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家人的改变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一月九日】我是第一次投稿,在这里我想和大家分享修炼这些年来的幸福美好的点滴体会。

我从小一记事的时候,腰就有毛病,上学长跑时摔过腿,落下了毛病。结婚后,婆家也不拿我当回事,说我傻。再加上家里生活条件差,没日没夜缝毛衣挣钱,又落下了严重的眼病,非常痛苦,这时我对人生迷茫了。那时候我就想能到哪算哪吧,生怕不知什么时候就失明了。

就在我对人生失落与伤感的时候,一九九九年我喜得了大法,我从一个爱生气自私的人,成了一名健康快乐、时时处处都能为别人着想的人,成为村里人公认的好人。从丈夫的拳打脚踢,公婆、小叔的极力反对我修炼,转变到对我从心里的赞叹。

分房风波

一天我去外村讲真相,大姑姐打来电话,让我回家说有事找我商量。到家后,他们说要分我的房子,(当初结婚时婆家答应老房五间都给我)。丈夫哥四个、姐一个,正好把我的房子均分,大姑姐出嫁多年,都六十岁了,也来争房子,惹来村里人笑话,他们还威胁我说,不把房子给分了,让我给两位老人买一个空调,两位老人都让我一个人赡养,死了让我一个人送葬。

老公公无奈的对我说:“你不把房子分了,他们肯定会不管我的。”亲戚们知道后气的直骂街,说就怕养老人,全往外跑,一争房子都来了比兔子还快。

当时我的心里很不平衡,婆家说话不算数,都欺负我。后来师父的法打到我的脑中,随即我悟到:我是不是欠他们的,如果是我欠的那我就还了,我要是不欠他们的他们这样做对这哥几个也不好。我站在修炼人的角度上想,我要放下这个利益心,不和家人争这些。我得按照高标准要求自己,不争不夺,让他们分吧。

晚间睡觉做梦:在我家院子里有一棵大梅花树,外面大风呼啸,无情的抽打着大树,可是越是抽打越是开花,梅花相继绽放。这是师父鼓励我做对了。房屋确权时,大伯找到我,让我去村委会,还说:他三婶你慢点,别摔着。他知道他们这么做过分了,怕我激动出现意外。大姑姐得到房子后,还嘲讽的说到:分房子多好,分完你们家就凉快了。我告诉他们说:这是今天我学大法了,要不房子这事说不定是什么结果呢。大姑姐佩服的说到:你真是宰相肚里能撑船啊。

公婆对我的转变

公婆一开始认为我傻,儿女们众多都看不上我,跟我没什么话说,还总是找茬。刚开始修炼的时候,婆婆告诉我的丈夫,她炼法轮功,还怂恿我的丈夫骂我打我。有一次我外出,去同修家,在回家的路上我的儿子穿过农田把我拦住,说到:妈妈先别回家了,我爷爷拿着棍子等您回家要打折您的腿呢!

虽然公婆这样对待我,修炼后我明白了师父讲的因缘关系的法理,我对他们没有一丝的敌意,因为我首先想到的是我是大法弟子,应该高标准要求自己,善待老人是我的责任,虽然家里人那样对待我,我也要以德报怨。公婆都八十多岁了,由五个儿女们轮流伺候,轮到我家的时候我都尽心尽力伺候老人,总是先问老人吃什么再做,有时一顿饭要做两样,满足二老的口味。有时奶奶想吃鸡蛋炒米饭,爷爷就想吃包饺子,我不嫌麻烦做完米饭,再包饺子。我把面和的很软,包很小的饺子,让老人吃的顺口,好多吃点。

我的言行周围人都看在眼里,有时叔伯大姑都替我抱不平,说二老人欺负我,对别人怎么不敢这样。我一笑了之,不去计较。平时我陪老人聊天,给他们讲一些村里发生的新鲜事。其他儿女做到的我能做到,其他人做不到的我也用修炼人的善良对待,用真心对待他们。有空儿就给婆婆听《九评共产党》。婆婆听完之后说,江泽民真坏。

老两口逐渐转变对大法的态度,也不反对我修炼了,对我的态度也好了,也信任我了,还把存款交由我保管。老两口不放心,临终前嘱咐我说:我知道你老实,这哥几个(老人的其他儿子儿媳妇)不好惹,你别得罪他们。我知道这是公婆对我说的心里话,说到:您放心吧,我是修炼人,不会去和他们争抢什么,更不会去得罪他们,他们高兴就行了。

经过一次次家庭关,我做到了先他后我,家里人都由原来的瞧不起我到敬佩我。一次一个同修告诉我说:有一个不明真相的常人一边骂一边从电线杆上往下撕法轮功标语,我的妯娌就一再的往上贴,那人越撕她就越往上贴,一边贴一边说:大法就是好。我听到这里非常的高兴,想当初公公输液,轮到她的班她都不管让我管,想想嫂子多大的变化呀,由原来反对我刁难我,到现在这么维护大法。我想在家庭中的付出是值得的。

体悟大法超常

一次在外村讲真相救人,在一家门口撒资料,我也没发现里面有人,突然,一个人站在门口问我是干嘛的。这时我仿佛听到耳边有人说:他有电话。我知道恩师就在我身边看护我,我也没害怕,就对着那人说:定。然后我就走了,走了很远后回头一看,那人真是一动不动的站着。过后想一下“解”,又去做资料了。讲真相救人也考验人的心性。

还有一次,我到一个村子讲真相,碰到一个中年男人,他说:你还说,我就是警察,就是来抓你们的,不信我去院里拿衣服和帽子。说着就往院里走,就在他转身的时候,我当时出来怕心了,就想我得赶快骑车离开这,转念又想到师父的法,“邪恶躲 坏人逃”[1],我又没做坏事,我不能走,必须和他讲明真相。我说:大哥,您看您的街坊邻居在这来回来去的,虽然他们看见都没说话,但是他们可都知道大法好,再说我也没做坏事,您对我有误解是因为您听信了电视台的造谣,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是给法轮功栽赃的;大法弟子们都是好人,不会杀生更不会自杀。他明白后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我讲真相有时也采用配合同修的方式,效果也很好,那次我路过同修的身边,他正在讲真相,那人手拿着光盘,叫嚣着说:你是法轮功,我把你抓起来信不信?附近聚集了很多人。我看到这种情况不能不管,我就站在第三者的角度说:你这人怎么这样,别着急,人家那么大岁数了给你东西,不要就不要,干嘛生那么大气;他不是也想你有一个好未来吗,想让你有福嘛,你明白大法真相就有福,按照真善忍做人就有福。旁边的一个妇女也说:就是嘛,你抓人家干什么啊。那个人好像知道自己做错了,低下头,渐渐的就不言语了。同修有惊无险,常人也明白了真相。

我悟到,都是师父在保护弟子,大法弟子在哪都是一个整体,师父为弟子操尽了心,无论在哪里都离不开师父的看护,遇到危险的事,也会化险为夷。一次我在下班的路上,我骑着电三轮往家里赶,路过我娘家村边的十字路口时,一辆大货车距离我很远,我就想着加速过去,可是谁知大汽车也加速驶来,一下就把我的三轮车撞到了一边去,我从车上狠狠摔了下来。我虽然尽力的喊师父救我,可是声音却发不出来。由于撞的太狠,我疼痛难忍起不来。一看这地方撞车了,村里的人,路过的都围过来了。目击者出来给了事,让大车司机赔钱,最少得拿几千元的,才能解决这件事,否则不让司机走,要么就报警,司机在这时也吓的六神无主,我挣扎着从地上站了起来说:我是修炼大法的,我有师父管,我没事,再说他也不是成心撞的,钱我也不要,就让司机走吧,我还得回家给家人做饭呢。可围观的人说不行,撞的这样还让车走,都在七嘴八舌议论着。我想这个司机跟我也有缘,我得救他,就想给他讲退党。认识的人说你让人撞了不要钱,车子都坏了,也得修车啊。我说我车没毛病,不用他修,围观的向司机要二百元钱修车,还说你要不要钱谁都不许走,你兄弟一会知道来了就更加麻烦了。双方僵持了一会,最后我说:你们如果非得让我要这个钱,我就把钱收下,拿出来做真相资料,让更多的人知道大法的美好。大家看到我这么说也就相继的散去了。

回到家,丈夫看到我被撞的黑紫的身体,说我傻一分钱不要、还让人退党,记住大法好,不太理解。从那以后,我一上娘家去,就有人说;你这法学的好,被车撞不但不讹钱,还劝人退党,真是菩萨心肠啊。

还有一年冬天,我在外村打工,晚上回家下起了大雾,能见度太低,对面都看不见人,我实在太着急,可是又没办法,只好往前骑。尽管小心翼翼的还是掉進了大沟里,沟里水很深,我不会游泳,感觉身体迅速在往下沉,我越想往上挣扎,身体越往下降,冬天水冰凉刺骨,慌乱中我想起了师父,喊师父救我。就感到身体向上浮起来了,很快的我爬了上来,平安回家。

在我修炼的路上,跟头把式的走到今天,要想说的话很多。我还有很多执著心要去,我一定要精進,让师父多一些欣慰,少一些操劳。叩拜师尊。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预〉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