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用心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得法经历

我从小体质弱,来个流行感冒就能摊上。结婚后吃药更是成了家常便饭。二零零三年春天,我由于惊吓得了忧郁症,晚上不睡觉,整日生活在恐惧中,看遍大小医院病也没好。我有个好朋友炼法轮功,知道我有病之后就给我请了一本《转法轮》,教会了我五套功法,从那以后我就得法了,走上了返本归真的修炼路。

学功以后,有一天我靠在被子上闭着眼睛,就感到呼呼的风声,我一下就到了另外空间。在另外空间我可以自由的飞,从那以后我要想出去闭上眼睛我的元神就出去了。记得有一次我在另外空间看到一个小女孩,就感觉这个女孩是我的亲人,我告诉她你以后一定要修炼,跟师父回家,小女孩追着我跑,我越飞越高,声音一直在空中回荡。后来看师父在讲法中说:“目前有一个非常突出的问题,就是有一些学员元神离体时,看到、接触到了哪一层空间,觉的那太美好了,一切都是真实的存在,就不想回来了,结果造成了肉身死亡,留在那一境界中回不来了。”[1]我就跟师父说:师父,我相信神佛的存在,相信师父,我就坚定的好好修炼,我就不出去了。从那以后我的元神就不去另外空间了。

得法后,通过大量学法、背法,知道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责任的重大,救人的紧迫,我就以贴不干胶、发真相资料、面对面劝三退、打电话等多种方式救度众生,下面我把这些年救人的部份体会写出来,跟师父汇报,与同修分享,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突破怕心 救度家乡人

我的家乡在山区,离我现在的居住地比较远,那里是真相资料的空白区。《九评共产党》发表以后,邪党对铁路的安检很严,带真相光盘很吃力。二零零八年,我外甥女结婚开车回家乡,我想我不能错过这个救人的机会,我准备了几百份光盘、真相期刊等资料,装了两大包。这期间怕心不断往外冒,一想回家心就突突,我就大量学法、背法,坚定自己的正念。

临出发的前两天晚上,我是在床上坐着度过的,心跳的根本睡不着觉,另外空间的干扰很大,感觉“怕”的物质弥漫在整个空间场,我就发正念请师父加持我。当我背着两大包资料下楼去外甥女家时,心脏好象要从嗓子眼儿里跳出来一样,仿佛下一秒钟就是面对死亡。我发出强大正念,我是大法弟子,就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证实法救度众生谁也不配干扰和破坏。我一路背着师父的法:“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2]。

坚定自己的正念,大法的超常就显现出来了,虽然感觉心脏每分每秒都要跳出来,但我啥事没有,背着两个大包,跑着撵公交车,坐在车上平静的给有缘人劝三退、讲真相。到了外甥女家,另外空间的邪恶解体了,怕心全无,睡了一宿好觉。

第二天,外甥女开车,我们回到了家乡。我侄子来找我说:“老姑,咱这的林场到处安了摄像头,谁来都知道,是抓小偷的。”我那个怕心又往外冒,就发正念清除,我想我也不是小偷,我是大法弟子,我就听师父的话救人,不管你什么摄像头不摄像头,我就发资料救人。晚上我和嫂子一起去发资料,嫂子拿了个手电筒照亮,我挨家挨户的发。发完资料我回到嫂子家中一直发正念:清除干扰众生得救的一切邪恶,一直发到凌晨三点,然后开始炼功,一宿没睡。

第二天早晨,整个林场都轰动了,说昨晚来了法轮功(弟子),满街都是法轮功资料。我姐夫找到我说:你可别发了,人家都给告到县里去了,公安局来电话说要调摄像头呢。我想:我有师父,啥事没有。

临走的头天晚上,我还剩点资料,打算发出去,可是家人看的很紧,我偷偷的把资料拿出来,站在大道上,抬眼一望无数只摄像头,这时我就有些犹豫,我该怎么办呢?这时,耳边传来我发的光盘里新唐人电视台的音乐,声音越来越大,我感动的无以言表,这是师父鼓励我,告诉我众生都在看资料呢。于是我毫不犹豫的把剩下的资料很快发完。第二天我们在师父的保护下平安回到家中。

听师父的话 用心救人

我刚开始出去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的时候,经常碰到不明真相提各种问题的人,有的问题我也不是很清楚。回家我就总结经验,心里装着这些问题,看明慧网下载下来相关文章,找相关资料。

在师父的加持下,很快就能找到我要的答案。我再出去讲真相就能遇到提出这样问题的人,我就能解开他的心结,把他救了。我也认真看同修的交流文章,看同修怎么讲的,好的方式我就用笔记下来,丰富自己救人的经验。又通过不断的学法,师父不断的开启我的智慧,讲真相救人越来越得心应手。

有一次,我和同修路过邮局,碰到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太太坐道边休息,同修示意我给她讲真相,我就走过去坐在老太太身边,问大娘上过学吗?她说没上过。我说你入过党、团、队吗?她马上不高兴了,说:共产党给开工资,你们搞政治、反党等等。老大娘满脑子都是共产党灌输的谎言。我说:大娘,不是共产党给你开工资,它还是老百姓的纳税钱养着它呢。就象你穿的这双鞋,假如一百元钱买的,工厂交的税和卖家交的税都得打到这双鞋的价格里,最后这税钱不都是你出的吗?然后我一一给她讲了很多我修大法之后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孝敬公婆,家庭和睦、身体健康,法轮功对百姓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事,以及共产党搞无神论,败坏人的道德,不让人信真、善、忍,现在的人就信假、恶、斗,造假泛滥,吃的东西很多都有毒,人得怪病等等一些事例。她越听越明白,越听越高兴,最后我告诉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得福报,她站起来重复的念着“法轮大法好”。

还有一次,在客运站讲真相,遇到一个大学生。他说要去实习,以后要步入社会了,现在人道德不好,不好相处,工作难干,压力也大。我先给他讲了大法的美好,三退保平安,他很愿意听,退出了团、队。然后我就给他背师父《转法轮》中讲的韩信受辱于胯下的那段法,他听着听着高兴的脸都红了,鼓起掌来,边鼓掌边说你们老师讲的真好。我跟他说我们师父讲好多法呢,可好了。他很兴奋的说你给我多讲点。这时他的同伴来找他说车来了,他恋恋不舍。我就告诉他有机缘看看我们的书《转法轮》,你会受益无穷。他说好,被同伴拉走时边走边回头给我招手。

整体配合反迫害

1)有惊无险

二零零九年五月,我跟同修白天上乡镇发神韵光盘,被不明真相的村民构陷举报。同修M给我打电话说快走,我就知道同修出事了。我上大道后看到同修骑摩托过来了,同修问发完了吗?我说快走,我俩没走出去三十米后面警车就追了上来,使劲按喇叭让我们停,我们不停,警车就超过我们横在路上截住我们。这时我看到有个同修在警车后排坐着,这名同修被绑架了。

这时我心里想起师父讲的不能配合邪恶的法,警察还没下来,我跳下摩托车就向村子里跑去。有一个警察追了上来,在一个拐弯处将我背的兜子带抓住,往大道上的警车里拽我。我就不配合他,同时给他讲真相。我说:我们都是好人,不干坏事,你不能抓我们,不能干这坏事。那个警察最后将我的兜子拽下来,无力的说:你走吧,我打电话。

然后我就跑了,跑到一个村民家。这家有个老太太和一个小孙子,我進屋后说:大娘外面热,我在你家乘会凉等人。她说行。我开始跟她唠嗑讲真相,讲我信佛法,信真善忍,讲按真善忍做人。她很认同,不大会儿,她老伴回来了,我又接着给她老伴讲。讲完老头去了别屋,就剩我自己,我就给家里同修打个电话,告诉他们这边出事了。这时我看到大道上警察挨家挨户搜查大法弟子,我将手机关机,卸下电池,专心发正念,心一横就把自己交给师父了。老太太就一直在门口领孙子荡秋千,警察问她家里有没有法轮功资料,有没有炼法轮功的人?老太太说我家啥都没有。两个小时后,老太太進屋告诉我,顺着大道走离她家三里地有个吉祥屯,那里可以打车回家。我谢过老太太来到那个屯子,其实那是个镇,也不叫吉祥屯,我想这可能是师父点悟我危险解除了。

回到家中后我才知道,我跑后警察去追我,被抓到警车里的同修也安全走脱。这都是我们按照师父讲的法做,师父加持保护,我们才能有惊无险安全走脱,没让警察对大法弟子犯罪。

2)平和讲真相,警察放人

二零零九年九月,M同修的丈夫下乡发真相资料被恶人绑架,M同修找到我说多次去过派出所讲真相效果不好,警察很恶,也没见到办案人,想让我跟她一起去讲真相。我答应她第二天跟她去。回到家后怕心不断往出冒,发正念灭下去一会又翻出来,怎么办?我就去求师父,跟师父说:师父啊,如果这件事弟子应该做,请师父加持弟子去掉怕心去救人。

第二天早晨起来轻松自在,怕心全无。我和M同修和她的女儿坐着同修的摩托车一路发着正念。来到了那个派出所,一打听说办案警察得下午能回来,我们就在派出所跟人们讲真相劝三退,后来又到所长办公室,所长也和善的告诉我们下午找办案警察。

等到下午办案警察来了,开始对我们很凶,态度很不好。我想起师父的法:“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3]。我就微笑着对办案警察说:我们都知道你们干这行也都不容易,上挤下压很辛苦,你看咱们住在一个城市,低头不见抬头见,这要在外省遇见咱们还是老乡,多亲啊?听到这,他态度平和下来了。我说:我妹妹家困难,两个孩子,租房住,妹夫以前不务正业,我妹妹一身病啥活也干不了,他们修炼法轮功之后,我妹妹一身病都好了,妹夫也知道打工养家了,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

那警察说他也接触过炼法轮功的,知道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我们又给他讲了许多真相,他也认同。最后我跟他说我家有个邻居,才四十四岁,被抓進去之后关押三个月被迫害致死,家里孩子刚上初中,媳妇下岗,多可怜啊!那警察说:咱可不能那样,明天就放人,你们去接吧,接不出来你们来找我。我们走的时候,那警察一直把我们送到大门外,还嘱咐我们以后要注意安全,还出主意说以后你们就用嘴讲,抓不到证据,你们就没事了。

回来的路上我们感恩师父的加持,不但让办案警察明白了真相,还给十多个人办了“三退”。第二天M同修的丈夫平安回到家中。

3)配合家属反迫害

二零一一年九月,我地有七名同修被绑架,邪恶当时很嚣张,省城专门成立一个专案组扬言还要继续抓人,国保大队放出话说谁来要人就抓谁。一时草木皆兵,好多同修都躲了起来。狱中有位同修给家捎个信,我去转达,看到同修的母亲着急上火,腰椎间盘突出复发,瘫痪在床不能行走,他家人对大法弟子很有怨气。

因为快过中秋节了,我和两名同修商量买了些礼物去这名同修家探望,并给他母亲找到了治疗腰椎间盘的同修大夫。几天后老太太能走路了,开始配合反迫害。开始我们跟着去国保大队要人,国保大队的副队长很嚣张,不听大法弟子讲真相。同修们切磋后决定找到这个国保大队副队长家,给他全面讲真相。

同修们跟踪两次失败后,第三次我在师父的保护下巧妙的摸清了他家的地址。当晚同修们把真相不干胶贴到了他家门口和附近周围,其他同修写真相信、打电话给他讲真相。我们再去国保大队,他的嚣张气焰没了,把他们迫害大法弟子的整个过程如实交代,说他就那么大的能力,说了不算了,让我们上公安局去找。

公安局管这事的副局长吓的不见大法弟子,我们就在公安局一楼大厅给去办事的人讲真相,他们找来110警察来给大法弟子录像。无奈我们只好协助同修家属去区政府举牌鸣冤。那位同修的母亲举着“还我儿子”的牌子,结果好几车的防暴警察如临大敌来抓人,同修和家属及时散去。四十天后,三名同修被释放。

接下来我们配合家属给被非法关押的四名同修请了律师,非法庭审前同修们互相配合以各种方式给当地百姓发了邀请函,大面积向世人讲真相反迫害。庭审中律师和同修们的正念使非法庭审進行了一整天,外面的同修讲真相发正念,使很多人和公检法司部门的人明白了真相。而我在师父的保护下,两次巧妙躲过国保大队副队长的盘查,到现在他也不知道我是谁。

我配合整体跟同修家属反迫害有半年的时间,这个过程是我向内找提高、升华、逐渐成熟的过程,也是我们整体配合展现大法神威的过程。

坚持不懈对打电话救人

二零一三年,我又学会了对打电话劝三退,这样就拓宽了讲真相救人的范围。刚开始打电话劝三退时,一拿起电话心就紧张,说话的声音都发抖,我就求师父加持我,慢慢的心就平稳了,三退的人数也多了。在对打电话的过程中,我尽量要求自己不求数量,就是一个一个的打下去,让众生能听到真相。

有时打三、四十个电话没有一个三退的,我就稳住心,信师信法,就是坚持救人。因为“修在自己,功在师父”[4]。结果再打,每次都有得救的众生,少则两三个,多则二十多。今年由于邪恶的干扰破坏,造成手机卡被封短缺,我就在心里跟师父说,我要有三张卡我就能打电话救人了。这时同修给我拿回来十张被封的手机卡,我看着这十张卡心里很难过,本来这些小卡是来救人的,现在被封了真可惜。这时脑中闪过一念,再试试这些被封的手机卡有没有能用的?我一试试出两张能用的,我心里很高兴,谢谢师父,我又能打电话救人了。

由于手机卡紧缺,我对打电话的时候心里总惦记卡的事,舍不得用。一次我去省城讲真相,讲到一个同修那里,两次跟这位同修提起手机卡的问题,这位同修思考再三答应帮我解决这个问题。感谢师父的加持,给我创造这样的机缘,解除了我的后顾之忧,能让我专心的打电话救人了。

我的法器

初期对打的时候,同修送给我两部手机,其中一部技术同修说不能串号。我拿到后就跟它唠嗑说,咱们一起救人,再串号就成功了。技术同修都觉的很震惊,觉的很神奇。

和我在一起对打的一个同修因为缺手机,我就把这部手机送给了她。而另一部手机我就一直用它对打救人。一次M同修说有同修想对打没有手机,我忍痛割爱打算把这部手机串完号送给那位同修。结果咋串都不成功,我就想这个手机是不是不想走啊?就跟它说:你是不是不想走啊?要是的话你就串号成功,我就不把你送人了,结果一串成功了。

我们使用的救人法器都是有灵性的,它们为救人而生,我们一定要珍惜,要让它们发挥作用。我现在有十多部同修不用的手机,我轮换着对打讲真相,不让它们闲置,让它们的生命在救度众生中实现自己的价值。

回顾十几年的修炼过程,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走到今天,感恩伟大的师父!我还有许多不足需要在法中归正,在正法所剩不多的日子里,多学法,多救人,跟师父回家。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明示〉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正念正行〉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法正乾坤〉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明慧网第十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