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担保贷款”的风波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一月七日】最近一场为人“担保贷款”的风波突然打破了我们平静的生活。当时我的头脑都懵了,心也慌了。后来在大法法理的指导下很快平静了心态,最后比较圆满的解决了问题。下面我就把这件事详细的说一说。

在十多年前,丈夫在他同学的再三请求下,为一位素不相识的人“担保贷款”,那人是农村的,是哪个村的,干什么的也不知道。另一个担保人也是农村的,素不相识。当时丈夫看在同学的面子上,就为那人签了担保单,向某银行担保贷款十万元,时间一年。后来,超了贷款时限,那人仍未偿还贷款,银行就把贷款人和担保人一块告上了法庭,同时把我丈夫的银行工资卡封存。丈夫当即找他同学,第二天封存的银行卡就解封了。第二年又出现了封卡,再次找他同学,也是很快就解封了,他同学也告诉丈夫,那意思是丈夫这份担保他已经还了,就这样我们也放心了,这几年再也没出现封卡的情况,丈夫再也没过问这件事。

就在半年多前,也就是二零一七年七月份,丈夫的工资卡又突然被封,再次找他同学,结果是这个月推下个月,下个月再推下个月,推、推、推、一直推了快八个月,再有三、四天就推到二零一八年了。而且工资卡里不但封了七个月的工资,还有二零一七年涨工资补发的工资,还有电子存款到期的钱,全部都封在里面,十多万元一分都拿不出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一看,这样下去也没有个头。于是丈夫就咨询了一下律师,律师告诉丈夫:这样的事情很难办,说那个同学在法律上与这笔钱没有任何法律依据,那俩个人(指贷款人和那个担保人)他们没有固定的工资来源,其它的财产可以转移,他们就是不还,谁也没有办法,你告状都告不成。而且你和那俩人有连带关系,有偿还能力的要负连带责任,也就是说这笔账全落在丈夫头上。

律师还告诉丈夫,凡是银行封卡后,贷款利息惩罚性的翻倍的往上涨。他建议我们先把这笔款还上,再解决以后的问题。再一打听他同学,贷款的钱已经涨到快三十万元。听了律师讲的,再一听这近三十万元,我的大脑都懵了,心也慌了,那天中午丈夫也吃不下饭,心也慌了。这个数字对于一个拿退休工资的家庭来说可不是个小数字,而且前几年子女买房、买车付出不少,现在子女还在自己还贷款呢。当时我心里就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难受滋味,就觉的丈夫本来为人做件好事,自己却掉進坑里去了。最关键是我们现在还了这笔“无头”钱,以后上哪去要呢?如果他同学不承认这笔贷款与他有关,那这笔钱肯定是要打水漂了。越想心越慌,银行那面的高利贷在翻倍的涨。

面对这样一个问题,我怎么办?师父讲的法一句句印在我脑海里“钱乃身外之物。”[1]“西方有许多大富翁、大富豪到百年之后,他发现什么都没有,物质财富生带不来,死带不去,很空虚。”[2]还有师父讲的“失与得”“业力的转化”的法理也清清楚楚印在我的脑海里。我想我是个修炼人,不管遇到什么情况,肯定都与我修炼有关。我有师父,一切交给师父安排,应该我失的那就失去吧,欠人家的债早晚要偿还,不该失的也失不去。如果是被别人抢去的,那他要给我多少德作为补偿,我还执著什么呢?

想着师父的法,我的心很快稳定下来了。同时劝说丈夫不要上火,咱们现在拿得出这笔钱,我俩工资在当地算高工资,我们生活质量不会受到任何影响。我说我修大法快二十年,一粒药没吃,你信法轮大法好,身体也很健康,我们都快七十岁的人了,上不起这火,气病了谁也没有管的,现在健康是我们最大的财富。丈夫也想通了,最后决定这笔钱我们先还上。就在当天我们一边去支钱,一边丈夫和他另外一个同学联系,这个同学与那个同学协商,看那个同学能不能写个借款条。还好,那个同学没有否认这笔钱与他有关(据说那笔贷款他用了一部份),答应第二天一上班,我们一块到银行,我们还那笔贷款的同时他写借款条。

就这样在银行领导和一位专业工作人员的帮助下,我们还清了那笔“无头”贷款,也拿回了那位同学的借款单,同时有银行的手续单,银行的单据也能证明那人借我们的钱,也有还清贷款的证据,借款单上还有他另一位同学做证人。还贷款时,那行长说了这样一句话:这笔钱你再不还,再拖一、两年就会涨到上百万。我听了都吓出一身冷汗,到那时那真要砸锅卖房了,真的好险。

一场为人“担保贷款”的风波就这样平息了!我们现在虽然损失一部份钱(支钱时不到期的利息能损失几千元),还有这近三十万元暂时失去了,但这笔钱总算有了着落,不管那人什么时间还,或者能不能还,我们都不想了,随其自然,最起码不会再涨价了。我们的心都放下了,现在早已恢复了平静的生活。谢谢师父!

今天我要不修法轮大法,这事可能会把我逼疯,不疯也会神经衰弱,一个常人一下子无辜损失那么多钱,怎能放的下?可我现在就像啥事没发生一样,什么都放下了,一切恢复正常。再次谢谢师父!谢谢大法!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富而有德〉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