磋,为了能更好的学法精進,我到同修家中住了一个多月。此时此刻的我,犹如游荡了多年的顽童,这时才真正迈進大法的门槛。回顾自己经历的一切,我真的深感汗颜,对照师父的讲法,我才发现自己竟然有那么多的执着,自己修得竟那么差……

深深反省这次病业假相,根源在于自己的怕心、安逸心及对丈夫情的执着等等人心招来的。虽然如此,但我知道师父始终都在关注着我,是师父帮弟子承受了一切。在师父的苦心安排下,我终于一步步走了过来。

每当我静心学法、发正念,甚至炼功时,我都会感到法轮在包块处旋转,有时特别猛烈,都能听到“嘎吱”“嘎吱”作响。很快我又能出声读法了,而且读法时口中津液四溢,咽部已不再疼痛,我已感觉不到它的存在了。通过学法修心、炼功调整,我的精神和气色都越来越好。

现在我又正常上班了,大家见了都说我越来越年轻,根本看不出曾被病魔无情的肆虐过。类风湿、鼻咽癌,无论哪一个都让人活不成,更何况还有一次次非法打击迫害,若没有法轮大法的殊胜与超常,我能变成什么样,实在不敢想象。在这里我深深感谢师父的慈悲保护!感谢同修们的无私帮助!

丈夫本想辞掉毕业班的班主任,专心照顾我,但我不肯。我学法炼功不仅调整好了自己的身体,还能更好的照顾他的饮食起居,如今他把全部精力都放在了教学上,他由衷的说:“我也得福报了!”

丈夫虽未修炼,但他已深深感受到大法的美好,潜移默化中,他也在要求自己按真、善、忍的标准规范自己的言行。

修炼路上师保护

师父说:“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3]。其实,只要弟子有一点点正念,都会得到师父数以万倍的加持。

我听说过患鼻咽癌后的症状很痛苦,也看过同修写的修炼前患此症状的惨相,但对我而言,这些症状几乎没有。就是偶尔流点鼻血,耳朵有点轻微的听力障碍,我都当是师父为我净化身体,我所承受的已是微乎其微了。我知道因为我坚决不住医院治疗,只有师父能救我这一念是对的,因此师父就为弟子一步步安排,并为我承受了一切……

正如师父所说:“你学大法了,无论你遇到好的情况和坏的情况,都是好事”[4]。若没有这次病业假相,在邪恶的压力下我可能又沦为常人了。在那段消沉的日子里,我曾闪过一念:“我若能天天学法不被限制就好了……”因这一念,师父一直领着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还为我安排了良好的学法环境:我家在城里买了楼房,我能接触到更多的同修,也有了适合我的证实法的项目。虽然我做得还很差,但我能感受的到师父的有序安排与对弟子的慈悲看护。在大法的熔炼中,我一定要蜕掉层层不好的壳,成为一名堂堂正正的、不辱使命的大法弟子。

二零一五年“诉江大潮”开始后,我也顺利用真名实姓递交了对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控告状。虽然怕心让我很纠结,但我知道“诉江”是正义之举,大法弟子就应该堂堂正正控告他。当时是同修用摩托车带我去邮寄的,在去的路上我的右膝因疼痛变形还不能弯曲,脚无法踩住摩托的后脚蹬,只能在下边耷拉着。可我突破怕心,将信邮寄出去了。在回来的路上,我的右脚竟很容易就踩到脚蹬上了,我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

再后来,在邪恶指使警察疯狂调查、绑架“诉江”的大法弟子时,丈夫又害怕了,他联合姐姐们向我施压,与我吵闹、冷战。我知道考验又来了,把这一切都当成是假相,不为所动,我坚信师父让我们做的一定是最正确的。最后,在师父的保护下我并未直接受到骚扰。

在被邪恶迫害的那段日子,当教育局又有人来逼迫我写所谓“保证”的时候,校长(已明白真相)都为我着急了:“他们又要来找你,你怎么办吧?不行你就哭,啥也别说。”那时,已撤了我的班主任,并被停课半年多了。我抱定了纯朴的一念,说:“我不会哭,就用真诚和善良打动他们。”

果真这一念起了作用,他们一改往日趾高气扬的面孔,态度变的非常诚恳和善。而且还坚持等到下午放学后很晚,让丈夫从中学赶过来。我心里还有些忐忑,怕他们利用丈夫逼迫我。没想到那位刘主任见到我丈夫后,竟站起身来,向我们深鞠一躬,他说他仅代表他本人为给我们的家庭造成的压力道歉,他敬佩我的坚强,但对上边的指令却很无奈。

后来又与那位刘主任接触过多次,我亲笔给他写过真相信,他看后深受感动。他多次提到敬佩我的坚强,很多人也都说我坚强,其实我心里最清楚,我的坚强来自于大法,来自于师父的加持。是师父一次次救我脱离苦海,为我一次次净化身体,净化心灵。是师父用真、善、忍宇宙大法,用“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的法理给了我克服困难的勇气,也铸就了大法弟子面对迫害,面对巨大魔难时特有的风骨与坚强!

深入学法

回首自己的修炼历程,虽几经坎坷,但那都是魔炼和提高的机会,从中我找到了自己诸多的人心和执著,师父讲:“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1]其实我所遭遇的一切,都是因为自己学法不深、法理不清造成的。师父要我们“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5],可我很多时候还是把自己的感受放在了首位,真该好好修去这个“私”了。

现在我开始抄、背《转法轮》,身心都有很大升华。尤其在抄写《转法轮》时,我知道每一个字都是佛、道、神,因此,每一笔都写得认认真真,工工整整,我的书法也有了很大的進步。

我常常问自己:我修炼法轮大法的根本目地是什么?单单是为了祛病健身吗?当然不是,法轮大法是性命双修的功法,师父要我们在修炼中不断提升境界,最终达到返本归真。如今我内心充满了喜悦与感恩,深入学法中知道了生命的真正意义,因此我不再看重人情冷暖、利益得失,时时处处与人为善,因此我收获着快乐和幸福……

“人生变幻无常 欢乐总会伴着忧伤 美好常由艰辛铺垫”[6],读着师父的诗句,我感慨万千……幸遇大法,得师尊度化,真是万载难遇的珍贵机缘!但愿早日趋散恶党的诬陷谎言,愿人们都能了解大法,珍惜大法,愿浩荡佛恩普照寰宇!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4]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6]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 四》〈人生真意〉

明慧网第十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