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修大法绝处逢生 精進多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一场人生的巨难中,幸得师父救度,使我生命复活并升华,让我走上了返本归真之路。是慈悲的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弟子叩拜师父!我无法表达对师父的感恩。

得大法绝处逢生

我是一个农村妇女,今年五十六岁。我生性好强,自以为干啥啥行。丈夫在企业上班,一双儿女也都不错,小家庭温馨幸福。

谁知,天有不测风云。二零一零年八月,我在济南省立医院查出双侧乳腺癌,医生对我家人说,我的病不是普通的乳腺癌,扩散性强,要赶快动手术。全家人都懵了,顾不得多想,马上动手术。手术六个小时,双乳被切除。别人动这样的手术要打六个疗程的化疗,我得打八个疗程。打到第二年的三、四月份,我已不能吃也不能睡,浑身无力,头发全掉光,皮包骨头,生不如死。

二零一三年四月底的一天,我正在院子里愁的发呆,家族的五奶奶来看我。五奶奶跟我说:“只有大法能救你了,修大法吧。”当我听到“大法”二字时,心里怦然一动,全身象通了电一样,赶快问五奶奶:“什么是大法?怎么这两个字这么不一样?”

五奶奶告诉我,她是修炼法轮功的,又给我讲了法轮功的一些真相。我真爱听,还想让她多讲点。五奶奶说:我背一首师父的诗词给你听吧:“圆满得佛果 吃苦当成乐 劳身不算苦 修心最难过 关关都得闯 处处都是魔 百苦一齐降 看其如何活 吃得世上苦 出世是佛陀”[1]。我屏住呼吸,生怕漏掉一个字,那一刻,我仿佛被带入了一个美好又飘忽的意境中,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喜悦,虽然不能完全明白是什么意思,就是觉得真好,听了真舒服。直到五奶奶背完,我还沉浸在诗中,没有回过神来。我恳求五奶奶再给我背一遍,她又大声的背了一遍。

听了两遍,我的心亮堂堂的,忘记了自己的病和忧愁烦恼,脸上又有了笑容,感觉象换了个人似的。五奶奶也高兴的说:“你和大法有缘啊!”我急切的对五奶奶说:“我也要学大法!我要看书!”她答应傍晚送书过来。我高兴的象个孩子似的给五奶奶又提了个要求:“五奶奶,我吃不下饭,您在我跟前坐着,我试试吃点饭行不行?”她乐呵呵的答应说:“我就在沙发上坐着,你吃吧。”

也真神奇,那些日子我吃一口饭得喝几口水才能咽下去,今天竟狼吞虎咽的吃了大半个馒头。大法太神奇了,我一定要学!

当我一口气看完《转法轮》后,我认定《转法轮》是无价之宝,是天书。法轮大法是正法!我今生学定了!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三日是世界大法日,也是我死而复活的新生日,是我终生难忘的日子!我立即去参加了村里的学法小组,正式走入了返本归真的修炼路,新的人生开始了。

履行救人使命

在学法组,通过同修交流和看《明慧周刊》,我认识到了,修大法不是光为了自己的圆满,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是大法弟子的使命。我虽然得法晚,救人也是我必须做的,我也要走出去讲真相救人。同修们说我是新学员,叫我多学学法,先不要急于外出救人。

我学法一个月后,在我的执意要求下,同修带着我,三个人一组,每天上午出去讲真相,下午去小组学法,方圆十几里内的七个集市,我们转着讲。第一天,我看着同修讲了一上午。第二天,我就自己找有缘人讲。我用我亲身的例子告诉人们大法的神奇和美好,中共造谣毒害老百姓,三退才能保平安等,效果不错。基本上每天都能讲退十几个人,我知道是师父鼓励我,我也要求自己一定得做好。

我们村靠大山,后被规划成了国家森林公园,每年都有不少本地和外地的游客来旅游。我和同修利用这个条件進山给游客讲真相,贴真相标语。每天都有不少建筑工人在景区干活,我们就一个不落的给他们讲真相劝三退,他们都明白真相了,也都做了三退。

一天,管理人员(本村的)发现把我们拦下了山。师父说:“哪里出问题,哪里就是需要去讲真相了。”[2]我们立即去了村委办公室,找相关负责人讲真相,告诉他们法轮功教人修心向善,对社会对家庭都有利无害,共产党造谣欺骗老百姓,我这个癌症患者都好了,全村没有不知道我是修炼大法而康复的。我们上山是告诉人们真相,是做好事,你们不让我们去讲真相是在做坏事。最后他们说:我们也没有办法,是警察不让你们去的。我借机劝他们把党退了。

二零一五年的秋天,我早晨出门一看,我家的门上、前后墙上贴上了十几条挺大的大法真相粘贴,还都刷黑了,我家的房子靠大街,满墙黑乎乎的影响不好。我知道是村干部指使人干的。当天上午,我就去了村委办公室,找到了分管街道的负责人,严肃的问他:是谁干的?他也不避讳的说:你们满街贴,就得揭下来贴你家。我说:“贴我家不要紧,你别刷黑啊!我们贴的是救人的真相,你们揭是在破坏,不叫人明真相,等大难来时,生命销毁了你能负责吗?”我想他可能不明真相,索性坐下来和他详细讲吧。我先从我得绝症修大法起死回生讲起,讲大法能使人身心健康道德提高,讲江泽民发动迫害大法给国家和人民带来的灾难,讲三退的重要意义等多方面的真相。我整整讲了一个上午,他听的很认真,也真正明白了真相,表示再也不揭真相标语了。两个人也都痛快的退出了邪党组织。

二零一五年,我实名诉江。第二年的春天,一个穿便衣的人来到我家想给我照相,被我打发走了。秋天,我家正在盖平房,村里的治安领着两个警察来我家找我,我平静的迎了出去。两个人说:我们上你家耍耍,边说边向家中走。我拦住他们说:你们不是我请来的客人,也不是我的亲朋好友,你们凭什么上我家耍耍?有话就在院子里说吧。他问:你炼法轮功啊?我说:炼啊!他问:上面不叫炼,你不炼不行啊?我说: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不炼我早就没有了,不炼不行!他们又问我丈夫的手机号,问上不上网,资料哪里来的等,我告诉他们:一件也不能告诉你们。我发现他们在偷偷的录像,就严肃的说:赶快关掉设备,别在这里侵犯人权,再照免谈!他们马上关掉了。

我给他们讲我得法的经历,天安门自焚伪案、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天要灭中共,三退保平安等,真诚的劝他们要看清形势,为自己留条后路。我劝他们用化名三退。他们二人对望了一下。我指着那个录像的人说:我知道你已经退了,指着另一个人说:你也要退出来保平安哪。他用恳求的目光看着我说:你别用真名给我退好不好?我说用化名退一样。就用一个化名帮他三退了。稍后,他们就起身往外走。我抬头一看,平房上的几个瓦匠都在向下看,这之前我都给他们讲明真相做了三退。只见刚才三退了的那个警察边走边大声的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高兴的说:“你有福报了,今后能高升。”他一回头,见平房上几个瓦匠都在看他,不好意思的笑着走了。

去年,我有事到济南女儿家,在本地车站上车后被警察拦下,问我:你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说:对呀!他们问:你是不是告江泽民了?我说:告了。他们说:那你今天不能上车。我问:为什么?他们说:不为什么,就是不让你上车。

这时呼啦围过一大群看热闹的人。我一看机会来了,抓紧时间快讲真相吧。我讲大法教人做好人,祛病健身有奇效,我得绝症炼功好了,江泽民不让炼是往死路上逼我,我就是要告他!江利用中共邪党迫害大法,造谣抹黑,制造假自焚案,欺骗毒害老百姓,谁信它谁就倒楣。将来大灾难来时保不住命。现在有一个保命的好方法,赶快明真相,退出邪党组织的党团队。

人越来越多都在静静的听着。这时三个警察走了两个,剩下的那个警察我用化名给他退出了邪党组织,还嘱咐他以后不要再迫害大法弟子,他答应了,派了个车把我送到了二十里外的家。

修炼五年来,我没有怕心,真相走到哪儿讲到哪儿,越讲越会讲,基本上是讲一个,明白一个,三退一个。我知道这都是师父在做,是法在救人,我也只不过是动动嘴而已。

魔难是为我提高的

因为我得法晚,正法修炼和个人修炼是溶在一起的,出现了几次病业关,虽然过得跌跌撞撞的,但我从未怀疑过师父和大法,凭着对师对法坚定的心走了过来。

二零一五年,我突然脖子疼的很厉害,肩膀也疼,用手摸摸也没有什么,就有了负面想法:是不是癌细胞转移了?我是不是要死了?又一想:死我也不怕!反正我得法了。师父说:“朝闻道,夕可死。”[3]

我也不跟同修说,照样出去讲真相救人。但背后自己偷偷的准备后事,到保险公司办了遗嘱,给谁多少钱都分好了。几天后,到小组学法时,我才把脖子疼办后事的事说了。同修们听后,从法上交流帮助我,告诉我:这是师父给你消业,从根上给你祛病。在关难中,要多学法,多发正念,向内找。在同修的帮助下,我正念上来了,坚信这不是病,把心一放到底,一切都交给师父,我不管身体的疼,该干什么干什么。一个星期后,这关就过去了,我流着感恩的泪水,在师父的法像前跪拜。

二零一六年,我突然咳嗽很严重,这次我的心一点也没动。丈夫怕引发并发症,拿了几百块钱的药逼着我吃,趁他转身时我把药放了起来。我坚信这不是病,是师父给我净化身体,让我提高的。我照样做着三件事,什么也没有耽误,一个星期就好了。丈夫回来了,我把药全捧了出来,告诉他我一粒也没有吃,好了。他问我怎么好的,我说是学法讲真相好的,丈夫更信大法了。

魔难都是为我提高而来的。我修炼第二年,就开始做真相资料了,我有做资料救人的愿望,家里有闲房,女儿在外地工作,儿子在外地上大学,丈夫在单位上班,家里就我一个人,做资料很适合。开始我是背着家人做的,很快丈夫就知道了,他不反对,只是怕我出现意外,嘱咐我多加小心。

儿子就不同了。二零一六年寒假,儿子回来了。一天我正在做真相资料时被他发现了,我想应该和他讲真相了。他什么也不听,很生气的大声指责我:你还会上电脑、用设备、做资料了,你也太大胆了!他越说越气,脸都变形了,把我的手机也摔烂了,非要把设备摔出去。此时他象失去理智似的。我赶快向内找,都怪我平时没有给他讲清真相,他只知道我炼功病好了,但不知道为什么我要讲真相。为了不刺激他,缓和一下气氛,我对他说:你别激动,别扔东西,给我点时间,我想办法吧。

过了几天,我正在房间里做真相资料,儿子又来敲门,我已做好了思想准备,坦然的开了门。儿子一见又怒气冲天的说:你是怎么回事儿?我很平静的说:我有救人的使命,不能停啊!他还是坚持把设备送出去,好象没有商量余地。我认真的和他说:“你看到了,我也没有什么瞒你的,我做资料是为了救人,你妈妈就是大法救的。中共造谣污蔑迫害大法,就是不让人得救。我做资料救人是功德无量的好事。你支持也是功德无量的事。咱这家是大法赐予的,咱受益了也得叫别人受益呀!人们看了资料明白了真相,生命得救。你不让妈妈做就是不让妈妈救人,咱能眼睁睁的看着大难临头见死不救吗?”

听了我这些话,他态度稍有缓和,但还是坚持送出设备。我一边讲一边给邻村一个同修拨电话,她在电话里听到了我儿子的声音,马上就明白了。她先在家里发正念:清除操纵迫害我儿子的邪恶因素!然后骑上电动车快速来到我家。儿子迎進同修说:张姨,你来的正好,我不想让我妈做资料,太危险,你也劝劝我妈吧。同修面带微笑拉我儿子坐下,开始对他讲真相,他们在外屋讲,我在里屋发正念,讲了大概有一个多小时,我听到儿子大声说:“张姨,你给我退出来吧!”我知道儿子明真相转变过来了,同意退出邪党组织了。那一刻,我掉泪了,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谢谢同修的无私帮助!

随即,儿子走進里屋,柔声的说:“妈,从今往后,你爱干什么干什么,我都支持你,你有不会的地方,我告诉你。”又对同修说:“张姨,你今天别走,我做饭给你们吃。”

从那天起,儿子真变了,支持我修炼,还帮助我做一些大法的事情,回家就给师父敬香上供品。二零一八年“五一三”世界大法日,儿子正好在家,和同修们一起祝师父生日快乐!毕业后,儿子很快的找到了一份称心如意的工作。

谢师恩 共沐法光

我得到这么好的法,也得叫更多的有缘人得啊!我想到了在济南住院时同病房的两个病友,一个是济南人,一个是潍坊人,她们的病比我轻,以前经常照顾我。我先去了济南,找到了那个病友,告诉她我的神奇经历,大法的威德。她听后毫不犹豫的接受,马上就走入了修炼,并很快联系上了本地的同修,现在修炼很精進。

潍坊的病友,我是通过电话联系的,她也很痛快的走進大法修炼中了,现在也修的挺精進。

二零一四年正月初一,听说本家一个七十多岁的三叔得了肺癌。我借拜年的机会去他家,先给他讲了我自身的情况,又讲了大法的真相,告诉他只有大法能救他的命。他听后很相信和认同大法,表示自己也要修炼。我当时就教会了他动作。他要请两本书,说让老伴也修炼,我很快请了两本《转法轮》送给了他,告诉他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每天在家里学法炼功,四年过去了,现在他的身体很好。

明真相三退后得福报的人更多,以下仅举几例。

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三日,我在集上讲真相,一个七十多岁的老者快步走到我跟前,激动的说:“可找到你了,有没有资料?我就爱看你们的资料。我得感谢你啊!你告诉我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一年我不闲的念,每天早晨一睁开眼就念,真管用啊!你看我身体棒棒的。”

我想起来了,那是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三日,我在集上碰到一个面黄肌瘦的小老头,我给他讲真相,他神情沮丧的告诉我:他患肝硬化,在医院花了二十多万元治不好,被医院判了死刑,撵出来了,觉得自己没有几天活头了。我给他讲了真相,做了三退,给了真相资料和真相护身符,又告诉他真心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真心信大法,就一定能好。他对大法有正念,一年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我告诉他,是大法师父救了他,得谢师父。他一边说谢谢大法师父,一边掉眼泪,我也被感动的止不住的流泪。

我的丈夫支持大法更是受益匪浅。他从小气管不好,每年一次总得吃七百元左右的药,还得住一次院。自从我修炼后,他病好了,再也没有住过院。

丈夫的工作是井下管理,一次井上的绳子断了,大罐笼子掉下去,砸在了丈夫的左腿上,又从左腿蹦到了右腿上,然后砸在了另一个工友腿上,丈夫的两条腿什么事都没有,工友的腿却被砸断了。丈夫知道是师父保护了他,从心里感谢师父。丈夫只要在家中,每天两次很虔诚的给师父的法像敬香、磕头,供果每天一换。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三日世界法轮大法日,他还写了一篇小文章在明慧网上发表了,题目是《大法给了我一个完整的家》。

师恩浩荡说不尽,唯有精進再精進,师父正法还没有结束,不管以后时日长短,我都会严格要求自己,听师父的话,按照大法的要求做,继续用心做好三件事,完成使命,圆满随师回到自己的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溶于法中〉

(明慧网第十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